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不嫁了!

更新时间:2018-12-28 10:32:0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159

那一日黎文枞在衙门处理完事,又和同僚一起去了王府吊唁王阁老,回到家中已经是满身疲惫,只想赶紧的收拾收拾上床睡觉,可听到自己老妻得意洋洋的说皇后下旨,替大皇子纳了自家孙女做奉仪,顿时一个激灵,人都醒了过来。

  他要老妻将那黄绢拿了过来,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又问庚帖是否给了,听老妻说已经给了之后,那是跺足长叹。

  黎府老夫人很是不解,问他为何如此?又说,这不是你和儿子们商量的嘛?现在这样多好,孙女成了大皇子的女人,黎府自然就靠上去了。

  黎文枞怒瞪着老妻,说他们是以自身实力来引起大皇子的看重,和这靠女人能一样嘛?何况,他一个堂堂翰林院掌院(曾经的),孙女便是侧妃都做得,居然才一个九品奉仪!这不是摆明着看轻他嘛!

  正吹胡子瞪眼呢,大儿子跑了过来。

  这黎府也是出过尚书的百年书香门第,不过到了黎文枞儿子这里,却只有大儿子中了个举人,前面那些年一直在努力的考进士,可一直都没有考上,

  眼看着都要三十五了,便干脆以举人身份谋了个九品官做,可这刚谋了官,黎文枞便被点为主考官了,黎家父子那是气得要死,只怕也是有此原因,黎文枞才一气之下做出了那种没有屁眼的事。

  呃,说远了。

  这黎文枞的大儿子如今做了三年多的官,也只升到了从八品,这老爹的官又一直没有恢复,那心里是真着急。

  今日从衙门里回来听说了这皇后下旨的事,和自己夫人关起门嘀咕了好久,心里拿定了主意,这才来找黎文枞的。

  看到黎文枞那样子,黎大爷对黎老夫人使了个眼色,让她带着丫鬟们都退下后,才低声对着黎文枞道:“父亲,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黎文枞怒瞪过去。

  黎大爷忙道:“父亲,您想想,这事是皇后下的旨,可不是我们上赶着去找的,这外头要说,也是说皇后和大皇子,

  翰林院的那些人也是会替父亲您不忿,那大皇子一旦意识到了这点,肯定会对父亲您心有愧疚,少不得要补偿一二,那个时候,父亲您官复原职就指日可待了。”

  黎文枞神色微怔,黎大爷便赶紧又接着道:“何况,这事,我仔细想了下,父亲,这倒未必是皇后特意打咱们家的脸,

  您想想,这二弟虽然是挂在了母亲名下,但到底也不过是个姨娘生的,他的女儿,说起来不过是您的庶孙女,

  那大皇子妃出自威远侯府,是现今威远侯的嫡次女,京畿十二营,可是有三营在威远侯手中,而两个侧妃也是名门嫡女,您想想,就咱们家如今这官位,您的庶孙女,给个奉仪,这都是看在想拉拢您的份上了。”

  黎文枞再度一怔。

  瞅着他脸色松动了,黎大爷接着道:“父亲,您也别怪我说话不得听,咱们说句实话,就黎霏长的那模样,能是被大皇子看中的?

  如今被皇后赐过去,无非就是看中了您在翰林院的威望,但是呢,您以前跟胡尚书一直不对付,这要是用别的手段来跟咱们家和好,少不得要被别人说闲话,如今这样不是正好?

  就算是九品奉仪那又怎样?那也是有品级的!一旦大皇子登基,到时候父亲也是功臣,也是皇亲国戚!”

  黎文枞那眼睛猛的一睁,再又微微眯起的时候,脸上一丝的怒气都没有了。

  黎大爷一看,便知道自己是说到黎文枞的心坎了,便笑着接道:“还有啊,父亲,那皇后的懿旨里面,还纳了黎云,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大皇子想对江南官场下手,所以才借着拉拢咱们家,一起纳了。”

  这话其实大夫人跟他说的时候,是说只怕那皇后和大皇子是想打江南官场的主意,想将陈家在江南的根基撬动,所以才纳了这黎云做奉仪,至于黎府的黎霏,说不定是附带的。

  不过黎大爷可不这么认为,这黎云虽然是杭州府冯知府的外甥女,可到底是隔了一层,杭州府黎家如今连个举人都没有,这种家世,又怎么可能入得了大皇子的眼?

  还特意的给封个品级?一定是因为看中了自家,然后又发现这杭州府知府的外甥女在他们家,所以才一并打起了主意。

  黎文枞想了下后,点头道:“我也是认为如此,也是,大皇子虽然有威远侯相助,但是在文官里面还是有些力薄,这胡尚书又是个无能的,朝堂之上一旦起了纷争,墨阁老和宋阁老大多是偏向了陈家,他们要是再不争取一些文官,只怕这太子之位,不一定拿得到手。”

  黎大爷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按说大皇子占了嫡长,应该是早就被封为太子了,这都是因为朝堂上能替他说话的人少了!现如今他有了我们家的相助,只要胡尚书和皇后出点力,让父亲官复原职,那么朝堂之上,陈家就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了!”

