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他的吻毫无温度

更新时间:2018-10-24 14:41:20 作者:苏妖 字数:3106

阳光透过帘子照射进来,照得人暖洋洋的,人变的懒散起来。掀开帘子一角,随即冷风呼啸而进,我又连忙将帘子挡得严严实实的,这阳光也越发会骗人,明明是艳阳天,却依然这般的冷,已经要二月了呀,什么时候才能暖起来?

  这反复的天气已经数日,我只得躲在马车里。边疆已经平定,皇帝下旨命楚尘回京,可是却不准他带兵马,这用意显而易见。

  这些日子我极少于他冲突,自从那日的不明所以的吻后他也不再找我的茬,似乎有什么在相互制约着我们。跟楚尘在一起我是绝对安全的。我相信他不会杀我,而且也不会让其他人伤害我,这点我是了解他的。

  马车颠簸了好多天了,我们依然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我真怀疑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可又不好开口问他。天快黑的时候,遥望灯火通明,暗自高兴起来,总算不用睡马车了!

  这城池店铺林立,虽然是不大的小镇,但也井然有序。我突然觉得,我以往的端庄都被楚尘给磨灭了,就像是久旱逢甘一样,扑到饭馆里面,狼吞虎咽。这几日风餐露宿,倾络说的对,这行走江湖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在我抓起第二只鸡腿时,我发觉楚尘没有吃东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也不畏惧,瞪大了眼睛望回去。

  他发起笑来说:“宋幽芷你就是这样勾引男人的?就你着吃相?哪个男人见了还愿意和你上床?你真的是名妓?莫不是当初和那老鸨一起骗我的银子吧!”

  放下手中的事物,冷笑道:“不知将军知不知道人是最复杂的动物,有些人一辈子没做过坏事,一辈子与世无争,可有些人狼心狗肺,你就是用真心待他一辈子,总有一天他也会反咬你一口,将军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该称之为畜生?!”

  “哈哈哈哈……有趣!你看见那流星了吗?你说是我的剑快还是那光快?”说着他拔出宝剑,寒光一闪架到我的脖子上。

  “将军对付我这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就只能这样吗?你也不过如此。”

  他含笑收了宝剑道:“手无寸铁?你这蛇蝎心肠的女子,居然也好意思称自己为弱女子?是不是我一直冷落你,你失去了耐心,所以在我面前原形毕露?其实你大可以跟我说啊!那我今天是不是应该满足你淫娃荡妇的欲望?”

  眼见他向我走来,眼睛里燃起的不是欲望,而是熊熊烈火,是要将你毁灭的火焰。我只是神情自若的端坐,没有丝毫畏惧,用更可怖的眼神望回去。他如流水般温柔的唇印在我的唇上,只是这样的程度,他也同样睁大眼睛与我对望。那温度突然消失,他朝地上猛吐了几口口水,似乎仍不满意,又在袖子上很蹭了几下,仍下句:“残花败柳!”然后消失在我眼前。

  夜未央,一黑影闪入我记得这淡淡的香草味,转头对他笑道:“倾络你来了!”

  他拿手指轻点我的鼻子说:“你那长的真的是人的鼻子吗?确定不是狗的鼻子吗?”

  “自然是人的鼻子了!”

  那笑容像是冬日里最灿烂的阳光,他凝视我:“幽芷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我要起程回翼镜天宫了,不能再保护你了,和楚尘在一起你要小心啊!”

  我点点头:“倾络你怎么变的婆婆妈妈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你这小妖精居然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搔起我的痒来,引来我银铃般的笑声阵阵。

  送走了倾络,我蹑手蹑脚的爬上二楼,轻轻推开房门。烛火突然亮起来,惊的我掉了手中倾络给我的令牌。楚尘一步步向我走来,像被施了法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令牌,掂在手里打量很久。似笑非笑的说:“翼镜天宫的飞天令?苏倾络对你倒是挺不错的!连这号令教徒的飞天令都舍得给你,你和他睡了吧!怎么会有你这样下贱的女子?”

  我不怒反笑说:“将军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他冷笑道:“看来脸耻二字,与你这种千人枕万人睡的青楼女子,实在是多余之物!不过你再不济也是本将军买来的贱婢,容不得你丢我们将军府的脸!你看这样如何?”他拿出一条长长的锁链,接着道:“我将你锁起来,就不怕你出去偷人了!而且这乱世这样也安全,万一你走丢了可如何是好。你说呢?”

