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另寻他法

更新时间:2015-10-16 11:13:17 作者:羽民 字数:2088

深夜子时,在庄存业所选定的水域中,庄存业一脸愤怒地站在水面上,他的命令已经传下去了,但是此江中的水族却没有一只过来的,唯一站在庄存业对面的,是一只长着鲤鱼头的黑甲鱼人。

  他手中提着一根长矛,一脸严肃地说道,“庄存业大人,根据汨公的命令,罗江里所有水神都不许拿水族为府卒,你想要道兵,要么自己去想办法,要么向汨公申请,从他所养的阴魂里面得到一些道兵,当然汨公是不会白给你的,你需要提供灵石。”

  说到了这里,黑甲鱼人又上下打量了庄存业一眼,“当然由于大人你是水神,可以在水中放牧食用的水族,但绝对不许过界,此外每年五月初九是汨公的生辰,不管你在做什么,都一定要到汨公府上寿,否则就算是天条也保不了你。”

  对于眼前的黑甲鱼人,庄存业真的是无语了,他甚至还不明白鱼人所说的汨公是哪位,他唯一知道的是,眼前的罗江一切,都在这所谓的汨公控制下。

  而这也严重地影响了庄存业的计划,在他的想法之中,自己是绝对要在一夜之间将三百的府卒给招募齐的,只有这样他才有对抗宗门的本钱。

  但是现在,黑甲鱼人所带来的话,让庄存业明白,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成的可能,他只不过是一位刚刚被封神的神祗,而且他还不想要来自宗门的一些支援。

  犹豫一下,庄存业还是问道,“水族不行的话,那么水禽呢?”

  黑甲鱼人看了庄存业一眼,最后还是说道,“水禽不归我们管。”

  庄存业点点头,就打算离开,在这个时候,黑甲鱼人又说了一句,“对了,你领地上游的水神叫方寒,没事不要去惹他。”

  对黑甲鱼人点了点头,庄存业便回到了自己的空间,在确定没有人监视自己后,庄存业才大声地吼了起来。

  发泄了一下后,庄存业才重新盘算起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在神道六书中的《御卒兵书》里记录着祭炼道兵府卒的方法,但想要祭炼道兵府卒,就必须有生物或是鬼灵。

  原本庄存业是想要训练一批水族道兵出来,这样在水中战斗会有一定的优势。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并不是那么好,他只能把目标放在鬼兵上了。

  根据《御卒兵书》的介绍,就算是鬼兵也有分等级的,普通的鬼灵就算是强行抓来,也只不过能祭炼出最弱的鬼兵,这种鬼兵不要说战斗了,就算是太阳一晒也能损失一半,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而想要有好一点品质的阴灵,就不能在自己的空间里等着,庄存业需要到野外去,或者亲自去捕捉,或者是通过一些方法来吸引。

  在《御卒兵书》一书中就要详细地说明吸引阴灵的方法与禁忌,里面甚至详细到连一些细节都写的清清楚楚。

  庄存业明白,如果是一般的神祗只要按自己的要求选择好目标,并且顺着这个方向去做就是了,最多就是准备东西的品质差异而带来的一些影响。

  但对于庄存业来说并不是这样,他有着更进一步的想法,庄存业需要有自己的专属部队。

  想到了这里,庄存业就将手中的《御卒兵书》放到了一边,走到了北面三尺案台那里,对他的信众下达了一个命令。

  与对水族下命令不一样,刚刚得到神位的庄存业只能对分给他的三十名信众下命令,同时这些信众只能是人类,不能是其他种族。

  在庄存业的命令之下,三十名的信众最终出现在三个神庙那里,庄存业对其一一交待了一些事情。

  其中十人去处理庄存业分到的三十亩良田,不过他们现在种的东西相当的古怪,庄存业只让他们种十亩的水稻,余下的全部用来种草,一种会长很多草籽的草,另一种则是长得像芦苇的草。

  根据与这些信众的约定,水稻那边信众可以拿走所有的大米,但是稻草与谷壳需要全部上交到神庙这里来,至于另外的两种草就要经过特殊的处理。

  那种长了很多草籽,被称为灯花草的植物,信众需要将所有的草籽泡在醋里,所有的草叶全部争成拇指长短的碎片送到神庙才行。

  而那种长得像芦苇的元香草则只要中间那段直杆,所有的杆全部都需要信众将之切成一尺长的小节。

  这些一节节的元香草每天都会在庄存业的三座神庙中点燃,保持着永远不断的香火。

  对于水稻与元香草,那些信众是很了解的,上一位水神也是这么让他们处理,他们也已经习惯了。

  倒是庄存业刚刚找出来的灯花草他们没有处理过,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灯花草庄存业也是从《御卒兵书》里看来的,这种灯花草是对应山神体系的,泡了醋的草籽可以给鸡、鼠、兔一类的生灵食用,而草叶则可以用来养一种叫作息蚕的虫,最后结出来的茧里可以抽出一根带有灵气的丝,是用来制作阴属性与风属性旗类法宝的最好材料。

  而这一次庄存业倒有是需要这些灯花草所产出的两种东西,为此也就分了十亩良田来做这个。

  对于余下二十名信众,庄存业也有相应的安排。

  其中有六名年老信众被安排到了神庙里,他们每天要打扫神庙,并且保持着神庙的香火不断。

  此外庄存业安排了八名信众入水放牧,用的就是新得到的牧鱼之法,毕竟为了得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庄存业已经把三十亩良田安排种上了其他东西,十亩的水稻也已经分给了信众,庄存业想要有足够的食物,就只能把目标放在水中,而牧鱼也就成了唯一的办法。

  余下的信众还有六人,他们也不能闲着,庄存业有准备养息蚕,就需要有人将之织成布,这六人就是专门为这个而准备的。

  听完庄存业的命令之后,这些人也就迅速地下去行动了,他们从祖上几辈就是神庙的信众,是为神庙服务的,这些事情他们都知道要如何安排,所以庄存业只需要告诉他们最后要什么结果就行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