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绝艳的感觉

 作者: 

“姐姐,我和南哥是真心相爱的,我希望你能够祝福我们,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呵,说的情真意切,可是她什么时候真的将自己当成是家人?勾搭自己亲姐姐未婚夫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容锦宁愿自己没有这个妹妹。
“容婉,管好你的人,别有事没事往军营里面跑,被有心人看到了,杜撰出一些有的没的可就不好了。”
容锦话才说完,容婉的脸色就猛地一变,毕竟霍胜南和容锦之间曾经有过三年的感情,而自己,不过是用身体将这个男人魅惑过来的,她一直担心容锦会不会和霍胜南藕断丝连。
容婉咬着牙,“只要姐姐,管好自己就行了,我相信南哥。”
“哦,”容锦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到了战凌天的身边,伸手挽上了男人结实有力的臂弯,笑容浅浅,却给人一种绝艳的感觉。
战凌天眉目微挑,冷冽的黑眸闪过一丝惊艳,浮现出深沉晦暗的色彩。霍胜南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僵,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神情变黑了下来。
容锦将自己的脸蛋贴上男人的胸膛,另一只手环上他的腰肢,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的贴合,使得二人的温度交融在一起。她半眯着眼,含着笑意看向战凌天,脸颊适时的晕染了绯红,“我已经找到可以让我交托真心的人了,妹妹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
从容婉刚走到这边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高大霸气的战凌天,然而此时听了容锦的话,她才开始真正细细打量起战凌天来。
呼吸一滞,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迷人的男人。然而视线触及窝在战凌天怀中,一副娇羞模样的容锦,容婉简直嫉恨到了极致。
战凌天感受到怀中的那一团温软,眸色一黯,说真的,他只想将容锦一把丢出去。
此时此刻,他就算是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能够看得出来,现在容锦是在老情人面前,把自己当枪使呢!
该死的女人。
他见过无数痴迷自己的女人们,用尽了手段,拼命想要凑到他身旁。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像容锦这样的,接近自己只是为了给别人添堵。
而现在,他战凌天的心,也有点堵。
冷眸扫过容锦如同勾魂儿的妖精般笑颜娇艳的小脸,战凌天浑身上下都隐隐散发这一种即将爆发的风暴。
他不爽,他很不爽。
容锦已经笑靥如花,就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身侧的男人的怒气一样,小手儿甚至暧昧的攀玩起了战凌天前襟的衣扣。
战凌天沉了脸,一把抓住了容锦那正在作恶的手,眼神凌厉的扫射着容锦。后者毫不畏惧,反倒是唇边划出一抹粲然的弧度,转而用另一只手勾上了男人的脖颈。
女人的呼吸不断地搔痒着他的皮肤,温温热热,却点燃了他体内的火。
微微俯首,正正对上容锦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仿佛能勾人魂魄似的。
气血翻涌,战凌天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了下,下腹的那股暗火蹿的更加的厉害了。既然是这胆大包天的小女人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他……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大手猛地一揽,容锦整个人都坠进了男人的怀抱之中,不等她反应,战凌天俯下头,径直含住了她的两片丰润的娇唇,狠狠地蹂躏起来。
女人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即使是隔着衣服,他都能够感受到皮下的娇软。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精。战凌天越吻越深,唇舌交融,几乎让容锦透不过气来。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容锦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上了脑袋,脸蛋烫的吓人。
最要命的是,她明显的感觉到,男人身下某个关键部位,正在以令人面红耳赤的高速,急剧的膨胀着。
容锦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先前在皇尊会所的那疯狂一夜,战凌天的威力她算是见识过的,完了,自己这一把玩火,玩着玩着好像不小心引火烧身了。
突然,唇瓣一阵刺痛,容锦回过神来,发现战凌天正很不满意的盯着自己,是在警告她不要走神。
“咳咳……”季梦双等人简直是看得呆了,这这这,这一幕,实在是太香艳了点吧!
想着他们先前还上赶着怂恿自家老大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吸引首长大人的注意,可是现在看来,自家队长早就已经将首长大人拿下来了嘛!
