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爷,您又想干什么?

 作者: 

容锦慌忙放手,向后方缩了缩。她现在正处在一张大床上,很明显,这床正是战凌天的。而面前的男人,只是冷冷的拿一双深邃眼眸睨着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来到底是喜还是怒。
不过这状况……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战凌天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看到容锦反应竟然如此的剧烈,心中免不得多了几分怀疑。经过他的调查,容锦昨天确实在皇尊会所出现过,也很有可能机会持有这副手铐,再加上她面对他时候的异样……
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据,容锦就是昨晚的那个女人。
容锦只觉得身上干燥清爽,完全没有了先前湿衣服紧贴的难受感觉,舒服极了。随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异样,容锦一愣,随即低头,差点尖叫出来,她身上穿的,很明显是一件男士衬衣,衬衣下,完全就是真空。
擦,看不出来,这战凌天就是个流氓,趁着她不省人事,不知道对她做了什么。
这样想着,容锦便对战凌天怒目而视。
战凌天自然是注意到了容锦情绪的变化,眉头不由得皱了皱,现在的女的,心里都想些什么呢,“衣服是你的队友帮你换的,现在她出去了。”
额,容锦顿时尴尬了,原来不是她想的那样,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容锦爬起身来,道了声“长官再见”便想离开这里。
“回来。”
我的爷啊,您又想干什么啊。容锦暗自咬牙,却不得不停下准备开溜的脚步。
“你想就这样出去?”男人的视线落到容锦裸露在外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上,他的衬衣套在容锦身上,虽然宽大到足以遮掩重点部位,但是正是这样的半遮半掩,才更加的蛊惑人心。
尤其是她那白嫩的两只小脚丫,一步一步,踩在地上格外撩人。
就连他,也不禁眸底燃起了一团暗火,下腹部灼热升腾,异样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容锦先来还没意识到,顺着战凌天的视线下移,这才看到自己大面积皮肤都暴露在外面,脸上腾的一红,连耳根,都晕染上了绯色。
这一幕落到战凌天的眼中,则是更勾起男人心中的火,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将这个小女人揽在怀中含住她那诱人的绯红的冲动。
该死,他一向冷静自持,怎么现在,却这样轻易的被撩动了心弦,何况容锦还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一定都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想到昨晚……不得不说,那个女人的滋味,真的是好极了……
“……首长,首长?”容锦连叫了好几声,战凌天才回过神来,“首长您看,能不能借我一套衣服,我回去洗好了就换给您!”
战凌天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取了一套自己的军装,丢到容锦面前。
就在容锦刚扎完皮带,正准备整理上衣之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来。
“凌天,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跟兄弟我说一声,兄弟也好帮你接风洗尘啊!”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遥遥而至,这个声音,容锦再熟悉不过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