第二十六章 照顾

 作者: 

这个祝岚嘉,要不要那么了解她,她还没有说让他们去和战凌天说一声,她根本就不需要祁盛在这里照顾她呢,结果就被祝岚嘉给截住了话头。
容锦一脸期待的看向了天蝎小队的其他几个人,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含着浓浓的祈求意味。
“是啊是啊容姐姐,你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哦,首长对你那么好,他的好意你可千万不要拒绝哦!”陆宇诚也赶紧一脸真诚看着祁盛,对他表示深深的感谢。
祁盛的嘴角抽动的更加厉害了,他的一只手还被陆宇诚抓在手里,面对着表面上笑的真诚的不能再真诚陆宇诚,他却不得不勉强自己也礼貌的微笑着。
然而他的手却感觉到了重重的力量,不得已祁盛也只能暗暗回过去,两人的脸上都是笑容灿烂,手臂上的力气却一点儿都不小。
“好好照顾我容姐姐哦!”陆宇诚再次轻轻笑着,这才松开了力道。
祁盛心中暗笑,好嘛,这是在警告他还是拜托他啊,他也想好好的在老大看上的女人面前表现一番的好不,无奈容锦还想退货啊!
“咳……对了,你的医术那么厉害,还有中医行医证,那你该不会还会针灸吧?”
祁盛眼看着天蝎小队的其他成员都有想要过来和他好好打招呼的意思,他赶紧转移话题,一脸好奇的看向祝岚嘉,高大威猛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浓浓的求知欲。
其实只有祁盛自己心里清楚,他只是不想再承受这种“凶狠”的打招呼方式了。
“呵呵,当然啦,我们嘉嘉可是最厉害的,不仅仅是针灸,就是扎针也很是准的哦,哪天祁兄弟要是有什么便秘啊不通畅之类的病症,到时候找我们嘉嘉给扎一针,保证让你立即通常淋漓啊!”
季梦双捂住小嘴,眼睛里充满了愉悦,给了祁盛一个非常切实有效的方子,这医术嘛,有时候亲自尝试过,才会知道到底好不好的不是?
“哈哈哈哈,不用了哈!”祁盛赶紧摇摇头,“那个……容锦,我出去给你倒杯水哈!你们聊,你们聊!”
看着祁盛脚步极快的跑了出去,众人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刚刚就是故意的,谁让那个祁盛敢不相信祝岚嘉的医术呢,不仅仅是容锦这个队长护短,他们也都是护短的。
“你们啊,其实祁盛人还是挺好的,就是嘴巴太啰嗦了。”
容锦好笑的看着大家,微微摇了摇头,不过这样也好,有祁盛在,她也没有办法和天蝎小队的人好好说会话。
“切,你一向不是最讨厌嘴巴啰嗦的人嘛,现在人走了,你该感谢我们才是。”
萧景风不耐烦的看着祁盛离开的方向,眉头依然紧紧的蹙在一起,眼神担忧的看着容锦。
“容锦,我告诉你,你这几天给我好好的吃药,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不该休息……啊呸,没有不该休息的时候,总之你就是好好休息就是了,既然那个祁盛是首长派来专门照顾你的,那你该使唤的时候就不要客气了……”
不带萧景风的话说完,容锦立即皱着眉,一脸的无语,赶紧对萧景风说道“停停停”。
容锦翻了翻白眼,这刚走了一个祁盛,萧景风又来了,跟个老妈子似的。
“呵呵,萧景风,你也好意思说别人,你简直比话唠还话唠!”祝岚嘉立即毫不客气的瞥了他一眼,她都说了没事了,他还在这罗里吧嗦的,搞什么啊!谁听了都会烦的好不?
“哈哈哈,说得对!”天蝎小队的其他成员也都纷纷大笑起来,他们对外护短是护短,但是对内,笑话起自己队友来,那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的。
天蝎小队的几人在病房里又待了一会,详细的问清了容锦出任务的过程,这才一起离开这里。
几人刚刚走出医务大楼没有多远,迎面就是一脸傲气的皇甫娇和第八分队的几个女兵,祝岚嘉几人故意在一起大声的说着话,纷纷大笑着从皇甫娇身边走过。
而皇甫娇几人也是目不斜视的走着,对祝岚嘉等人也视若无睹,在双方相交而过的时候,鼻孔里发出一声轻蔑不屑的冷哼声。
就是祝岚嘉这个脾气火爆的人也都已经习惯了皇甫娇这个分队的敌意,对着这种司空见惯的挑衅也早不会放在心上了。
“队长,你听说了吗?十二分队的那个队长,就是那个容锦,现在受伤了呢。”等到祝岚嘉等人走远,几个女兵围着皇甫娇,开始说着自己刚刚得知的消息。
“哦,是吗?呵呵呵,那真是好啊!容锦不是一直都说自己的十二分队有多厉害多厉害吗?现在自己还不是受伤了,真是喜欢大言不惭,哼!”
