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承受不起的怒火

更新时间:2015-11-26 17:16:11 作者:欢小简 字数:1995

萧璨郁紧闭着唇,别过脑袋,避开了那用勺子喂过来的鸡汤,暗黑色瞳孔中一片空洞。

  “唉,萧小姐,你跟温少爷之间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收下勺跟后,病床边的中年妇人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凝视在她的身上。

  一身特小号的病号服套在萧璨郁的身上都显得大了些,但从服领口处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面遍布各色或青或紫的伤痕,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而最为恐怖的是她手腕处,虽然已经包扎过,但因为她的挣扎,纱布已经整个再次被染了个通红,看了让人脊梁骨都一阵发寒。

  “你这样做,只怕温少爷一会得到消息后,又该为难你了。”

  萧璨郁勾起唇角笑得凄凉:“穆阿姨,你知道吗?我不怕死,但我怕他。”

  是的。

  她不怕死。

  但唯独却害怕那个曾经可抛下一切财力跟权利与她结发的男人。

  她从来没想过,当一个曾把你捧在掌心,视你若珍宝的男人,在狠起来的时候,却可以狠到这一步,而且如此绝决。

  才短短二月,却已让她生不如死!

  “萧小姐,其实……”

  穆阿姨是从小照顾温玖涯长大的保姆,对于二人之前的种种倒是有些了解,本想出言说什么的,但话还未说完,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踹门的声音可谓是震耳欲聋,萧璨郁还来不及回过头去看他,便有一个人影直接冲了上来,带着满腔怒气,一把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阻断她所有的呼吸。

  力道之大,就好像是要将她的脖子掐断一样。

  求生的本能让她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当她看清眼前因愤怒而赤红了的眼,她愣住了。

  温玖涯,如果我这次直接死在了你的手上,是不是就能将之前的种种罪过一笔勾销呢?

  是不是我死了,亦时年少的错过便能一笔勾销呢?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倒也没什么好挣扎的了。

  想到此处,她突然垂下双手停止了挣扎。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一动不动,跟一个木偶一样。

  “萧璨郁!你不是想死吗?那你还挣扎什么?!”

  萧璨郁一心求死的样子,却更加触怒了温玖涯的怒火,他满脸怒气的咆哮着,下一刻手腕力道加重,掐着她脖子一把便将她狠狠的甩下床。

  “啊。”

  萧璨郁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地,脑袋不知道正好撞在了墙壁上,砸得她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吃疼的叫出了声。

  “温少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少夫人!”穆阿姨惊叫出声,冲上去将地上的萧璨郁搀扶起来。

  “少夫人?”重复着那个称呼,温玖涯冷笑出声:“从她自己决定要离开的那一刻起,她早就不是什么少夫人了。”

  意识到自己失言的穆阿姨看着温玖涯阴沉的脸,神情显得有些慌乱。

  这些年来,少夫人这个词根本就是温玖涯最大的忌讳,在他面前提起的人,都被开除了。

  “你,出去。”温玖涯眼神冰冷的看着穆阿姨。

  “这……”

  穆阿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朝着萧璨郁递了一个多保重的眼神后,离开了病房。

  VIP病房明明已经足够大了,但在只剩下她跟温玖涯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这房间真的太小了,看着朝她缓缓走过来的温玖涯,萧璨郁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退到窗户边,退无可退。

  “你……你不要过来。”萧璨郁颤着声,眼前的男人心中只有惧意。

  “郁儿,你不该这样的,你以为我有顾墨的耐心吗?”温玖涯语调突然变得很是温柔,跟五年前一般的亲密称为称谓却是让萧璨郁打从骨子里的恐惧。

  她紧紧的靠着墙,企图能将自己完全缩在墙内。

  温玖涯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领带后,修长的手指一颗颗的将胸前的纽扣解开,刚才的疯狂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不少,精致到让人发指的五官在夕阳的阳光下给人一种柔和的错觉。

  “在其他地方都试过了,既然你想在医院的窗台上,让所有人都观赏一下你是怎么在我身下呻吟的,那我便不介意让他们都看看如何?”

  窗外正对着的便是一栋栋大厦,萧璨郁已经惧到不行。

  昔日最温柔的爱人,此刻却已经是扬着镰刀的恶魔。

  在他靠近她跟前的那一刻,萧璨郁不知是从哪鼓足的勇气,一跃而起便翻坐在了窗户上,两脚悬空,脚下便是三十层楼高的车水马龙。

  “萧璨郁,你还想求死吗?!”温玖涯看着萧璨郁的动作,一张英俊的脸庞顿时铁青了大半。

  “放我离开。”这是她如今唯一的愿望,要么离开,要么死。

  她比谁都清楚,因为如果继续呆在温玖涯的身边,她一定会疯掉。

  他冷冷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开口语调如寒似冰:“如果我不放呢?你萧璨郁敢从这里跳下去吗?”

  萧璨郁原本就很是苍白的脸色,在见他步步相逼的姿态后,惨白到几乎透明,握着窗户抱怨的手指止不住的颤抖。

  温玖涯赤红着眼睛满脸疯狂的样子,正好跟五年前脸庞上化不开的温柔相叠相加,如同一把利刃,插在萧璨郁的心头,血流不止。

  “求你,求你放我离开吧!”萧璨郁大喊出声,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滑落。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温玖涯讥笑着,再次逼近一步。

  “不是想死吗?你倒是跳啊,跳下去看看,你便知道你死了我会不会放过你了。”

  熟悉的声音,圆润平滑,语调中带着一种特意的英伦腔,萧璨郁曾经最爱的便是窝在这个人的怀里,听着他用这样的声音说着好听的情话。

  而如今他却用同样的声音,甚至是同样的语调催促她去死。

  萧璨郁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凉了。

  只能支撑到这里。

  所以到这里就结束吧。

  彻底的结束吧!

  “好。”

  她应了一声,闭着眼,身体直接向前倾倒下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