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旧敌

更新时间:2015-10-16 11:12:22 作者:羽民 字数:2985

放下手中的事情,庄存业出现在罗江边上的一个神庙之中,却吃惊地发现此时这个应该属于他的神庙情况不太对头。

  此时神庙中的那些信众全部都被赶了出去,香火也停了下来,只有几根香还有那里勉强地点着。

  在神庙之中正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道人,正一脸不屑地看着庄存业的神像,在他的身后是两位强壮的男子,他们面无表情,一个背着一人高的巨石,一个抱着半人高的青铜鼎。

  直到庄存业出现在神庙之中后,那位白发道人才这缓缓地拿出一张符箓说道,“传宗门敕令,庄存业你还不跪下听令。”

  庄存业还没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感觉眼前这位道人好像很眼熟,最少可以确认他应该是梁山派里派人的道士。

  但是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位道人,庄存业心中就有着一种想法,好想直接出手把这个道人给干掉。

  这种感觉是从庄存业的灵魂深处产生的,庄存业心中一惊,直接就压下了这种感觉,看向了那位自大的道人,很平淡地说道,“宗门敕令从来就没有跪接的。”

  庄存业的话让那位道人脸色一凝,随后他说道,“那是对门人弟子,你现在只不过是宗门的下属神祗,所以跪下。”

  “我为宗门镇压气运,如果你硬要我跪下,我可以放弃宗门的支持。”

  听到了这话,这位道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他盯着庄存业说道,“好,真好,你刚刚从宗门得到了这个神位,就想要背叛宗门,信不信我上报宗门,除去你的神位。”

  “请自便,不过我知道这个神位花了宗门相当大的气力,他们肯定不会随意放弃我的,他们肯定会派人下来查问,如果他们知道是你硬要我跪下而引起这事,你猜他们最后会怎么做呢?”

  这话一说出口,那位道人也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情,他盯着庄存业半天,最后说了一句,“你真是庄存业?”

  庄存业点点头也不说话,目光直接落到了道人身后两位壮汉的身上。

  这下庄存业才发现,这两位壮汉好像有些古怪,他们的身体是正常人的一倍高,全身上下都是强壮的肌肉,身上穿着紧身的黑布衣,如果细看还可以发现,这衣服上有着无数暗紫色的符纹。

  不过最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的脸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般。

  站在那位道人身后,不管庄存业与道人怎么争吵,他们都没有任何的表情。

  这种情况让庄存业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传说中的府卒,而且这两个府卒并不是一般的存在。

  见到庄存业的注意力落到身后两位壮汉的身上,那位道人也反应过来,他大声地笑道,“很好,你不打算听令是吧,那我就打到你听令为止。”

  说着那道人便拿出一枚玉符,正想要捏碎,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全身无力,好像陷入了泥潭一般。

  而庄存业也借着这个机会缓缓地伸出手去,拿过了道人手中的玉符。

  在这个时候道人才反应过来,指着庄存业说道,“你竟然已经将法力转化成神力?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于道人的反应,庄存业也有些不解,不过他并没有解释,而是把玩着手中的玉符,“这两位府卒不是你可以控制的,我先留下来了?”

  “不行,这三品通天力士是宗门的宝贝,一共才十二尊,你不能这样……求你了,庄存业这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这样,请将通天力士的控制玉符还给我吧。”

  庄存业上下打量着这位道人,最后冷哼一声,“你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

  听庄存业这么一说,这道人马上说道,“是我不对,庄存业请放过我吧,我不该嫉妒你得到神位,而我只能借尸还魂,求你了……”

  虽说还不知道眼前这位道人是什么来头,但庄存业已经大体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装作自己早就猜出这一切的样子,再次冷哼一声,“把该交接的东西交上来,你就给我滚。”

  那道人一听马上指挥着两名通天力士将手上的东西放下,飞快地解释道,“这块巨石是山门印石,宗门命你放在罗江水域中心位置,并且需要布上聚元阵,每年可自产灵石百两,你留下十两,余下的全部要送交宗门。

