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这男人莫名其妙

更新时间:2018-10-24 14:40:40 作者:苏妖 字数:3158

这一日天气正好,天空一贫如洗,阳光中带着秋菊的香味,照得人心也暖洋洋的。

  无颜六色的毽子飞进窗来,正巧落在落在书桌上。我一惊,望出去,蔓儿娇俏的脸,映入我的眼。

  她急忙跑进来,拉过我的手,笑容流逝:“小姐你的手?怎么伤成这样?将军对你不好?”

  我握了握她的手:“找我有事吗?”

  她扬了扬手里的毽子:“今天天气很好,我本来是想找你踢毽子的。”

  “好啊我们走。”

  蔓儿拉了我的手一蹦一跳的往园子里走。

  她将毽子高高踢起,又稳稳接住,再踢给我,笑语连珠。

  “小姐你快接住呀!快快……”

  “哎呀!砸到人了。怎么办呀?”

  我看了一眼,叹口气说:“我怎么知道会砸到人呀?大不了去道歉吧!”

  蔓儿猛摇我的手臂说:“好象是燕王呀!过来了!小姐真的是燕王!”

  “霖零你的毽子?”他目光灼热。

  慌忙接过毽子,施一礼:“见过王爷。”

  他伸出手,迟疑了一下又收回去,说:“免礼。”

  “这不是霖零姑娘么!好久不见!”我这才注意到,燕王身边还站着一位,笑靥如花的女子,亲密的挽着燕王的手臂,似在宣告一种所有。

  燕王凝视我,缓缓开口道:“你还好吗?”

  我点点头:“谢王爷关心。”

  他怅然若失:“那就好。那就好。”

  那女子道:“王爷,你等我一下,妾身于霖零姑娘好久没见了,有几句话想说。”

  燕王点点头,转身离开。

  这女子一身素衣,淡雅极至。冲我笑道:“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不记得在醉魂轩时,有个女子跪在你面前求你就她?可你丝毫不理会。你告诉她只有自救。”

  我凝视她:“原来是你。”

  她巧笑嫣然:“你想起来了!就是我。你说自救,我嫁入王府,可你却沦落到给人当下人!这就是命。有人富贵,有人下贱。”

  我淡笑视之:“王妃我都不做,没想到你做小妾还满兴奋的么!人怎么能只见眼前利益?目光短浅。还有你就算再怎么刻意模仿,你也不是我!”

  “哼!你就慢慢在这里高瞻远瞩吧!”那女子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去。

  天兴三年十月,边疆急报,西北蛮彝似有异动。帝下旨,命定国大将军出征平定。

  “哎!又要打仗了,如此一来,咱们将军又不能在府里过年了。这蛮彝也真是,要年根儿了还不安生。”一老妇边说边搓手里的玉米。

  一十三四岁的丫头道“这还不好么,将军不在家,不知道有多自在呢!孙婶你是不知道,我呀一见到咱们大将军,就腿软!将军那样子别提有多凶了!吓人……“

  那老妇连忙捂了她的嘴说:“要死了!你这死丫头!万一给人听见了,传到将军耳朵里,还不把你打死!”

  那丫头顿时脸色大变,小声道:“将军真的会打死我么?”

  “不打死你,也把你的嘴巴撕烂!看你还怎么嚼舌头!”

  “孙婶你又吓人!将军哪有那么狠毒。你看那幽芷姑娘,不是总惹将军生气么,怎么也没见将军把她的嘴巴撕烂?”

  “要你多嘴!你来的晚,这里好多事是说不得的!干活吧!”

  好一个精明的妇人,我推开门,上前施一礼道:“孙大婶,参汤炖好了吗?”

  那妇人忙站起来,回一礼道:“姑娘来了。您说什么参汤呀?”

  我疑惑道:“杨总管让我来端的呀!给将军熬的!”

  那妇人一脸茫然:“将军从不喝那东西的。许是大总管和您说笑呢!”

  我笑道:“我还真是好骗,不打扰了,您忙。”

  那么就是他们有心支开我。

  楚尘穿戴整齐,戴盔披甲,腰间宝剑光辉奕奕,英气逼人。

  我拿过披风给他披上,将细软棉衣一一装好。

  他突然说:“我此去至少三个月回不来。”

  我边整理边说:“将军无须担心,杨总管可是能干的很!”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这点我很放心,我担心的是你!”

