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七荤八素

 作者: 

危机感爆棚,容锦只觉得头皮发麻,挣扎着想要下来,可是一接触到战凌天那凌厉的眼神,她的气势顿时萎了下来。
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容锦讪讪的挤出一个笑容来:“那啥,首长大人,咱们有话好好说。”
然而战凌天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的意思,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径直将她抱进了房间中,还好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经过,不然容锦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了。
男人一把将她丢在了床上,随即擒住她的下巴便毫不客气的啃噬了起来,高大的身躯也覆上了女人娇软的身躯。
容锦本就被摔的七荤八素,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身上一沉。她奋力地捶打着男人的胸膛肩颈,想要让战凌天离自己远一些,然而男人的身体就像是钢板一样,任凭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见得离开她半分。
这一通折腾,反倒使得容锦自己脸上潮红一片,看上去更加的诱人。
战凌天不禁呼吸变得更加的粗重了些,热气喷洒在女人赤裸的玉颈间,激起阵阵战栗。男人的大手沿着她的曲线一路向下,滚烫的热度渐渐蔓延到了容锦的臀上。
急羞交加,容锦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这个男人。
此时此刻,容锦才真正的认识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关键这事儿还怨不得别人,都怪她,挑谁不好,偏偏挑了这个最难搞的大人物。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男人下腹处那炙烫的野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冲破衣料的阻碍了。
因为挣扎的缘故,不知道什么时候,容锦的衣领被打开了,雪白圆润的肌肤,若隐若现,更增添了几分撩人的滋味。
战凌天身高体壮,收拾起容锦来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如火般的雄性气息悉数喷洒,不知怎的,容锦的心思又飘到了那良宵一夜,她虽然记不清具体的事物,但是身体的感知,却是牢牢的记住了战凌天横冲直撞的滋味。
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容锦的羞的连身上的皮肤都开始泛着绯红。
“这就是你玩火的代价。”男人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容锦耳畔响起。
下一秒,容锦浑身一颤,整个娇躯都僵硬在了那里。
有一只带着粗粝触感的大手,强行的挤进了她最敏感的地带。
“首长……我错了首长,我真的错了……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容锦反应过来之后,果断的选择了求饶。
然而男人依然在继续肆虐。
容锦只觉得自己快要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又急又气之下,大吼了一声:“战凌天!你丫的放开我!”
男人的动作果然停了。
正当容锦暗自庆幸自己终于稍稍安全了一些,忽然察觉到气氛好像不是那么对劲。
侧过眼,就看到战凌天正沉着一张脸盯着自己的衣领下面的某处,而且他的脸色,好像有越来越不好的趋势。
“容锦,原来是你。”男人的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咬着说出来的。
咋?
这话啥意思?
容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还是不敢发问。
战凌天粗暴的一把撕开容锦的衣服,无视容锦的尖叫,指着她左胸上面的一粒红痣,阴恻恻的开了口,“容锦,三天前的晚上,你在哪里。”
容锦愣了下,心中大叫不好,难不成这个时候,战凌天把自己认出来了?
她心中叫苦不迭,只能含糊的打着哈哈,“没在哪啊,首长大人您不是知道的吗,我和在天蝎小队的队员们一起抓捕毒贩啊。”
战凌天抬头,眉目一冷,“你最好说实话,不然,信不信明天你就被开除军籍。”
我靠,还带威胁的啊!人家办案子审犯人还不允许滥用私刑呢!而战凌天现在,不仅嘴上威胁着她,身体上还压着她,简直不要太过分。
容锦在心中骂了一句,面上却还是要做出一副狗腿的模样,“我说的是实话啊,那天我接到消息之后,就火速赶往了皇尊会所,和犯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终将犯人一举拿下,就这样,真的没有别的了!”
