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最初的梦想

更新时间:2015-12-02 14:45:38 作者:欢小简 字数:3545

穆逍遥虽然抱怨归抱怨,但最后还是替萧璨郁做了重新缝合的手术。
  不过他告诉萧璨郁,因为之前是被撕裂开的关系,就算他已经尽力了,但还是不能保证后面一定不会留疤。
  对于这一点,萧璨郁其实从来不曾在意过。
  从医院出来,夜色已深,坐上加长林肯,车便开始往温玖涯的住处驾驶而去。
  路上萧璨郁的手机响起,她这才发现是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
  也不管温玖涯同不同意,慌忙的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别开口后,这才接起了电话。
  “妈……”
  “郁儿,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她话还没说完,电话另一端就传来母亲刻意压低音量的责问声。
  萧璨郁两眼茫然,她好像还没从温玖涯那拿到钱,所以也没打钱过去啊。
  直到看见温玖涯的神色后,萧璨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温玖涯打过去的。
  “妈,我不是都说我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了吗?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赶紧跟那个男人离婚吧。”
  “你是什么工作十几天就拿到五万块的!”
  五万!
  萧璨郁瞬间将眼睛狠狠的瞪到了温玖涯的身上,本来是想骂人的,她之前的月薪一个月才二千不到,这女儿突然出来十多天就突然收到自己家女儿打过去的五万块钱,能不着急吗!
  但看着后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萧璨郁瞬间算是明白了,其实温玖涯也是应该考虑到这个情况,才只打了五万块的,只是……还是多了。
  “妈,我现在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当设计师,是分成制的,所以我一单拿了不少分红呢。”
  萧璨郁绞尽脑汁才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说法。
  “这样啊,那你可要好好做,不能辜负别人付你的薪水,我抽时间就过去看你。”
  “恩。”
  萧璨郁含笑而应,至少现在自家母亲算是相信这个说发了。
  萧璨郁又一次提了让她离婚的事情,林慧嘴巴上答应了几声后,就又开始交代她自己一个人在外地的各种注意事项之类的东西。
  她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应上几句。
  不管孩子多大了,在母亲的眼里似乎还是小孩子般,总是不能放心。
  等她听完那些唠叨挂掉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回过头时,她才讶异的发现温玖涯居然坐在她的身后,没有离开。
  “本事涨了不少,现在说谎的时候都这么溜了吗?”温玖涯突然不冷不热的开口。
  萧璨郁愣了一下才反过来温玖涯说的是她向母亲解释钱来路的原因。
  “是啊,都已经习惯了。”她轻笑道。
  “一直劝自己母亲离婚的,恐怕你萧璨郁是这世间最坚持不懈的人了。”他上扬的唇角带着明显的嘲讽。
  萧璨郁听着他的嘲讽只是低着脑袋,多余的话却是一句也没说。
  她不想打破这好不容易才攒来的温馨。
  从医院回到家中,穆阿姨早已下班回家了,呆在这昔日的家中,却不知自己该住哪个房间的萧璨郁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还愣在这里准备代替雕像的工作吗?”温玖涯推了推她。
  “啊?”萧璨郁没反应过来。
  “去,洗澡回房睡觉,养好伤后,就去上班吧。”
  “上班?”听见那一声关键词,萧璨郁更觉得自己的大脑当机了。
  “你不是跟你母亲说你在设计部上班吗?”他一脸理所当然道。
  “我能去上班了?”萧璨郁瞪大了眼,满脸兴奋。
  “不行,要等你手臂上的伤养好后。”
  “好!”萧璨郁面带笑意,连忙应下,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先不论是什么工作,但至少母亲来这边的时候看到的将会是一个快乐的萧璨郁,而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温玖涯跟自己的态度好像缓和了不少,这是让她最为开心的。
  即便时光一直轮回着上演今天晚上的情景,经历上千次,她亦会幸福如初。
  但时光不会就此停下,日子还是在悄然渐逝。
  一夜平静的合衣而眠,却让萧璨郁兴奋到天色朦胧亮起的时候才支撑不住的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晌午时分,温玖涯早就不见了。
  她的行李也被管家福伯派人打包送了过来,全是这段时间准备的东西。
  虽然有穆阿姨的帮忙,但萧璨郁收拾好行李,也已经是下午的事情了。
  准备做晚饭的时候,萧璨郁才得知温玖涯去法国出差了,归期不明。
  至于温玖涯去法国干什么,她根本就不用询问,各种商业新闻跟财经新闻上,都会对他的行动做出报道,即便是想不知道都难。
  一个星期,温玖涯未归,萧璨郁已经在家里面养出了一身霉菌,至于按捺不住的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询问自己去上班的事情。
  发完后,自己还像是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般激动的等了好久的回复,后面才反应过来,现在在F国还是大半夜……
  “小郁,快下来,苏小姐来了。”
  穆阿姨的声音从楼下客厅传来,萧璨郁也就懒得再去理会什么,连忙将手机一扔便跑了出来。
  那个优雅的女子便站在玄关处,身着一身浅灰色小西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职场女人的知性美。
  “苏秘书,你怎么会过来?”萧璨郁忍不住开口就问道。
  苏雅是温玖涯的秘书长,现如今他在法国出差,难道秘书没跟去吗?
