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道之路

更新时间:2015-10-16 11:11:53 作者:羽民 字数:3009

“庄存业,你神魂已失,元丹已散,再也无法成仙,不过你最后一击,也算是为大楚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师祖已请下王朝敕令,封你为七品正神,从今后你就可以安心神道修行,为我梁山派镇压气运,总有一天会重入我梁山道门的……”

  随着悦耳的女声传入耳中,昏昏沉沉的丁子书慢慢清醒过来,还未等他看清四周情况,便感觉脑袋一痛,大量的记忆强行注入了他的脑海之中,那是一个叫作庄存业的修行者的记忆,从他如何走上修真之路,如何修行,最后一直到为门派从龙战死为止。

  不过这些记忆之中最吸引丁子书的还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认知,这个世界是人鬼神混居并且相互转化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生物都有着自己的元神,并且自由地温养与观想,最后踏上鬼、仙与神的路线。

  一般来说,在这个世界里,鬼是最为简单的路子,只要未死之前,每天吞吐日出时第一丝紫气,或者在阴地死去,或者死后带有极大怨气,死后都可以化成为鬼,甚至有可能走上鬼仙之路。

  而那些元神圆满,自己离体而去的存在,更是强大到了极点的尸解仙,算得上是仙之一途的开始。

  至于神路倒是最为复杂的一种,因为所有生物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都可以成功封神,而且最重要的是,神道的等级每个国家还不一样,总体来说会是以国家守护神为基准,从九品到一品的品级划分。

  但是这样的划分会让同品级的神祗相互之间的管理范围与实力,相差太远。

  为此除去品级的划分以外,还有着一种根据实力来划分的方式,但这种方式离现在的丁子书来说还是太远了,远到他连听说过的机会都没有。

  还未到丁子书理清自己的记忆,他的耳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只不过这个声音已经不再是让丁子书感到温馨的女声了,而是一种有些沙哑的中性声音。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管晋城至罗风港之间的罗江水域,镇压此段水运,守护两岸田地,打压为恶妖族,教化水族与平民,时限三百年,求天庭记录考核……”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可控鬼兵府卒三百名,每年三月三可受附近平民祭拜一次……”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可建水神庙三座,受地三十亩,养信民三十人……”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可得七品神祗修行功法一本,神道六书一套,并将生前全部法力转化为神祗之力机会一次……”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可得水神铜印一枚,掌兵铜符一枚……”

  “敕封庄存业为罗江支流水神,品级七品,可享自有空间一处……”

  “……”

  随着一个个声音传来,在丁子书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件件带着古怪颜色的光团,这种光团在丁子书的面前相当的耀眼。

  就算是丁子书现在头脑有些混乱,也可以明白,只要自己接触这些光团,自己就不再是丁子书了,而是敕封的七品罗江支流水神庄存业。

  在他的面前是以前根本就没有想过的道路,最少他不知道这条路对于自己来说是好是坏。

  同样他也不知道,自己如果选择了放弃会有什么后果,此时的丁子书根本就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不用去想也可以明白,他的本体真的已经死了。

  正当丁子书犹豫之时,在他的耳边又传来一个声音,“存业,宗门有令,让你速速接下神位,并且按宗门规划发展罗江水域,镇压宗门气运,这是敕令,你先收好,过两天宗门会安排人员过来帮你。”

  被这个声音一吵,丁子书的犹豫直接就被打散了,他瞬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现在并不是自己有得选择,而是他必须这么做。

  丁子书没去理会什么宗门敕令,而是选择先行接触光团,当光团落到他的身上时,他明白从现在起,已经没有丁子书这个人了,现在他是罗江支流水神庄存业。

  此念一出,原本还比较缓慢的光团迅速地没入庄存业体内,在一阵赤红色的光芒之下,他的身体终于凝实。

  庄存业的新身体一身紫衣,头戴着玉冠,几如王侯公子,在他的身边是一层紫色的云气,云气中似乎有着龙型盘旋。

  庄存业明白,这云气是梁山派宗门入门功法《紫云化光行龙九变术》小成的标志,也算是他这前身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点财富。

