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缝针

更新时间:2015-12-02 06:22:23 作者:欢小简 字数:3427

没有人预料到林美居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与她相隔不远的萧璨郁更是躲闪不及。
  精致的水果刀挥刀而下,原本目标是萧璨郁的身体,却因为闪避得还是算及时,只在她的手臂上拉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
  血流如注,疼得萧璨郁白了脸。
  萧璨郁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让王管家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朝着几个愣住的保安怒吼:“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女人绑起来!”
  林美毕竟只是一个只懂得美容跟shopping的女人,即便是手里有一把水果刀也无法抵抗,很快就被几个保镖给制服在地。
  “大晚上的吵什……”
  听着吵闹声下楼的温玖涯正欲出声呵斥,但话到一半,看见萧璨郁手臂上血淋淋的伤口时,整张脸都黑了。
  箭步冲上前,抬起萧璨郁的手臂看了一下确定并没有伤及经脉后,怒声朝着一旁的佣人怒呵道:“都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医生跟护士都叫过来!”
  “是!”佣人连忙应声。
  “还不快去!”
  温玖涯怒声催促,已至暴怒边缘。
  这下佣人可不敢再干什么了,连忙打电话的打电话,准备医药箱,动作神速的为萧璨郁先简单的处理伤口。
  碘伏擦到伤口上的瞬间,萧璨郁吃疼的叫出声,差点没把眼泪给疼出来。
  “你是远古时代的野蛮人吗!不知道轻点?!”
  萧璨郁那紧皱着的眉,让温玖涯更是怒气冲冲的朝着那处理伤口的佣人怒吼。
  BOSS的怒气吓得佣人手一抖,差点没把半瓶碘伏都倒在萧璨郁的伤口上。
  萧璨郁这下真疼哭了。
  “还是我来吧。”
  眼尖的王管家连忙在自家少爷暴走前,将佣人手上的东西接了过来,代劳之。
  整个客厅二十多号人,屏着呼吸的看着满脸怒意的温玖涯,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不小心触怒到恶魔的怒火。
  有王管家在处理,温玖涯这才放心了不少,抬起眼,冰冷的神色凝聚在被保镖堵住嘴,按在地的林美身上。
  温玖涯向来聪明,光是看眼前的场景,他虽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却也很容易猜到始作俑者是何人了。
  他放慢了脚步,缓缓的走到了林美的跟前,挥手示意保镖将她给放了。
  保镖不敢犹豫,纷纷放手。
  林美目中一喜,还以为温玖涯是来救她的,立刻上前就开始告状。
  “温总,你瞧瞧这些人真的好过分,居然把我按在地上,还用这么大的劲,小美手都青了。”
  说着她便将自己那带着淤青的手腕放在了温玖涯的眼前,满脸委屈的样子跟刚才的泼妇样判若两人。
  “是啊,怎么可以这样?”温玖涯轻喃着,伸手的抬起了林美的下巴,绝美的笑容中莫名带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了解温玖涯的人,都知道,若是他露出这种表情,这个时候就该逃了。
  但显然林美并不了解,还以为眼前的男人是真的在心疼她,于是连忙趁热打铁的告状道:“您都不知道,那个贱人刚刚骂人家骂得可难听了,人家也是气不过才能她动手的。”
  可怜兮兮的样子,萧璨郁即便只是眼角的余光所见,都不禁冷笑。
  林美说着就打算挽住温玖涯的臂弯撒娇,可手才伸过去,还没勾到那个臂弯便被人一脚踹在了腹上,巨大的力道让她的身体向后滑行了一段后,重重的砸在墙壁上。
  跌坐在地上的瞬间,林美的心也像是瞬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温……温总……”
  她抬着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面的男人,完全还没反应过来。
  温玖涯抬步缓缓走到了林美的身前,精致的黑色皮鞋直接踩在了那双白嫩的手上。
  “啊——”
  林美疼得尖叫出声,发白的面色,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快被踩断了。
  看着林美痛苦的脸,温玖涯俊美的侧脸没有丝毫变化,也没移开脚,缓缓的在她身侧蹲了下来。
  温玖涯俯身将唇贴近了林美的耳畔,声音温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意:“那个女人,能欺负她的只有我。”
  因为距离的关系,萧璨郁并不知道温玖涯向林美说了什么,唯一可以确信的是:他很生气。
  若是以前她便可以自信,温玖涯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她受到了伤害,而如今……
  怕只是生气于自己的权威被人挑衅了而已。
  护士很快赶了过来,对于林美在那苦苦央求温玖涯的戏码,萧璨郁本就没什么兴趣,正好护士来后,她也有理由离开客厅,到温家专设的医疗间处理伤口。
  温玖涯很快赶了过来,护士正在处理伤口一时拿不定主意,瞧见他时眼睛顿时就亮了。
  “温先生,因为这伤口比较严重,可能需要缝合,您看这……”
  “要缝多少针?”看着萧璨郁手臂上长长的伤口,温玖涯眉头皱起。
  “至少十二针……”
  “那不是要留疤?”
