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只是风情万种

更新时间:2018-10-24 14:40:29 作者:苏妖 字数:5190

纤云巧弄,街上人流川流不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楚尘挑起轿帘,向我伸出手来,眉眼如斯,似有道不尽的柔情。
  只是这风情万种,不复当年。
  “幽芷我们到家了,来我扶你。”
  他在搞什么鬼?不管怎样,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耍花样。
  我笑吟吟的将手放入他的手心,“有劳将军。”
  “你我还需如此客气?跟我来,我给你一个惊喜。”他如情窦初开的少年般,拉着我的手奔跑在秋光中。
  穿庭院,踏芳草,逐小溪。
  如春风拂面般蒙了我的双眼,“幽芷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亲手栽种,你一定会喜欢的!”
  沁圆?洞天湖?淘樱阁?就连这池中鱼,杨柳岸,都于巨鹿侯府无异。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还是你要我重温一次家亡之痛?
  “喜欢吗?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很喜欢!”
  银牙咬碎:“当然喜欢!”
  他从身后抱住我呢喃道“那就好!你没来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在这里,总是想起我们的从前。你可还记得?那年我也是像这样抱着你,也是站在这湖边。”
  “当然记得。你给我的一切,我都铭记于心。”
  他将头埋入我的颈间:“是吗?我们倒是不谋而合。你给我的我也一刻不曾忘记!”
  “啊……”低吟一声,肩膀阵阵刺痛。
  “你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需要什么跟管家说一声便是,他自会办妥。”
  熊熊火焰映红夜空,到处是烧焦的味道,哭喊声响彻天地。
  “父王!救救我!不要不要过来……”
  “啊!救命呀救救我吧!我全听你的!不要……”
  “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幽芷你快逃呀!求求你们不要,放过我女儿吧……啊……幽……若快逃……“
  “娘!娘……”醒来又是满头大汗,夹杂着泪痕斑斑。
  蔓儿秉烛过来:“小姐你又做噩梦了?你有好久都没这样了,看你这满头的汗,当心着凉。”
  “蔓儿,我不要留在这里!带我走带我走!血好多血!她们在哭啊!她们在叫救命呀!她们说不要……”我如孩童般在她的怀里决了堤。
  蔓儿用力摇晃我的肩膀:“小姐您醒醒,那是梦,是梦呀!您别吓我呀!”她呜咽起来。
  我泪眼望她,嘲笑自己,抱紧双膝,“我没事,你说的对呀!是梦。你出去吧。”
  彻夜未眠,看月落乌啼,霜满心田。
  他就是要折磨我,我越是恐惧,他便越是开怀。我不能随了他的愿,绝对不能!
  我坐在长亭,痴痴望着涟漪。
  山花灿烂,这野菊甚是幽香。他灿如阳,媚如春的笑脸,刺入我的眼,“幽芷你看这花美吗?”
  我轻轻嗅了一下,“当然,不仅美还香呢!”
  他双臂拥紧我,“它的美不及你万分之一。昨晚睡的好吗?”
  我笑,“当然好!你一番心意么!我又怎么能不领你的情!倒是你,夜里睡觉关好门窗,当心有脏东西飞进去!”
  他剑眉含笑:“你倒说说会有什么脏东西?”
  我在他耳边道:“比如说,鬼。”
  他哈哈大笑起来:“幽芷你还真会说笑!即便是有,那小心的也该是他们。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更别说死了。”
  我不做声,他接着道:“幽芷,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我们在这湖上,你弹琴,我萧声来和。”
  我笑,银牙咬碎。当然记得,那湖里还葬送我的亲生哥哥。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还有那块巨石,你说那是三生石,当时我们还在上面刻了名字呢!这石头可真灵,如今我们又重逢了。”
  那石头不仅有我们的名,还有我的姨娘,一死保清白的鲜血。
  “啊!对了,你跟我来。你看这棵柳树你还记得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他带我回忆的每一个地方,不仅有我们昙花一现的美好,还有我亲人的血泪。
  不要再想起了!我冷言道:“楚大将军,今日这么闲,来陪霖零忆往昔?”
