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作者: 

祁盛想,也许他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老大会对这个容锦更加关注了,也许正是因为,容锦和以往那些就喜欢故意接近老大,明显心有所图的女人不一样吧。
容锦还在纠结着,她到底要不要去找战凌天,让他把祁盛给调回去,她坐在病床上,一张艳丽秀美的面容上五官都快要挤在一起了,一脸郁闷暗自叹气。
忽然,一声大力的撞门声响起,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容锦,你怎么样了?怎么会受伤了?伤的重不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景风早已没有平日里风度翩翩的样子,一脸着急紧张的模样,一进来就大声的嚷起来。
萧景风脸色阴沉的看着容锦,伸手想要探查她身上的伤,却立即被容锦给制止了。
“萧景风,我没事啦!你一下子怎么问那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啊?冷静,冷静,OK?”
容锦睁着大眼睛,神情严肃的看着萧景风,毫不客气的让他冷静,其实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萧景风你可以闭嘴了!
身后跟着萧景风一起进来的几个人,立即都没有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萧景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那个……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嘉嘉你快过来看一下,容锦这伤到底怎么样了?”
容锦这才看向萧景风的身后,顿时笑了起来,嗬,这天蝎小队的人,竟然全员到齐了啊!还是关心她这个队长的嘛!容锦心中顿时感到暖暖的。
祝岚嘉一巴掌拍向萧景风,一时措手不及的萧景风躲避不及,差点儿就摔倒在地,还好季梦双及时的伸出了右脚,在他后背上重重的一提,却也稳住了他的身体。
“咳咳咳……”祁盛顿时面子大失,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祝岚嘉,本想抗议什么,却在看到祝岚嘉已经给容锦把脉的时候立即顿住了。
接着萧景风又瞪向了季梦双,语气中充满了郁闷和不满,“我说季梦双,你这是在帮我呢?还是故意借此机会替我一脚?”
季梦双满脸微笑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也是暖暖的,轻笑了一声,“自然是在帮你了,不然,你就等着跌个狗啃屎吧!哎哎,只怪我太善良啊!”
“对啊,人家是在帮你,我们都看到了哦!不过梦双姐姐一向为人善良,性格又好,就算你没有礼貌,不和梦双姐姐道谢,我想梦双姐姐也是不会介意的!”陆宇诚扬着脸蛋,一脸认真的说道,语气非常的诚恳。
萧景风听到这话,脸也更加黑了,一双眼睛瞪的大大了,嘴唇微微颤抖了半天,最终还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没办法,他的这些队友的性格,他还能不清楚,他再说下去,怕是就要被人说他不知道感恩了。
可是萧景风也真的很想哭,刚刚季梦双那一脚,确实是疼的啊!
容锦看着这一切动静,嘴角也狠狠的抽了抽,到底也还是忍住了,就算是给她这位发小一点面子好了。
祝岚嘉一身紧实得军装穿在身上,一点儿都没有掩盖她火辣饱满的身材,只是此时她的脸上却还谨慎认真的神情,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尽管她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
祁盛从这一群人一进来,就知道他们都是天蝎小队的成员,他就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站着,却看了一场好戏,心中也不由得觉得好笑,却也发现,天蝎小队的成员之间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的好。
不过祁盛惊讶的眼神此时全部都放在了祝岚嘉放在容锦手腕上的几根手指,这个……该不会是在诊脉吧?
“这个……准不?”祁盛到底还是没能控制住,竟然就这样当着人家的面,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不过祁盛一问完,顿时就感到心中一凛,他瞬间挑眉,就看到天蝎小队的几个成员,此时都是一脸寒意的瞪着他,很明显心中不爽。
“呵呵呵,我这不是没有见过嘛,只是好奇,好奇,仅此而已,呵呵,大家不要误会啊,容锦的队员,肯定是有真本事的!”
祁盛赶紧打着哈哈,顺便又上赶着夸赞了几句,千万不能让人家误会啊!
不过,他这才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中,什么叫做悔不当初,又是什么叫做千万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啊!
