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

更新时间:2015-12-02 06:21:45 作者:欢小简 字数:3754

大雨跟夜色模糊了眼前的视线,让她怀疑眼前的一切是不是不太真实。
  穿着黑色衬衫的顾墨扣子只扣到了第五位,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修长的手指握着伞柄,目光中带着满目的悲伤。
  正是那一抹悲伤让萧璨郁确定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如今的温玖涯,怎么可能看着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萧璨郁抬脚准备朝温玖涯走过去,但她才走了几步,他便已先一步回到了别墅,双眸一撇满目冷漠。
  关上的别墅大门,让她的脚步停在了原地。
  迟疑了片刻后,萧璨郁最终还是迈步踏入了别墅中。
  开门的瞬间就有女佣迎上来接过了她手中还滴着水珠的雨伞。
  “萧小姐?”王管家讶异的声音从身侧穿来,萧璨郁侧过头就看到了端着咖啡的王管家。
  “你可算回来了,少爷听说你出去了,着急到不行呢。”
  所以……刚才温玖涯是在等她?
  一个念头突然冒进了萧璨郁的脑海,但回想着温玖涯离开时满目的冷漠,她就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而且王管家也想多了。
  “既然回来了,那就帮我把这个送到书房去吧。”王管家说着将咖啡杯递到了她的手里。
  “哈?”
  萧璨郁还没反应过来,王管家就已经乐呵呵的离开了,一副‘不用太感谢我’的样子,其实她想说的是:今天温玖涯是把林美带出去了,那按照顺序也轮不到她啊。
  但她还没来得急说什么,王管家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
  萧璨郁只能按照他的话,将泡好的咖啡送到了书房门口。
  “咚、咚咚——”
  “进来。”
  敲了敲门后,门内就传来了温玖涯的声音,低低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她捉摸不透的情绪。
  萧璨郁应声推门而进,正埋头坐在椅子上看什么的温玖涯看见来人是她后,连忙将手里的东西塞进了书桌的抽屉中。
  “你怎么来了。”他皱着眉的看着她。
  萧璨郁直接将咖啡轻轻的放在他的身前,用行动表示来意。
  “怎么?干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就这么急着讨好吗?”
  语毕,温玖涯冷笑着将咖啡杯抬起,手稍微倾斜了一下带着浓浓香气的咖啡顿时倾杯而出,滚落在地毯上。
  “温玖涯,你干什么!”萧璨郁惊声,好好的咖啡,偏偏被温玖涯一手变成了难以磨灭污渍。
  他突然勾起唇角,搭配那美极了的五官,笑得妖冶,如同那致命罂粟:“干什么?顾墨吃你这套,你就以为全天下男人都吃这套吗?”
  “干嘛扯上墨哥哥。”萧璨郁皱眉。
  他可以侮辱她,甚至是可以羞辱她,但这一切都跟顾墨没任何关系。
  “萧璨郁儿,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你骨子里竟然流淌着这么下贱的血液呢?”
  温玖涯慢悠悠的捏住她的下巴,看似优雅调情的动作,却力气大到像是要将她的下巴骨给捏碎般,脸上仍然挂着那妖冶的笑容,但直视着她的双眸中却只剩寒意。
  “难道我满足不了你吗?居然敢去勾引顾墨。”温玖涯的最后一句话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一句话落耳,成功让萧璨郁变了脸。
  她扬手便将温玖涯捏住她下巴的手给拍开了,温怒道:“你可以侮辱我,但请别侮辱墨哥哥。”
  温玖涯笑了:“怎么?你还知道跟你扯上关系是一种侮辱吗?”
  萧璨郁沉默着,咬牙没再多言。
  不想去做无用的解释。
  “这样的侮辱我可是受了两次。”
  温玖涯狠绝了的说着,手指却很是温柔的提她拔开了额前的发丝,亦如他曾经对待其他人一般,手里做着最是温柔的举动,但嘴巴里却轻描淡写的说出最狠毒的话语。
  这便是他行事的风格,如同妖冶的曼陀罗,美则美,而且可以给人带来美妙的梦境。
  而人,往往沉溺与那些梦境中,哪怕是付出性命。
  “墨哥哥跟我的关系,曾经的小玖儿很清楚。”她几乎是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一句话脱口,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若是以往的小玖儿,一定不会误会她。
  温玖涯的手指一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后便在下一刻消失殆尽,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你忘了吗?那个曾经天真到几乎愚蠢的男人……”他顿了顿声,俯下头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轻喃:“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就在五年前的那个雨夜中。”
  充满磁性的话音缠绵入耳,淡淡一句却让萧璨郁潸然泪下。
  “收起你这恶心的眼泪,现在可没人看你演戏。”温玖涯抬起头,灰褐色的双眸满是寒意。
  “同样的场景我可不希望看到第二次,不管是在任何男人的身上。”
  温玖涯说了一句话后,抬手指向书房大门,萧璨郁知道,他这是已经下逐客令了。
  她转身离开了书房,在门和上的刹那,她眼眶中的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从身五年前的那场让她失去孩子,失去做母亲权利的那刻开始,她流的泪却比之前的二十二年还要多。
  在这临近冬日的时间里,最怕的便是这越来越凉的天气,亦如我们的之间这快凝结成冰的关系。
  让人心寒到几乎窒息。
  站在小天台的位置,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调整自己的情绪后,萧璨郁这才用脖子的余温暖了暖僵掉的手指,这才重新踏进了别墅。
  腹中已空,耐不住饥饿的她最终还是妥协准备到厨房找吃的。
  但刚到客厅口的时候就看见林美站在一堆奢侈品的中间,上扬的眼角掩不住的得意。
  “林小姐,非常抱歉,因为雨下太大的关系,加上工作人员在整理的时候是有些失误,所以现在才整理好给您送过来。”身着职业装的女子弯腰低头的道歉。
  “真是的,这可是近百万的东西,可不是几块钱的地摊货,别说是下大雨,就算是下冰雹你也得一秒不差的给我送过来。”林美得理不饶人。
  “真的非常抱歉。”
  “林姐姐,果然温总还是最疼你了。”李佳满脸的羡慕却掩不住眼中的嫉妒。
  “那是当然。”李佳羡慕的话瞬间满足了林美的虚荣心,大方的朝着工作人员摆了摆手:“好了,算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这一次了,下一次可不许这样了。”
  “是是是,谢谢林小姐。”
  工作人员连忙道谢后便慌忙离开了。
  满地的奢侈品,萧璨郁的目光只是轻轻一撇便准备朝厨房走去。
  虽然衣服、包包、高跟鞋,没有女人不爱,但对于不是她的东西,萧璨郁向来没什么兴趣。
  “萧小姐,你也在啊。”林美突然将她叫住:“温总今天给我买了好多东西,我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多,你要不要拿一些过去?”
