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燕王殿下花了大价钱

更新时间:2018-10-24 14:20:12 作者:苏妖 字数:3628

我将上苍赋予我的一切做为赌注,我的貌美,我的才情。然我赢了第一局。

  我已许久不登台,燕王花了大价钱包下了我。

  云鬓花颜,插上一支精致玉簪。蔓儿的手越来越巧了,这妆恰倒好处。

  “小姐,燕王派了轿子接您过府,是不是回了他?”

  凤目轻挑,问:“为何要回绝?”

  她娇笑着说:“小姐,蔓儿这次学聪明了!欲擒故纵呀!这不是您说的吗?”

  我叹气道:“我的傻蔓儿。燕王又不是倾络!那招只对倾络有用,那样能让他更加死心塌地,可燕王不同,他乃是皇族,为人轻浮。你若是回绝了他,只怕他不会再邀约了!好了,快给我更衣。”

  话虽如此,但我心中也有几分怯意。

  如今曲国,权利两分。一是新皇曲灵熙,皇帝虽年纪尚轻,但从他执政来的手腕看,干练得很,也不失是一位狠角色。另一分便是皇帝的九皇叔九王爷。他南征北讨多年,为曲国立下汗马功劳,不容小视。而燕王又是九王爷众多子侄中最亲近的一个,平日里受宠惯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此番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轿夫抬的稳健得很,未感颠簸。

  燕王府磅礴大气。看来燕王也是极尽风雅之人。大大小小的庭院中无处不见小桥流水,雕兰玉砌。芳香扑鼻,将初夏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远见一男子负手立于亭间,着月牙白的锦袍,长发高束,发带飘扬。应着这满庭夏花,我不觉看的有些痴迷。直到他开口唤我才如梦初醒。上前盈盈一拜道:“霖零见过燕王。”

  他伸手扶我道:“姑娘无须多礼。不瞒你说,自从这轿子出门,在下便如将嫁的姑娘般,心里是又兴奋又忐忑。生怕这轿子回来是空的!霖零,你看我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笑容象这流水般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朴实无华。我也不禁笑了起来,说:“王爷说笑了,霖零哪那么大架子,你看你这一叫,我不就来了!”

  他仍旧笑,脸上线条刚毅优美,说:“所以我才说我是小家子气么!霖零你快坐。你也别叫我王爷王爷的,我还是有名字的,你叫我灵优。“

  他拿过酒壶亲自斟上,酒香浓烈,是上等的竹叶青。

  三五杯酒过后,我不觉双颊有红晕。他笑道:“原来霖零不胜酒力呀,那我们便不喝了。来人,把这些都撤了,沏壶好茶来。”

  我不禁有些差异,看来我是多虑了,燕王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心细如尘。

  我开口道:“王爷平时有何喜好?”

  他有些惭愧的笑道:“不怕你笑话,舞文弄墨我是不行,舞刀弄枪我又不如楚尘,也就只好研究些花草,结交些江湖上的朋友。”

  我说:“看得出王爷是性情中人,也是个风雅之人。“

  他摇头道:“风雅我是不行,不过倒有一人确实风雅的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儒雅的武将!”

  见我不明所以他又道:“楚尘的将军府修的真是诗情画意,一草一木都是经他细心挑选的。也难怪他如此重视,毕竟要成亲了,想必是要给我王妹娉婷郡主一个惊喜吧!”

  楚尘他要成亲?娉婷郡主,就是那九王爷的女儿?

  “霖零你怎么了”

  我摇头道:“没事,大概是有些醉了。”

  他说:“就这么坐着也没意思,咱们四处走走如何?也醒醒你的酒。”

  我随他漫步在各院中,听他给我讲一些趣事,只是淡淡一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满心满脑都是楚尘要成亲的消息。

  忽见一园中有一道士舞剑,破有些仙风道骨。

  见我们来,他收了剑,施一礼不卑不亢道:“见过王爷。”

  燕王也回了一礼道:“道长的剑法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那道士摇头笑道:“王爷见笑了!”

  燕王笑笑,对我道:“这是青云道长,我的好友。道长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能掐会算。”

  我冲那道士微福了福身,算是打招呼,那道士也冲我点了点头。

  燕王似想到什么,突然说:“道长不如你给我们算算姻缘如何?”

  我有些惊讶的望这燕王,他却冲我眨眨眼,煞是可爱。

  那道士看了看我说:“姻缘贫道看不好,不过命运倒可窥探一二。贫道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我道:“道长但说无妨。”

  那道士叹气说:“姑娘此生注定,漂泊无依,孤独终老。”

  我心一沉,但愿这道士是信口雌黄。

  燕王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又笑道“道长说笑了。我家霖零自然是大富大贵,子孙满堂齐乐融融的命。”

  那道士但笑不语。

  日幕将至,燕王亲自送我出门。我婉言拒绝了他送我回去。

  王府门外早已停好了醉魂轩的轿子,轿帘自动掀开,里面赫然坐着一男子,眸如星火。

  我笑着道:“倾络你怎么亲自来接我了?”

  他也笑说:“我怎么听着这话有些许埋怨的意味呀?”

