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你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吗?

更新时间:2018-10-24 14:23:54 作者:苏妖 字数:2736

这草原苍穹,风寒刺骨,裹紧了棉衣,仍不敌晚来风急。纵使这样挨冻,我也不想回军营,听那男子胡言乱语。

  皓月当空几人愁,

  红颜垂泪何时休?

  直等青春熬白头,

  此恨无眠亦无休。

  突然响起零星的掌声,回头一书生打扮的男子冲我施了一礼道:“好诗!在下恰巧路过,忽闻有人吟诗。冒犯之处还请见量。”

  我也还一礼:“见笑了,粗俗之作,难登大雅之堂,有污尊耳。”

  他遥遥头道:“姑娘此言差已。在下觉得有感而发,此乃佳作!只是不知,姑娘何故如此伤感?”

  我这士兵打扮他如何知晓我是女子?这又荒凉,若他真是读书之人,他来这慌山野岭做甚?此人绝非等闲。

  又施一礼后说:“公子小女子失陪了。”

  那书生伸出手拦住我的去路。

  “公子这是何意?”

  他笑道:“姑娘别怕,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请姑娘到府上坐坐!”

  我凝视他:“若是我不肯呢?”

  “只怕由不得你!”

  紧急召集的号声响起,军营里出事了!难道蛮彝来夜袭!真是卑鄙,明明达成了协议,休战三日的!

  书生突然笑起来:“看来成功了!姑娘还是跟我走吧!我们大汗想见你!”

  我惊呼:“你是蛮彝!”

  书生忽然大怒:“你们这些中原人就是喜欢自以为是!我们涯库族跟你们一样都是人!凭什么我们就被称做蛮彝?就因为我们种族人少?!”

  “我还不是一样!”

  他惊讶道“你是……”

  我一字一顿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琉国?”

  “你是琉国人?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曲国的军营?”

  “她是为了报仇!找我报仇!”楚尘一把拉过我,挥剑结果了那书生的性命。炙热的鲜血溅我满身满脸。

  “怎么?被我当场抓到通敌心情不好啊!”他擦干净剑上的血,转身擦我脸上的血迹。

  “别碰我!你别碰我!”

  他剑眉倒树怒道:“你怕了?你也会怕?我不杀他,他就会杀了你!又或者我不出现,你就会被带到可汗府,下场是什么你很清楚!你以为他不知道你是天下第一舞姬么?”

  我冷笑道:“那还真是要谢谢楚大将军救……”

  “小心!”他大呼一声,然后将我扑道在地,箭雨袭来。

  “抓住他们!”

  “抓活的!”

  楚尘一把抓我起来,四下张望,“我们快走!有埋伏!”

  我踉跄的跟在他身后,夜色茫茫,这离军营又远,我们能躲到哪去?

  “啊!……”脚下一空,双双陷了下去。我只听到一声落响,楚尘重重摔在地上,而我在他怀中安然无恙。

  我从地上爬起,揉揉被他捏的泛紫的手腕。见他躺在地上仍无要起来的意思,轻轻推推他:“喂,楚大将军,我们是不是掉进草原黑洞了?”

  他点点头有气无力的扯动嘴角:“我们死不了!”

  我很佩服此时此刻他还有如此的自信,他轻哼了一声,眉头紧皱。我这才注意到他的背后插着一支箭,血染红了他的盔甲,打湿我的眼:“你为什么救我?为什么让自己也身陷险境?你到底要我怎样?!”

  他依然笑,带动伤口,咬紧牙关,然后在昏厥前轻轻的说道:“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我的泪簌簌的落下,摔在地上粉身碎骨,就连我也跟着万劫不复。我现在若杀你简直如探囊取物,可为何我的手都的连匕首都拿不起?只能紧紧的抱着楚尘甘肠寸断。

  握住自己颤抖的手,握住那箭。我一定可以,楚尘你也不能就这样死,你也只能死在我手上,绝对不是就这样死!深呼吸一口气,血溅三尺。

  “啊……”他大叫一声又晕了过去。我忙脱下棉衣为他止血。

  不知多久,寒风吹起了又散,困意摇走又来。

  阳光照进这十几米的黑洞,零星的,毫无温度的,像是破了的幕布,无法修补的伤痕,就如我们一样,腹水难收。

  醒来正对上楚尘懒洋洋的眸子,仍然有些有气无力:“你醒了。冷吗?”