  这巨鼎可放在功德池,给你镇压气运用的,是宗门给你的福利。”

  说到了这里,那道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拿出了三面黑色的小旗放在地上,“这个是我炼制的旗门,请你请玉符还给我吧。”

  庄存业盯着这位道人许久,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轻轻地把手中玉符往外一弹,正好就打到那位道人的身上,将他打出了神庙大门。

  随后庄存业的声音才传到那位道人的耳中,“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下次再有这事,你我二人将不死不休。”

  说完之后,两位通天力士也退出了罗江水神庙,同时一股水汽直接从四周压向了这三位,阻止着他们的前进。

  感觉到身上的一切,那道人心中就算是再怎么愤怒,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指挥着勇天力士将带来的东西放下,随后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当那位道人离开之后,庄存业并没有将巨石与铜鼎收入自己的空间,而是坐在神庙之前翻找着脑海中的记忆。

  最后庄存业才找到那道人的一丝痕迹,原来那道人名为陈旭杰,与庄存业生前算是师兄弟,不过不管做什么总是慢上庄存业一步。

  这一次从龙之战,他与庄存业一样,都在大战中战死,可是他的气运还是差了一些,最后没有得到宗门的推荐,无法封得一个神位。

  还好他的祖父是梁山派三长老,拉下了面子求了个机会,用上了借尸还魂之术,得了个尸解仙的身体。

  这次来传达宗门命令正是陈旭杰亲自求来的任务,原本他以为自己借着宗门的名头,再加上庄存业只有元神状态,不能使用法力,一定可以羞辱庄存业一下。

  可没想到,庄存业已经将法力转成了神祗才有的神力,并且已经领悟到神庙之中神祗最大的规则,直接将他给打了出去,不但丢了脸面,还将自己好不容易炼成的三个旗门给丢了。

  庄存业相信,等陈旭杰回去之后,肯定不会大大方方地将这段仇恨放下,反而会将之记在心中,也许只要几年他就将成为自己在宗门中的大敌。

  想到了这里,庄存业的脸色也就凝重了一些,现在的他还没考虑清楚要怎么应对头顶的宗门,有着这么一个敌人,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但庄存业也在算是被困在了罗江水域,绝对无法离开,他也没办法回去向宗门解释什么,只能自己考虑着要如何应对如此局面了。

  考虑了半天,庄存业明白,自己眼下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最少庄存业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宗门都无法打压的水平才行。

  想到了这里,庄存业抬头看了一眼被放在神庙外面的巨石与青铜鼎。心中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如果我是陈旭杰,真的会这么好心为敌人送来提升实力的东西?就算是只为用宗门打下一下我的气焰也是不对的,这两件东西肯定有问题。”

  这种念头一产生,庄存业心中就越发的肯定这一点,随后一些不好的想法也就在他的脑中成型,让他不得不去翻看手中的神道六书,看一下有没有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而最后庄存业查到的结果是,这种可能性相当的高,因为神道的要素比较多,除了针对神祗自身的香火、神位与功德以外,还有气运之类的东西。

  香火、神位与功德,宗门那边的势力没有办法影响,但是气运却不一样,一般来说宗门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帮助神祗镇压气运,或者说通过一些法宝,将这些气运引到宗门那里去。

  而这里最为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宗门法宝镇压神祗的功德池,或是在神祗领地正中布下聚元阵吸引气运。

  可以看的出来,梁山派只是把庄存业当成一个棋子来用,只想用他来镇压气运,至于庄存业以后的发展,也许并没有放在梁山派的眼中。

  想到了这里,庄存业最重轻叹了一声,扭头回到了自己的空间,至于神庙外面的那两件东西,庄存业连多看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重新站在空间的正中,那个控制着领地所有位置的地图前,庄存业轻轻地将之按住,体内的实力直接注入了地图,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在地图上点了一下。

  “吾为罗江水神,水域中所有水族听令,今夜子时于此处聚集,遴选本神府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