  我嗔笑着打他,说:“那里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同我共乘一顶轿子回醉魂轩。

  他纤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帘子,嘴角滑过一丝狡猾的微笑,我便会意。

  醉心池是这醉魂轩我最喜欢的地方。清净幽雅,恰逢荷花盛开。

  我们就静静站在池边,如一对神仙眷侣。

  我冲倾络极妩媚的笑,双手勾上他纤细的颈,又抚摩他好看的脸,手指略过他柔软的唇。

  他的笑如涟漪荡漾,明眸皓齿,说:“你这是在玩火。”

  我笑的更加放肆,踮起脚尖,将我的吻印在他俊俏的脸上。

  他的吻便如燎原之火,将我包围,融化。

  四瓣唇相互纠缠、允吸、索取。象是最亲切的问候,吻得深,却毫无感情。

  就在我快要溺死在这温柔中时,倾络放开了我,冷冷的说:“楚尘走了,戏也该演完了。”

  他脸上风清云淡,留我一个人在这黄昏中思绪万千。

  苏倾络你明知我一直在利用你,为何还要死心塌地的听我摆布?

  于燕王的邀请,我很少拒绝。我就是要依附权贵,这是我复仇的唯一途径。其他的贵客我依然接见,我所依靠的不只是燕王,还要有更多的选择。

  夏意更浓,我也越发懒散起来。只着一件薄纱,歪在躺椅上假寐。

  阳光正好,不焦不燥,有暗香偷入。

  我笑道:“既然来了,躲着不见算什么呀?”

  倾络乎从窗口飞入,亦笑曰:“你那鼻子真不知是不是人的!”

  我伸手拉平他微皱的衣,“我可当成夸奖来听喽!也不是我鼻子灵,是你从小时侯这身上的味道就没变过!”

  他嘿嘿一笑,煞是有趣,说:“那你倒要说说,是什么味道?”

  “你是……”

  “小姐小姐小姐,燕王来了!燕王来了……”蔓儿急急来报。

  燕王?倾络在这多有不便。

  倾络似有失望,道:“我先回避一下,等下再来看你,我还要你说我是什么味道呢!”

  他背影破显失落。

  我叫住他说“倾络,等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现,我可以应付。”

  他点头道:“你叫我,我就出现。”

  我又歪在躺椅上,撩拨衣裳。

  门声乍响,传来笑声朗朗:“霖零你不来看我,我就来看你!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霖零……你睡了?”

  我这才微微睁开眼睛,轻声道:“王爷你来了,这午后闷热有些乏了,霖零多有怠慢,还望王爷莫怪。王爷……王爷……你怎么了?”

  燕王这才回过神来,讪讪道:“霖零你真美。”

  我笑道:“王爷又拿我说笑,我哪有……”

  燕王拿手指掩了我的唇,说:“我叫你霖零,你也该叫我灵优。”

  我轻声道:“灵优……”

  他细碎的吻铺天盖地而来,耳垂、脸颊、额头、鼻子,接着是嫣红的唇,一路而下,我的颈,纤弱的肩膀……

  轻轻褪去我薄如蝉翼的衣……

  在洪水来临之前,我厉声道:“曲灵优,我不是你的玩偶。”

  他身体猛然僵直,眼中火焰瞬熄,柔声道:“霖零,我从不当你是我的玩具。”

  我冷笑道:“那你这是在做什么?原来在你眼中,我始终都是个青楼女子。”

  他急声道:“霖零你知道我不是!从来不是!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

  我坐直身,整理凌乱的衣衫,唉声叹气道:“喜欢又如何?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我……终是梦一场。明知无果,王爷你为何还要来招惹我?就算嫁一普通农夫为妻,霖零也决不会于富贵之人为妾。”

  他忽然正色,一字一顿道:“我从没想过要你做我的妾氏!我要你嫁我为妻!明媒正娶!”

  我一刹那间失神,转而又冷言道:“等你做的到再说吧!”

  他道:“好,你等着我!”

  我忽笑出声来。

  “我以为我忍不住,可我还是忍住了,幽芷,你说人是不是会变?”倾络飞身而入道。

  我若有所思,说:“倾络,人又怎么会一成不变呢?可你始终是你,你有一种亲人的味道。”

  他静静的说:“幽芷燕王若是真心,你嫁他也不失为一条好出路。我一直不希望你活在仇恨中。”

  我冷言道:“我回不了头了。”

  他笑道:“你还是这么固执。”

  你何尝不是如此?

  天兴三年七月初十,燕王曲灵优上书与帝,欲娶天下第一舞姬为正妃。龙颜大怒,痛斥之。

  天兴三年七月十八,燕王曲灵优上书与帝,欲娶天下第一舞姬为正妃。帝雷霆大发。燕王以爵位相要,帝颜色稍缓。

  月朗星稀,梦境渐佳,忽觉呼吸困难。猛然惊醒,原来是有人正掐住我的脖子。

  那男子满脸怒色,咬牙切齿道:“你好啊!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你到底有何目的?”

  我立即热泪盈眶,柔声道:“楚将军何出此言?小女子不知何事得罪了将军,还请将军见量。”

  他忿忿不平道:“宋幽芷你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真是有本事,竟能抱住燕王这条粗腿!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轻轻笑道:“将军是多虑了!这里是青楼,燕王是我的客人,我不过图一温饱,还能有何目的?谁出得起钱,谁就是我的客人,将军你也一样!”

  他冷哼道:“像你这样的下贱女子,还入不了我的眼!”

  我笑道:“那将军这是做什么呢?半夜三更这样闯入女子闺房,而且……呵呵将军就不怕你那夫人知道,就不怕九王爷刁难于你?

  他这才放手:“那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当心性命不保!”话音未落他便飞身离去。

  正在这时,门声响起,“幽芷我听见你房里有声响,你还好吧!”

  我轻轻道“没事不过有只猫来头腥。你睡吧倾络。”

  楚尘你今日来只是警告,还是关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