  “温总让我过来安排萧小姐工作的。”苏雅温和一笑。
  “他不是……”
  萧璨郁瞪大了眼却是满脸的疑惑,正欲说什么却被苏雅直接打断了。
  “请萧小姐换身衣服后跟我去报道吧。”她说着抬起手上的腕表看看了:“现在去的话还能赶上上班时间。”
  听到这句话,萧璨郁不敢在耽搁,连忙冲回房间,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才猛的想起忘记问苏雅,温玖涯把她安排到职位了……
  衣服都不好换……
  想着时间也来不及了,萧璨郁随便抓了一套比较职场的裸色连衣裙,外加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外套,再搭配一双裸色的尖头高跟鞋便冲了出来。
  坐上苏雅的小坐架后,萧璨郁借着车上的梳妆镜化了一个淡妆,优雅也不失礼貌。
  “萧小姐,不用太紧张,你的上司将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只要时不时满足他的胃口就好。”苏雅含笑着,似乎是迟疑了好一阵,才想到有趣这个词来形容他。
  当然,这词永远也跟温玖涯沾不上边的。
  “难道上司不是温玖涯吗?”
  这句话才问出来,萧璨郁顿时就觉得自己白痴爆了。
  果然……
  听着她的话,苏雅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财团内那么多产业,温总当然不可能只在一个部门。”
  “那我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TF服装设计部。”
  从苏雅嘴巴里说出来的一个名号,让萧璨郁的眼睛瞬间绽放出了溢彩之光。
  TF服装可是每一个服装设计师的梦想所在,更是她年少轻狂时为自己定下的毕生目标,就是要成为TF服装的一名设计师!
  当初这个梦想还被温玖涯狠狠的嘲笑过。
  但随着她离开,为了躲避温玖涯,萧璨郁直接把设计师这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直接丢到了尘埃中,至于TF,更是痕迹都没去关注过了。
  但她却依然记得……
  “TF不是巴黎的设计品牌吗?”
  “早在三年前,温总就将TF收购了,也将总部设在了这里。”苏雅一边开车,一边笑笑着的回答着。
  闻言的萧璨郁不禁想起温玖涯年少时的那些话,唇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很苦涩的笑意,自言自语的喃喃出声道。
  “他当初还说我永远也进不了TF的……”
  “什么?”她的声音很轻,以至于苏雅根本就没听清。
  “没什么。”
  她轻笑着摇了摇头,将那些略带苦涩的回忆甩出了脑海,脸上剩下的只是对未来满怀憧憬的笑意。
  TF……
  那个是她曾梦想过的地方。
  TF的公司距离温氏财团的总部并不远,只有一街之隔,高高的写字楼甚至能两两相望。
  站在TF的楼下,萧璨郁仰头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梦想已久的地方,深呼吸一口气后,这才迈步跟着苏雅走了进去。
  苏雅的出现一直被目光环绕,所以托她的福,萧璨郁一路上也没少经历各样的注目礼。
  好不容易坐了电梯到了设计总监的办公室门前,苏雅敲了敲门后径直而入。
  “苏雅女士,我还没说请进你就进来,这是很没礼貌的行为,很缺失一位淑女该有的风范你知道吗?”一阵抱怨的男声从门内传来,虽是熟练的中文,但磁性的声音中却夹杂着一种浓厚的英伦腔。
  苏雅直接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后,朝着门外的萧璨郁招了招手,示意她进去。
  一位金发碧眼的男子正翘着二郎腿的坐在老板椅上,见她进来后立刻站了起来,弯着碧色眼眸朝她伸出了手。
  “美丽的中华小姐您好,我是克里顿.伊洛,叫我克里顿就好。”
  熟悉的名字,如雷贯耳。
  让萧璨郁的脸颊上都忍不住染上了一丝兴奋的红晕,满脸激动的伸出了手。
  “您好,克里顿大师,我是萧璨郁,很仰慕您的作品,只是没想到你本人跟您的作品……很不一样。”
  克里顿.伊洛。
  被各家媒体誉为,巴黎服装设计业顶端的男人。
  笔下的设计时常以古欧洲童话为灵感来源,设计出的是带着浓重古欧洲皇室风格的作品,精致、奢侈跟华贵的代名词。
  只是萧璨郁没想到的是能设计出那种作品的男人,居然在个人造型上如此……时髦。
  样貌看上去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齐肩的金色卷发,精致而立体的欧式五官,眉毛居然还是如今现代很少年轻人敢挑战的三断眉!
  身上虽然只是简单的枣红色衬衣加棕红色的羊绒马甲,却搭配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时尚感。
  只是一眼,受益良多。
  “萧璨郁小姐吗?您可真美。”克里顿.伊洛说着欲执起萧璨郁的手落在唇间绅士一吻。
  吻手礼,这本是很正常的欧洲礼仪。
  但克里顿.伊洛的唇还未落下,便被苏雅伸手拦住:“克里顿先生,请自重。”
  克里顿.伊洛将萧璨郁的手放下,绅士的笑容中带着一抹玩问:“这只是简单的礼仪问候而已。”
  “别怪我没警告你,这位可就是温总所提的那位。”
  苏雅的一席话顿时让克里顿.伊洛来了兴趣,单手环腰,拇指轻轻的在自己的唇上一阵嘶磨,笑得玩味。
  “是吗?那可就更好玩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