  他微皱了眉:“你是幽芷,不是什么霖零。往后你只可叫幽芷。我只叫你幽芷。和我厮守的是幽芷,霖零跟我从没有过交集。”
  “你喜欢什么就叫什么吧。”
  他轻点我娇俏的鼻子:“你呀,还是那么善解人意,真叫人爱不释手。我们好久没有对弈了。你的棋艺还那么精湛么?”
  我故做羞涩:“将军谬赞,怎敌你招招狠棋,至人于死地,杀人于无形?”
  他手指捏紧我的下巴:“说到狠,我又怎么比得上你跟巨鹿侯呢!你们那才是,口蜜腹剑,心狠手辣。你看你,怎么扯到这里了?算了算了,不下棋了。策马如何?”
  他并非询问我,用力将我拽入马棚。牵过他的汗血马,翻身上马。指高气昂的看着我,“上马!”
  我甩了甩酸痛的手腕,“我累了,不想骑马。”
  怒目圆睁,“我叫你上马!”
  “我说了不想去!”
  他用力一扯将我拉上马背,紧困于身前,“我说的话,容不得你说个不字!”
  策马狂鞭,颠簸难奈。奔波了近一个时辰,从将军府到城外,又返回于此。
  他翻身下马,将惊魂未定的我抱下来,我双腿一软倒在他怀中。
  他用手理了理我微乱的发髻,“幽芷你怎么哭了?我只不过是想和你一起骑马。吓到你了吧?都是我不好。”他如雨点般的细吻,拭干我脸上的泪。
  我似有几分娇嗔怒气,锤打他的胸口。像是情人间最平常的责怪。可我们心里都清楚,各怀鬼胎。
  “父王……娘……不要杀他……父王!”惊醒撞入一个温暖的怀中,他冰冷的手拂上我的脸,柔声道:“你做噩梦了?看你这一头汗。梦见什么了?我听见你叫父王,梦见巨鹿侯了。他跟你说什么?说他罪有应得,说他卑鄙无耻,说他死有余辜,还是说他心狠手辣?”
  我狠狠推开他,一字一顿道:“他说你忘恩负义!”
  他眉头紧锁怒目圆睁,抓过我的长发,将我拖到铜镜前:“你看看你,满脸写着淫荡二字!我忘恩负义?是谁把你从妓院赎回来?!我怕你思乡心切,特意仿照你在侯府时的宅子,建这园子给你!我给你锦衣玉食!你凭什么说我忘恩负义?!凭什么?你凭什么?!”
  “就凭你杀我全家!你修这园子根本不是为了解我思乡之苦!你是为了折磨我!当年我父于你有知遇之恩,可你这忘恩负义的奸贼!不但不知恩图报,还背叛我父,投靠敌营,领兵亡我国家!
  你毁我家园,你们这群禽兽!我未满周岁的弟弟,被你们狠狠摔死在石板路上!他还只是个婴孩,你怎么下的去手?还有我侯府的女眷,被你们奸污致死!她们哭喊求救,她们说不要,可是你们还是撕碎她们的衣服!
  就那洞天湖葬送了多少我侯府的亡灵?我娘亲被你们……五马分尸。你敢说我父不是死在你剑下?
  我趴在死尸堆里,眼见这一切,我不敢哭,也不敢叫!
  能抢的抢,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你们杀累了,将余下的人赶到大厅。活活将他们烧死!我从狗洞里爬出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你如今还理直气壮的问我凭什么?楚大将军你倒说说我凭这些还不够吗?!”
  “你当真觉得这些都是我所为?”
  “至少是你下的令。我父也是死在你手上!”
  他忽然大笑起来:“说的没错,那样死还便宜了巨鹿侯那狗贼!我当时真该将他搓骨扬灰!看你这眼神似乎很恨我?”
