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赤裸裸的威胁!

更新时间:2019-08-28 15:18:11 作者:皓月明微 字数:2911

“青诗,来,过来……”

  “左禹峰?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你要干吗?”

  “分手?呵呵,我跟你交往了一年,你他么的连个嘴都没让我亲过,劳资今天是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的!”

  “啊!左禹峰你王八蛋!”

  晨光熹微,早晨七点,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唐青诗从自己的木板小床上惊慌失措地蹦了起来。

  她的脸跟后背全湿了,汗水粘腻腻地裹在身上,很不舒服。

  唐青诗大口大口地呼吸,刚刚那个噩梦让她差点没呼吸过来,闷死自己。

  怎么会梦到左禹峰呢?

  而且他竟然还敢在梦里强暴自己!

  唐青诗越想越是生气,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青诗,现在都几点了?老板说你再不来咖啡店,他就开除你了!”

  “天啦噜,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死党夏萤火的电话吓坏了唐青诗,生怕赶不上咖啡店早班,她匆匆忙忙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盛着黄色液体的小瓶子,在脸上涂涂抹抹,大约五分钟之后,原本白皙清秀的小脸又变成了一张四十多岁阿姨般的暗沉面孔。

  简单地换上一身T恤短裤,唐青诗就要往外跑,但刚一开门,迎面就看到前方街道驶来一辆黑色宾利,唐青诗的脚步瞬间顿在门口。

  她租的这个地方是A市最出名的贫民窟,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宾利车出现?

  她仔细地观察了下那辆黑色宾利,猛地发现它的车身上有一个黑鹰标志,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地转身就往反方向跑。

  糟糕,是唐家的人!

  然而……

  唐青诗拔腿刚跑,对方那群人却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并且早早就看到了她。

  “二小姐。”

  唐家的老管家高德站在她的身后,声音绵长,止住了她的脚步。

  唐青诗郁闷地捂脸……

  她刚刚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

  算了算了,自认倒霉吧,谁让她一出门就跟这群人撞了个正着。

  放下双手,唐青诗转身笑吟吟地看着老管家高德:“高管家,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高德隐藏住脸上的厌恶,将公文包里的一张红色请柬拿了出来。

  “二小姐,我是来送东西的。”

  唐青诗接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喜帖。

  唐雅柔与左禹峰八月七号的订婚礼……

  这对狗男女要订婚了?

  这么快?

  她的身子有一瞬是僵直的,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努力地扬起笑脸。

  “哦,我知道了,你们还有事么?没事就请回吧,我要上班去了。”

  高德肯定是唐雅柔派来刺激她的,但越是这样,她越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她的脆弱!

  “二小姐,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情。”高德冷笑一声。

  卧槽,没完了?将近十年时间,他们都未曾来找过自己,如今又是什么意思?

  忍着怒气,唐青诗想看他到底还有什么花招,凉凉地挑眉:“嗯?”

  “老爷让我带您回去。”

  “为什么?”女生的眼睛里满满都是防备。

  “老爷只说让我带您回去。二小姐,请不要让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为难。”

  高德虽然说自己是下属,可脸上的表情却非常轻狂傲慢。

  唐青诗咬牙不说话。

  她是唐家的二小姐,这个是她抹杀不了的事实,可是她却非常痛恨自己是唐家人!

  如果她不是唐家人,她母亲就不会死!

  唐家老爷子唐耀华虽然名义上是她的爷爷,可是从十年前父亲出了车祸之后,他们就已经不要自己跟母亲了!

  十年了,他们什么时候管过自己?

  就连母亲生病,自己去找唐家要钱,他们也没给过一分。

  唐青诗是看着自己母亲因为没钱,活活病死的!

  那个场面她永远都不会忘。

  高德见她握紧双手,一副倔强又厌恶的表情,就知道她不会轻易跟他们回去。

  于是悠悠地开口道:“对了,二小姐,老爷说了,家里还有您父母遗留的一件东西,如果您不回去的话,老爷便做主将它处理了。”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唐青诗深吸一口气。

  行,他们有种!

  她父母遗留的东西是吗?