皇甫娇嘴角带着冷笑,语气很是不屑,神情却又是愉悦的,只要容锦不好,她就觉得开心了,看容锦以后还怎么压着她们小队?她定要让容锦知道,只有她这个小队才是最强的。
“队长,可是我怎么听说,容锦是因为和首长一起出任务,抓罪犯的时候受伤的呢。”
另一个女兵有些迟疑的开口,伴随着容锦受伤的消息,关于她受伤的原因,自然也是传遍了整个军队里了。
只是关于这个原因,几个女兵都知道,她们的队长听了绝对不会高兴的。
“什么?跟首长一起出任务?是战神战凌天吗?”皇甫娇立即惊呼道。
几个女兵纷纷对视了一眼,看到皇甫娇的眼睛里喷涌着深深的怒火,众人最后还是齐齐的点了点头。
“该死的容锦!”皇甫娇的眼眸深沉,眼底充满了愤怒和嫉恨。
这个容锦,什么时候竟然和战神战凌天那么亲近了,竟然还能够一起出任务,这样的好机会,怎么就没有轮到她的身上?
凭什么?那个容锦就处处得到称赞,什么好处都让她给拿去,而这些军功和赞赏原本该是她皇甫娇带领的特种兵第八分队,却被容锦硬生生的给夺去了,皇甫娇怎么想都不甘心。
这次容锦更是和战神一起出任务,这到底是为什么?战凌天为什么会对容锦多看一眼?难道说,是容锦勾引了他?
“容锦那个贱人,要不是她勾引的战凌天,首长又怎么可能会带她出任务,还让她立了功?真是不知廉耻,这边才刚刚被人甩了,那么就迫不及待的去勾引起我们的战神了,真是可恶!”
皇甫娇姣好的面容此时充满了嫉恨和恶毒,口吐恶言,眼中泛着浓浓的恨意,容锦她怎么敢?战凌天是她皇甫娇看上的人,她这次一定不会再让容锦抢先了。
“队长,我想首长一定是没有认清容锦的真面目,不如队长你做做好事,帮助首长,让他知道,容锦根本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贱人,到时候首长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
几个女兵都是平时和皇甫娇走的非常近的人,对于皇甫娇的性格也很是了解,自然早看出来皇甫娇对首长的企图,赶紧投其所好的建议着。
“对,你们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去找首长,千万不能够让首长被容锦那个不要脸的给蒙骗了!”
皇甫娇深以为意,秀眉轻挑,立即笑靥如花,这样的好主意,她是该要好好的把握。
“队长,你一定行的!加油,这次一定要把那个容锦狠狠的比下去。”几个女兵在一旁给皇甫娇拼命的打气,不一会,皇甫娇脸上的骄傲之色就越来越盛了,仿佛是已经看到了胜利的火光。
在众人的称赞下,皇甫娇终于带着满腔的期待,去找战凌天了。
战凌天走在路上,脑海里正想着容锦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好一些了,祁盛有没有用心的照顾,她满不满意之类的,他一贯冷酷如冰霜的面容,此时竟也带着微微的关切之色,只是战凌天一向隐藏的很是厉害,不仔细看的话还发现不了。
忽然,战凌天觉得有些异样,他剑眉微挑,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动作利落的朝着左侧一移,避开了那个想要靠近他怀里的人。
“哎呀——”皇甫娇一声娇喊,立即朝着地上歪了过去,神情有些惊讶。
她刚刚明明是计划好的,想要趁着战凌天不注意的时候,故意从侧边朝他靠去,皇甫娇心里想的是,一般男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会把人搂在怀中。
而只要她能够在战凌天结实有力的胸膛中躺那么一下,皇甫娇的心里也是美的,她甚至早就调节好自己脸色的红润,到时候躺在战凌天的怀中,然后眼神害羞的望着他,轻轻的勾起唇角,说一声“谢谢首长”,那气氛,定然是极好的。
可惜千算万算,皇甫娇却是漏算了战凌天的反应,他竟然丝毫不怜香惜玉,还动作那么迅速的避开了,让她只能歪倒在地。此时皇甫娇脸色绯红一片,都不知道是气恼的还是之前故意装出来的效果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