  我一字一顿:“恨不得将你饮血食肉!”
  “好啊!我们还真是不谋而合!我对你也一样!看来这大宅你是住不习惯了!这锦衣玉食你也丝毫不屑!从现在开始你就做我的贴身贱婢吧!跟我走!”
  他将我生生拖出这园子,拖回他住的清风阁,狠摔在睡榻上。厉声道:“以后你就睡在这里,不过你现在的身份不是郡主,你是我的奴婢,夜里好生服侍我!”
  秋风萧瑟惹人愁,不觉已是深秋了呀!江水尤清,已有些许寒意。
  我将这些衣物浸泡在水中,不停揉搓,再呵手。
  又闻脚步声轻缓,暗自嘲笑:“楚大将军,您不是这么闲吧?用不着时刻盯着我!我不会偷懒的。”
  那人脚步顿了一下,又开口道:“幽芷,我又来迟了!你怎么……”
  刹那间慌神,手中衣顺水漂零。双目含泪,竟无语凝噎。许久才道出:“倾络……”便已泣不成声。
  “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带你走!”衣摆飘飘,万景飞逝,夕阳无限。
  他兴兴道:“你看就是如此简单,我们出来了!你跟我回翼镜天宫,你喜欢弹琴我就陪你唱歌,你喜欢诗词,我就是想破脑袋,也多剽窃几首唐宋八大家的念给你听!还有……”
  我打断道:“倾络,送我回去!”
  他不敢相信的望着我,“你说什么?”
  我正色道:“我说送我回将军府!”
  “啊……”他清晰的掌痕印在我的脸上,我竟感不到丝毫疼痛。
  他似要将我摇醒,“为什么?你忘了楚尘是什么人吗?还是……还是他强迫你?”
  我道:“我是自愿的,没人逼我。”
  苏倾络红了眼,“宋幽芷!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燕王你不嫁,却要无名无分的跟着楚尘?”
  我摇头道:“倾络,国仇家恨我一刻都没忘。纵使燕王待我再好,我也不能嫁他!他还杀不了楚尘。我不能要那个名分,我若要了,就没有出路了!”
  他目光决绝:“我可以立刻去杀了他!”
  我说:“我要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命!”
  他又道:“你怎么这么固执?我带领我宫中弟子,一样可以报仇!”
  我用力摇头,“我不要你陪上性命!你怎么还不明白?”
  他轻笑道:“我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跟我走,为什么你要自甘堕落?为什么你要自卖入青楼?”
  我将心一横道:“你都知道了,没错我是自愿在青楼挂牌。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一介弱女子,走投无路,要报仇谈何容易?惟有堕入青楼,攀龙附凤。倾络我其实一直在利用你,相逢那天我故意唱你教的歌,人是会变的。你离开我吧,仇我一定能报。”
  他若有所思:“有一种人,就是心甘情愿被人利用的。我不勉强你,有需要的话就通知我一声,我还是会为你赴汤蹈火。我送你回去,你要小心。”
  繁华尽过,飞檐走壁。倾络一直毫无表情,是心冷了吧。
  将军府,一男子立于百年杨树下,手持长剑,落叶飘零,沾染不了他风华绝代的衣。剑眉倒树:“苏大侠你当我这将军府是客栈么?说来便来,想走便走?”
  倾络冷笑道:“你这里还比不上客栈呢!我既然能来,自然也能走。谁拦得住我?”
  楚尘长剑一挥,轻哼一声:“那就要问问我的剑了!看招!”
  寒光四起,剑花流转。剑于剑相互碰撞时发出声响,便是生与死的较量。
  一笑而过,我径直走到溪边。他们就算再容不下对方,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反倒是我,衣服洗不完的话,楚大将军一定会拿我当出气筒的。
  日落将至,我这才起身,拢了拢头发,金步摇曳。
  一行色匆匆的奴婢撞翻了我的木盆,那丫头不过十四五岁,我不恼,俯下身来一件见拾起,不由叹气,看来我又做了白工。
  那丫头忙拉了我的手,讪讪道:“呀!姑娘你怎么在这呀?快别拣了!将军差人找你好一会儿了!这会儿该急了!你赶快去吧!”
