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夺路而逃

更新时间:2019-08-28 14:59:43 作者:雁南 字数:2181

王勃自制的武器威力极大,城门立刻燃烧起熊熊大火,几个士兵避之不及也被烧伤。

  他连续踩过几个士兵的头颅,轻巧的翻过城墙。

  无论是阻拦他的士兵,还是先前射杀难民的士兵,全都被踩断了脖子,一命呜呼。

  “项少云被杀了!”

  与此同时,身后城内忽然响起喧闹声。

  今日龙城注定不会平静。

  不过燕南顾不得开心,因为老寡妇还在身后穷追不舍,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照这种速度,很快就会被她追上。

  “怎么办?”

  燕南很紧张,拼命运转灵气,可是消耗严重,根本跑不过老寡妇,眨眼双方已经相隔十几米。

  “我看你往哪跑!”

  老寡妇不知道何时取来一大弓,弯弓搭箭,冰冷的铁箭呼啸而出,直奔燕南后心射去。

  “小心啊!”王勃焦急大喊。

  燕南纵身一跃,铁箭贴着他的脚踝飞过,射入前方一颗大树,树身猛然裂开,碎木片“啅”“啅”射向四周。

  “好强的力道,这个女人竟然能以灵气灌注在铁箭上久久不散,实力要在我之上!”

  他来不及吃惊,因为身后的老寡妇又连开三弓,三支利箭同时极速射出,封锁去路。

  好在树林中树木茂盛,燕南如蛇前行,铁箭被粗壮的树木阻拦,仅是被碎木片擦伤而已。

  “兄弟,你赶紧把我放下来,这样咱俩都得死!”王勃喊道。

  燕南置若罔闻,脸色凝重,竟在奔跑之中,渐渐闭上了双目。

  柔?

  如何才能御风?

  他拼命回忆当日踏波而行的场景,想要进入那种舍我其谁,踏遍天下的状态。

  天地浩瀚,万物阴阳交替,殊途同归,一草一木与大江水流有什么不同,能踏波狂奔,自然也能御风!

  刹那间,他有所顿悟,在老寡妇即将追上时,速度猛地提高了几分。

  踏着树梢,极速狂奔,竟如履平地,心中豪气干云,有种驰骋天地,君临天下的大气魄!

  “怎么会这样?”

  那位寡妇猛然色变,急忙再次弯弓搭箭,然而这次却难以捕捉到燕南的行动路线,他的身形太快了!

  “天地浩瀚,我何处去不得!”

  “老寡妇,有缘再见,哈哈哈。”

  燕南声音洪亮,震动四野。

  他陷入了某种神奇的领域,冥冥中有所感悟,速度越来越快,眨眼便绝尘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深入山脉多少里,前方出现了一片简陋的屋舍,非常隐蔽。

  “有营寨!”王勃从震惊中回神,惊喜道。

  “先进去躲躲。”

  然而话音刚落,两侧的草丛里突然窜出几个壮汉,持着刀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

  燕南顿时脸一黑,可还没开口,王勃率先骂道:“不开眼的东西,给老子滚!”

  几个土匪大吃一惊,循声看去,这才发现燕南手里,居然还提着个大活人,这下更气坏了。

  “你都被人绑成粽子了还这么狂,想让我们让路,你也不打听打听,爷在这片山头的名号!”

  片刻后,燕南躲进了营寨,四五个壮汉双手抱头,老老实实蹲在墙角。

  “大爷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们吧。”

  此时,燕南恢复了些力气,挥手说道:“去给我找些最锋利的兵器。”

  “啊?”几个土匪瞬间色变。

  “大爷,我们真知道错了,我们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完全是被龙城那个老娘们逼进山里的,没有杀过一个好人啊!”

  土匪们吓坏了,以为燕南要取他们性命,纷纷跪在地上大声哭喊。

  “你们也是受她所害?”

  “是啊,大人!”

  燕南叹了口气,说道:“放心,我不难为你们,赶紧给我去找几把最锋利的兵器来。”

  很快,土匪们便恭敬的取来几把锋利的刀剑。

  燕南已经恢复了些灵气,挥手让他们离去后,持着一把大号的砍刀,来到了王勃跟前。

  王勃望着明晃晃的刀,如同待宰的小肥羊,咽了口唾沫,紧张道:“兄弟,你可悠着点,这一刀下去可不是小事!”

  “闭上眼!”

  燕南说完后,立刻丹田运气,猛然一刀朝着金色的大网劈砍而去,只听“咔嚓”断裂之声响起。

  “斩断了吗?!”

  王勃心有余悸的睁开眼,却发现仍旧难以行动,燕南表情无奈,手中锋利的砍刀,已经断成了三截。

  “我靠,这什么鬼东西,这么硬!”王勃气恼。

  “再来!”

  燕南又捡起一把锋利的长剑,运足力气,朝着金色的网子力劈而下,势大力沉。

  “当!”

  同样的结果出现,锋利的长剑寸寸断裂,没有任何作用。

  “我就不信了!”

  燕南连续捡起五把兵器,可是无一例外,全都断裂,金色的大网光芒闪耀,别说砍断,就连一丝缺口都没有出现。

  “寻常的兵器根本没用,灵器只能用灵器才能砍断。”燕南接受了事实,坐在地上,累得气喘吁吁。

  “兄弟,你别泄气啊,我觉得我还能被抢救一下!”

  “没用的。”燕南摇摇头。

  “那可咋办啊,去哪才能找到灵器,我总不能一直这么被绑着吧!”

  燕南想到了什么,伸手摸进怀中,将那两粒种子取出,靠近金色网子,此物属于灵物,兴许会有作用。

  可是他又失望了,这两粒种子虽然不凡,但是有自己的意识,根本不听他使唤,身上的光芒都内敛起来。

  燕南叹了口气,苦笑道:“王兄,只能暂时委屈你了,不过你别急,反正嘴巴能动,不耽误吃饭喝水。”

  “那也不是个事啊,我撒尿怎么办?”王勃哭丧着脸。

  “这倒是个问题,你先用修为憋着点,我慢慢想办法。”

  “只能这样了。”

  王勃可怜巴巴地点头,随后咬牙切齿,道:“老寡妇,我恨死你了!”

  这片营寨非常偏僻,从外面看很破旧,像是个荒无人烟的废弃之地。

  而且营寨里面,也有许多胡同七拐八绕,躲在这里面暂时还算安全。

  营寨里的土匪,也是被龙城苛捐杂税逼进来的百姓,听说燕南被城主夫人追杀后,皆愿意帮助他,为他们盯梢。

  燕南在两粒种子的帮助下,力量逐渐恢复。

  “燕兄弟,之前我看你杀项少云的时候,那两掌太可怕了,用的是不是门派的秘术?”王勃问道。

  “嗯,确实是,不过是我偷学来的,仅有两式。”燕南没有隐瞒。

  “两式就这么厉害?能不能教我?”王勃眼睛放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