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这是我的职责

 作者: 

“这是我们的职责,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战凌天表情淡淡的,并没有居功的意思。
“呵呵,放心,我们警局一定会抓住刀疤男犯案的所有证据的。”霍胜南微微笑着,只是他的眼神深处却像是隐藏着什么,一丝幽然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忽然看到战凌天身上的血迹,霍胜南立即担心的问道,“凌天,你受伤了?”
霍胜南的脸上有关心,更多的则是意味不明,他知道,战凌天是个非常勇猛的人,凡是战凌天出的任务,危险度都不低,而战凌天更是每次都冲在最前面,受伤的次数也是最多的。
只是如果让霍胜南选择的话,他宁愿待在警局这种地方,以后还有更多上升的空间不说,也不需要像战凌天那样,一直都冲在最前线。
“不,这不是我的血。”战凌天微低着头,想起这血的主人,脸色顿时有些狠厉,黑眸中闪过一丝暗火。
“你没受伤就好。”霍胜南诧异的看着神情突变的战凌天,心中有些惊疑不定,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不打扰,我先回部队了。”
战凌天神情有一丝担忧之色,他此时的手臂上还沾着不少的血迹,想到刚刚看到容锦倒下的那一刻,他的心顿时像是中了枪一般,呼吸都有些微滞。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这样牵动他冰冷的心,他所有的冷淡在面对容锦的时候,竟然渐渐地有了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曾想过的温度。
“等等,凌天,你难得来到我这里,马上也是下班时间了,今天我们兄弟可要好好的喝一杯。”
霍胜南立即叫住他的脚步,他的神情有几分急切,自从上次看到战凌天和容锦在一起之后,霍胜南一直都很想找个机会,探探战凌天的口风。
以霍胜南对战凌天的了解,他不觉得战凌天会是一个轻易谈感情的人,但正因为这样,战凌天若是对哪个女人有意,就一定是认真的。
战凌天对任何女人认真都可以,但是那个人是容锦的话,霍胜南心中就生出一丝异样来,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了,等你婚礼的时候,再好好喝一杯吧。”战凌天立即拒绝,他现在心里有些焦急,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霍胜南看他坚持要离开,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做一般,他沉思了一下,这才轻笑着,“那好吧,等婚礼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大醉一场!”
把人送到警局门后,看着战凌天离开之后,霍胜南才转身进去。
“王泽盛现在如何了?”霍胜南阴沉着一张脸,神情也没有了刚刚的轻松,锐利的眼神微微沉着。
“局长,他受了枪伤,已经处理好了,现在正在特殊监狱中。”,立即有警察汇报道,王泽盛正是刚刚战凌天送过来的刀疤男。
这次能够抓到王泽盛,整个警察局的人都很是兴奋,这个王泽盛是一个黑帮走私团伙的头目,他不仅仅是走私军火,手上更是血案无数,为人十分阴狠,心狠手辣,是燕京市通缉榜上的头号重犯。
此次抓到此人,不仅仅是为人除害,更可以从此人口中审问出不少的信息,最好是能够把燕京市的走私贩子都连锅端,那就是立了大功了。
“这个人,我要亲自审问。”霍胜南脸色阴晴不定,眸底深处,竟有着一丝狠绝。
“是,局长亲自审问,一定能够问出更多的信息!”立即有警察一脸兴奋的喊着,由局长亲自出马,众人仿佛都能够看到让人惊喜的结果了。
战凌天脚步迅速的朝着医务处走去,冷峻的脸上此时更是一片深沉,剑眉微微蹙着,很快就来到了容锦所在的病房。
“老大,我已经听说了,今天真是多亏了容队友,要不是她率先打中刀疤男,然后又和刀疤男殊死搏斗,这才给了同伴制服刀疤男的机会,否则这次的任务,也没有办法完成的那么顺利。”
祁盛一脸佩服的赞叹道,他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么拼命,为了抓到人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让他这个大男人都心生敬佩。
看来,即使是女人,也不可小觑啊。
战凌天听着祁盛说着详细的过程,他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过,幽深的黑眸紧紧地盯着病床上昏迷着的人儿,在看到容锦原先光洁白暂的脸庞上此时却布着一道青紫的痕迹时,他的眼神立即微眯起来,闪过一丝森寒。
祁盛的嘴巴还没有停止,满脸的兴奋之色,像是自己亲眼所见一般,最后还加了一句,“果然不愧是老大看上的女人啊!老大,你的眼光还真是不……”
“你没事可做了?既然精力这么旺盛,那就去负重二十斤,再跑上个十公里吧。”
战凌天冰冷的视线射向祁盛,眉头一挑,祁盛立即做了一个拉链的手势,薄唇抿的紧紧的,再也不敢多言。
但是首长的命令他还是得听从啊,于是祁盛又赶紧摆着双手,意思是他一个字都不会蹦出来了,可不可以不要负重跑啊?