“哼,无知。”沉默寡言的轩辕朗,竟也难得的冷哼了一声。
天蝎小队的几人分明是不相信祁盛的补救,眼神犀利的盯着他,眸中寒意丝毫未减,祁盛无奈,只能低下头默默的摸着自己的鼻子,他现在是深深的体会到了,容锦这个小队的人不仅仅是感情好,更是护短啊。
“哈哈,祁盛,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嘉嘉,那可是有中医行医证的,医术杠杠的!绝对不比这里的医生差,甚至更高一筹。”
容锦一脸骄傲的扬着头,神情一点儿都不谦虚,不过,她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谦虚,她们的嘉嘉,医术就是最棒的。
在每一次的任务当中,祝岚嘉一直都兼职担任着中医的角色,为每个队友都处理过伤口,也让他们每一次的受伤都能够很快就好起来,这一点队员们都很是感动的,自然就听不得有人不相信祝岚嘉的医术了。
也只能怪祁盛实在是太笨了,心里想着什么,竟然就这样说出来了,会被大家气恼,只能说是他自找的了,容锦心底暗笑,她可不打算为祁盛说话。
祝岚嘉此时也收回了手指,然后又检查了一下容锦的伤口,手指轻轻的按了按她的腰间,就听到容锦轻轻的“嘶”了一声,顿时众人的眼神中又添了几分担忧。
容锦对大家笑了一下,然后回答了几个祝岚嘉的问题。
祝岚嘉检查完全部的伤口,这才对担心的众人微微笑了一下。
“这些皮外伤,擦上药,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过你腹部这里应该有受到重踢,这几天记得按时吃药,不要扯动这里的伤口,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几人听到容锦腹部受到重踢,脸上纷纷露出十分愤慨的神色,恨不得去把那个造成容锦受伤的人狠狠的教训一顿方能解气。
容锦安慰众人,她虽然受了点小伤,但是这次她抓捕罪犯可是有记功的,这样她就已经很是兴奋了。
“这还差不多,也不枉你受了这么多伤了。”
萧景风的神色依然有些担心,不过看到容锦满脸的灿烂笑容,也很是为她开心。
“那当然了,我们老大可是一向赏罚分明的,容锦立功,自然是要记上一笔的,而且我们老大也很关心容锦的,特地派我来照顾呢!”
祁盛又忍不住开口了,只是这次他一说完,立即众人又把锐利的目光全部都盯向了他,祁盛立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心中也在深深的反省自己,他刚刚应该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吧。
“还没问你,你这个多嘴的人,到底是谁啊?你怎么会在我们队长的病房里?”
祝岚嘉转过头,一双深邃的眼眸,神色锐利逼人,深深的看了祁盛一眼,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轻笑,只是那轻微的笑容,却让祁盛越看越觉得有些莫名。
这个女人祁盛可不敢小看,就光是她刚刚一巴掌就差点把那个叫做萧景风的男人给拍倒在地,祁盛就知道她的身手绝对不可小觑了。
“咳咳……”祁盛立即轻咳了一声,然后摆出一副十分骄傲自得的样子,“我是祁盛,是首长派来照顾容锦的人。”
“什么?首长的人?”
“照顾容锦?就你?”
祁盛话一落,顿时整个病房里的人就炸起了锅,众人纷纷瞪大眼睛望着他,既是不相信,也是震惊。
就这个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牢靠的人,竟然还是首长亲自派来的?而且这个首长,指的应该是指战神战凌天吧?
几人震惊着战神会亲自派人来照顾容锦,难道说,容锦和战凌天之间,他们的关系……想到上次在晚会上看到容锦和战凌天的亲密互动,众人脸色微妙的动了动,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不过,首长关心容锦他们还是很高兴的啦,只是眼前的这个叫做祁盛的人,却怎么看都感觉有些不靠谱啊,众人接着纷纷把惊讶的眼神看向容锦,一脸的疑惑。
“没错,祁盛是战凌天派来的人,不过我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照顾……”
容锦想到这里,心情还是有些郁闷,祁盛这个大麻烦,还真的是不好退货啊,她眼睛忽然转了转,眼神晶亮的看着几个队友,也许,她会有办法了。
“哎呀,既然是首长亲自指派的人,那一切就拜托了啊!”
祝岚嘉的眼睛在看到容锦黑亮的眼珠转动的是,她的表情立即就变了,态度也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亲切和蔼的笑容看着祁盛,脸上的神情满是感谢之色。
祁盛顿时惊讶的看着这巨大的转变,嘴角抽动的很是厉害,而容锦的脸色也在同一时间变黑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