  我正视他:“那将军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会过的很好。”

  他皱了皱眉道:“这我就更担心了!趁我不在你出去勾三搭四可怎么办?若是我想你了,又该怎么办?所以,换上这个!我带你一起走就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他丢给我一个包袱,里面是一件士兵的衣服。

  他骑宝马,英姿飒爽,对我媚惑一笑:“记得上次带你骑马,你似乎很不高兴。想必你定是不喜欢骑马。这样好了,你就跟在我后面跑吧!免得有人说本将军强迫于你。”

  他高举宝剑,策马狂奔。数十万军队,几万匹战马,气吞山河,呼啸而奔。

  我站在队伍中,万念具灰。眼见大军前行,又不得不迈开步子跑起来,由队伍的领端落到末尾,不多时便体力透支,一阵阵钻心的疼从脚底传来。队伍离我越来越远,我是又急又气。索性瘫倒在路边,反正也追不上了。脱下这不和脚的靴子,脚底的水疱起了又破。

  日幕将至,这又慌山野岭的,腹中饥饿难奈,不禁簌簌的掉下泪来。

  忽闻马蹄得得,尘土飞扬,来人催马不前。

  我胡乱摸了一把泪,看楚尘笑意盎然的脸,他说:“你看我这一时不盯着,你就在这里偷懒!还把脸摸的像只花猫,以为这样我就认不出你?”

  我又赶忙用衣袖擦脸,止住泪昂首对他道:“将军放心,我会赶上去的!”

  他的笑意更浓:“怎么赶?等这天一黑,豺狼虎豹都出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走出这山头!”

  我谨慎起来,四下打量。他用力拉我上马,说:“不知现在你喜不喜欢骑马?”

  我忙点头,实在不想再跑步了。

  他笑声爽朗:“这就对了,以后要听我的话,不然有你苦果子吃!驾!”

  我们赶上军队时已经是半夜时分。胡乱就水咽了一块干粮,便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马车上,不知行了多久,依然是慌山野岭。这马车装的是一些杂务,只要不再让我随军跑步就行。

  偷偷掀开帘子一角,已经下雪了,这里天气寒冷,往北还会更冷。今年冬天有的熬了!

  这一路上,楚尘再没有为难我。走了二十多天,终于到了边疆。

  这里有些荒凉,没有城池。军队在平原上安营扎寨,楚尘依然让我和他同帐。很多将士都对我的身份好奇,但没人敢一问究竟。

  一到这里楚尘就同原来驻守的将士研讨起来,一连很多天,我也乐得自在。

  数日后楚尘自信满满,召各营将军于帐内,桌上扑开地形图。说道:“我军与蛮彝交锋数次,双方都已熟知。本帅以为,此次交锋,出奇方能制胜!我们就用最简单的八阵法来将敌军打的落花流水。1.方阵:用于截断敌人;2.圆阵:用于聚结队伍;3.疏阵:用于扩大阵地;4.数阵:密集队伍不被分割;5.锥行之阵:如利锥用以突破敌阵;6.雁行之阵:如雁翼展开用于发挥驽箭的威力;7.钩行之阵:左右翼弯曲如钩,准备改变对行、迂回包抄;8.玄囊之阵:多置旌旗,是疑敌之阵。”

  一将领点头道:“元帅此计甚妙!蛮彝定想不到我军会用此阵!”

  楚尘笑道:“如此,整军明日迎战!”

  擂鼓喧天,很快冲锋号、呐喊声响成一片,狼烟四起。

  半天时候,偃旗息鼓,传来收兵号,大获全胜。

  帐帘猛被掀起,阵阵凉风袭来,不胜寒。

  一双手臂将我抱起,转的我有些头晕目眩,待我轻呼,楚尘这才将我放下来。容光焕发,整个人神采奕奕。他傲气十足:“我赢了!在战场没人胜得了我!”

  我笑而不语,解下他的战袍,挂好。

  有些人为名利而生,有些人为风月而活,而楚尘却是为战而存,浴火成龙。可是楚尘的样貌却生的如此好看,他像是一件艺术品,他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像是精雕细琢过的,他飞扬的桃花眼神采奕奕,没有一个武将可以生的这样妖艳,男子生成这样其实是一种罪过,然而他的美,却没有为他在战场上带来丝毫的不便,反而让他锦上添花。

  一鼓作气,乘胜追击。如此看来不出一月定能搬师回朝。

  岁末,不能与家人团圆。军营里众将士一同守岁。

  围成一团团饮酒食肉,也别有一番情趣。我坐在楚尘身旁,不时为他添酒。人微醉,借着酒劲儿,有人问道:“元帅,你身边这唇红齿白的小兄弟是何人呀?”

  楚尘微曛着手指抬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唇上狠狠的啄了一下,大笑起来:“你说她是何人呀?”

  那人瞠目结舌,缓缓道:“元帅你……难道你喜欢男子?”

  旁边的人打了他一下说:“笨蛋,那一看就知道是位姑娘!”

  那人笑道:“莫怪莫怪,我喝多了!”

  我起身道:“这些日子以来多逢大家照顾,无以为报,我先干为敬!”

  我的酒量还算可以,这样的烈酒喝上一大碗也还不算含糊,施了一礼又坐下。

  楚尘跟我咬耳道:“你倒是很不以为然!似乎很喜欢着军旅生活么!你当真那么感激他们对你的照顾?我让你充当军妓如何?他们更需要你用身体报答!”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出人群。这男人莫名其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