  我忙从他怀里钻出来,暗自脸红:“你没事了?”

  “我以为你会趁那时侯杀了我!”

  “你不是也为我挡了一箭!我们扯平了。”

  “你以为我们之间咳咳……你以为是这么简单就能分清楚吗?其实……你舍不得我死,宋幽芷,我说你忘不掉我!”

  我推开他起身,一字一句道:“你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

  他突然大笑起来:“你昨天夜里,靠在我怀里,柔情似水。我不信你现在还下得了手杀我!”

  拔出腰间的匕首,一步步逼向他,牙齿止不住打颤:“你最好不要盲目自信!”

  他笑扯开干裂的唇,嗖的一下弹起一块石子,正中我的手腕,匕首砰一声落地。就算是他身受重伤,我也杀不了他,机会稍纵即失。稍一用力他就将,僵愣的我带入怀里。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我,柔若当年。

  我差异的看着他,再看看手里的布包。他努努嘴说:“我记得你是正月初一的生日,这军营里没有材料,我前天连夜骑马去镇上给你买的,你尝尝有没有我那时做的好吃?”

  我僵了的手慢慢打开布包,眼泪就不经意的滚滚落下。

  楚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糕点,失望道:“哎呀!这绿豆糕都碎了,定是昨天摔下来弄的。”

  连我的生日,我爱吃的糕点他都记得,怎么就单单忘了我们的誓言?捏了一点放进嘴里,不是当年的味道了,毫不香甜,只有苦涩。就像是时光倒流一样,他的样子在我脑里更加清晰,不是他穿盔甲英勇无比的样子,是他青衫长褂笑靥如花的柔情;不是他挥剑杀敌的面目狰狞,是他立于桥头玉萧在手悠扬自得的安逸。那萧声像是最宜人的梅花香,沁人心脾。

  我阁着门板叫他:“尘哥哥你躲在厨房做什么?”

  他声音焦急:“幽芷!你别进来啊!”

  我咯咯的笑起来,说:“你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吗?”

  少年的他急声道:“谁说的?!我楚尘侠肝义胆……”

  不等他说完我就撞门进去,不禁大笑起来,如银铃般。他的脸瞬间变红,故意大声道:“不许笑了!再笑我就把你跟这糕点一起蒸了!”

  我直起身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弄的自己满身满脸都是面粉!”掏出手帕轻轻擦拭他俊美的弧线。

  他讪讪道:“这哪是面粉,是绿豆粉。”

  我诧异道:“你在做绿豆糕?”

  他点点头:“谁让我的小郡主喜欢呢!”

  我忙拉过他的手惊呼:“你烫伤了!疼不疼?这么严重一定会留疤的!”

  他笑道:“留疤怕什么!你当我是你呀?”

  “幽芷,你哭了。是不是糕点不好吃?等我们回家我做给你吃。”

  我回过神来,抓过他的右手,轻轻抚摩那伤疤,淡淡开口:“还疼吗?你肯定没听我的话擦药,你看好大的疤。”

  他愣了神,然后紧紧拥抱我,声音哽咽:“那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没人给我擦药啊!”

  “就算我现在给你擦药,这疤痕也不会消失了。这伤害已经造成了。”

  “就当一切都不存在不行吗?就试一次不行吗?”

  无语凝咽,我就静静坐在他怀中,紧紧相依,他拿袍子紧裹住我们。我们都明白,我们活着出去几乎是不可能。若他没受伤,或许可以带我爬出去,可也只是或许了。就算士兵们来找我们,这草原茫茫,找到我们的机率几乎为零。还有这天寒地冻,就算不渴死饿死,也一定会冻死。那我还恨什么?

  何苦念曾否相恋,无奈何便是姻缘,此番绝境,那往事褪色成烟,能这样死,我们也解脱了。楚尘我用尽力气去恨你,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愿长睡不再醒。

  “幽芷我们不会死,不会死,没经我同意你绝对不能死。我也不死,我等着你醒来,我等着你杀我,别睡呀!会有人来就我们的!幽芷……你的手好凉,放在我胸口上就不会冷了,我抱着你,你就不冷了……我们不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