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店逃生

更新时间:2019-07-16 11:24:55 作者:星满天 字数:1833

沈星杳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因为药效的关系,她浑身燥热得像是一团火在燃烧。
  可是心底却是冰凉的。
  人心到底是有多坏?从小一同长大的亲妹妹竟然亲手设计她,然后要把她推给一群男人玩弄。
  幸好她大学时学过防身术,死里逃生。
  可那些男人立刻让保镖追了上来,非要将她“就地正法”,沈星杳咬着唇,踉跄着终于来到了停车场,结果她翻遍全身上下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车钥匙。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沈星杳余光一瞥,阴暗的过道里,两道明晃晃的车灯分外刺眼,顾不得其他,直接冲到了车的前面。
  忽然,一道刹车声顿时响彻天际。
  沈星杳连忙打开车门,娇小的身躯直接钻了进去,“对不起,麻烦.......”
  话音未落,一张帅得近乎张扬的俊脸倏地映入她的眼帘。
  沈星杳愣了愣,然后到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老天让她拦到谁不好,偏偏是唐遇谦。
  所谓的“冤家路窄”,大概就是这样。
  妹妹沈沅沅之所以养成了骄纵跋扈、目无一切的性格,完全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真的是........把她宠坏了。
  相反,从沈星杳进入沈家那一刻开始,他处处针对她,导致他和她成为了冤家对头。
  沈星杳反应过来,准备下车,可是唐遇谦突然将车门锁住。
  沈星杳转过头,狠狠瞪着他,但酥软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气势,药效几乎令她失控“唐遇谦,放我下车!”
  唐遇谦的眼神也瞥过来,唇角带着惯有的讽刺,“沈星杳,没想到你现在玩得这么开了?”
  他是来夜店接沈沅沅的,却在这里遇到沈星杳。
  药效几乎掏空了沈星杳的理智,体内的热气一浪高过一浪。她忽然用力,手心里的刀片更加往肉里嵌了几分。
  疼痛使她恢复了些意识。
  沈星杳抓着车门,用仅有的力气道,“唐遇谦,快放我下去.......”
  “该死!”唐遇谦低头,入眼的满是她手上的血迹,他额角上的青筋顿时暴了出来。
  此时追逐沈星杳的那群人来到车前,当看清是唐家少爷时,都退了回去。
  唐遇谦立刻抓起沈星杳的手,男人的气息密密麻麻得钻入她的鼻息,沈星杳不由自主的抱住他的腰,将肌肤贴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像一只猫儿一样往他身上蹭了蹭。
  她从未如此渴望过一个人的温度。
  唐遇谦的身形一僵,眸色深了下来,喑着嗓音问:“知道我是谁么?”
  沈星杳涣散的眼神望了他半天,她当然知道他是谁?
  那个从小欺负她的唐遇谦。
  一向只会帮着沈沅沅的唐遇谦。
  “沈星杳,我不是唐越溪。”唐遇谦紧紧望着她,嗓音低沉得可怕。
  她有一瞬间的怔愣。
  渐渐,她眼眶就红了。
  被妹妹下药、被一群人男人调戏的时候,她都没有落泪。可是提到唐越溪的名字,她忽然伤心极了。
  尽管唐越溪和唐遇谦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她怎么会认错呢?
  因为……唐越溪已经死了。
  六年前的绑架案当中,为了救她,他已经死了。
  意识渐渐迷离。
  沈星杳抬起头,对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道:“唐……遇……谦”
  “恩,我是唐遇谦。”唐遇谦倏地俯下身,狠狠吻住她,双手搂住她的动作像是要将她嵌入身体一样。
  而两个人亲密的画面,刚好被不远处的鸭舌帽男人拍了下来。
  男人压了压帽子,淡淡的“啧”了一声。
  这条八卦新闻,真的很有价值,一定可以引起轰动。
  沈星杳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总统套房的床上,而身体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经历了什么,只是记忆有些模糊。
  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好与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目光相对。
  他脸色相当难看。
  唐遇谦穿着晨袍,在沙发上抽烟,森寒的语气问道:“第一次给了谁?”
  沈星杳一愣,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床单,顿时两眼发懵,震得她半天反应不过来。
  竟然一点血迹也没有。
  她听闻不是每个女孩子初次都会有血迹,只是没想到被自己遇到,人倒霉起来,连喝水都会塞牙缝。
  不过按照唐遇谦的性格来说,就算解释,他也不会相信。
  于是沈星杳选择了沉默。
  她弯下腰,胡乱的捡起地上破碎的衣服,穿戴好,想赶紧离开。
  “唐越溪么?”唐遇谦溪冷冷望着她。
  沈星杳动作一顿,额角突突得跳着。
  唐越溪是她的债,她心中的罪过。
  是她一辈子都还不清的。
  别人不能对他有半分玷污。
  沈星杳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然后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道:“唐遇谦,你也知道,我身边的男人很多,所以也不清楚给了谁。”
  她的容颜算不上倾国倾城,但那一双桃花眼分外勾人,再加上酥到骨子里的软嚅甜音,看到她第一眼时,就会主观性的认为她是不正经的女生。
  唐遇谦目光如刃,不屑的落在她的脸上,“真脏。”
  沈星杳耸了耸肩,讥诮回道:“彼此彼此,唐大少爷似乎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滚!”唐遇谦的声音像是在冰渣子上滚了一圈,“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好的,我会滚的远远的,但愿永不相见”她微笑着浅浅应道。
  说得她好像多愿意看到他一样。
  沈星杳立刻转身,迅速离开了酒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