“嫌多了?那就改为负重三十斤,跑个五公里吧。”战凌天微微冷笑着,一点希望都不给祁盛,“我这个首长,偶尔也还是会体谅一下你们的心情的。”
喜欢多嘴的人,就是要给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行,否则,都不知道什么叫做首长的玩笑你也敢开?真是反了天了。
“呃……”祁盛满脸的郁闷,眉毛都要皱在一起了,只是他要是敢再吭声,他相信首先肯定还会继续改变命令的,他可不想最后变成负重三十斤,跑个十公里。
还是认命吧!祁盛立即耷拉着脑袋,满脸怨念的跑了出去。
战凌天心想终于清静了,他缓缓地走到容锦的床头,负手而立,眼睛幽深的盯着那张动人心弦的面容,心中沉吟。
这个女人,竟然一个人和刀疤男那样经验丰富的格斗高手打了那么久,真是让他刮目相看,竟有种意外之喜。
容锦在这次任务中展现出来的英勇巾帼气质以及聪明智慧,令战凌天对这个女人的看法有了些改变。
一个在紧要关头能够冷静下来,在最适当的时机出手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身手还不错的女人,如祁盛所说,确实是配得上他的。
战凌天薄削的嘴角微微的勾起,这个女人,已经引起了他强烈的兴趣,他想,他和容锦,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牵扯的。
而且凡是他感兴趣的人,他不会给予对方任何逃避的机会的。
昏睡中的容锦,仿佛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这股视线中带着浓浓的掠夺之意,让她顿时觉得心头一阵激荡,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再也不敢沉睡下去。
“唔……”容锦的嗓子里微微发出了一丝声音,纤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
战凌天立即靠近查看,眼神中有些期待之色。
容锦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她立即大喊一声,“嗬!你吓死我了!”
战凌天俊脸一沉,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容锦又痛呼了一声:“嘶,真他奶奶的疼!”
知道她是牵动了伤口,战凌天的脸色晦暗不明,看到她一张精致的小脸几乎都皱成了一团,他的眉头也皱了更深。
“疼,说明你还没死,还能干活!还能跑得动!既然能跑能动,身为军人,就是要为国家奉献一切!”这句话是战凌天经常用来对手底下的军人说的,此时他又拿来给容锦了。
“我去!我当然活着了!不就是一个刀疤男嘛,我还能对付不了?哎,我们最后是抓到人了吧?”容锦想到她昏迷前看到的一幕,立即关心的问道。
“那是自然,而且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受伤。”
战凌天的口吻中竟是含着一种冰冷,像是又带着微微的愤怒,眼神幽暗,深深的看着容锦身上的伤。
他从不知道,容锦受伤,他竟然会如此的在意,尽管已经知道容锦的伤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比起他以前出任务时受的伤,那算是轻了很多了,但是战凌天就是会觉得很是不舒服。
如果不是因为刀疤男在战凌天赶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被抓到了,战凌天肯定会给刀疤男一个狠狠的教训的,直到此时,战凌天都很记得之前看到容锦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心中对刀疤男生出的一丝浓浓的寒意。
容锦本对战凌天的口吻很是气恼,一双绣眉皱得更加厉害,明眸一瞪,就要反驳,却被战凌天眼中的寒意惊到,立即住了嘴。
“你……战大首长,抓到目标才是最重要的,你不记我一功就算了,还鄙视起我来了是吧,有你这么不明辨是非,赏罚分明的首长嘛!”
容锦此时虽然受伤,但是心里却一直都很是高兴的,因为她抓到了那个走私军火的头目刀疤男,她正一心一意想着多立功,好早日达成自己的梦想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