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神女生涯原是梦

更新时间:2018-10-24 14:19:23 作者:苏妖 字数:3505

明月当空,街上行人甚少。我与苏倾络同乘一匹马招摇过市,同回醉魂轩。
  待明日这又该是茶余饭后的一则闲谈了吧!我要的就是苏倾络来给我造势,如此,他该出现了吧!
  遥望见蔓儿在醉魂轩门口左右张望。
  见我回来便抱着我的胳膊哭:“小姐您可吓死我了!蔓儿还以为苏倾络会……这苏倾络也真是,怎么能那样把您带走呢!长没长脑子呀?!”
  我一边心疼我的衣服,一边偷瞄苏倾络的表情,就象是吃到烂果子似的。这蔓儿也真是,怎么能当着人家面说人家坏话呢?背后说说也就罢了。
  拿手指戳了戳正在拿我的云锦当抹布的蔓儿,她昂起梨花带雨的小脸看我,我顺便指了指身后的苏倾络。蔓儿立即反应过来,先是大叫了一声,然后倒地装死。
  倾络佯装无辜的问我:“我靠!我长的有那么刺激视神经吗?”
  估计他也知道蔓儿装死是为了躲避他的责问,只是不揭穿而已。连我都看的出的把戏,闯荡江湖多年的苏倾络怎会不知?
  虽然蔓儿是装的,但也不好让一个姑娘躺在青楼门口,便叫了人抬她进去。
  倾络摇头笑道“幽芷你的这个丫头,挺有意思啊!你说我要不要负一下责任,进去守着她。”
  我也笑:“那可不行,那样蔓儿还不睡一辈子!”
  苏倾络止住笑,正色道:“幽芷你等我,我回去交代一下宫中事物就来陪你。”
  闻言,我的笑已如过气黄花,凋零满地。我说:“倾络你不必这样。你记得我便已还了我们这分情义。今非夕比了,这醉魂轩不是你这样人物该来的!”
  他打趣道:“这里有什么不好?这有吃有住的,不比在江湖上漂泊好多了!幽芷你没行走过江湖你不知道,大侠哪是人干的工作!这年头当大侠的都是跟自己过不去!什么行走江湖呀,这几年哥哥我是看破红尘了!那哪是人过的日子呀!风餐露宿不说,有时候还吃不上饭呢!银子带多了沉,带少了不够用,苦啊!我算知道为什么丐帮那么多人了,都是些行走江湖的大侠,因为没钱了才入的丐帮,就算要饭也不能对不起大侠这两个字。你说是不是?”
  见我毫无喜色,他又说:“幽芷,我曾经说过,如果能找到你,就一定要让你幸福。如今我是不会再离开了。一直守护你,直到你很幸福,没有悲伤,不再需要我保护为止。”
  泪染罗巾,我该怎么报答你苏倾络?
  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多准备点好吃的!我走了,你先进去!”
  刚入厅堂,媚姨的泪颜便扑面而来。这老女人还真有演戏的天分。
  媚姨一边用手帕拭泪一边说“霖零啊,我儿你可把媚姨吓坏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我似有一丝玩味的看着她说:“媚姨对霖零还真是情深义重啊!本不想说的,可您又不是外人,不妨告诉你,我中了毒,命不久已,不过有媚姨陪着霖零,霖零就不怕那黄泉风寒了。”
  媚姨闻言立即扑到我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我儿呀,你大命怎么就这么苦呀!都是媚姨不好……”
  先前说过,我最受不了有人将眼泪鼻涕等物擦在我的衣服上了。见状也只好作罢,收了调笑,有些厌恶的推开媚姨,“昨晚出了那事也没演成,媚姨昨天损失一定不少,这样如何,今晚加演一场。“
  媚姨立即收了眼泪,喜笑颜开:“还是霖零贴心,我没白疼你。不象那些个小蹄子,我那么疼她们,反遭她们误解,个个都巴不得我死。”顺势她又哭了起来,大呼:“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懒得听她大喊大叫,转身回房,正撞见晓婉姐姐。
  她欲笑还颦:“这戏演了多少次了,她也不厌!我们这些看的都厌了!倒是演技更高了。霖零你别理她!”
  但笑不语,对于这个看似温婉亲切的姐姐,我却始终有几分警惕。这里本就是一潭污浊,出淤泥而不染,便是痴人说梦。本性再好的女子,经这争名逐利的熏陶,也就不必再指望有菩萨心肠了,不害人已是极好,自身都难保。
  这里的莺莺燕燕我从不招惹,青楼从不是我的目标,这名妓身份不过是我的一块跳板。
  “小姐不好了!苏公子又来了!你快逃啊!”
  我笑说:“我有什么好逃的,倒是你该逃了,听说苏倾络杀人不眨眼……”
  蔓儿立即倒吸一口凉气,梨花带雨:“小姐你要救救蔓儿呀!您告诉苏大侠,蔓儿肉少求他别吃我!”
  我笑得更加灿烂,“倾络他不是妖精。放心吧,他是来保护我们的。以后他就住这儿了。”
  我依然在排那支舞——霓裳羽衣舞,等待着他的出现,给他最完美的转身。
  闲暇时,倾络就倚在树下看我跳舞。梨花分飞似雪,粘落他肩,飘入我心。乃至于多年后,我每想起便如春风拂面,然后是痛澈心扉的悔恨,悔不当初……
  “幽芷,这歌本给你,对你一定有用。里面是我前世喜欢的歌,我找人谱了曲。你拿去唱吧!”
