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春江花朝秋月夜

更新时间:2018-10-24 14:18:13 作者:苏妖 字数:3381

“霖零姑娘,今儿是十五,媚姨催您下去呢!客人们都等急了。”
  “我知道了,晓婉姐姐。蔓儿给我更衣。”
  青丝如瀑,芙蓉如面,新柳如眉,一点樱唇娇艳欲滴。轻纱薄薄,飘逸如仙。不喜珠宝玉器,绾一髻,斜插两三朵纯白梨花。
  亭台楼阁尽显奢华,锦衣玉食,我不是贪恋这醉魂轩的奢华富贵,有哪家女子愿卖笑为生?只因此乃我唯一出路。
  方二八年华,走投无路时,跌入这红尘深渊,仅一年时候,我已是红遍天下的第一舞姬霖零。
  未至大厅已人声鼎沸,都是些慕名而来的寻欢客。在这醉魂轩我每月逢五登台,见王孙公子无数,这人山人海的场面,早已引不起我的惊讶。
  挂上最适宜的笑容,琴声起,宛如仙子,翩然而至。台下立刻鸦雀无声,如痴如醉。
  舞步轻盈以足尖点地,飞速旋转。回眸一笑,梨涡乍现。
  包厢内,窗口间,一白衣男子,生生刺入我的眼,他眉头深锁,满面震惊。
  我在一瞬间乱了脚步,怎么会是他?
  仅一瞬后,脸上依然灿如桃花。可脑中已然翻江倒海。
  他怎会来临江城?我以为此生再无缘见面,奈何,六年后相遇在这风尘青楼,天意弄人?
  六年不见,他越发英俊了。彼时的他尚是尚书公子,自幼爱武成痴,十四岁时跟随紫华真人闯荡江湖。
  那时十一岁的我与十四岁的他,青梅竹马,万般不舍终离别。
  已经六年了啊!他已经是江湖第一宫的翼镜天宫的宫主,也是新任武林盟主。
  舞罢匆匆下台,疾步回到我的闺阁。
  婢女蔓儿扶我坐下,端了杯茶给我,说:“小姐这是怎么了?从不见您慌成这样。哪次不是自信满满的,今儿不会是害羞了吧?”
  我无心同她打趣,稍安神后说:“蔓儿,今儿不见客,你去告诉媚姨一声,就说我身体不适。”
  蔓儿顿时慌了手脚,问“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请大夫来!”
  我忙叫住她说:“没病,只是不想见客,你快去告诉媚姨。”
  她面露难色,怯怯地递上一张拜帖说“小姐您刚登台就有人花了大价钱递了这帖子,媚姨已经安排好了……”
  我心一沉,果然是他,翼镜天宫宫主——苏倾络,该来的躲不掉。
  轻唤了一声:“蔓儿给我更衣。”
  褪去这层层轻纱,换上一条极素雅的罗裙,粉黛不施。
  对镜望了一眼,镜中人儿,清新脱俗,有一种忧伤凄凉的美。
  “小姐您就这身打扮去见客呀?!”蔓儿似乎是惊讶不已。
  平日里我虽不喜珠宝,也是妆容精致,粉雕玉琢,今日却一副郁郁寡欢,愁容满面的打扮。
  我淡笑说:“这样正好,免得一会儿哭花了妆就不好了。”
  蔓儿仍是一头雾水,扶我去花间阁见客。
  入珠帘后,微福了福身,坐在瑶琴前十指轻抚,樱唇轻启唱道: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
  歌声未绝,已有人按住了琴弦,抬头正对上苏倾络含泪的眼。
  他声音沙哑:“幽芷……我终于找到你了,幽芷……”
  我淡定起身,盈盈一拜道:“公子认错人了,小女子霖零。”
  他摇头道:“你在怪我吗?当我知道琉国被攻破时,我日夜兼程的赶回去,可是迟了,我一直在找你呀幽芷!“
  嫣然一笑,说道:“公子您真的认错人了,小女子不是什么幽芷,小女子乃是这醉魂轩的头牌霖零……”
  他突然抓过我的手说:“你就是幽芷,虽然六年没见,但我认得出你是幽芷,你为什么不认我呢?我是倾络呀!我是苏倾络!”
  我转过身,冷冷道:“我不是幽芷,我是……”
  他打断道“你就是幽芷,不然你怎么会唱这首歌?!”
  “难道就你一个人会这首歌吗?”
  “这词固然大家都会,可是这曲子,却是我写给她的。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幽芷,我的幽芷,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你认我吧,别这样,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求你别折磨我了,”
  这个男人说求字时,我泪已决堤。忍不住轻唤了声:“倾络……”
  他将我紧拥入怀,相拥而泣。
  良久,他用衣袖轻拭我的泪,柔情似水。
  他说:“幽芷,你怎么会……。怎么会……哎!这一年来我四处寻你,也曾听说舞娘霖零貌若天仙,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你。”
  我凄然一笑说“如你所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瓦遮头,三餐无忧,我已经满足了。”
  他顿时万般子责,“我早该来的!你是何等身份,岂能在这醉魂轩度日!我带你走!”
