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裂开的伤口,撕裂的心

更新时间:2015-12-02 14:44:49 作者:欢小简 字数:3364

他是故意的。
  故意带她来到这里。
  故意将她叫过来。
  故意说出她如今这不堪的身份。
  再由别人说出她昔日的曾经。
  短短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温玖涯便又一次轻而易举的伤透她的心。
  “温玖涯,你真的好狠。”她张了张嘴,一句话有形无声。
  她也不敢发出声,因为声音中一定是充满着哽咽。
  “你踩到郝美了,难道不是应该道歉吗?”温玖涯含笑的开口提醒道。
  一句话,伤了萧璨郁的心。
  握紧着拳,直到指甲掐破掌心肉,渗出鲜血,让她终于从悲伤中完全清醒了。
  “抱歉。”
  她顺了温玖涯的意思,道了歉,但接收到萧璨郁道歉的上官郝美却是一愣,就连上官郝美的几个姐妹淘也走了过来,满脸讶异。
  “这不是萧璨郁吧?”
  “怎么可能是,温玖涯之前把萧璨郁都快宠到天上去了,怎么可能让她跟郝美道歉。”
  “就是啊,而且萧璨郁怎么可能沦为温玖涯的情妇。”
  “……”
  议论声渐起,期间不乏提起了之前那段时光的过往,却也一字一句的刺痛着萧璨郁的心。
  是啊。
  连这些不相干的人都知道,温玖涯怎么可能这么对待萧璨郁。
  萧璨郁怎么可能是温玖涯的情妇。
  一句句话入耳,萧璨郁心中涩意无限。
  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因为温玖涯的态度,让这些人都不敢相信她便是那个昔日让温玖涯爱得发了狂的女子。
  “你……真的不是萧璨郁?”上官郝美皱着眉,试探性的问道。
  萧璨郁低着脑袋,没有吱声,更没有回答。
  “不是萧璨郁你还敢踩本小姐!”
  上官郝美看着那两张五官相似的脸,心中的怒意一下就冒了上来,怒骂一声后,眼尖的看到萧璨郁手臂上包扎的位置,直接一把就推攘了过去。
  本就已经脱力的萧璨郁怎么可能站得稳,被她这一推,整个人向后倒去。
  在身体倾斜的瞬间,她被一双手拉住。
  是温玖涯。
  她站稳后,直接将他的手甩开,豪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她再也不想呆了。
  而这些昔日的故人,她更是再也不想见到。
  离开了酒店,温玖涯的车便还停在那里,司机一见她便急忙上来为打开了车门。
  “萧小姐……你这手怕是得去一趟医院吧?”
  随着司机的目光,萧璨郁这才注意到那层纱布上已经渗出了很多血迹,侵染红了纱布,还有白色礼服的一角,看上去的确有些吓人。
  萧璨郁知道这应该是刚才被上官郝美推的那一下让手臂上缝合的伤口裂开了。
  “没事,不用去。”
  她应了一声便上了车。
  没一会就看见温玖涯健步如飞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提着西装外套追的侍者。
  直到车门前,才将西装交给了温玖涯。
  “萧璨郁,你胆子越来越是了,居然敢把我扔在那丢人。”温玖涯上车,面色带着明显的不悦。
  “今天你自己的表现,估计才是真正的丢人吧。”萧璨郁笑了,带着一丝嘲讽之意。
  “你……”
  温玖涯正要说什么,可话才开口,就直接被萧璨郁打断:“亲手将见不得光的情妇推到台前,并且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以前为之疯狂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现在目的达到了,你开心吗?”萧璨郁迎上他的目光,努力的将唇角上扬着,控制着眼眶的温热,让里面的东西不掉下来。
  萧璨郁的话,让温玖涯握紧的拳头上青筋暴起,他猛的伸过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怎么?今天身份被揭穿,难过了所以想找我撒气?”他冷声反问。
  “总好过你。”
  萧璨郁的一句话,让温玖涯心里的愤怒顿时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巨大的空虚感。
  一种灵魂都被掏空的感觉。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因为你不管如何,这辈子是注意要跟我绑在一起了。”他嘴巴不受控制的开口。
  “恩,挺辛苦的。”萧璨郁轻声应道。
  这种最爱的人明明就在身边,却不如陌路人。
  还有什么感觉是比这个还要辛苦的吗?