  我不慌不忙道:“出什么事了?”
  她四下看了看,小声同我咬耳道:“将军方才在浴室发了好大的火!叫你去服侍呢!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触了将军的霉头!”
  我暗自好笑起来,就算我再小心谨慎,他也会找我的茬的,更何况他方才同倾络比武,定是输了。
  我冲她福了福身,趋步跑向浴室。
  水气缭绕,但见他着丝绸里衣,长发散落,躺在床榻上,双目微合。
  地上狼籍一片,我又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
  不知何时他已经起来,从后面环腰抱住我,我不由一惊,手上的水舀落地,
  他用力嗅了嗅我的长发,将头埋在我的颈间,似波澜不惊道:“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
  我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木盆道:“我去洗衣服了,是将军你吩咐的。”
  他挑起沾了尘土的长袍,剑眉高挑对我道:“着就是你洗的衣服?你真是能干!”
  我一把扯下他手中的衣服,放回盆里,对他道:“我会重新洗。”
  他忽然抓过我伤痕累累的手,似有心疼的放到唇边,轻轻吻起来,面目柔情:“幽芷,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虐待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在报复你?”
  我抬头对上他的眼,静静道:“人是喜欢自以为是的动物。将军说什么便是什么。我别无他想。”
  他忽笑起来,甩开我的手,说:“可我就是在报复你、虐待你!你再跑去跟苏倾络告状啊!你可以求他带你脱离苦海呀!”
  浅叹一声,“楚大将军,我并没有向任何人抱怨过,这是你我之间的事。”
  “所以说,你是心甘情愿的。你怎么这么贱啊?”他边说边用力掐我的脸,生疼。
  我冷笑道:“将军你又何尝不是?”
  他和颜悦色道:“好,说得好。你喜欢演戏本将军陪你!给我更衣,我要沐浴了!”
  他僵直着身子,等待我为他宽衣解带。攥紧了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终还是又放开,脱下他如丝的里衣,甩手搭在屏风上,我看得出他眼中有明显的嘲讽。我背过身去,不由面红耳赤。
  他脚下哗哗的水声穿来,言辞轻浮:“怎么了?这就害羞了?还是你在跟本将军装纯情啊?你这千人枕万人睡的青楼女子,这样的情形不是家常便饭么!过来给本将军擦背!”
  拿过毛巾,缓缓走向池边,如屡薄冰般。他扶在池边,露出部满大大小小伤疤的矫健的背。每一道都触目惊心,“你的伤?疼吗?”我开始慢慢抚摩他的每一道伤疤。他如触电般,顿时僵直,厉声道:“滚!不用你了!出去!”
  我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闻声而出。
  月撒窗前,银灰一片,不见星光,只觉秋浓。
  我径直走到楚尘床前,借着月光淡淡,看他熟睡的脸。眉头不索,呼吸平稳,不时传来细微的鼾声。我甚至觉得只要我拔下钗,就可以狠狠刺入他的咽喉,结果了他的性命。
  可我只是望着他,出了神。风吹窗响,我这才回神,转身去关窗户。
  我顿时觉得一阵寒意传遍全身,不是这晚来风寒,而是楚尘的剑抵在我的咽喉。我不慌不忙道:“楚大将军又在和我开什么玩笑?”
  他收了剑,凤目微挑,“刚才你只要稍有异动,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取你性命!我要你记住了,我杀你简直易如反掌,只是我还舍不得杀你罢了!若是有一天我对你失去了兴趣,那就不好说了!”
  “阁下之意似乎是要我取悦与你?”
  他点点头,“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当心,你若是输,输的就是你的命!”
  我笑:“若输的是将军你呢?”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我不语,回榻上辗转难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