  轻轻推开他的手,静静地说:“我是什么身份,不过一青楼女子,苏大侠费心了。我在这里很好,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即便是来了,我也只当你是恩客而已。”
  说罢,莲步飞移逃回闺阁,留他一遍遍呼唤我的名字:“宋幽芷,幽芷,幽芷…???”一进门便见蔓儿娇笑着看我,说:“小姐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我白了她一眼,笑道:“死丫头!还不快把我要你准备的冰毛巾拿来。哭了那么久眼睛都肿了。”
  蔓儿欠身笑道:“是,蔓儿遵命。”
  对镜梳妆,蔓儿轻理我的长发。
  镜中那小脸,似有疑问万千。
  我开口问:“你怎么了?”
  蔓儿撅起朱唇:“小姐,蔓儿不明白,您总让人看不透。心善如佛是你,千娇百媚是你,甚至……诡计多端也是你。”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你只要记住,我是真心待你就好。”
  “蔓儿记着呢。”
  说起蔓儿,她现在是我唯一相信的人。她自幼孤苦,我于她有救命之恩,她与我一同入了这醉魂轩,照顾我的起居,有很多话我只能同她讲,只可惜她年纪尚幼,忠心有余而聪明不足。
  不过也好,我自幼看惯了那些美艳女子勾心斗角,如今蔓儿这般纯正,也足以宽我心。
  平日里我便带着舞姬排舞,倒是蔓儿这丫头总往街上窜,毕竟是豆蔻年华的姑娘。
  我一直在排练一支舞,是小时侯看姨娘跳过的,失传已久的《霓裳羽衣舞》。
  夜里也不必登台献艺,只在花厅接见一些,尚能入眼的王孙公子。
  绾流云髻,插一支玉钗,着湖光春色般的衣,斜倚窗前。
  蔓儿急急来报“小姐,苏公子来了!”
  “苏倾络?”
  蔓儿重重的点头,问:“小姐见是不见?”
  我摇头笑道““你去告诉他,叫他别再来了,这里没有他要找的人。”
  “小姐,是苏公子耶!你不是一直在等他吗?怎么又不见呢?”
  我笑道淡笑不语。
  第二、三、四日皆是如此。直至第五日我登台献艺,依然见他坐在包厢内,满脸关切。我边跳边唱他曾经写与我的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歌未飘久,舞未尽兴,便有人硬拉住我纤细的手。
  满座哗然。
  我忙别过脸去,幽幽开口道:“苏公子你是堂堂武林盟主,何必跟小女子过不去?”
  他目光灼灼,一字一顿道:“跟我走!”
  不待我反驳,他已拉我飞出了醉魂轩的大厅,策马狂奔。他将我紧困身前,无处可逃。我知他不会伤我,也就任由他带出城。
  下马时还是要赏他一巴掌,佯怒道:“苏公子,苏公子霖零虽为青楼女子,也仅卖艺而已,尚知脸耻,公子此番是不是太无理了?”
  本来以他的武功,若有人想伤他谈何容易,可他却结结实实的挨下了那一巴掌,双目微红,说:“幽芷我带你走,你不要再回那醉魂轩,那些男人看你的眼神……我真想杀了他们!”
  我冷笑道:“不回醉魂轩我又能去哪?即入青楼,哪那么容易说走就走!”
  “我替你赎身!”
  “你可知我现在身价是多少?就算你真的为我赎了身,又能怎样?我早已无家可归。”
  他一字一顿道:“我娶你!”
  我的泪悄然而下,“倾络,你早一点来该多好!可如今,迟了,太迟了!”
  “你在怨恨我?”
  我摇头道:“我只恨一个人,是他把我害的家破人亡,是他让我变成这亡国之奴,也是他让我沦落青楼。”
  “楚尘!我去杀了他!”
  我忙拉住他说:“倾络,他武功高强,又手握重兵,况且还有一个九王爷,我们冒然出击,毫无胜算。况且,我琉国三千万同胞,乞是他一条命能抵的!”
  见他若有所思,我接着道:“这一年来,国仇家恨我一刻都不敢忘,日思夜想的便是复仇!我父王待他不薄,有知遇之恩,可他却恩将仇报!倾络你可知,这一年来,我每夜都会听见家人的哀号声,他们死的冤啊!他们死的不甘!他们叫我报仇!我若报不了这国仇家恨,他们死也不会瞑目!倾络,你还是走吧!再也不要来,就当一年前的那场大火,已经将我烧死了。”
  说罢,我掩面欲走。
  他猛然抱住我说:“我帮你!要怎么做你告诉我!我都听你的,让我留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回首瞧他,泪眼朦胧,“仇恨压得人窒息,很可能会死。一旦踏入,就已万劫不复,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样。”
  他轻轻笑道:“你忘了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是再世为人啊!”
  我破涕为笑打他,“你怎么还和小时侯一样啊?总说自己是穿越时空来的灵魂,这是世上哪有借尸还魂这种事呀!我长大了你就别再骗我了!”
  他佯装伤心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怎么就不再信任我了呢?”
  “不知所云!”
  此话一出,他就追着我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硬是让我相信世上有穿越时空这回事。被逼无奈下我只好妥协,假装相信他的说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