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丑得惊天地泣鬼神

更新时间:2019-08-28 15:32:26 作者:皓月明微 字数:3211

“喂,萤火?”

  “青诗!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啊?老板发飙了,当着全餐厅的人面说要开除你!”

  开除?开除就开除!

  哼,老娘现在可是手里有百万资产的人!不稀罕去一个小小的咖啡店打工!

  “我这边出了点事,所以没去,不过开除就开除吧,不重要!姐姐现在可是有钱人!”

  “你怎么了?捡着彩票了?”夏萤火是唐青诗自小学起就认识的死党,那种感情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友谊,比闺蜜还铁瓷!

  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龙越渊的事情,突然又听到萤火放低了声音:“对了青诗,我看你早上没来餐厅,中午就去你家找你,结果发现好几个穿黑衣服的人在砸门,都快把你房子给拆了!是不是唐家那群人啊?”

  萤火是知道她的身份的。

  唐青诗微微皱眉,没想到,他们那么快就找过去了。

  “嗯,是他们。萤火,他们没发现你吧?”

  萤火在电话里灿然一笑:“哎哟,他们怎么可能发现我?我是躲在张奶奶门后面看到的!不过,我听到那个领头的男人说如果找到你,务必得先把什么匣子给夺回来。”

  匣子?

  唐青诗突然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萤火,我这边忽然有急事,我先挂了,晚上去找你,我们见面聊!”

  “哦,好吧。”

  唐青诗挂断电话,转身从旧衣服里扒拉出一个楠木匣子。

  刚刚电话说的匣子,应该就是她从唐家带走的这个。

  可……这不是她父母的遗物么?

  找她,要把她带回唐家,她好理解,可为什么一定要先拿走这个匣子呢?

  难道,它隐藏着什么秘密?

  唐青诗想把匣子打开,但这时她才发现匣子竟然是有锁的。

  “唉,之前怎么没注意到。”

  一开始她以为那就是个装饰,可现在才发现,无论怎么样都打不开。

  师父教过她的101种开锁方法,都对这个楠木匣子派不上用场。

  她不甘心,闷头又倒腾了好一会儿,甚至都想到用扳手直接开撬了!

  可最后……

  她裹着浴巾抱着匣子躺到木板小床上,还是放弃了。

  怎么会这样?

  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啊?

  唐青诗把匣子翻来覆去地瞅,又晃悠了几下,里面听起来的确有东西,兵兵乓乓的。

  “哼,我就不信打不开了。”

  这是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唐家人又这么重视它,肯定藏着什么猫腻!

  自己不能轻易放弃!

  于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唐青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从桌子那边把自己的小手机拿过来,手指在上面一通噼里啪啦,附着匣子照片的短信发了出去。

  “叮叮。”

  不一会儿,对方的短信就回过来了。

  叶岸:哪顺来的宝贝?

  叶岸是唐青诗的“同门师弟”。

  那一年,唐青诗父母双亡被师父收留。她才十二岁不到,便跟着师父东奔西跑,吃尽了苦头。

  后来,她十四岁的时候,师父把一个浑身脏兮兮又很瘦小的男孩领了回来,告诉她,从今以后,这个男孩就是她的师弟,她要把他当成弟弟一样关爱,两个人不能吵架,要相亲相爱。

  那个男孩,就是叶岸。

  唐青诗一看叶岸发来的消息,瞬间感觉一团火蹭地一下就从脑袋顶上冒出来。

  唐青诗:你他么的才是顺的呢,这个匣子是我父母给我留的遗物,遗物!

  叶岸:哦。那你发给我干嘛?让我一同欣赏?不过看起来挺考究的,应该有些年代,值点钱。

  叶岸是出了名的小算盘,任何东西只要从他面前一过,立马就能把准确的价值分辨出来,误差不过个位数。

  唐青诗哼了一声,不想打字,索性直接拨通了叶岸的电话。

  但是怕龙越渊听到,只好自己拿着手机躲到了卫生间。

  师父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把他们的身份公布于众。

  “你小子别跟我在这嘻嘻哈哈,这锁眼我试过了,根本打不开,你帮我想想办法。”

  “你没钥匙?”

  “废话,我要是有钥匙还找你啊?”

  对啊,钥匙!

  唐青诗眼前一亮,猛地被叶岸的话点醒了。

  钥匙肯定是在唐家人手里!因为钥匙在他们手中,所以他们才不怕这匣子被她拿走,否则,怎么会摆在书房那么显眼的地方?

  “我要去拿钥匙估计也没那么容易,你这几天赶紧想办法,帮我把这匣子给解开。”

  “喂,唐青诗,你这人也太不讲理了吧?你都几个月不理我了,现在一给我打电话就让我做事!”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就说成不成,不成我告诉师父去!”

