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偷偷而来的罗潮君

更新时间:2015-10-23 11:05:02 作者:羽民 字数:2206

那只飞鸟见到庄存业竟然认出了自己的来头,也有些兴奋,在庄存业头顶盘旋了片刻后落便落到了庄存业的面前。

  不过飞鸟并没有像神话里所说的那样,化成一位美少女什么的,而是张了张嘴便传出了罗潮君的声音。

  “小子,好久不见了,你过的怎么样,我有件事想要找你帮个忙,你只要肯做,就少不了你的好处。”

  庄存业还没有来得急回话,那边的精卫便吞出了一个青色的珠子在庄存业手中,双翼一张便飞走了。

  看着手中的珠子,庄存业也愣住了,他当然感觉到这珠子里面存放着许多的信息,同时也明白只要自己看了一眼这珠子里面的内容,便算是答应了罗潮君那边的请求。

  不管罗潮君需要什么,他都要出手相助才行,而他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就要看他在这一次的行动中有什么本事,还有他与罗潮君的关系了。

  庄存业盘算了半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对着那青色的珠子说道,“在下金身未成,不能离开自己领地出战,此时在下暂时无法答应下来。”

  庄存业的话音才落下,青色的珠子里又传来了罗潮君的声音。

  “我不要你出来帮我战斗,与海龙宫的战斗是我的神职也是我的任务,你来算什么事,我需要你帮我种些东西。”

  庄存业犹豫了片刻,又想说些什么,此时青色珠子里又传来了罗潮君的话,“这样和你说话太累了,你把这珠子放到水里,我派个分身过来与你交流。”

  庄存业闻言也没犹豫,直接便将珠子放入水中。

  这青色珠子才一入水,便迅速地化开,直接化成一个由水所组成的人形,庄存业发现这个人型好像长得与罗潮君很像,但又有些区别。

  见庄存业打量着自己,罗潮君的分身也不由地笑了起来,“没见过吧,与神祗一模一样不变的是金身,所有的分身都会有些区别的。”

  听罗潮君这么一说,庄存业才想起自己成神才不过几个月,这里面还有很多事不太明白呢。

  罗潮君也不与庄存业多说什么分身的事情,他来到这里并不是庄存业请过来的,就算是一个分身也算是犯了忌讳。

  他不能给其他的神祗留下太多的口实,毕竟在这罗江之中,并不是只有他一位高品级神祗,汨公与幽泉仙子的品级与他是相当的。

  在庄存业考虑事情的时候,罗潮君便把手一抬,升起了一些水幕,将他与庄存业两人笼罩住了。

  在确定没有人可以监视监听他们两之后,罗潮君才说起自己的来意。

  “我的神职是与海龙宫战斗,阻止海域里的那些野神攻入河中,破坏河道。这算是罗江三大神职之一,幽泉仙子掌握着罗江源头,她要保证罗江的水量,汨公是罗江三神祗中任务最重的一位,他也是最接近人类的神祗,他需要保证罗江之中不发大灾,不对沿岸带来城市带来影响。”

  罗潮君一面说着三位神祗的神职,一面看着庄存业的表情,见庄存业露出一脸不解神情之后,罗潮君这才解释道。

  “而你们这些七品,还有支流水渠的那些八.九品神祗,则是管理着自己这一段水域的安全,所以我们对于你们来说,只不过是品级高于你们,并不是你们的直属上级,反过来我们还有求到你们的时候。”

  说到了这里,罗潮君轻叹一声,“就好像这一次一样,其实我来是想让你帮我种一些死算草。”

  “死算草?那是什么东西?”此时的庄存业才有机会问上一句。

  罗潮君看了庄存业一眼笑着说道,“死算草又叫水鬼草,并不在神道六书里面有所记录,反而在《水元箓》的晋阶书里有所记录,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转给你。”

  说着罗潮君就伸出了右手,好像在点在什么地方似的。

  庄存业犹豫了一下,明白这算是罗潮君示好自己,他也没多犹豫,便将《水元箓》给拿了出来。

  罗潮君随意地在《水元箓》上一点,庄存业只感觉手中的书本一重,这本《水元箓》好像多出了几页。

  庄存业迅速地翻开,发现在《水元箓》的最后多出了几页东西,这里面自然是死算草的说明与种植方法,还有这种死算草的作用。

  只是看了一下,庄存业便明白过来,这种叫作死算草的东西,又被民间称为水鬼草,或者说是淹死鬼的头发,因为这种水草生长的相当迅速,只要种下去之后,几乎第三天就会在河底长满。

  一般人游过的时候,会被这种草缠住,如果手中没有利刃一类的东西,只有被拖死在这里。

  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欢这种死算草,往往见到哪里有长这种草,都会相当的小心。

  不过对于水神来说,这种死算草倒不是什么坏东西,由于在这里淹死的人多了,这种水草出没的地方,往往也就成为水神收集阴魂的好去处。

  当然这并不是死算草最重要的作用,否则罗潮君才不会跑到这里来问庄存业愿不愿意种呢。

  死算草之所以会有这个名字,而不是像民间那样叫作水鬼草,完全就是因为死算草有着另外的一个特性,那就是主次分明。

  一根死算草如果你去拔,只要中间不断,最后绝对可以将河底整片的死算草全部拔起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所以死算草是用来制作主从类法宝或者用来布阵的最好材料,控制者只要用死算草的主草作为控制法宝的母器,余下的部分作为法宝的子器便可以了。

  在战斗的时候只要挥动母器便可以控制住整个局面。

  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般神祗是不会主动去种这种草的,因为这种草肯定要有草种的来源,谁知道这枚草种是哪位神祗母种下的一枚分支。

  到时自己白种半天不说,万一与那位神祗打起来,最后法宝都变成了那位神祗的武器可就搞笑了。

  同时庄存业也明白,为什么罗潮君会对自己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在他看来这算是侵占庄存业的领地,并且不能让庄存业得到任何的好处。

  面对罗潮君的要求,庄存业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立刻问道,“我可以帮你种死算草,但并不能种太长时间,最多三年,三年之后这河底我将有自己的用处。”

  见庄存业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罗潮君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在这三年时间里,你就由我罩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