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她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更新时间:2015-12-02 14:42:35 作者:欢小简 字数:3434

“想不到顾墨跟温玖涯居然还有这一面,真是有趣。”
  “萧璨郁吗?真是有意思,我要不要也去参合上一脚呢?”
  他看着被掉在地上的蛋糕,喃喃自语着,唇角的笑容张扬而漫不经心。
  萧璨郁跟顾墨还有温玖涯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在阳台上的反应,跟说的每一句话都已经落入了另一个男人的耳中。
  萧璨郁从阳台出来后,没敢在靠近顾墨,生怕温玖涯再误会什么,便让一旁的侍应生将围巾交还给了他。
  因为温玖涯就是一个疯子,她相信逼急了那个男人,他的确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温玖涯身边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拐带了一个富家千金模样的女人。
  性感的衣着完全遮挡不住胸前的波涛,还时不时用自己的酥盈去蹭着他的手臂,赤果果的勾引,毫不避讳。
  而温玖涯虽在跟其他人谈话,但对女子的示爱并无拒绝之意。
  萧璨郁半垂着眼的避开了那副让她看了会很伤心的画面,尽量的克制自己不去看。
  不见则不伤。
  她原是这样想的。
  但她真的绕到了很远的地方,心却还是隐隐作痛。
  萧璨郁,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心痛,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而已。
  她不记得是听谁曾经说过:当一个人伤心跟难过的时候,酒将成为他最好的陪伴。
  忍不住的,将手绅向了那一杯杯色彩斑斓的各种酒类。
  端起一杯血红色跟透明色调成的二色鸡尾酒,轻轻一抿,被呛到不行。
  “咳、咳。”萧璨郁咳嗽着,那辛辣的味道,差点没把她的眼泪给呛出来。
  正疑惑这颜色这么好看的酒这么会这么辣的时候,一只细长而干净的手指突然将她手中的鸡尾酒给拿起来放在了一旁。
  萧璨郁抬头,看到了一张精致而张扬的脸,黑色的瞳孔中带着一丝异样的血红,搭配上那酒红色的西装,人影响深刻。
  “这种辛辣的酒可不适合女士喝,优雅的女士比较适合喝这种。”好听的磁音响起,一支橙色的杯子已经朝她递了过来。
  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般的橙汁。
  “不用勉强自己去适应不习惯的东西。”
  他朝着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张扬而耀眼。
  好像……
  很早以前的温玖涯。
  “谢谢。”
  她几乎下意识的伸手接过。
  “不客气。”他笑着,端起了一杯红酒轻呡了一口,突然开口道:“你跟温玖涯是情妇跟金主的关系吗?”
  “噗--咳咳咳。”
  刚将橙汁入口的萧璨郁,被他突然的一句话吓得猛烈咳嗽了起来,被呛得极为狼狈。
  男子抽过桌上的餐巾递给了她,才避免了她更狼狈的样子。
  “你……”
  萧璨郁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不知道能开口问什么或者是说什么。
  难不成问: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摆明了不打自招的问题未免太过愚蠢了些。
  “不过看他对你不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我给你双倍的钱。”
  男子的话让萧璨郁皱起了眉头,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男人,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但她虽不能说什么,却不打算与其再纠缠下去,转身正欲离开。
  她开没迈开脚,却被男子先一步的抓住了手,玩味的笑道:“不够的话我再加怎么样?”
  “放开。”萧璨郁几乎是咬牙的开口道。
  “反正卖谁不是卖?有价格更高的不是更好吗?”男子勾起唇角,带着满脸玩味的看着萧璨郁道:“难不成你对温玖涯还是真爱不成?”
  一句话刺痛了萧璨郁心里最疼的位置。
  抓过桌子上的一杯红酒,直接就朝着男子的脸上泼了过去。
  男子根本就没料想到柔顺的小猫居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时闪避不及被泼了个正着。
  一瞬间,很多双眼睛都吸引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他们这边的画面。
  而男子根本就没有要放开萧璨郁手的意思。
  “先生,请自重。”她皱眉挣扎着。
  “怎么?你赏了我一身红酒,还打算走不成?”男子笑着,手一用力就将萧璨郁顺势拉入了他的怀中。
  身体相撞,红酒渍也染在了萧璨郁洁白的外套上。
  “放开。”鼻腔间陌生的古龙水味,让萧璨郁很是慌乱的想要挣扎。
  男子不为所动,抱得更紧,如同久别的恋人。
  想着温玖涯看到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而且他威胁的话还在耳畔,萧璨郁一着急,抬起脚一脚就踩在了男子的皮鞋上。
  趁男子吃疼的时候从他的怀中挣扎开来,在他开口前扬手一个耳光对准他脸颊上就扇了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似乎让整个宴会大厅都安静了片刻,众人的目光也在瞬间驻足在萧璨郁的身上。
  “天哪,那女的是谁?”
  “她是疯了吧!居然敢打维纳斯珠宝的皇太子林酒消”
  “看她是不了解这皇太子的为人,想吸引注意力用错了方法吧!”
  “这女人谁啊,胆也忒大了!”