  唐青诗感觉自己真的是欺负惯了叶岸。

  不过,虽然看着像是欺负,其实叶岸也是乐在其中。

  “行行行!谁让我就是个小受命!我有头绪了再找你。”

  “嗯哼,加油啊叶小受!”

  挂了电话,唐青诗兴高采烈地重新躺回到床上。

  叶岸是电脑高手,又精于这种小玩意儿,她相信有叶岸的帮忙,这匣子总有一天会被打开。

  不过……她翻了个身,捧着匣子重新陷入思考。

  也不能全指望叶岸一个人啊。

  老话不是说了嘛,宁愿相信这世界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存在,也不能事事依靠哆来A梦。

  叶岸对她来说就是哆来A梦。

  所以,从明天开始,她得想办法再回一趟唐家,找到开启楠木匣子的钥匙。

  兴许是昨天睡得太晚,或者事情想得太多,唐青诗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快十点了。

  她揉着脸,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

  直到外面响起大力的敲门声。

  “唐小姐,你起了吗?欧文跟凯勒医生到了!”

  阿咧,医生?

  “哪来的医生?”

  她又没有病!难道是龙越渊生病了?

  刚睡醒的时候,她脑袋里面装的基本都是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唐小姐,医生是来为你孕检的。”

  孕检?给龙越渊?

  孕检!

  唐青诗猛地清醒了。

  “啊!这样,你让他们先在下面等一下,我漱个口马上下来!”

  话音才落,只见一道身影已经闪电般地冲进卫生间。

  洗漱很快,基本三分钟搞定,但最关键的是她的脸,幸好她的瓶瓶罐罐都是随身携带。

  用手在脸上抹来抹去,四分钟之后,满脸暗、黄雀斑无数,外加单眼皮死鱼眼的唐青诗又回来了……

  “真的是丑得惊天地泣鬼神啊!”就算看了这么多年,她都不习惯。

  无奈地撇撇嘴,又返身去衣橱前挑了件鹅黄色的裙子,然后飞快冲向一楼。

  悲催啊悲催,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如今却要装成孕妇!想想都惨。

  唐青诗早在二楼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等候自己的欧文,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外国人。

  她出来的时候特地经过龙越渊的房间,不过那家伙早就不在了,估计是去上班了。

  唐青诗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暗示,淡定,淡定!既然龙大少昨天说森迪会帮她,那就是说,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现在,她必须得让自己尽量看起来自然点,否则穿帮了怎么办。

  “少奶奶,这就是为你做孕检的凯勒医生。”

  “少奶奶,你好。”

  凯勒很有礼貌,可唐青诗却被他们两个的称呼雷到了。

  少奶奶?这个称呼真让人不习惯。

  “呃……那个,现在就开始孕检么?我早餐还没吃诶。”

  她想拖延时间,对方却摇头道:“最好是空腹检查。”

  唐青诗眼睛转啊转,她不知道孕检是不是要空腹,毕竟她又没经验,所以对这方面一无所知,正想着再找什么借口拖延,欧文突然说道:“别磨蹭了,现在就开始吧,早检查完,我们好早回去告诉龙老爷,让老爷放心。”

  嘿!这么说话她就不爱听了。

  她瞪着欧文,对方却视而不见。

  凯勒拿出自己随身的医药箱,开始准备检查。

  “少奶奶,请你先平躺在沙发上。”

  客厅的沙发很大,唐青诗又瘦小,自然不担心不够地方。

  她瘪着嘴,忐忑不安地躺了下来,但是她的眼睛却一直在看着森迪。

  骚年,你有谱没谱啊!

  森迪见唐青诗一直冲他挤眼睛,默默地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她这才放下心来。

  行吧行吧,既然森迪都表示OK了,那她就顺其自然吧!

  “好,少奶奶,我要开始了。”

  唐青诗以为孕检会很复杂,谁知道凯勒只是拿出一个白色的小仪器,看起来就像是女生们常用的那种洁面仪一样,在她的肚子上随便照了几下,然后就算完事。

  欧文问:“怎么样?”

  唐青诗跟森迪盯着凯勒,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当然,跳到嗓子眼的主要是她,一旁的森迪倒是不怎么紧张。

  毕竟,森迪在昨天晚上,就已经跟这个医生说好了一切。他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精心编好的台词。

  凯勒看了一眼森迪,然后视线重新回到欧文脸上,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道:“少奶奶跟肚子里的小宝贝都很健康。”

  欧文一听立即冲森迪道:“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森迪应了一声,指了指前方,欧文快步走了过去。唐青诗猜,他应该是去打电话了。

  森迪冷冷地笑了笑,对凯勒低声道:“钱我会打到你户头里的,希望之后你也能守好这个秘密。”

  凯勒一听当即点头,只是……

  他回头看着唐青诗,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她觉得他看自己的表情很奇怪。唔,是自己长得太丑吓到人家了?

  就在这时,欧文从卫生间回来了。

  “好了,凯勒,我们可以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