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百年不遇的色女

更新时间:2018-10-24 14:42:11 作者:苏妖 字数:4723

他的呼吸渐渐沉稳,子时终于熬过,我这才意识到我们的姿势太过暧昧,于是拿胳膊轴轻轻碰触楚尘,他丝毫未动,该不是真的睡着了吧!还是还是在假装,他这人最擅长的就是装腔作势。我又用力拐了他一下。

  “啊!你干什么?”他依然装做睡眼朦胧。

  “你该回自己房间去了。”

  他凝视我,眼底突然萌生一丝笑意:“你真是薄情的女子啊!利用完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我就不走!”

  倾络说的没错,我也越发觉得他脸皮厚了,“你想怎么样?”

  他又做无辜状:“这话该是我问你的吧!你究竟想我怎么样呢?”

  我听出他这话有几分调戏的意味,也就配合他故意红了脸说:“我想让你回自己的房间去睡,夜深了……。”

  “你不要以为自己傻,别人就会跟着你一起四五六不懂吗?苏倾络现在正在门口守株待兔呢!我若是现在出去了,准会和他打起来!我又不傻放着好好的觉不睡跑去和他打架?我累不累呀?”

  我竟被他说的一时无语,怎么倾络和他比武后,他怎么变的如此多话?而且言语中少了嘲讽之意。

  “难道你今晚要睡在这里?”

  他恍然大悟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以汛雷不极掩耳的速度,将他硕大的脚踹向我,我如流星滑落般摔在地上,生疼。我满怀诧异的望向他,他竟然无辜的看着我说:“我怎么忘了你是百年不遇的色女呀!我可不能让你毁了我的清白!你到桌子上去睡!你可不许爬上来啊!”

  我站起身打打身上的尘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你以为你是国色天香啊?!”

  他歪在床上,斜眼看我风华绝代:“好歹我也是清白之躯呀!光这点你就永远比不了!”

  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与他这样的人多说无益,而且我也累了,浑身乏得很。他一直诧异的看着我静静的走到桌子前,收掉桌子上的东西,蜷缩着身体躺上去。

  “喂!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本将军就在给你一次重新做人改过自信的机会!”

  我一时诧异,他越来越奇怪了。

  他爽朗一笑接着道:“你原本就是本将军买来的丫鬟,这些日子你似乎忘了自己的本分。从现在开始你要继续尽你丫鬟的本分,好生的服侍本将军,本将军就再发一回慈悲,每晚来助你减轻痛苦!”

  看他得意的眼角眉梢,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青衣长衫浩然而立,也是这般意气风发。如今恍如隔世,原来我们的距离是一个世纪那样遥远,我还错觉什么?

  “喂!你还不起床吗?还不过来服侍本将军更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醒,猛然起身,厚重的被子滑落。我看了看地上是棉被,又望向楚尘,莫非是他给我盖的被子?

  “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给你盖的被子!是你梦游的时候到床上拿的!差点被你吓死,你怎么还有梦游的习惯?!你们青楼女子都如此吗?”他说的气壮山河。

  这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的意味?暗自好笑。

  “你笑什么?”

  门恰巧被扣响,我忽视他转身开门。

  “客官小的来给您送热水!”年轻的小二绕过我将一盆热水放到架子上,又动手擦起桌子来:“客官还需要点什么?”他嘴上虽这么说,但眼睛一直在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最后目光落在床缦,一双眼睛像要望穿秋水一样,似乎要将那床缦瞪出个洞来好一探究竟。

  我挡在他面前说“没有了你可以出去了!”

  谁料那小二还不死心绕过我径直走向床塌:“掌柜的吩咐小的万不可怠慢了客官,这被子有些朝了,小的给您换新的去!”

  这小二明明是进来看楚尘的理由还不少。

  淡蓝色的床缦猛被撩起,楚尘倚靠在床头,原本整齐的衣服不知何时凌乱,漏出精致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膛。

  楚尘眉眼含笑,唤我过去。我一时不明所以,木讷着走过去。被他一个跟呛拉入怀中。他笑靥如花的冲那惊呆的小二说:“你回去告诉你们掌柜,被子还好,就是这床窄了点!我们睡着累得很!这一夜郎情妾意真是累怀我了!”

  那小二到底是十三四岁的孩子,羞红了脸,头也不感抬的跑了出去。好好的一盆热水也被他打翻,他又连声道:“小的再去打来……”

  楚尘扑哧一声大笑起来,我嗔怒着挣脱他的怀抱:“你为何如此刁难那小二,他不过是个孩子,刚才弄那么大动静,他准会被掌柜打的!”