“看来,”战凌天微微眯了眯眼睛,“你是不肯老实交代了。”
男人低下头,一口咬上了她胸前的嫣红。
“啊……疼!”容锦猝不及防,失声尖叫了出来,这一下,痛的她简直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谁说这个男人就像是下凡的天神,他分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我说我说,那天晚上,是,我是一不小心进错了房间,又一不小心上了您的床,再一不小心上了您……”容锦的声音越来越小,男人的脸也越来越黑。
说到最后,容锦都没声了。
“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不过,这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战凌天邪魅的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那个人就是容锦之后,他虽然恼火,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怒不可遏,心中反倒是另外一种别样的情愫占了上风。
他想要看看,容锦到底会怎样。
灯影曛暗的房间中,靡靡香气氤氲蔓延,使人禁不住迷离于其中。
容锦咬了咬牙,最终,仰首,将自己柔软的双唇,主动地奉到了他的唇上……
*
容锦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整个人就像是快要散架了一样,哪怕只是最轻微的举动,也要出动最末梢的神经。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容锦腾地一下再度烧红了脸。
那个男人,简直就像是豺狼虎豹,硬生生的将她吃光抹净了不知道多少回,此时此刻容锦才知道,原来在皇尊会所的那一次,战凌天并没有尽展全部雄风。
空气中还残留着昨夜疯狂的气息,容锦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爬起来,想要趁着战凌天不在的时候,赶紧离开。
“想走?”
听到这个声音,刚刚扣上衬衫口子的容锦小脸一垮,僵硬的把头抬了起来,正对上战凌天一双深邃的寒眸。
“首长大人,我没想走,我怎么会想走呢?我只不过是看现在正是吃早饭的时间,所以想要给您做一顿早餐……”
话才说出口,容锦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因为她刚刚真真切切的看到,在听到做早餐的时候,战凌天的眉毛明显的挑了一下。
唇边泛起一丝浅淡的笑意,战凌天顺势坐了下来,拿起一份今天的报纸,“去做早餐吧,正好我也有点饿了。”
没有办法,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在厨房忙忙碌碌了一会儿,容锦满意的看着自己手边刚刚新鲜出炉的一份蛋炒饭,金黄金黄的,完美!
只不过这口味嘛……
“首长大人,好了,您尝尝吧!”
战凌天抬眸,瞥了下面前那份蛋炒饭,又扫了一眼容锦那一脸带着隐隐兴奋的期待神情,剑眉一挑,“你先尝尝。”
容锦一愣,“啊?”
战凌天将蛋炒饭往容锦的方向一推,“吃。”
容锦再度在心中将战凌天妈了个狗血喷头,但是还是只能按照战凌天的话,舀了一勺蛋炒饭,塞进了口中。
没办法,谁叫人家掌握着自己的职业命脉呢?真是太悲催了,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上了自己的上司。
“好吃吗?”
容锦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都吃掉吧。”战凌天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意,又补了一句,“这是军令。”
容锦只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就绝对不把什么洋葱大蒜生姜醋酱老干妈混作一团全部塞进饭的下层了。
一份蛋炒饭,容锦足足吃了半个多小时。而战凌天,始终悠然的在旁边看着报纸,一边还不时的“关心”她两句。
“首长大人,请问,我可以走了吗?”扬了扬手中干净的能照出人脸来的盘子,容锦发誓,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想吃蛋炒饭了。
“等下。”黑眸一眯,简短的一句命令。战凌天放下手中的报纸便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容锦的面前,一把拉住了容锦的手腕。
容锦不知道战凌天想要做什么,以为他又想再一次的把自己吃光抹净,下意识的就想要反抗,抬起膝盖便狠狠的朝着男人的重点部位撞了过去。
好在战凌天反应足够快,否则此时他的老二肯定要重伤,起码好一段时间不能够展现雄风了。
男人的脸沉了下来,将手中的一个白色的药罐丢到容锦的怀中,“自己擦药。”
容锦疑惑的看了看罐身,只是上面全都是法文,根本看不明白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
战凌天见容锦迟迟没有动作,有些不耐烦,眉头一蹙,径直将容锦扛到了床上,不由分说的便分开了容锦的双腿,手指探了下去。
“啊……战凌天,你要干什么!”容锦慌忙叫了一声,忽然感觉到私处传来一阵异样的清凉。
“容锦,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战凌天勾唇一笑,脸上微微扬起一丝促狭,“我只不过是给你上点药。”
容锦的脸噌的一下烧红,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战凌天是抱着这个打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