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关心

 作者: 

结果被战凌天这样一说,她竟然觉得,自己好像很没用似的,顿时一张精致的小脸就垮了下来,本就有些头晕,现在感觉更加难受了。
容锦低垂着脑袋,一双剪水般的美眸也泛着迷离的神色,看着竟然有一丝脆弱之感,顿时让战凌天的心口一顿。
“可是伤口疼?”战凌天立即紧张的走过去,想要查看她的伤口。
“没事啊,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不过我早就习惯了,休息一下就好。”容锦微微的摆了摆手,她刚刚起身的动作有些大,又说了会儿话,身体确实有些难受。
战凌天看着她难得柔弱的一面,心中也升起一股名为怜惜的情愫,眼中那道冷冽的寒意也渐渐消退,剑眉微沉,眼睛幽深的看着容锦。
轻轻的抬起宽大的手掌,战凌天神色莫名的朝着容锦伸手,就在要碰到她莹白如玉的脸颊上时,忽然顿住了,然后他的手掌转了一个方向,动作轻柔的扶着容锦躺好,给她掩好了被子。
容锦在他一靠近的时候,就感觉一道浓烈的阳刚之气扑面而来,她顿时脸颊就变的桃红,脑海里也不由得想起之前两人曾经有过的激烈情事,心跳也不受控制的跳的飞快。
天哪,容锦暗叹一声,她这是怎么了?怎么战凌天一靠近,她就这么的不对劲了?她还是那个沉着冷静,勇猛果敢的容锦吗?
容锦下意识的就想要往旁边移动一点,想要逃离战凌天的气息之中,立即被战凌天喝止了,“别动。”
战凌天冷眸一挑,对于刚刚容锦的动作十分不满,他站直身体,神色威严的看着容锦,目光锐利的在容锦柔软嫣红的双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就在容锦觉得自己无处可逃,在心中想着,要是战凌天又亲她的话,她要不要推开?还是直接顺了他的意的时候,战凌天终于开口了。
“容锦抓捕犯罪分子有功,记一次三等功。”战凌天的眼神肃杀而凌冽,充满了让人震慑的威严之气。
容锦唇瓣微张,对于战凌天忽然的转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她很快就被“三等功”这几个字吸引了注意力,顿时笑靥如花,尽管她一笑就会扯动脸上的伤口,却还是忍不住乐呵着,这就是痛并快乐着吧,不过她乐意。
“谢谢首长!”容锦立即大喊一声,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她的脸颊也更为红润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羞怯还是此时的兴奋之情。
“容锦,赏是有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刚刚脑子里都在想着什么?不如说给我听听?”战凌天的视线深邃的盯着容锦满脸的绯红,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点弧度。
容锦面色一僵,顿时尴尬万分,天啊,她刚刚都在心里想着什么啊!她想的竟然是战凌天会不会……会不会就那样低下头吻她?
天哪!真的是要命了!容锦心中叫苦不迭,她真是的,想什么不好,竟然会想那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过,她想是不对,这个战凌天,竟然还问她,难道他是看出来什么了?不行,她坚决不能承认。
容锦心中一横,立即端正着一张小脸,一身正气的说道,“回首长,我刚刚是在想,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容锦一定会拼尽全力,为国家做贡献!”
战凌天闻言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了容锦一眼,容锦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像是自己被他看穿一般,她轻咳了一声,脸上发热。
“是吗?”战凌天轻轻一笑,神情微沉。
“当然是真的,为人民服务就是我们身为军人的职责!”