  “等等,我怎么觉得这女的好像有些眼熟呢?”
  “……”
  片刻的安静很快就被一阵阵惊讶的议论声所覆盖。
  特别是听到那些觉得她有些眼熟的话语,萧璨郁更慌了,很想要立即逃离这个地方,却被抓住。
  “女人,你胆子的确够大的啊。”林酒消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明显的怒意。
  “滚开。”
  萧璨郁着急的想要挣扎开,她一点也不想被曾经那些熟悉的人认出来。
  可万事不逐人愿。
  她挣脱不开林酒消的手,却有一个身影快速的冲了上来,一把就将林酒消抓着她的手给打开,将她护到身后。
  “郁儿,没事吧?”顾墨回过头,满脸关切。
  萧璨郁咬着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顾墨喃喃的念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喂,顾大少爷,比起始作俑者,你是不是更该关心一下受害人啊。”林酒消不悦的出声提醒道。
  “郁儿向来不会轻易动手,应该问你到底做了什么!”退去了一身温和的顾墨,身上有一种戾气。
  “呵。”林酒消突然上扬起唇角露出一个趣味的笑容,一脸打趣的看着顾墨:“正主都还没说什么,顾先生未免激动得太早了吧。”
  语毕,林酒消将目光瞟向了才赶过来的温玖涯身上。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顾墨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温玖涯皱着眉头的打量着林酒消,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见状,以为温玖涯根本是不想理会自己的萧璨郁,无力的笑了笑,心脏隐隐作痛着。
  “林先生是吧?”
  萧璨郁主动的站了出来,眼神犀利的直视着眼前酒红色西装男人,一字一句道:“泼你红酒的是我,请不要跟其他人扯上关系。”
  “这么说小野猫是打算自己负责吗?”林酒消脸上笑意加深。
  语毕就打算伸手勾住萧璨郁的下巴,她正欲避开,但脸才别开,突然一道风在耳畔划过,林酒消的手直接被温玖涯给打开了。
  还没反应过来,萧璨郁就被温玖涯以一种占有者的姿态一把拉进了怀里,耳畔是那个男人如寒冰的声音。
  “林先生,你想对我的女人做什么?”
  如冰的声音并没有激起林酒消的怯意,他反而裂开唇角,笑得冷艳。
  “反正温先生的女人也不少,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伤害两家企业的未来呢?”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唇角上扬的弧度加深,上扬的桃花眼饶有兴致的盯着萧璨郁,意味深长的问道。
  “还是说,这个女人对温先生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啧,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温玖涯平静的回答着,只是谁也没看到他那不受控制而握紧的拳头。
  “但即便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但她在我身边一天,我就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男人对她有半点非分之想。”温和的声音中对着一股上位者无形的气势感。
  “那温总的意思是,等你不要的时候,鄙人便可随意接手了吗?”林酒消抓住话里面的把柄,意味深长的将目光放在了萧璨郁的身上。
  “想不到林先生还有接二手货的习惯。”温玖涯语带嘲意。
  “如果是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想我是不会介意的。”林酒消笑得明媚而张扬。
  迎上林酒消那挑逗的目光,萧璨郁下意识的抓住了温玖涯的西装下摆。
  紧紧的。
  没有任何犹豫。
  人在恐惧的时候,本能反应永远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样的信任被推翻时会比原本的伤害来得更疼。
  “哪便请林大少随意吧。”
  熟悉的男声,让萧璨郁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脚在不经意间几步仓促,险些跌坐在地上。
  “早就听闻经过温总调教过的女人味道不错,那我便提前预定了。”
  后面温玖涯嘴巴一张一合的说了什么,萧璨郁已经听不清了,脑袋就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晕得厉害。
  只能看到周围一张张充满鄙视跟不屑的眼神,还有那一张张讥笑的嘴。
  已经感觉不到心脏那剧烈的疼了,只是整个胸口闷闷的,快要喘不过气。
  脑袋里仅存的意识仓促着她,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不能在呆下去了。
  推开不知道是谁伸出来的关切手,忽略掉那双担心的眸。
  她步履蹒跚,几乎是逃离了那个宴会大厅。
  逃入电梯,毫不犹豫的按下最大的那个数字,仓促的逃了天台。
  被夜幕笼罩的天台,初冬的刮着刺骨的风,但在萧璨郁看来,却比那一双双眼跟那人无情的话要来得温柔。
  迎着风,萧璨郁眼眶中一直强忍着的泪终于滴了下来。
  一滴。
  二滴。
  最后控制不住的变成了嚎啕大哭,如同迷了路的孩子。
  所以的恐惧、委屈、心疼跟无奈化成了奔腾的泪,无法压抑。
  天台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萧璨郁没抬头,而是继续的蹲在地上,将自己抱得更紧了一分。
  一张纸巾突然递向了她。
  她没任何犹豫的接过,在脸上胡乱的擦着,想压制却还是控制不住眼眶的泪。
  这个时候除了顾墨,估计没有人会来找她了。
  “墨……”
  她叫着顾墨的名字抬头准备说什么,但话音才出口,看着来人时所有的声音都咽在喉,放大的瞳孔充满了惊慌与恐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