  黎文枞捻着胡须笑了起来,想着自己马上要官复原职,便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孙女做个九品奉仪有什么丢脸的了。

  反正是个庶孙女而已。

  黎大爷便又道:“还有一事,父亲,这既然是皇后下旨下到咱们府里,许了那黎云跟着黎霏一起进入大皇子府,那咱们府便也大度一点,帮那黎云准备一些得用的东西。”

  这话也是黎大夫人提的。

  黎大夫人原话是,那黎云本就是冲着在京城找户好人家,所以才千里迢迢的从杭州府过来,打着什么同宗的旗号借住进了黎府,如今人也是要从黎府一起被接进大皇子府,便干脆一起做了好,也替黎云准备一套行头。

  这行头呢,自然是整套的粉红色嫁衣。

  九品奉仪,就算有品级,那也是个妾,是没有资格穿大红色的衣服的,而且也不能戴凤冠穿霞帔,得按照妾的规矩穿衣服戴首饰。

  这黎云带的衣服可都是大红居多,完全不符合规矩。

  黎文枞想着那杭州府的黎大夫人一来就送了三千贯交子给自己,这点子的面子还是可以给的,便欢快的点了头。

  有了黎文枞这个点头,黎府顿时便忙碌起来。

  连第二日的状元游街,那最是喜欢热闹的二房和黎云都没有去看。

  黎二夫人给自己闺女已经准备了四十多台的嫁妆,可想想这可是嫁入大皇子府,便是百抬都不够,那是赶紧的喊了银楼的衣楼的五金用具店里的人来,要人赶紧送现货来看,瞅着好的便直接留下。

  这黎文枞和黎老夫人是想着自家马上要跟大皇子成为亲家正得意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做不对,而黎大夫人是压根不愿意去提醒,由着黎二夫人热火朝天的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黎云那边呢,这次过来本就是来相看人家的,所以她娘是带了十箱子东西来,准备一旦有好人家,便马上走定亲礼。

  而且,杭州府黎家大夫人走的时候也是给黎云留了一千贯,所以,看着黎二夫人那般做派,黎云便也自己做主,不光是让婆子将那十大箱子按照嫁妆的台数准备,还堵着那些店的人,也买了一大堆东西。

  这么忙活了两天,到得大皇子府派人抬了两顶小轿前来接人的时候,那黎府的正堂前面是摆满了嫁妆箱笼。

  大皇子府来接人的太监一看,立时便笑出了声,对出来迎他的黎大爷(黎文枞要端着架子所以没有出来)笑道:“黎大爷,这些东西,可是入不得大皇子宫里的,

  贵府这两位是九品奉仪,皇后娘娘恩准,准许带一个贴身丫头,一个箱笼的财物,现在离吉时还有一个时辰,你们赶紧的准备下吧。”

  黎大爷一听,顿时脸就红了,他身为礼部官员居然忘记了这个,忙请那太监和另外两个嬷嬷到旁边喝茶,这边就派人通知黎二夫人和黎云,你们赶紧的把这些东西都弄回去,就只能带一个丫头和一个箱笼。

  里面黎二夫人和黎云那是直接傻眼,再听到婆子来报,说外头就两顶青布小轿,来迎的除了轿夫也就一个太监两个嬷嬷,三人(加上黎霏)的脸色顿时绿了。

  可偏生那婆子还多嘴,说听到那两个嬷嬷在聊天,说是皇帝给五皇子赐婚,订了新晋黎状元的嫡长女黎露为正妃,皇帝还说了,等那黎露及笄之后再选定黄道吉日,八抬大轿的将黎露迎娶进五皇子府。

  那黎云的脸是又青又白,差点将帕子都给扭烂,还直着嗓子叫:“不嫁了!我不嫁了!这是欺负人啊!凭什么她黎露可以做正妃!我却是连箱笼都只能带一个!”

  听得她这般叫,黎大夫人顿时便沉了脸,厉声道:“这是皇后懿旨!而且你自己写的庚帖都已经入了内务府!你喊不嫁?那就是欺君大罪!要诛杀九族!你要死别连累咱们府,出去死!”

  说着,还喊着婆子进来,让把黎云拖出去,让她叫给那个太监听。

  黎云这才收了声。

  她身边跟着的一个稳重婆子赶紧的替她尽着现钱和值钱首饰收拾了一个箱笼,再又挑了最是稳重的一个丫鬟让她跟着。

  才刚收拾好,前头太监便催着上轿。

  待得杭州府黎大夫人连夜赶路从京东路赶回京城黎府,黎云的轿子都已经进了皇宫外宫里面大皇子的宫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