  温玖涯眉头皱得更深,小护士点了点头。
  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敢擅自做主的原因,毕竟住在这里的女人是什么身份,这别墅里的人都清楚。
  万一留疤了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还是十二针。
  温玖涯的目光下意识望向萧璨郁,曾经手被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扎一下都要疼得哇哇大叫的女人却坐在床上,目光平静不起任何波澜,就好像受伤的人不是她般。
  看着这样的她,温玖涯心中突然生气一股莫名烦躁跟恼怒,甚至心脏还有一些微微刺痛的感觉,但他已经来不及去整理心里那种复杂的情绪。
  “你给她简单处理一下,拿些止疼药给她,我让别人来缝针。”
  温玖涯吩咐了一句后皱着眉走出医疗间,应该是去打电话去了。
  “萧小姐,您可真是好福气呢,我在这里三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温先生这么心疼一个人呢。”
  小护士将止疼药递给了萧璨郁的同时,满脸的羡慕。
  闻言的萧璨郁却只是勾起唇角,笑得既苍白又无力:“你错了,他对我,比对任何人都还要狠,还要恨。”
  是啊。
  如今的生活,那一点不是在折磨于她呢?
  一切,都只是温玖涯的报复而已。
  思及此处,一滴晶莹从她的眼眶滑落而下,让一旁的小护士看得有些呆。
  她在处理伤口的时候都没看见萧璨郁吱一声,但在提及温玖涯的时候,她却落了泪。
  识趣的不再加以提及,温玖涯回来的手里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手里抓着一个还穿着蓝色手术服的男子扔进了医疗室,从打扮看无疑是医生,而且还是刚从手术室被抓过来的医生。
  “缝好,不能留疤。”
  温玖涯指着萧璨郁手臂上的伤口,完全是命令式的口吻。
  医生模样的男子伸脑袋看了一眼,顿时就怒了。
  “卧槽!温玖涯你让人把老子从手术台上火急火燎的赶下来,老子还以为你是中弹就剩一口气了,结果就为这种小伤!”
  穆逍遥差点没掀桌了,顿时觉得自己的医术跟医德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赶紧弄,磨磨唧唧这么多话干什么。”看着萧璨郁身上的伤,温玖涯忍不住皱眉催促道。
  “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不尊重医生的病人家属!”
  穆逍遥虽然嘟囔着,但还是走到了萧璨郁的跟前,挥舞着手掌打招呼道:“美女你好,我是穆逍遥,你可以叫我逍遥,我被这家伙强行绑架过来的,可见你的地位不低啊,敢问姓甚名谁?”
  “我……”
  萧璨郁才开口,温玖涯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穆逍遥的后脑勺上:“让你过来是工作,不是泡妞。”
  “温玖涯!你再对我使用暴力,信不信我把你的嘴也给缝上!”穆逍遥瞬间跳了起来。
  温玖涯白了穆逍遥一眼,对于他的威胁明显不屑。
  “是,我是不能对你怎么样,但这位……可爱的小姐缝合后手臂会不会留疤我就不知道了,你觉得呢?”穆逍遥笑道。
  “次奥。”
  温玖涯低声咒骂了一句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整个医疗间就只剩下萧璨郁跟穆逍遥还有那个在准备工具的小护士。
  “哼,跟我斗。”穆逍遥得意的拨了拨额前的刘海,一副嚣张十足的模样。
  “美女,咱们先打麻药,可能有些疼,你要忍着点哦。”拿起麻药针管,穆逍遥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跟萧璨郁说话。
  毕竟女人在这方面都比较大惊小怪。
  “麻烦您了。”
  尖锐的针尖插进手臂皮肤,缓缓的将麻药注射进去。
  整个过程萧璨郁连脸色都没变一下。
  看着她手臂上有些狰狞的伤口,穆逍遥不禁感叹:“看来小姐真的是一位勇敢的女士。”
  闻言的萧璨郁只是苦笑,这世间哪来什么勇敢,不过是因为受过更疼的伤,所以这些倒变得无关紧要了。
  她想,这个世间,大概再也没有自己亲生孩子流产掉的那刻来得更深刻的疼痛了。
  对于这些,萧璨郁只字未提,而是转口笑应道:“穆医生也很勇敢啊,我可是很少看到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一句话便被穆逍遥抓住了把柄,笑道:“看来小姐你跟温玖涯的关系也不浅。”
  “……”
  萧璨郁默。
  连话里面都带着圈套,还能好好说话,好好交流吗?
  “其实我妈一直都在温玖涯身边当保姆,所以从小就跟那家伙熟识了。”穆逍遥观察着她手臂麻醉状态的同时,漫不经心的开口。
  “是……穆阿姨吗?”
  一个慈祥的中年妇人进入萧璨郁的脑海,话也就脱口而出。
  五年前穆阿姨就一直在唠叨着在国外念大学的儿子,难不成是穆逍遥?!
  “看来关系真不浅,敢问小姐贵姓?”穆逍遥愣了一下后勾起唇角轻笑问道。
  “姓萧,萧璨郁。”
  “卧槽!”闻言的穆逍遥激动的突然站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萧璨郁!”
  “传说……我好像还没死吧?”萧璨郁汗颜,还没死怎么就成了传说。
  “哈哈哈,我算是知道这么回事了。”沉默一阵的穆逍遥突然大笑了起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萧璨郁。
  “不用介意,只是直觉告诉我,有好戏可看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