  不过这东西只算是梁山派的入门东西,大成之后就要转修梁山派的三种功法之一,与神道之术完全不合,如果再修行下去,甚至会影响以后神道之路。

  为此庄存业只是低头看了一眼,便从敕封之物中取出了七本道书与一块玉符。

  这七本道书正是神道之路最关键的神道六书《封神阵图》、《御卒兵书》、《神道祭宝图箓》、《香火凝金身》、《功德清光》、《气运镇压》与针对水神专用的修行功法《水元箓》。

  至于那块玉符则是用来转化本身功法的东西,根据说明这种东西使用的时间越早,转化的效率就越好,如果在刚刚封神的瞬间使用,可以将原本的功力保留下来九成,如果拖上个两三天,能有一半保留下来就算是相当了不起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个选择,因为放弃了自己宗门的东西,就等于放弃了以前的生活,甚至放弃了宗门的支持,但是对于庄存业来说却没有这样的麻烦,他根本就不知道梁山派的山门往哪边开。

  将七本道书放在了一边,庄存业直接便将玉符拍在了身上,随后在庄存业的身边传来了一阵水波,他身边紫色的云气迅速地消失,一股清水从他的足下喷出,并且迅速向上,在他身边三尺内形成了一片水云。

  在这水云的刺激之下,敕封所送的铜印、铜符也迅速地飞出,落到庄存业手中,同时庄存业感觉到自己好像与罗江水域联系到了一起,罗江岸边的三座神庙,罗江中的每一条鱼虾,每一片水草都在他的注视之下。

  随后庄存业便感觉身体一震,便被送到一处空间之中。

  这个空间只有足球场大小,抬头往上看是固定在空中的江水,如果细看还可以发现一些游鱼在来回地游动着。

  空间的正中是庄存业控制水域的全局图,站在此图之前,庄存业便明白,自己可以针对此图进行布阵,也可以借着此图自由地观察与来往于水域的每一个角落。

  在空间的南面是一张石制的坐椅,坐椅前方是一个长三尺宽两尺的水池,池中只有浅浅三指厚的清水,但庄存业却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些清水是传说中的功德。

  在北面则是三个三尺宽的案台,每个案台上都有着一尊与庄存业一模一样的泥像,无数清烟从四面八方涌入泥像之中,同时一起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祈祷,这正是吸引神庙香火的真正位置。

  空间的西面则有着一个门一样的存在,门上挂着一青一白两个灯笼,这两个灯笼可以吸引能转化为府卒的存在,只不过青色的那个吸引的是罗江水域中实力达标的水妖,而白色的灯笼吸引的是被淹死的凡人。

  空间的东面则是一片泥地,有着一个小小的苗圃,里面种着一些草药,甚至还有着一株比较高大的柳树。

  认真地看完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之后,庄存业便坐到了石椅上盘算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了。

  也许是受到了前世丁子书的影响,此时的庄存业并不是那么的冲动,反而一面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一面翻看着刚刚到手的神道六书。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庄存业倒也知道了神道的一些禁忌与细节,同时也明白作为一名神祗,只有敕封时得到的铜印与铜符是不行的。

  作为一名神祗与道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只要这位神祗可以完成他的本职任务,他就可以动用领地里的所有力量来为自己祭炼法宝、布置法阵,并且训练鬼兵府卒,招收幕僚,借用一切的力量来壮大自己。

  一开始也许神祗会打不过同等级的道人,但是随时时间长了,神祗手中的法宝越来越多,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大,道人也就不再是神祗的对手。

  这也正是神道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当然神道之路也有危害,最少在上级神祗没有陨落或是提升之前,神祗是无法提升的,甚至就算是位置出来了,也要由五六位神祗去抢,而且每百余年就有一次考核,无法通过的话还会受到处罚,不像道人那样逍遥自在。

  就在庄存业感叹此事之时,一个声音远远地传入耳中,“庄存业何在,快出来一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