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上轿吧,我们回家

更新时间:2018-10-24 14:40:16 作者:苏妖 字数:3365

花好月难圆,月圆人不圆。

  自上次一别,燕王已许久不见。本就不求什么,我要的只是楚尘来见我,如今正好。

  寒光凛冽,剑花流转,忽有两把长剑架在我的颈上。但见执剑那头是两名白衣蒙面女子。

  一女子道:“你这狐媚子,就是你迷住了我家宫主?果真红颜祸水!”

  看来是倾络的属下,我嫣然一笑说:“听姑娘这么说,是在夸奖我喽!还真是受宠若惊呀!”

  那女子怒道:“真不要脸!我这哪……”

  “住手!给我把剑放下!”

  那两名女子立即收了剑,跪下说:“奴婢参见宫主,宫主万福金安!”

  倾络没做声,饶过那两名女子,径直走到我面前,仔细检查我的脖子,柔声道:“伤着了吗?她们是我宫里的人,你别怕。”

  我摇摇头,努努嘴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两名女子。

  他这才开口道:“都起来吧!你们好大的胆子,竟跑来管我的事?宫里没事做吗?”

  她们齐声道:“奴婢不敢!求宫主开恩呐!”

  倾络微皱眉道:“你们怎么把我说的跟个暴主似的?”

  她们又道:“奴婢不敢!”

  倾络颇感头痛,说:“好了好了,没事你们也不会来的,有什么事快说吧。”

  一女子道:“回宫主,再过半月,便是我翼镜天宫举办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各门主希望宫主能回宫主持。”

  “你们不说我倒忘了,只是……”

  我应声道:“倾络,不如你先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他看了看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好吧,多责一月我一定回来。万事小心谨慎。还有,燕王……”

  “我知道,你路上小心。”我象平常一样伸手拉了拉倾络的衣襟,没想到惹白眼无数。女人的嫉妒啊!

  “霖零,霖零,霖零……我来了!你快出来见我呀!我办到了!”

  声音如此浮躁,不是燕王曲灵优,还会有谁?

  我淡淡道:“王爷多日不来,霖零还以为王爷把霖零忘了呢!”不卑不亢,又多女子的几分娇柔。

  燕王却并没有同以往那样油嘴滑舌,正色道:“霖零我答应你的事决不食言,我做到了!我要娶你为妻。”

  我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礼品众多。

  他真的做到了?

  他接着道:“霖零你看,这些都是聘礼。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是真的想娶你。执子之手,于子偕老。”

  执子之手,于子偕老?时至如今我还能于谁白头偕老?

  “我今天就接你走,跟我回王府。”燕王拉过我的手,言辞恳切。

  “王爷你不能带她走!”

  他果然忍不住了,看来我这步棋没走错,而且及时。我忍住笑,装做一脸震惊的望向他们。

  燕王依旧开心笑道:“楚尘?你怎么也来了?来得正好,我就要于霖零成亲了。今日我便是来下聘的。恭喜我吧!”

  “王爷,在下今天来不是来恭喜你的。”

  “难不成你是来喝花酒的?呵呵……”

  “我是来带她走的!”楚尘的手指顺势指向我。除了我,全场愕然。

  笑容如昙花一现在燕王脸上无影无踪。他冷言道:“楚尘你不要胡言乱语,刚刚本王当没听过,你让开!”

  楚尘一本正经道:“王爷,楚尘万事都可忍让,但是今天,恕楚尘不能让。”

  燕王大怒道:“大胆奴才,本王的话你也敢不听?本王再说一次,让开!“

  见楚尘毫无退让之意,燕王柔声道:“楚尘,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来坏我好事呀!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皇兄!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你不能这样!”

  “王爷,我这么做就是为了你好。”

  燕王冷笑道:“为我好?你知道什么是为我好?你家有娇妻,不能不让别人也安乐呀!”

  楚尘忽将矛头指向我:“王爷不如我们来问问霖零姑娘的意思,问问她愿意跟谁走。”

  他这么抬举我,我自然盛情难却了!

  我转而望向燕王,心突然跳漏了一拍,他这么自信满满,像是最虔诚的信徒。而我却不能让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我幽幽开口道:“王爷,您对霖零的情义,霖零无以为报,来生定当……”

  “我不信,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我的泪如开闸般倾泻,不是需情假意,我是真的……曲灵优纵使你是王爷,你也帮不了我。

  “答案很明确了,王爷得罪了,霖零我们走。我将军府虽不比王府,但也决不比这醉魂轩差,保准要什么有什么。我们走吧。”楚尘拉过我的手,一刹那间让我误以为回到从前。

  “楚尘!你不要逼我出手!”燕王拔出长剑架在楚尘的脖子上。

  楚尘轻笑说:“王爷,是九王爷让我这么做的。天涯何处无芳草?算了吧。”

  “呵呵呵呵……九皇叔?九皇叔……

  楚尘带我穿出人群,如若珍宝的握在手心。几分为真情,几分为假意,我一看便知。

  他突然狠狠甩开我的手说:“上轿!”

