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避之不及

 作者: 

容锦一愣,脑子顿时像个风火轮般转了起来,录像带确实是在他们小队这里,战凌天看来确实是在追查她的身份和下落。这录像带上面清楚的记录了她误闯战凌天房间的全部过程,若是落到战凌天手里,那么她分分钟就暴露了。
不行,绝对不行。
一想到这,容锦心一横,撒了谎,“报告长官,录像带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
“不在了?”
战凌天挑着眸子,深邃的五官每一处都如同雕刻般棱角分明,简直就是天神一样俊朗非凡,难怪迷住了那么多巾帼小女兵,如果不是昨晚那档子事儿,容锦现在对这个军神,也是会有好感动,只可惜,此时此刻她恨不得立刻从对方眼中消失。
“是。”
迫人的视线压在她的身上,容锦不慌不忙,将肚子中的一套说辞悉数抖了出来,“昨夜我们连夜对罪犯进行了初步审问,并且反复回放监控录像带,试图找出与其接头的人,但是没想到,审讯室里的设备年久失修,在播放过程中摩擦起了火,连同录像带一起烧了。”
审讯室确实失了一场小小的火灾,不过那是因为萧景风那家伙抽烟一不小心烧着了自己的衣服。还真多亏了他这一烧,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开脱借口。
“首长若是不信,可以打电话询问,在场的警官都可以作证。”
战凌天沉默了片刻,随即拨了个电话,得到的回应是审讯室确实出了这场事故,看来容锦没有说假话。
容锦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算是松了下来。
“这手铐,容队长见过吗?”战凌天将一把铮亮的手铐放在了桌上,不是别的,正是昨天晚上容锦用来铐住战凌天的那一把。
特种部队中的东西都是特制的,手铐这东西虽然没有编号,但是从材质上,便能够分辨出归属,所以,昨晚的那个女人,很大可能就在这部队中。
容锦脸色一变,由于淋了太久的雨再加上体力透支,急火攻心,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容锦昏昏沉沉的,睡得很不踏实,还做了一个混乱不堪的梦,梦中,霍胜南再度出现在了她的家中,单膝跪地向她求婚,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容婉却挺着一个大肚子出现,硬生生夺走了霍胜南,还不断地嘲讽她。
“容锦,你们三年的感情,我只用了一个月就让它土崩瓦解,姐姐,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容锦,你知道你最恶心的地方是什么吗?就是你的古板你的守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和南哥在一起,还只允许他牵手接吻,真是可笑!”
……
容锦痛苦的挣扎,她愤怒,她仇恨,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亲妹妹,两个都是她最亲密的人,却联起手来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
“放手。”
浑厚森冷的声音在容锦耳畔响了起来,容锦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般,猛然睁开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无意识的揪住了战凌天,而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姿势,她半倚在他的胸口,手中还死死扯着男人的衣衫,紧实的胸肌清晰可见……实在是太暧昧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