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跌入那个怀抱

更新时间:2018-10-24 14:26:51 作者:苏妖 字数:3509

月正当空,我的心开始纠结,抓皱了胸前的衣衫,香汗被寒风冷飕飕的拂干。好像有什么在我的心脏里穿梭,又如万剑穿心般难过。楚尘真的给我下了蛊毒?

  蜷缩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真的是生不如死。

  “你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的吗?!”

  我吃力的抬起头望着发怒的男子,艰难的唤了声:“倾络……。”我想我的笑容一定比哭还要难看,不然他的眉头不会那样纠结,脸上不会那样难过。

  倾络紧紧的抱住我疼的乱滚的身体:“幽芷你这是怎么了?楚尘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

  “我……我中了……蛊……”

  他凝视我,杀气陡然:“该死!我就不应该离开你!除尘简直不是人!幽芷你再忍忍,我这就去给你拿解药!”

  “你要怎样拿?他不会给你的!”

  “我自有办法!”

  “杀了他?是吗?”

  “必要时,我会!”

  我撑起身,攥紧手中的衣,拉他坐下:“倾络我不要你为我去冒险。我只是有点疼,只有过了子时就好了,不要去,求你了。”

  他的去意不再坚决,拥我入怀,柔情万种:“那你要怎样才会不那么难过?楚尘这人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自己单独和他这恶魔在一起了!我们一起上路,直到京城,直到你平安。”

  我无力的点头,在他怀中昏睡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我突然被一个外力拉扯,跌入另一个怀抱,抬眼对上楚尘戏谑微怒的脸,他扬了扬手中的铁链道:“你可真行啊!我这样锁着你都拦不住你偷汉子,你可真是十足的娼妇!”

  “你放开她!”倾络不知何时醒来,见我和楚尘的暧昧姿势,眼底暗自燃起熊熊火焰,仿佛只要这边稍有风吹草动,那火便可以燎原。

  楚尘搂我的手臂更紧,剑眉高挑望向倾络,牵动嘴角道:“真是可笑,我抱我的女人难道也要经你苏倾络的同意?这里不是你那淫乱的翼镜天宫!这女人是本将军的我想怎样就怎样!如果你苏倾络也对这样的淫娃荡妇有兴趣,那你只能自己到妓院找一个了!真是没想到你这样自称大侠的伪君子也有这般爱好。”

  “楚尘你那嘴巴是摸了粪怎么着?需不需要我给你涮干净?你那脸皮和城墙真有一拼!若不是早就领教过你的不要脸精神,今时今日我还真以为自己见到无耻之徒的鼻祖了呢!你说你得多不要脸?”

  楚尘竟然眼底含笑,不慌不忙的道:“若是说起不要脸,我又怎及你和我怀中的这女子?你们这奸夫淫妇,背着我在这风花雪月了整晚!她本就是青楼女子,可你苏倾络,一代大侠竟也这般不知廉耻!别人的女人就真的那么好?下贱!”

  倾络嗽的一声抽出要间的软剑,直指楚尘,一字一顿道:“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楚尘的笑也淡下来,横眉冷对:“苏倾络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本将军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娘怀里吃奶呢!”

  “你不仅不要脸而且还是个弱智!你不过比我大三四岁!”

  “废话少说!”

  一个跟呛,我被楚尘推到一旁,他们二人打斗起来,难解难分。

  我站起身,轻轻拍打衣服上的尘土,转身上楼去,昨夜折腾的不轻,看来应该回去补眠。这两人打起来,少说也要斗三四个时辰。

  醒来已是艳阳高照,我睡了这么久,不知他们两个打完没有。

  木制的门板吱噶一声被打开,倾络一脸的春风得意,莫非刚刚比武他赢了?

  “幽芷你醒了?饿了吧,我刚刚煮好了粥,你尝尝看,是我亲自下橱做的。”

  我伸出手准备端过他托盘里的那碗白粥,说时迟那时快,如鬼魅一般闪进一人影,夺过托盘里的白粥,朗声道:“我喂你!”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脸上没有丝毫的戏谑,而是满脸的得意,他们两个比完武都傻了吗?

  楚尘舀起一大勺送进我的嘴巴里,麻木感灼痛感由然而生,还不如他继续刁难我呢。

  楚尘看了看我难看的表情,然后冲倾络大喊起来:“苏倾络!我就说你做的东西难吃吧!猪都不会吃的东西!”

  倾络也痛他面红耳赤的吵起来:“姓楚的笨蛋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做的东西怎么会难吃?你还不会做呢!”

  “我那是不稀罕做!如果你做的东西不难吃,宋幽芷怎么会那种要死的表情?!你做的是猪都不吃的食物!”我真的很想打楚尘一巴掌,什么叫猪都不吃的食物?那为什么给我吃?

  倾络看了看我含泪的眼,有些惭愧,但仍不相信的舀起一勺说:“我尝尝……”话音未落他便吐了出来,不断的扇着舌头。

  “真的那么难吃你自己都吐了?”楚尘说着也尝了一勺,和倾络同样的反应:“苏倾络你想烫死我?!”

  我注意观察过,他们都没有受伤,那么他们比武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使他们如此转变?