只不过……这大庭广众之下的……队长和首长,吻的时间好像有点太久了……
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还好现在绝大多数的人都还在厅中没有出来,要不然,绝对会成为军中爆炸性的新闻。
就在容锦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的前一秒,战凌天放开了她。然而此时此刻,容锦已经被吻的浑身无力,只能攀在男人的身上,微微的娇喘。
被他大手触碰过的肌肤,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的滚烫,连带着她整个人,都升腾着一种异样的热度。容锦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拉回自己的理智,让自己清醒了些。
容婉气的脸都要变形了,她本来是想要在容锦面前显示自己和霍胜南的恩爱,来狠狠地刺激一把容锦,可是没有想到,容锦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对象,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这样的优质!
“呵呵,姐姐,看到你这么幸福,那妹妹我也就放心了。正好里面有酒,不如,我们喝一杯吧,以后,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霍胜南去端了两杯酒过来,容婉自己拿了一杯,随即将另一杯递向容锦。
容锦晾了容婉半天,在后者气愤尴尬到了极致的时候,才淡然接过,转而对着一众队员们说道:“时间不早了,全员回寝。”
说完,容锦迈步,却故意从容婉的身旁经过。
“啊!”一声娇呼,是容锦的。
“啊啊啊!”一串尖叫,是容婉的。
“婉婉,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刚一下子不小心,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容锦虚扶了一把容婉,用没有任何抱歉之意的语气说着抱歉的话,刚刚在起身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便瞟到了容婉脚下的动作,干脆将计就计,在容婉伸出脚真正绊倒她的前一秒,容锦便假装一个趔趄,手中那一杯红酒,便劈头盖脸的悉数浇到了容婉脸上。
周围的人皆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容锦轻轻的勾了勾嘴唇,不让自己的笑意暴露的太过明显,待到注意到容婉被浇湿了的之后,容锦柳眉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丝看好戏的神情。
容婉脸上的液体不停地向下滴着,打湿了白色的连衣裙,整个儿看上去就像是透明的一样,里面穿的内衣全部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容锦赞赏的点了点头,这白色的蕾-丝内衣真好看,就是布料有点儿少。
除了几根细细的带子,就是遮盖重点部位的两小片带着点镂空的蕾丝,而现在,那两粒柔软几乎是一览无余,好一出湿身诱-惑。
察觉到周边的异样,原本在奋力擦拭着自己脸上残余的饮料的容婉疑惑的低下头,差点又再次高分贝尖叫起来,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是想绊倒容锦让她出丑,没想到竟然被倒打一耙!
紧紧的用大衣裹住自己半曝光的身体,然而已经有些迟了,该看的不该看到的,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霍少,这天寒地冻的,还是赶紧把妹妹带回去,免得湿身着了凉,那可就不好了。下次记得提醒妹妹,别穿得这么清凉。”容锦“好心”的提醒了一下霍胜南,后者的脸果然一下子就黑了不少。霍胜南本来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而现在,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在众人面前曝光了这样不堪的一幕,简直就是打他的脸。不自觉的,霍胜南的脸上浮起一抹嫌弃与膈应。
不过霍胜南和容婉到底会怎样已经不在容锦的考虑范围之内了,知道他们不好受,她也就开心了。此时此刻,容锦只觉得神清气爽,扬扬手招呼了自己的队员,就准备回去。
然而她还没有走出一步,就感觉到自己整身子被打横抱了起来。
容锦惊呼一声,这才发现自己再度落进了战凌天的怀中。
抬头,正撞上男人火光冲天的黑眸。
坏事了。
容锦这才想起来,自己撩起了战凌天的火之后,没给人家扑灭,完全将战凌天忘在了脑后,还这就准备回去。
这事搁谁身上谁都要生气……
战凌天眯着黑眸,恨不得一口咬上容锦。
这个女人,真的以为他战凌天,是那么容易被拿来当枪使的吗?
恐怕……没那么简单!
容锦看到战凌天刚刚一闪而过的狠戾眼神,浑身惊的一颤,完了。
夜幕之下,男人疾步快走,速度快到了极致。
容锦心中警铃大作,看这样子,战凌天十有八九是要把自己办了,虽然他们之前已经发生过了一次关系,但是那一次毕竟是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要是让她明明白白的知道对方是战凌天,她可不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