  呵,她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好,我跟你们回去。”

  ……

  唐家。

  金碧辉煌的唐家处处都彰显着显赫奢华,唐青诗有足足五年的时间没有来过这里。

  今日重新踏入唐家,心境已跟五年之前截然不同。

  随着高德穿过前庭小院,来到偌大的客厅,唐青诗发现,唐家的人竟然都在。

  “老爷,二小姐来了。”

  唐耀华是唐家的主事者,也是现在整个唐家的顶梁柱,而坐在他旁边的是唐耀华的大儿子唐志明,也是唐青诗的叔叔,另一边是唐志明的二婚妻子周雪茉和他们的女儿唐雅柔。

  “呀,青诗?你真的是青诗么!”

  周雪茉一脸吃惊地捂着嘴,看着唐青诗尖叫,好像活脱脱被她给吓到了似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素净甚至洗得有些发白的衣服,唐青诗摸了摸自己的脸。

  哦,他们大概是被自己这张脸吓到了吧?

  也是。

  自己父母当年可是郎才女貌,如今他们的女儿却“长”成这般……

  确实跟后代各个都是俊男美女的唐家格格不入。

  唐雅柔冲周雪茉使了个眼色,优雅地浅笑:“妈,这就是青诗,千真万确。”

  周雪茉用染着豆蔻的手指轻轻地打了下自己的嘴巴,“哎哟,看我这话怎么说的,十年过去,没想到青诗变成这样,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唐家的人看着面色和睦可亲,但说话总是绵里藏针,话里有话。

  唐青诗心中暗自冷笑,对上唐耀华早已年老但依旧锐利的眼眸,心里忍不住一震。

  “我父母的遗物呢?我是来领东西的。”

  她其实很讨厌呆在这里,哪怕只有一秒钟,都让她觉得窒息。

  唐老爷对于自己这个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面的孙女很不满意,一直皱着眉头。

  见她急着要走,当即气愤地拍了一下旁边的红木茶几:“唐青诗,你放肆!你怎么一点都不懂礼仪?回到唐家连人都不喊的么?”

  “青诗,快喊爷爷啊。”

  唐雅柔像是知心好姐姐的模样,站起来欲拉她的手,却被唐青诗敏捷地躲开了。

  唐青诗暗自翻了个白眼:“我说了,我只是来拿我父母的遗物,可不是来参加什么认亲大会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叫回来,但是几年时光过去,她可不是原先那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如今,爸爸不在,妈妈也走了。

  师父曾教导她,要想一个人过得好,就不能太心慈手软,包括对唐家的这些人。

  看着这一个个,似是跟你有血缘亲情,实际上对你比陌路人还不如。

  唐老爷被唐青诗的态度给刺激到了,一脸怒火中烧:“唐青诗,你妈妈怎么把你教育成这样!”

  说着就要动起手来。

  唐志明见此,赶紧拦住他。

  “青诗,你怎么一回来就气爷爷?这一次我们喊你回来,确实是有你父母的遗物要给你,但要我们给你可以,你总得尽一尽孙女的孝心是不是?”

  唐志明的意思是,想要拿到东西就要乖乖留下。

  唐青诗皱眉。

  十年前他们就已经不再让她进唐家家门了,如今这么热情……她总觉得有些猫腻。

  她摸了摸鼻子:“我父母的遗物在哪?”

  “在书房那摆着呢,是一个楠木匣子,晚饭之后你再去取,如何?”

  唐志明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周雪茉不情不愿地走到她身旁:“青诗,你就听你叔叔的,你爷爷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今天叫你回来也是想一家人聚一聚,没别的意思。”

  唐耀华冷哼一声:“就按你叔叔说的,等晚上吃完饭你再去取。”

  说完他就不再看唐青诗,拄着拐杖直接上楼回书房了,唐雅柔也匆忙跟了上去。

  她临走之前还对唐青诗得意地笑了下。

  哎哟喂,这是挑衅么?

  唐青诗没理会她,她正在心里暗自猜测唐家的目的。

  唐家的人各个嘴上说得都很好听,不知道暗地里打的什么算盘。

  这时,周雪茉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来,青诗,你五年没有回来了,肯定对这都陌生了吧?走,我带你去你父母的房间看看,他们的房间每天佣人可都在打扫呢。”

  唐青诗被生拉硬拽地拖到了二楼的一处偏房。

  打开门,确实是窗明几净,没什么尘土,可是里面但凡贵重点的家具却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张双人床跟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看起来实在寒酸。

  唐青诗虽然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唐家,但是十岁之前可都一直住在这,她怎么会不记得父母房间的格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