  稍做休息,我们一行三人便起程赶路。

  我仍然坐在马车里,偶尔掀起帘子看外面的风光,寒风还是凛冽,他们竟都坚持骑马。时不时能传来他们吵架的声音,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两个人怎么就突然有趣了呢?

  夜幕不知何时降临,华灯初上,我们找了极朴素的店投宿,老板是个老实的中年男子,憨态可掬的笑容:“客官住店啊!”

  倾络总是那样和蔼可亲:“是的老板给我们三间房!”

  “两间就够了!”

  我和倾络一起望向楚尘,他该不会是还要我睡马棚吧?

  他微微一笑,颠倒众生的媚人:“苏倾络你自己住一间,我和宋幽芷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如此两间房就正好!”

  “楚尘你不能仗着自己不要脸就一直不要脸下去啊!幽芷才不会和你这变态住一间房呢!”

  倾络说着把眼睛看向我,似在等待我的肯定。我转身对老板说:“三间上房!”

  倾络顿时得意起来:“看吧!自做多情了吧!”

  楚尘也并没有发怒,仍然淡淡的笑:“宋幽芷夜里你最好不要爬到我的床上!”

  说罢转身上楼,我和倾络面面相觑,这人实在莫名其妙!

  木制的床板吱噶做响,许是白日里睡的过足,已夜深人静我却毫无睡意,翻来覆去,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楚尘对我如此“关心爱护”?百思不得其解,似乎他们达成了某种共识。

  “啊!”我从床上翻滚到地上,心又开始纠结,像有刀子在戳我的心,就好像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蛊到底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额头上流淌的不是汗水,而是鲜血。

  “幽芷!你又疼了?!该死的!我先抱你到床上去。”倾络的手触碰我时,心竟然更加疼痛。我的指甲深深的陷入倾络的手臂,袖子上一片殷红,好像他离我越近,我的心就更痛,这是怎么回事?

  “果真是奸夫淫妇!被我捉奸在床了吧!”楚尘不知何时进来,声音里没有怒火,而只是戏谑。

  倾络冷眼看他,额头上流下汗来:“你再胡说毁我们清白,休怪我剑下无情!”

  “呵呵……苏倾络你好大言不惭,你难道忘记我们刚刚比过,你我二人武功不分伯仲!你杀得了我吗?况且,我若是死了,她宋幽芷也活不成!你又怎么舍得?所以你还是每天祈祷我长命百岁的好!”

  “给她解毒!”

  楚尘脸上的笑淡了下来,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要你给她解毒!”

  楚尘的脸冷下来轻声道:“你就是这样求人的吗?”

  倾络的眉头开始纠结,我颤抖的握了握他冰冷的手,轻轻摇头。他忽然舒展,冲我风轻云淡的笑,丝毫不沾染红尘俗气的笑。然后望向满脸得意的楚尘,低声道:“求求你救救她,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呵呵……果真情深义重呢!只是我给她解毒的损失很大,你要用什么来交换呢?说出来听听,看值不值得。”

  倾络一字一顿道:“你想怎样?”

  “如果我要你死呢!我要你的命!你给吗?!”

  “可以。”

  “我听不到。”

  “你想要就拿去!不要在这里婆婆妈妈的!楚尘你什么时候能像个男人!”

  楚尘暗自握起拳头,发出咯吱的响声。我闻到了很浓的火药味,若是他们真的打起来,这次定会是你死我亡,可是现在我连阻止的力气都没有。

  楚尘的表情很复杂,攥紧的拳头又渐渐松开,颠倒众生的凤目流转向我苍白的面,又转向倾络道:“你出去!我是不会为她解蛊,但是我可以让她不那么难受。”

  “为什么要我出去?”

  楚尘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道:“你想看她生不如死你就留下,我出去!”

  倾络见我轻轻点头,这才站起身来,走过楚尘面前:“拜托了!”

  楚尘脸色突然一变怒吼道:“滚!她就算是死了也是我的人!你拜托个屁!”

  “你……”倾络冷哼了一声,开门出去。

  楚尘一步步向我逼近,很奇怪,仿佛他靠的越近,我的疼痛就越轻。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我的幻觉?他坐到床边,脱下鞋子,转身抱住我。我无力的挣扎了一下。

  “别动,这样是不是不那么疼了?”他的声音极尽温柔,眼底饱含怜惜,我又失神,迷乱在他风华绝代中。

  心底的刺痛真的减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迷惘的对上他皎洁如星辰般的眼。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靠近,你的蛊发作的就不那么厉害?知道你中的是什么蛊吗?也不必你缴尽脑汁了,你中的是情心蛊,唯一解蛊的方法就是与我交合,若是你随便和其他男子交合,你就会知道何谓七孔流血!这种蛊来自苗疆,你只有靠近本体的时候疼痛才会减轻,你我已经是血脉相连的了!不过我是不会给你解蛊的,纵使我厌恶你这样的淫荡女子,我也不允许你和其他男子苟合!”他突然收紧臂膀,勒得我无法喘息。

  如此我们的命运不是绑在一起了,他生我生,他亡我消?他怎么变得这样深不可测,到底在哪里弄到的如此诡异的蛊呢?他如此的含义又是什么?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我不会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