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情埋于心,越爱越伤

更新时间:2015-11-27 18:09:04 作者:欢小简 字数:2595

眼前素色衬衣,面容干净的男人,也正瞪着眼,愣愣的看着她,满眸讶异跟不可置信。
  顾墨。
  为什么偏偏是你。
  你为什么要出现!
  萧璨郁只觉自己的心在被温玖涯摔进尘埃中后,还往上踩了一脚,并且狠狠的碾碎成渣。
  除了母亲跟弟弟,她最不想的便是顾墨知道她如今这低贱的身份,这个如同她哥哥一般的温和男人。
  犹如被泼了浓硫酸的脸,丑陋不堪。
  却又无法隐藏。
  “郁儿?真的是你……”
  温和的男声,让萧璨郁眼眶中的泪彻底决堤。
  她想要逃开,手却被温玖涯抓住了,她挣扎无用。
  “墨哥哥,好久不见。”
  她努力的上扬起唇角,泪却在眼眶打转,无法控制让其不掉下来。
  “真的是你!”顾墨一下便冲了上来,激动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连声问道:“这么多年你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萧璨郁保持着刚才的微笑,只字未言。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痛哭失声。
  “墨,虽然是好兄弟,但你这样一直抓着我女人不放,真的好吗?”温玖涯适当的出声,半眯着眼睛的看着顾墨握着萧璨郁肩膀上的双手。
  “瞧我激动得。”顾墨笑了笑,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顿了顿后,看着二人有些犹豫的问道:“你们……复合了吗?”
  “对啊对啊,玖涯你就别卖关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淮乘机连忙追问,即便是他也看出了二人之间有一种很不对劲的味道。
  曾经的妻控、老婆奴,怎么会这样对萧璨郁。
  “看不出来吗?”
  温玖涯笑着反问一句后站起身一把搂过刚才唐淮指派的其中一个女人,挑逗的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摸了一把。
  唐景霖与宋淮瞪大着眼,倒吸一口凉气。
  下意识的将目光转移到萧璨郁的身上。
  而萧璨郁已经坐了回去,低着脑袋披散下来的头发正好挡住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温玖涯,你在干什么!”顾墨皱着眉,朝着他直呼其名,萧璨郁的安静让他很是担心。
  “一个情妇而已,你们到底是在担心跟激动什么?嗯?”温玖涯勾起唇角,满脸嘲讽。
  一句话,让萧璨郁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的眼泪瞬间滚落在白色裙摆上。
  她不敢抬头看在场人脸上的表情,更不敢去看温玖涯脸上那可预料的嘲讽。
  传说中的心如刀割跟心痛到无法呼吸,大概就是现在的这种感觉,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情……情妇?!”
  宋淮最先反应过来,亮晶晶的眼眸瞪得大大的,有些发愣的朝着身旁的唐景霖问道:“景霖,是不是我去了一趟韩国,回来整个国家的流行风向就变了?现在的夫妻都流行玩这么重口味的角色扮演吗?”
  唐景霖抿着唇,眼神在萧璨郁跟温玖涯之间徘徊着。
  不怪宋淮的不敢相信,从羡煞众生的恋偶,到如今的什么情妇……剧情转变的确够大,一般人根本跟不上这节奏。
  “温玖涯,你说什么?”顾墨瞪大着眼的双眸中是掩不住的错愕跟震惊。
  “不然呢?难道我温玖涯还会在同一个女人的身上跌第二次不是?”
  温玖涯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上扬的唇角笑得明媚。
  宋淮与唐景霖面面相觑,却都没开口再多说什么,跟萧璨郁分开后的温玖涯是什么状态他们自是清楚,私心自然不希望他重踏旧途。
  “璨郁你……”
  顾墨愣愣的看着萧璨郁,其实是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但是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能问出来。
  这些年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得好不好?