  我冷眼看他:“楚尘你不要太过分!”

  他轻哼一声道:“这话该是我说的吧!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是我的!他苏倾络想都别想!你就老实的待在我身边一辈子吧!我告诉你有你受的!所以你最好安分一点!这锁链是本将军给你戴呢还是你自己戴上呢?”

  我突然双目含笑,接过他手中的锁链,仔细打量起来,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新年都过了,将军还送我这么……别致的首饰。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呀!”

  他也笑:“哦?是吗?这样好,你就不能出去偷人了!这链子够长,我将这头栓在我的床上可好?”

  “我可以反对吗?自然是不可以,那么就听将军的安排!”

  他又连连摇头道:“不好不好!万一你顺着这绳索爬到我床上可怎么办?你这样的色女,该防还是要防的!毕竟我清白之躯呀!可不能让你坏了我名节!你不要脸我总归是要的!这样好了,我将你栓的远些吧,这样我就安全了!就将你栓在马棚里怎么样?”

  “你这男人就喜欢自以为是!马棚就马棚,我倒觉得这里的空气,因为某种原因臭的很!”昂起骄傲的头从这个笑靥如花的男子面前走过。

  北方早春的夜晚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好过,寒风刺骨,我坐在稻草上,不断的呵着手用力的摸搓。就算被冻死我也决不会回去求那阴晴不定的男人。蜷缩在稻草上,这四面透风,现在这样反倒更加的寒冷。

  “今晚月朗星稀,清风徐来,这良辰美景都让你一个人独赏了,你说本将军对你是不是好的不得了!”

  我冷眼看这个充满温柔戏谑的男子,牙齿忍不住打颤:“是呀……将军这……这么好的兴致还来……阿嚏!还来赏月呀?”

  这个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浓:“哪里,本将军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安分守己。”

  “我这不是在这儿么!”这人还没完没了了!

  “哎呀!你的确是在这,可是不只是你自己呀!”

  “是呀还有你在呢!将军该不会是专程来陪我的吧?”

  “难道青楼女子都喜欢自以为是吗?!”

  我失声笑出来:“将军不也很喜欢自以为是么,难道您也是……”

  他剑眉倒树:“少和本将军耍嘴皮子!我是来监视你的!哎呀……我怎么就忘了呢?你看你旁边……还有那么多种马呢!万一你发起骚来,它们可如何是好?!在本将军跟前这么久,你忍的很难受吧!说不准等会就会饥不择食的冲向这些马的!”

  他这实在是没话找话,不过是言语上的攻击,我还是忍的了的,索性往稻草上一歪,背对着他不于理会。

  “你这是干什么?如此迫不及待?我就说你是淫娃荡妇吧!这样罢了,你若是承认自己下贱是个荡妇,并且不要脸到极限,本将军就开恩让你进去睡。”

  这个男人满脸得意的戏谑。我有时候会不懂,他在这里,真的就是为了逞这口舌之快?时间久了,这样的言语轻佻就索然无味了。

  “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觉得本将军说的话字字珠玑?你这样的女子本将军见多了!惟利是图!忘恩负义!你不是要男人么!我成全你!”话音未落他的唇就铺天盖地的印下来,我猛然惊醒,胡乱的垂打他结实的背。

  他的舌头像是在跳一支艳舞,生生的窍开了我的嘴,长驱直入,和我的舌纠结在一起。

  这吻毫无温度,像是动物为了繁殖,不得不做、爱一样。我只感觉炎热的午后突然降落一场及时雨,口中突然清凉,有什么顺着我的喉咙滑进心脏。

  他离开我的唇,拿手背用力擦拭自己的嘴唇,脸上再没有戏谑的微笑:“知道我刚刚给你吃的是什么吗?你有没有感觉热热的?”

  经他一说,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灼痛,难道他给我吃了……

  “放心!不是春药!是一种苗疆的蛊毒。以后每到子时,你就会如万蚁食心般难受,绝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告诉你宋幽芷,我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这疼痛远远不及你给我的万分之一!你就好好的等毒发吧!这毒除了我没人能解。所以你就不用盼望苏倾络来救你了!”

  他意气风发,我却看不出他有一丝喜悦,倒觉得他今时今日的举动像是在吃醋。我从不怀疑他还是喜欢我的,我和他之间不止有恨,多少还是有些许暧昧的,这事实我不能否认,从草原黑洞里我手中的刀掉在地上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从他为我挡箭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或许他也知道,只是他还在拼命忽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