  他自信满满,翻开一看,果然字字经典,音音诱人,朗朗上口。
  “小姐!媚姨说今晚燕王包了场子,请的是定国大将军。请您献艺,我该怎么回呀?”
  我和倾络相视一笑,终于来了。
  “蔓儿告诉媚姨,如她所愿。今晚我要跳霓裳羽衣舞。”
  皓月当空几人愁,红颜垂泪何时休?此情此恨,惟有灰飞烟灭方能穷尽。
  楚尘,你给我的伤,即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势必要加倍讨回!
  青丝飞扬,花容半遮,华乐响起,我着华丽舞衣翩然而至,如梦似幻。一转身一回眸都是风情万种。
  台下他衣着光鲜,英气逼人。我对他笑,千娇百媚。他如我所料般吃惊,只是片刻又同燕王谈笑风生。
  舞罢,端过一杯美酒。
  “将军这杯霖零敬你。”
  他斜眼看我,轻笑道:“区区一个青楼女子竟来同本将军喝酒?这醉魂轩不过也是个污秽之地!”
  我依旧笑容不改,说:“既然将军不愿意,那霖零就先干为敬了!”
  他豁然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说:“刚才不过是说笑,姑娘不要见怪。”
  媚姨忙打圆场道:“大将军还真是风趣,呵呵呵呵……霖零你好生招待王爷和将军。”
  “不必了,在下乃一介武夫,尚消受不起天下第一舞姬。媚姨还是找些庸脂俗粉来服侍吧!王爷这霖零就让给你了!”
  燕王点头笑道:“知我者楚尘也!小王仰慕霖零姑娘多时了!听闻姑娘琴艺也乃一绝,可否为小王演奏一曲,助一助酒兴?”
  这个燕王是新皇的同胞兄弟,他日后也许对我有用。应了他的要求,犹抱琵琶半遮面,纤指弄弦,低吟浅唱: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迷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我唱的如泣如诉,我不信他听不出歌中的哀怨。然,他依然流连在花丛中,乐不思蜀。
  燕王招呼我坐在他身边,“妙,太妙了!简直妙不可言!霖零你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伦美幻的佳音,怎会有如此倾国倾城的佳人?只是……不知小王是否有缘得见姑娘的花容月貌?”
  不待我应声,楚尘已抢言:“这有何难,王爷不好动手就让在下代劳!”说罢一把撤下我的面纱。
  “果然是你!”他道。
  “怎么将军同霖零姑娘认识?”
  他笑言:“王爷有所不知。您可还记得当年我带兵攻打琉国?”
  “自然记得,三年前你投入军营,得我九皇叔引见,屡建奇功,后又替我国灭亡了琉国。你的传奇曲国有谁不知?可这又于霖零有何关系?”
  “王爷可知霖零是谁?”他有些微醉。我静观不语,倒要看看你有何良计。不外乎就是我的身份外漏。
  “小王不知,还请将军明示。”
  “王爷可曾听说过,琉国有一绝色女子,能歌善舞,才华横溢。名为宋幽芷,是巨鹿侯之女,封号筝仙郡主。那宋幽芷正是眼前的霖零。”
  他还记得这些,想必过去种种他也没有忘记。这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望着众人震惊的面孔,我浅笑了一下,说:“都是些沉年旧事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霖零可真是受宠若惊啊!不提也罢!”
  “是呀不提也罢,琉国的郡主在我曲国也只配做个青楼女子。哈哈哈哈……”
  我看着他狂妄的嘲笑,心里全然是恨。但心中纵有千种滋味,脸上也只能赔笑,可悲。
  酒不醉人人自醉,愿长醉不醒,只在这,杨柳月岸,听人笑语,不再受那恩怨纠缠。那张网,勒得我好难受。
  “幽芷,我到处找你,那混蛋没对你怎样吧?”
  “倾络啊,你怎么来了?来了好,陪我喝酒吧!这良辰美景!”我笑出泪来,依偎在他怀中。
  “幽芷,你以前不喝酒的。”
  “也就只有你还关心我。倾络,我跳舞给你看,我第一次见他时就是跳的这支舞。我今天又跳给他看了!我就是希望他想起我,我希望他忏悔,可他没有。那么就不能怪我了。”
  笑也罢,泪也罢,爱也罢,恨当头。
  我在月下流光飞舞,直到筋疲力竭。
  醒来已是艳阳高照,舒展了筋骨,简单梳洗。该是倾络送我回来的。我若没猜错,楚尘昨夜应该……
  “蔓儿,你不是喜欢逛街吗,这是十两银子,你去街上买些桂花糕来。”
  蔓儿应声去了,不多时又回来。
  “蔓儿,外面可有什么新鲜的事物?”
  她点头道:“小姐,我听人家说,昨夜定国大将军遇刺了!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哦,对了,小姐给您桂花糕。”
  果然如我所料,苏倾络不会看着我被人欺负的,我昨晚的戏恰倒好处。
  信手捏起一块糕点,入口即化,笑道:“今儿的糕点可真甜!“
  蔓儿尝了一块说:“不甜啊,刚刚好,小姐你说错了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