  “用不了就扔掉好了。”
  她冷声的说了一句,话音落下,林美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冷嘲道:“我看某些人是吃不到葡萄,非说葡萄是酸的吧。”
  “不过是身体换来的东西,到底有哪里值得你骄傲的?”萧璨郁回过头一脸淡然的看着身后的女人,话语间所带的并不是嘲讽,而是一种真正的疑惑。
  这的确是她所不能理解的心态。
  若不是,不想再让母亲在那个禽兽的魔爪下备受煎熬。
  她一定不会找上温玖涯。
  萧璨郁清澈的目光凝视在林美身上的瞬间,她突然觉得内心有一种慌张感,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她们这一行的女人,对于各种鄙视、不屑甚至的讥讽的目光,都能当成是一种别样的羡慕或者是称赞,来笑着对面。
  但萧璨郁的目光,却让她感觉到了一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羞愧感。
  “你跟我难道不是同一种女人吗?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沾沾自喜!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到什么地方去吗!”林美瞪着眼的朝着萧璨郁怒吼出声。
  萧璨郁抬眼,静静的看着眼前恼羞成怒的女人:“至少我不会拿身体来换取这些根本没任何价值的东西。”
  没有感情的礼物,说白了,跟施舍无异。
  “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林美满脸愤怒,怒骂了一句后突然朝着萧璨郁冲了上去,扬手就准备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手掌落下前,却被萧璨郁率先一把抓住。
  将林美拉到自己跟前,与之平视,轻描淡写的冷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
  萧璨郁脸上的玩味,莫名的与温玖涯平日的表情融合,这让林美心中怒意更深。
  自打萧璨郁进来的第一天她就注意到了,不管是王管家,还是温玖涯待这个女人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这个贱人到底是凭什么!
  心里巨大的不平衡,让她猛的扬起了另一只手,一个耳光直接朝着萧璨郁的脸颊上落下。
  “啪——”无比清脆的声音可见下了多少力。
  萧璨郁被这耳光打懵了,还没缓过神来,林美挣脱开她的手,直接扑了上来。
  揪头发、抓、挠、踹……
  女子打架必备的招数轮番上阵。
  因为手脚无力的关系,萧璨郁根本无法反抗,还好路过的佣人看见情况不对,连忙将管家叫了过来。
  王管家带着一堆人,好不容易才将林美从萧璨郁的身上拉开,两个人的造型都很是狼狈。
  但唯一不同的是一个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而萧璨郁则低着脑袋没出声。
  污秽的语言让王管家都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怒声呵斥道:“林美女士,你够了!别忘了这里可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不是我能放肆的地方?”
  林美反问一句后,大力的挣脱开了架住她的佣人,指着萧璨郁怒道:“那这里是她能放肆的地方吗!一个该死的丑女人,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她到底是凭什么!”
  “凭什么!”
  林美疯狂的怒吼着,歇斯底里的声音与往日的娃娃音大不相同。
  看着眼前形象全无的女子,王管家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林小姐,如果你再这样的话,别怪我让你离开这里。”
  “你个该死的老男人,老娘早看你不顺眼了,你不过就只是温家养的一条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吆五喝六的?”
  林美的这句话让萧璨郁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人还真是疯起来什么都敢说……
  王管家虽然身份上只是温家的管家,但温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可是把其当成亲兄弟,连温玖涯年少时再如何桀骜不驯,都得尊称一声王伯。
  现在看来这女人真是疯了。
  “林美……”李佳瞪着眼,显然也被她这个举动吓得不轻。
  王管家从始至终,脸上的神色都一如既往的冷漠,冰冷着声音的向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将这位小姐送出去吧。”
  “是。”二个保镖齐声而应。
  看着向自己靠近的保镖,林美这才有些慌了。
  “你凭什么赶我出去!我要见温总,温总才不会赶我走。”林美步步倒退,哪怕多拖一秒她都觉得是希望。
  没人理会她的话,上前就要抓住她。
  这一刻林美真的绝望了,一双眼跟萃了毒般狠狠的看着萧璨郁。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
  她怒吼着,突然伸手抓过了一旁的果盘里的水果刀,朝着萧璨郁挥手而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