  他忽然止住笑说:“你什么时候如此会为人着想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也会装好人!他此刻去复命的人根本就不是这客栈老板,你若不信可以去苏倾络房里一探究竟!”

  “你明知是倾络派他来的你还这样讲?”

  “倾络?叫得好亲热呀!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只要我愿意你就永远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就算死你的墓碑上也要冠我将军府的名号!”

  他如星般璀璨的眸子又泛起杀意,不寒而栗。我转身出门道是去给他打水洗漱。

  二月春寒,柳未抽新,寒风中立一男子,衣襟翩翩,几分惆怅若隐若现。我上前去轻轻拍他的肩膀:“倾络你有心事?”

  他回头看我,眼底的悲伤倾泻满地,轻启薄唇道:“幽芷你可知这是你这些年来第一次这样问我。”

  我一时诧异,对呀,这些年来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这样关心他,我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他苦笑一声道:“你可还记得那在月光下哭泣的少年?你那时为什么没有问一问他为何难过?你那时为什么不问?”

  “倾、倾络你怎么了?”我莫明感到恐惧,此刻的他心底似乎真的有无尽的悲伤,我从未见过这样失控的他,我一直以为苏倾络是没有忧愁的快乐精灵。原来只是他比我更懂得掩饰。可是这样心里会有多痛?他的痛又是什么?

  “呵呵……没什么,我还能怎么样。”他的笑像从前一样绽放,可却不似从前那样明朗。原来人是不可以一直无忧的。

  这镇虽小但不失热闹,街上人来人往,似乎是有集市。半老徐娘的妇人一手牵着自己的小儿,一手拎着菜篮,那样会心的一笑竟也嫣然。这朴实的幸福是我永远不可奢望的,我生与乱世,必定死与奢华,这样的平凡,可望不可及。

  这集市里的叫卖声参杂,小贩们都在夸耀自己的东西多么好,惟独一个做糖人的师傅,始终不言不语,一直在摆弄自己手里的糖人,生动极了,我还从未见过这样逼真的糖人,这小镇也藏龙卧虎。

  “幽芷你喜欢哪个?”倾络指了指那糖人问我。

  那糖人师傅也抬头看了我们一眼,随手然后拔下两糖人递到我手上。这糖人漂亮极了,宛若仙子。头上的发丝都清晰可见,飞星流云髻上斜插一枝钗,媚态横生。微微的一笑已是千娇百媚。

  “老板这是什么?好生漂亮。”

  那老板又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摆弄手里的半成品,漫不经心的道:“一个是苏妲己,另一个是是褒姒!都是祸国殃民的妖女,送给姑娘正合适!钱我就不收了,赶快走吧!”

  “哈哈哈……宋幽芷你狐狸精的气质连这小贩都看出来了!”楚尘忽然大笑起来,像是得了宝贝一样。

  倾络刚要做声,我连忙止住他,又看向那糖人师傅,竟没有一丝气愤,这人或许是名隐逸高人,他说的也不全错,或许将来我还用得到他。

  “老板包子!”我被这洪亮的声音吸引,慢慢将目光从糖人摊上移开。童颜鹤发,处变不惊,悠然自得的样子,看样子也不简单,这长乐镇到底是何地方,竟有这多奇人?

  “你又来了?看你的样子也是个道人,怎么如此不知羞呀?没钱还想吃包子?包子没有拳头倒有一双!你再不走休怪我拉你见官了!”

  鹤发童颜的道士连连摇头道:“见官我不去,如今官场黑暗,只怕贫道是有去无回。你还是给我包子吧!”

  老板自然不肯给他包子,那道士也不算完,两人吵闹起来,这一来二去,围观的人就多起来。

  “哎呀这是什么世道,不给钱就想吃人家的包子!不过那老道怎么那样眼熟?”倾络若有所思,忽又大叫一声:“师傅!师傅!”又拨开人群冲了进去。

  难道那就是紫华真人?他不是颇有道行的一代宗师么,怎么会是这副模样?莫非真的是浪得虚名?不会的,他是倾络的师傅,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紫华真人先是一惊随即喜笑颜开道:“苏倾络!太好了!先帮为师把这包子钱付了!”

  倾络脸上的喜悦渐渐消失,从怀中掏出铜钱递给那老板,又道:“师傅您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老干这吃饭不给钱的事儿呢?徒弟我都替你脸红。您老人家还能不能干点大事业了?”

  紫华真人飞快的给了倾络一记白眼和一记浮尘抽打道:“你这臭小子!还嫌弃起你师傅来了!你又不是不知为师的记性不好!偶尔出门不带钱有何奇怪!倒是你小子的言语越来越奇怪了!”