  “滚下车去。”
  温玖涯冰冷的开口命令道。
  萧璨郁咬牙起身,打开车门直接走了下来。
  简单的动作却花光了她所以的力气。
  在她下车后,加长的黑色林肯直接从她的身侧开走,没有任何停顿。
  萧璨郁这时候才猛然的反应过来,如今的她在这个城市除了温玖涯安排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落脚点。
  顾墨跟温娜儿又还在忙着宴会,她如今身无分文,长夜漫漫她又能去什么地方。
  寒风呼啸而过,萧璨郁只能将抱着双臂,给予自己那些力所能及的温度。
  独自在寒夜中漫无目的行走着。
  彼时,加长的林肯车上。
  司机看着满脸怒气未消的温玖涯,想开口说萧璨郁手臂伤口裂开的事情,但看着自家BOSS阴沉着的一张脸,最后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噎了下去。
  温玖涯看着窗外风驰而过的风景,脑袋里却不断的浮现着萧璨郁的身影,这让他心里一阵烦躁。
  本想伸手去关窗户,却在移动时摸到了座位上的一手异样感。
  抬手便看见手上的血迹,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之前萧璨郁坐的那个位置上有一大片还未干的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温玖涯皱眉问道。
  “刚才萧小姐回来的时候,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
  “次奥!你特么怎么不早说!”温玖涯一声怒骂,司机则是满脸委屈,看见他这张阎王脸,谁敢开口提啊。
  “赶紧回去!”温玖涯暴怒着催促道。
  司机不敢耽搁,加长的林肯直接在非转弯路段强行以一个漂移的摆尾转了头,朝来的方向驶去。
  萧璨郁感觉自己还没走几步,突然就被人从身身后一把打横着抱了起来。
  正欲挣扎的她,在感觉到熟悉的薄荷香后,直接停止了挣扎。
  抬头果然看见那张暴怒中的俊美脸庞。
  “萧璨郁!你是属猪的是吧,手上伤口裂开了你不知道早点说吗?”
  寒夜中,他暴怒的脸庞让萧璨郁莫名的感觉到心中一暖。
  他是在担心她吗?
  她记得五年前的时候,每当她受什么伤,都能把温玖涯惹得暴跳如雷,甚至让她后面就算是不小心受伤,在他面前都要藏着,生怕被骂。
  而如今再见那样的表情,她却意外的怀念。
  被伤得支离破碎的心,却因为这一点点异样的关怀,感觉到无尽的温暖。
  她将自己的脑袋埋在温玖涯的怀里,甚至不敢说话,就怕她一开口,这样的气氛就变了。
  “很疼吧?”她的沉默让温玖涯突然小声的问道。
  温柔轻细的声音夹杂在寒风中,让萧璨郁甚至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活该。”
  温玖涯骂咧了一句后,将她抱回车上,便朝司机吩咐道:“打电话通知穆逍遥,去医院。”
  “是。”
  “其实不……”
  “有其他意见,我就直接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萧璨郁想拒绝的声音终究消失在了温玖涯的威胁中。
  看着他皱着的眉头,她本能的想要去抚平,然后嬉皮笑脸的告诉他,她没事,让他别担心的。
  但手才刚刚抬起来,便正好对上了温玖涯回过头来的目光。
  四目相对,她的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愣在半空,不知是该收回去还是该继续。
  “给我老实点。”温玖涯伸手,突然就将她的手抓在了手里。
  一路上,车厢内除了发动机转动的声音之外,一室沉默。
  萧璨郁却莫名的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却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幸福。
  五年来,这是她跟温玖涯第一次这样平静的相处。
  看着那被温玖涯的纤长的手指包握着的手,这段时间所受的一切委屈跟难过甚至是难堪,都不过是过往。
  女人就是这样,若是放入心的人,不管他对你多可恶,只要一点点的温暖跟温柔,就可以将那些一笔勾销,就像从未发生过般。
  在这瞬间,萧璨郁甚至还有一种冲动。
  那就将扑进温玖涯的怀里,将当年的事情脱口而出,然后告诉他她有多难过,多伤心。
  但她庆幸,她都忍住了。
  只字未提。
  沉默间就已到了医院,温玖涯下车的时候正好遇上一身便服刚刚从车上下来的穆逍遥。
  一见到温玖涯,穆逍遥立刻就冲了上来。
  “温玖涯,我可是在手术台上连续工作了超过二十个小时,才下班就被你给逮住了,你最好能有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说服我,不然我就把你家给拆了!”
  温玖涯面对穆逍遥的怒火视若无睹,缓缓的将车门打开口将萧璨郁牵了出来。
  “她手臂的伤口裂开了。”一句话说得理所当然。
  “我……次奥!”
  穆逍遥的所有抱怨最后只能化成了一句粗口,却还是对着二人招手道:“进来吧。”
  从医院大门到穆逍遥的办公室,穆逍遥的嘴巴不停的一张一合,虽然一个音都没发出,但萧璨郁能猜到温玖涯的祖宗十八代估计都被问候了一遍。
  在办公室入坐后,穆逍遥便吩咐护士去准备东西拿进来,自己则开始小心翼翼的帮萧璨郁拆着手上的纱布。
  只是越拆他的眉头就越是紧皱,直到完全拆开,看着那已经被硬生生拉裂开的线条,穆逍遥彻底暴走了。
  “我次奥,你们两到底是有什么本事把伤口弄成这个样子的!”将纱布往桌子上一扔,穆逍遥直接甩手。
  萧璨郁手臂上狰狞的伤口落入温玖涯的眼,让他在心中直接将林美跟上官郝美两个人的名字下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叉,嘴上却还不忘命令道。
  “不能留疤。”
  “滚!滚!去找别人去,我的技术可达不到了,温总裁您看什么地方能做到就往什么地方请。”
  “我看就别弄了吧,其实没太大问题。”萧璨郁小声的建议道。
  在魏大明的手上,她什么伤没受过,每每都是硬生生扛下来的。
  接到温玖涯眼神的轻轻一撇,萧璨郁立刻闭上了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