  我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跟你走?”

  他冷笑道:“你导演这出戏,不就是为了引我来么?还不上轿?难道要我扶你?”

  “不敢。”我静静道,默默上轿。

  他骑汗血宝马,昂首挺拔。似神圣不可侵犯。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门前流水何时西?既然开弓了,就永远没有回头箭。

  朱漆大门,门庭若市,到底是手握重兵的定国将军,这将军府的气派不比王府差。

  “下轿吧!怎么还真想等我去扶你?”楚尘挑起轿帘。

  缓缓下轿,金步摇曳,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又止步不前。

  柔声道:“楚大将军,时辰不早了那霖零就先回去了。不打扰将军了。告辞。”

  “慢着!你这什么意思?”他拦住我的去路。

  “霖零知道刚才并不是将军本意,霖零还有些自知之明。”

  他冷笑道:“你一直在我面前自称霖零,你是在提醒我什么?”

  我欲笑还颦,说:“那将军以为,霖零在提醒你什么呢?”

  他收回手,“好你先回去,明日我就去为你赎身。到时再接你回来。”

  盈盈一拜,便是风情万种,“静候佳音。”

  醉魂轩尚不到迎客之时,显得有些冷清。

  忽然一庞然大物扑面而来,抽泣道:“我儿呀!媚姨可担心死你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呀?呜呜呜呜……”

  “好了,别跟我假仁假义了!我有话跟你说!跟我进房来!”今时今日我也无心看她演戏。

  见如此,她自知无趣收了泪,尾随我进屋。

  抿了口茶,我说:“明日定国将军会来替我赎身。”

  “什么?将军?哎……霖零啊,时至今日,我也不必和你演戏了,其实能嫁给王爷是天大的福气,而且还是正妃,你怎么就……你好傻呀。”

  “我有我的打算,媚姨你只要听我吩咐就好。明日楚尘来你有何打算?”

  她谨慎的写下一个数字,“姑娘看这个数如何?”

  我摇头笑道:“霖零在你眼中就值这个数目?这个数才够。”

  她有些惊讶:“是不是太……”

  我握了她的手点头道:“放心,听我的没错。我七你三如何?”

  她的五官扭曲成一团,“这可怎么好意思,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媚姨你记住,这个数字绝对不能退让。”

  “救命呀!救救我……我不要留在这里……姑娘,霖零姑娘你救救我,求求你。”

  我低头看了眼抱住我的姑娘,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不知又是哪家的姑娘被逼良为娼。

  我扶起那姑娘,说:“在这里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只有自救。”

  人去楼空,蔓儿去哪了?

  脚步声细碎,如银铃般的笑语,定是蔓儿回来了。

  见到我她似乎有些吃惊,手里的冰糖葫芦轰然落地,“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拿出准备好的锦盒,“蔓儿,这里有些银两,够你一辈子用的。”

  蔓儿急声道:“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摇头:“没有,只是你大好年华,不该在这里度过。你拿了钱好好过日子去吧。”

  她双目含泪“小姐你要赶我走?”

  我说“不是赶,而是让你有选择。跟着我也许会有危险,你也可以选择离开。”

  她摇头道:“小姐蔓儿不要什么选择。”

  “蔓儿有的选,你就认真的选一回,不要像我没得选。”

  “蔓儿只知道当年若是没有小姐你,蔓儿早就死了。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离开小姐。”

  我笑,深感欣慰,其实我多怕连她也离我而去,“快去收拾东西,明天我们离开这里,去将军府。”

  看着这堆积如山的行李,我不禁好笑:“蔓儿,不用带这么多东西吧?”

  她一脸不解:“这还多?我还闲不够呢!”

  我笑语:“我们很快会离开那里的。”

  “楚将军您来了!“

  “霖零呢?”

  “霖零在房里。哎……您先别急。奴家还有些话想和将军说。”

  “我明白。你开个价。”

  “将军,奴家不是这个意思……八十万两黄金!”

  “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呀!”

  “哎呀,霖零与奴家情同母女,我舍不得她呀。呜呜呜呜……”

  “行了!我给你就是!”

  “霖零快下来大将军来接你了!”

  我这才和蔓儿慢吞吞的下楼。迎面迎来一人,女子面若桃花,声如黄莺:“妹妹恭喜你了,终于飞上枝头变凤凰。”

  我笑道“晓婉姐姐何必取笑我。不过我相信,姐姐也非这迟中物,总有一日定能飞黄腾达。”

  “那就谢妹妹吉言了。”说罢让开一条狭窄的路。

  楚尘负手而立,剑眉高挑,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我知道此时你定看轻我,不过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知道,何谓悔不当初。今日便是你万劫不复的开始。

  我巧笑嫣然将手放入他手中:“霖零让将军破费了,深感惶恐。”

  他冷笑,咬牙切齿:“上轿吧,我们回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