  紫华真人的眼睛迅速的扫过我和楚尘,然后立即整理装正色道:“尘儿见到为师为何不打招呼?”

  他这话与晴天霹雳无异,楚尘也是紫华真人的徒弟?那么倾络和楚尘便是同门师兄弟了。倾络脸上只是厌恶并没有惊讶,那么他早就知道他和楚尘是同门,原来这就是他们不再交手的原因。

  楚尘单膝下跪抱拳道:“徒儿拜见恩师!这多年没见师傅可好?”

  紫华真人颤抖着双手扶起楚尘道:“好……为师这些年一直逍遥自在。尘儿你是为师一手带大,最了解你的人也应当是为师。你可还记得我师徒二人初遇时的情景吗?彼时你尚是一名小乞儿,你偷我的钱袋,被我当场抓获,那时你的眼里有股子傲气,为师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飞黄腾达,鲤越龙门。为师一直知道江湖不会是你的长久之地,果然你放弃掌门之位从军。为师没有看错,你也没有选择错,如今我的徒弟已经是手握重兵的将军了!只是这一路走来,是否心安理德,也只有你一人才知。尘儿你的执念,该放的就放都放下吧!人的心不能承受太多东西,如今你的心脏已经不堪负荷了,别让自己的心在去执着,心病不医你将命不久已!”

  命不久已!这几个字如五雷轰顶般在我的脑海中荡漾。这老道已不是初见时的疯癫模样,俨然一副仙风道骨。

  “师傅你的意思是楚尘他有心肌梗塞?”倾络的语出惊人又引来他师傅的一拂尘。

  楚尘呆呆的望着他师傅,良久才回过神说:“徒弟记下了。不过徒弟放不下!多谢师傅的劝告,只可惜这是楚尘的宿命。即便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扫过我凝重的脸,心又纠结。

  紫华真人叹了口气转而望向倾络,想了想又开口道:“倾络,你一生淡薄名利,无论官场绿林没有一样适合你。你今时今日的苦闷,都是为师一手造成,只怪我当时实在不忍你这么好的武学奇才埋没,才硬将你拉入这武林是非。翼镜天宫是为师强丢给你管理的,为师也是想让你无闲暇去想那些心结,可是这么久了,你始终如一。为师也逍遥了这久,也是时候回去了坐镇翼镜天宫了。你心里其实有很多事,如今已转为了心魔,是时候让你去解开心里的结了。你想弄清楚什么就去把!其他的无须再挂心。”

  倾络的脸上少了往日的神采,换上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凝重,红了眼,跪在地上邦邦的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师傅!”

  紫华真人手拈胡须欣慰的笑了笑又道:“你们二人乃是同门师兄弟今后就算有什么过节,也定要和平解决,切不可意气用事!”

  楚尘和倾络面面相阙,虽心有不甘也不好忤逆恩师的意,只好齐声称是。

  “如此甚好!”紫华真人若有所思,转而对我道:“姑娘贫道尚有一呀那,不知当讲?”

  我正疑惑只得道:“道长请讲!但说无妨。”

  他连连叹气道:“姑娘明知知放不下又苦去遗忘?不要被仇恨蒙蔽。问问自己的心。有些事情真的会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顿时慌神,这道士到底何方神圣,看人心分毫不差,这样的人难免可怕。

  不过他所言是否暗指我和楚尘?或许我和他的宿命已经纠结,我们注定要有交集。我们都太执着。我的确无法忽视心中的那份热诚,我不能问我的心,那样会让我失去理智,我只能问我的脑。我只能选择恨,而不能再爱。我已然万劫不复。

  我凝视眼前这位能洞察人心的睿智老者道:“多谢道长指点,只可惜小女子无路可退。”

  浩然长叹:“你们何苦执着往昔?何苦……”

  说罢迈出矫健的步伐,倾络忙问:“师傅你要去哪?”

  “自然是回翼镜天宫!”

  “师傅珍重!”

  紫华真人摆摆手,继续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又折了回来,说:“为师还有一事不知当讲?”

  楚尘必恭必敬:“师傅请讲!”

  紫华真人伸出右手道:“给我点盘缠呗!”

  闻言我顿时觉得围绕紫华真人的那些光环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又变成那毫不起眼的老者。

  倾络边摇头边道:“师傅呀!您说这话可就一下子掉了身份,徒弟都觉得您不像高人了!”

  紫华真人飞快的翻了白眼,又狠狠的敲了倾络的头说:“才一年不见你竟然嫌你师傅矮了!你这臭小子”

  倾络瞪大了双眼说:“和你这小学文化的人没办法交流!”

  楚尘连忙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塞到紫华真人手里,他这才扬长而去。留我们三个人在原地哭笑不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