  当初为什么突然消失?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
  太多太多是话,太多太多的问题,顾墨却不知自己可以从何问起。
  “都站着干什么?坐下吧。”温玖涯扬了扬手中的红酒杯招呼众人坐下,怀里还抱着刚才那个美人,举止调情暧昧。
  而包厢内除了温玖涯的调戏声,还有那美人的娇笑声之外,一室皆默。
  平时最为闹腾的唐景霖都安静了下来,眼神不断的在萧璨郁跟温玖涯之间打转。
  低着脑袋只字不言的萧璨郁,让唐景霖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尴尬,突然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带女人过来,还美名其曰是给温玖涯送礼。
  这礼物温玖涯倒是大方的接受了,但这中间横着一个萧璨郁,他怎么都觉得不对味。
  美女正打算用娇唇将红酒渡入温玖涯口中的刹那,顾墨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正欲站起身,却被另一个人率先一步将温玖涯怀中的女人拉了起来。
  “够了!”唐景霖冷着脸的将温玖涯怀里的女人拉了出来。
  美女被突然的情况吓了一跳,一脸茫然的看着唐景霖,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心情处于烦躁状态的唐景霖也懒得解释,从皮夹里掏出一叠现金,将包厢里其他的女人都给打发走了。
  “唐景霖你这是干什么?”温玖涯半眯着眼,明显心情不悦。
  “你自己不是带了女人吗?少爷我就是突然心情不好,看其他女人不爽行不行?”唐景霖有些烦躁的咆哮着,抓起桌上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萧璨郁抬起头向唐景霖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不管如何,她至少不用在看着那样的画面忍受煎熬。
  唐景霖避开她的眼神,别过了脸,不知在想什么。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状,唐景霖正将一瓶九三年的红酒当成街边的二锅头狂饮不止。
  宋淮正眯着眼,眼神不断的在温玖涯跟她之间打转。
  至于顾墨那既温柔又关切的眼神……萧璨郁不敢回头,更不敢去看。
  害怕遇上顾墨担忧的眼神后,她好不容易下下定决心的坚持就此崩溃。
  “人都走了,你是不是应该主动接过别人的工作呢?”
  温玖涯将印着口红印的红酒杯朝着萧璨郁递了过来,唇角勾勒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透明琉璃上鲜艳的红唇印就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刺进萧璨郁的眼,疼得她几乎掉泪。
  萧璨郁握着拳,咬着唇,最后还是没办法若无其事的接过。
  端起了自己身前的那杯红酒,朝着温玖涯举杯示意:“多想温先生的好意,我这里有。”
  平淡的一句话,没人知道萧璨郁用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了心中的颤意。
  “萧璨郁,你确定?”温玖涯平滑的声音,半眯着瞳孔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抹冷意。
  萧璨郁本是惧的,但在之前故人的身前,仅剩是尊严让她咬牙坚持着。
  “想好了?”
  她低着脑袋没吱声。
  “需要我再提醒一下你自己的身份吗?”温玖涯的声音低醇而温和,如同身大提琴的低吟,春日的阳光,但在坐的人都知道,他是真的已经生气了。
  萧璨郁身体一僵,这下是真的不敢动了。
  温玖涯伸手将她手中的红酒杯拿走后,将那杯印着红唇印的红酒杯放在了她的手上。
  萧璨郁想将红酒泼在温玖涯的脸上,然后再狠狠的将红酒杯摔在地上,然后再十分潇洒的转身离开。
  但她知道,她不能这么做。
  “我……去一趟洗手间。”
  放下红酒杯后,萧璨郁不去理会温玖涯脸色的神色,快步逃离开了包厢。
  她跑了很远的一段路,直到拐角处的时候,萧璨郁才蹲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而她所能做的只是将自己抱得紧紧的。
  包厢内的画面让她无声而泣。
  带着热温的大手突然覆盖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拍抚着,如同是在安抚,熟悉的温度跟鼻腔间环绕着的青草香已无声的告诉了萧璨郁来人是谁。
  但她不敢抬头,更不敢去确认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