容锦再次把事情上升到一个高度,她就不信,即使战凌天猜中了,这样战凌天还真的能够把她刚刚心里想的事情给说出来。
只是自始至终,容锦不管说在再义正言辞,再光辉伟大,她都不敢对视战凌天的眼睛,因为她心虚啊。
一个心虚的人,哪里敢和一个能够看穿她心虚的人对视,她又不是找死?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好的借口,容锦可不想她着借口立即被人拆穿,只好眼神正气的看着病房的角落。
战凌天伸手准备掏出烟,只是想到了什么,立即就停止了动作。
“你好好休息吧。”
战凌天说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再次深深的看了容锦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战凌天的身影消失在病房外面,容锦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疼痛,微微的咬咬牙,心中暗骂不已。
那个刀疤男,下手这么很,果然是个狠角色,想必在他手上的命案不少,还好这次抓住了他,总算是为民除害了,所以她现在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战凌天走出病房,立即掏出一根烟点上,淡淡的烟圈飘散在空气中,挡住了他的幽暗的神情,只是周身笼罩着的幽寒之气,却让经过他身边的人不敢直视。
祁盛跑完五公里之后,气喘吁吁的跑来跟战凌天汇报结果,他的脸上都是豆大的汗珠,浑身更是被汗水浸湿了,脸色黑红,很明显是跑的,不过精神看着确实不错。
虽然是负重三十斤,但是对于祁盛来说,却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任务量,他们平常的训练,可是比这样艰苦多了。
“老大,我已经跑完了。”祁盛顶着一脸的汗珠,大大咧咧的笑着,“对了,容锦队友没事吧?”
祁盛本是想着关心一下老大看上的女人,依然是他的八卦之心在作祟,结果他一说完,立即就觉得周围好像是布满了寒气,他怎么忽然就觉得空气中冷了不少。祁盛赶紧抬头看了战凌天一眼,被他眼中冷冽的寒意一激,顿时打了一个寒战。
完了完了,老大该不会以为他这么关心容锦是因为自己对她有意思吧?天哪,真是冤枉啊,老大看上的人,他祁盛怎么敢有一丝一毫的觊觎之心啊!
“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啊……”祁盛立即一脸惊恐,赶紧解释。
“既然你这么关心容锦队友,那这两天,你就去好好照顾容锦吧,这是命令。”战凌天冰冷的声音像是从地底发出,带着深深的寒气,却也让祁盛不敢拒绝。
祁盛心道不好,这哪里是让他去照顾容锦啊,分明就是在折磨他,嘴角顿时抽了抽。
他一个大男人,哪里就会照顾人了,而且在明知道自家老大对这个女人,可能还有不一样的心思的时候,他还去照顾人家,这不是给了他被老大更加气恼的理由了吗?
祁盛都已经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他会有多惨了,他一张脸顿时只有苦笑,眉毛紧紧地纠结在一起,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多去跑五公里算了。
“那个……老大啊,你看我是个大老粗,哪里会照顾人啊?这我要是照顾的不好,容锦队友的伤更重了……”
祁盛还在垂死挣扎,一张平日里开朗活泼的热情的面容,充满了后悔莫及,嘴角垮着,努力让自己的阐述更加深刻,好让战凌天看清楚他绝对不是照顾容锦的最佳人选啊。
“你不是说就没有你祁盛完成不好的任务吗?”战凌天冷冷一笑,嘴角的弧度带着一丝明显的邪气,薄唇微动,话锋一转,“如果你照顾不好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结果……”
战凌天的声音沉稳浑厚,静静的站立着,神情带着一丝诡谲,一身迫人的气势却给了祁盛很大的压力,让祁盛心中一凉,心道这回是真的完了,差点恨不得就给战凌天跪下了。
“老大,我错了,我这就去照顾容队友去,我保证,一定会让老大尽快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容锦的!”祁盛最后只能苦着一张脸,哀伤叹气的接下这个任务了。
只是还没有等他走开,却又立即被战凌天叫住了,一听到战凌天冷然无情的声音,祁盛就如五雷轰顶,顿时心中除了叫苦不迭,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了。
“洗干净再去,这一身臭汗的,你是要熏死人吗?”
战凌天冷冷的开口,嘴角的冷笑更盛,邪魅不羁的气势更让祁盛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是,老大……”祁盛幽幽的应了声,已然心如死灰,反正他今天已经被老大给虐惨了,再让他郁闷的事情,他也能够承受的住了。
容锦睡了一夜,终于感觉好了很多,现在因为受伤,她也得到了几天休息,不需要一大早的就起来出操,于是就理所当然的多在床上躺了一会,不过身为军人,容锦的生物钟早已经习惯,这多躺的一会,其实也就一刻钟而已。
细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了几下,这是容锦准备起床了,她微微嘟着小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丝光亮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阳光真好,人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容队友,你醒啦?你是先吃点东西再刷牙洗脸呢?还是先刷牙洗脸再吃饭呢?”还不等容锦反应过来,旁边立即传来一个惊喜万分的声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