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志向总是好的

更新时间:2018-12-29 11:09:5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30

两顶青布小轿进了大皇子宫殿两刻钟后,清泉回到了清远殿。

  北冰朔正在偏殿里试衣服,北冰魄歪靠在软塌上,手上拿着一本书有一句没一句的,在小太监给北冰朔换上不同的外衣和配件之时敷衍北冰朔一两个字。

  见清泉进来,北冰朔对那小太监挥手道:“行了,就这套,下去吧。”

  待得小太监下去后,便扭头看向了清泉。

  清泉道:“人已经进了昆仑殿,进去之后,大皇子便令人直接将黎云送进了后殿寝室,那个黎霏则是丢去了正房,说是先带去见大皇子妃。”

  北冰朔的眉头顿时一挑的道:“这么猴急?这才什么时光?都不能等到晚上?”

  北冰魄淡声笑道:“晚上可是有琼林宴,他是必须要出席的,这一弄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他如何不猴急?只不知道,他看到那个黎云的真面目,呵呵!”

  听得北冰魄那两声笑,清泉的唇角也微勾了一下,道:“喜公公说,他去黎府接人的时候,那黎府堆了一堆的嫁妆箱笼在外头,真是不知所谓!

  还说,他和那婆子坐着聊天的时候,说了皇上给五殿下您订了那黎状元的嫡长女,那黎府的人居然满脸不屑,还说这肯定是皇上不知道那黎家的底细什么的,

  啊,喜公公还说,听黎府的下人说,黎云在后面叫着说不嫁了,喜公公说一定要把这话禀告给大皇子妃和皇后。”

  “这位喜公公倒是不错,你让泰安下次再多输他点钱。”北冰朔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那个黎云居然敢那般说他的露儿,哼!

  清泉应了一声好。

  北冰朔又转了个身,对清泉道:“你看看,爷我这身怎么样?”

  清泉抿嘴一笑,没有答话。

  北冰魄淡声道:“今儿晚上的主角是黎状元和那些新晋进士,你穿得这么打眼想做什么?你放心,你就算再打眼也没用,今天,黎先生肯定不会带女眷来参加琼林宴。”

  北冰朔一愣,道:“为什么?按照惯例,这琼林宴,头三名都是可以带女眷参加的啊。”

  北冰魄笑了下,淡声道:“若是大姐姐没有被赐婚给你做正妃,黎先生说不定会带着她们来看热闹,

  但是现在大姐姐被赐婚,黎先生和黎老先生都是聪明人,应该是能看破父皇为什么选择黎家,这琼林宴上,可是京城四品以上官员的女眷都可以参加,

  那些人最是势利,那些人,可都是在等着看大姐姐这寒门准王妃的笑话,大姐姐穿得穷酸肯定会被嘲笑,可要是穿得富贵了,被父皇看到,那黎家这寒门就有问题了,所以,黎先生一定会说,家中祖母病重,大姐姐要留在家中伺疾。”

  至于黎尘,只怕压根就不会想看琼林宴这种热闹,这种人心狡诈,各种暗能量集合在一起的地方,她现在肯定是边都不会靠。

  北冰朔细想了一下,颓然道:“说的也是。”

  说着,脱掉了身上那件金光闪闪的四爪金蟒皇子衣袍,换了一件丹青色的素净长袍。

  北冰魄托着下巴看着他道:“你也不用这么沮丧,不过是这琼林宴上有父皇在,若是去别的人家,大姐姐便不用这般顾虑,嗯,你准备的那些东西,明儿可以让陈冬悄悄的送过去了。”

  北冰朔立时精神一振,道:“好,清泉,去喊陈冬来。”

  清泉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北冰朔又扭头对北冰魄道:“你今儿晚上不去?”

  北冰魄哼了一声道:“那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你也不要久呆,应个景便好,省的被别人看破,你不是个傻子。”

  北冰朔一呆,脸色微沉的想了下后,嗯了一声。

  既然黎露不去,那他的确也没有必要在那里多呆。

  这边北冰朔是换了一身要多素净就多素净的衣服,那边的黎璟桦却是换上了一身宫中提供的红色锦缎所做花团锦簇的状元衣袍,再带上宫中提供的帽子,系上白玉腰带,真真的是玉树临风。

  还好似有了一点威风凛凛。

  李氏将衣襟再拂正一些后,拿起了一块玉佩给他挂在了腰带上,退后了几步,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黎璟桦低头看了看,亦很是满意的笑道:“被夫人这么一打扮,为夫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李氏掩唇一笑,上前给他抖了下袖子,道:“我家夫君本是人中龙凤,现在不过是明珠除尘而已。”

  黎璟桦笑了一声,又轻叹了一口气道:“今日,我本是想带着你们一起去的。”

  十年寒窗,一朝鱼跃龙门,又是中的状元,这琼林宴上最是瞩目的所在。

  这样的人生巅峰,他本是想带着妻女一起前去,让跟着他苦了这么多年的妻子也分享他的荣光。

  让李氏知道,他黎璟桦这辈子,就只会有她一个媳妇!能共苦,日后也要同甘!

  李氏微笑道:“祖父说的是对的,今儿露姐儿的确不适合去,我听说这琼林宴上,皇家的人都会到,说实话,我也是有些忐忑的,这种场合,我以前从未经历过,要是万一出个丑,这可是在皇上面前,不说对你不好,最重要是对露姐儿不好。”

  黎璟桦脸色微沉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

  这也是他最后同意了黎老太爷提议的原因。

  前日的谢师宴,他就已经见识过了这京城官场的刀锋剑影,虽然他不过是个旁观的,可有那消息灵通已经知道了皇帝赐婚之事的,说着说着,便会将一些锋芒带向他这里。

  虽说他是装傻将话头避开了,但也是明白了,就算五皇子是个不被重视的,甚至都被那些人称呼为傻子的,他被皇帝赐婚以一个寒门状元嫡长女为正妃,那也是非常丢脸之事。

  也是证明皇帝完全不看中这个皇帝的证据。

  他一个正经考上的状元都能被人当面轻视笑话,他的女儿又会被如何对待?

  若是在别的地方,别的宴会上,好歹有个准皇子妃的身份,那些人还不敢如何,琼林宴可是皇后和后宫众嫔妃还有其他那些皇子的王妃侧妃们都会参加的,那些人……

  只要想想其中随便哪个都可以嘲笑他的露姐儿,而露姐儿还没有办法回击,黎璟桦就觉得心痛若绞。

  都怪他太弱,不能成为黎露强有力的后盾。

  只能以伺疾为借口来避开。

  “好了。”李氏轻拍了下黎璟桦的胳膊,笑道:“露姐儿也是觉得不去最好,我们没事的,倒是你,万事小心!走吧,我的状元夫君!那可是你的琼林宴!”

  黎璟桦深吸了一口气,抱了一下李氏,沉声道:“为夫会努力,终有一天,会让你们不惧怕任何事和人!”

  说完,黎璟桦松开了李氏,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在被推开的门后面,黎昊炙喃喃的道:“二姐姐,你觉得爹这句话……”

  靠谱不?

  黎尘轻拍了下黎昊炙的肩,叹了口气道:“有志向,总是好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