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不要得寸进尺

更新时间:2019-12-09 18:03:27 作者:冷梦枕 字数:2048

莫扣儿心里惊了一下,面上娇笑着,“王爷,这旁边还好多人呢。”
  “本王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季永夜说着撕开了她的衣襟,狠狠地贯穿了她。
  马车同时晃动着启程了,莫扣儿身心都痛着,但还记得老鸨曾经教给她的话,轻咬着唇,破碎的声音带着点点的娇媚从唇边溢出,撩动着季永夜的心也渐渐舒缓了,动作也轻柔了很多。
  沉迷了一会儿,季永夜突然在她的耳边轻声地问着,“那些乱党就是你爹派过来的吧?”
  莫扣儿本就清醒着,听到他的话,心里一惊,却故意装作沉溺似的,眼神迷乱着,“爷,什…什么?”
  “那些乱党是你爹的人吧?目的是什么?”季永夜仔细地盯着她的脸,她的沉迷让他心里很舒服,想来说的话也都是真心的吧。
  等到季永夜抽身离开的时候,莫扣儿真的晕了过去,她本来身子就有些虚弱着,还被他如此的折腾着。
  过了好久,莫扣儿才勉强醒了过来,就见着季永夜坐在一边,衣裳齐整的,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醒了?”
  莫扣儿干脆一手支着脸庞,淡笑着看着季永夜,“王爷是觉得扣儿不该醒来吗?那扣儿就继续睡好了。”说着,还故意的露出了一点胸口。
  季永夜瞪了她一眼,“你还真的是心胸开阔,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刺客有关的消息吗?”
  “王爷让扣儿知道,扣儿便知道,若是不想说,扣儿也绝对不会主动去问。”莫扣儿以退为进的,干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只是不小心撩起的裙摆,露出了里面白皙的大腿。
  季永夜只觉得心口一紧,黑着脸,“看来关于你妹妹的事儿,你也一点都不想听了?”
  “我妹妹怎么了?”莫扣儿猛地坐直了身子,狠狠地盯着他,“刺客的事儿,她不可能知道。”
  “这么说,你知道了?”季永夜唇角一掀,冷笑着说,“不然,为何你会这么说!”
  莫扣儿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儿,“我只是说我妹妹根本不可能知道,未入宫之前,她在相府不过是爹最不器重的女儿;到了皇宫里,怕是皇上也不见得多宠爱。”
  “正是如此,她才更有所图谋!”季永夜撩了撩眼皮,不冷不淡地吐出这么一句。
  “不可能,若是我妹妹真的有那个心计,怕是你这个太子的位置也坐不稳了呢!”莫扣儿冷哼了一声,就见着他的脸色变了变,薄唇中吐出刀子般的话,“为了防患于未然,似乎我该让你妹妹香消玉殒呢。”
  莫扣儿自知说错了话,咬了咬唇,故意对着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凑到了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王爷,扣儿不过与你开个玩笑嘛。”
  季永夜冷哼了一声,却没有推开她,“是吗?不过,就不知道你的这点小聪明,能不能救得了你妹妹的性命了。”
  莫扣儿心里一惊,急急地问道,“曦儿她怎了?”
  “知道想起来问你妹妹了?”季永夜嘴角含着冷笑,“也好,很快就可以回皇宫了,你自己亲自去看。”
  “爷,你就跟奴家说说嘛,”莫扣儿故意蹭了蹭他的胳膊,“您也知道,我爹死了我都没流一滴眼泪,可是,那毕竟是我从小护着长大的妹妹啊,我当然心里紧张着呢。”
  季永夜伸手钳着她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看,嗤笑着说,“倘若你妹妹能有你一半聪明的话,也不至于如此了。”
  他的话,让莫扣儿脸色骤变,又着急又担忧。
  莫非莫曦儿在宫里不知分寸的,得罪了什么人了?
  虽然他们同样住在皇宫里,可是大内禁宫毕竟不是说能进去就能进得了的。
  看着季永夜的样子,也是不想告诉她实情了,那她就得自己想办法进去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莫扣儿轻叹了一声,哀怨地看着季永夜,“爷,我知道我也没帮爷做什么事儿,但是看在我服侍您还算可以的份儿上,能不能送我进去,我想去看看曦儿。”
  “好啊,取悦我!”季永夜瞥了她一眼,身子坐的板直。
  莫扣儿慢慢地爬上了他的手臂,樱唇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不是奴家不想服侍爷,只是,爷刚刚费心费力的,若是再来,怕是对爷的身子不好呢。”
  不想季永夜猛地扣紧了她的腰肢,“还不至于这点就应付不来。若是如此,那以后的三千佳丽,岂不是要守了活寡?”
  “那奴家…可就恨不得时时刻刻缠着爷了呢,”说着,还故意凑上了自己的唇,刚要吻上季永夜的时候,就见着他的神色变了变,她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就已经被季永夜给打晕了。
  季永夜深深地看着莫扣儿,犹豫了一下,将她放好,这才出了马车。
  凉情就在门口坐着,季永夜见着他就命令着,“你去吧。到了皇宫,就把他扔到莫曦儿的宫里。”
  “是,主上。”凉情短短回道。
  见着季永夜飘然飞身到旁边的白色的马“踏雪”身上,脚一蹬,马就飞快地跑开了,一会儿工夫,就连身影也不见了。
  凉情收回了视线,整理了心情,这才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见着莫扣儿妖娆地躺在榻上,丝绸的被子半遮不遮的,弄的他的心不禁跟着狂跳了几分。
  赶紧低下头,坐在靠窗的那一边,可是莫扣儿的样子,却不时地挤进他的脑袋里,让他没有片刻的安心。
  哪怕是念着沉思决,也不得有片刻的安宁。
  赶紧闭上了眼睛,强迫着让自己冷静着,嘴里飞快地念着沉思决,“若不沉往事,则不予将来……”
  念着念着,只觉得自己的腿上一热,似乎一只小手搭了上来,若有若无的馨香刺激着鼻端,让他的喉头不禁动了动。
  那只小手竟然还不知足,顺着他的腿慢慢地往上爬,他很想按住,可是又有些舍不得,一时间,满头的汗,再动一点,他就再也忍耐不住了。
  可是那只小手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得寸进尺的,又摸了上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