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她是为她自己

更新时间:2018-12-28 10:18:5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142

黎王氏喝了那一海碗的麻沸散,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

  醒来之后,便发觉自己原本还能微微动动的脖子已经是一丝都动不了,而且,还出不了声,喉咙和舌头都没有了知觉,张开嘴,连最简单的发声都出不了。

  黎王氏大骇,终于是想起来宁大夫说过,那麻沸散不能多吃,吃多了便会口不能言,耳不能听。

  她这一惊怕,便又引起了身体的痉挛,剧痛如同潮涌而来,她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瞪着眼睛,用眼珠去找人。

  在屋子里伺候着的那个婆子是看到她身体的痉挛才发觉到她的不对劲,再看着她瞪着眼睛,嘴巴好似在努力的张开,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也想起来了宁大夫的嘱咐。

  婆子笑了一声,转身拿起了一大海碗的麻沸散,恶狠狠的对着黎王氏道:“老夫人,很痛吧?来,快点,喝了这药就不痛了!你看老奴我多好,都不用你骂,就给你端来了!”

  黎王氏眼珠拼命的转动,想大声叫出来,想怒骂出来,想喊人将这个胆敢这般说,胆敢还给她喂麻沸散的婆子给拖出去打死。

  可她一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且,更加令她心里恐惧的是,当那婆子将碗放在她唇边的时候,因为那剧烈的疼痛,因为本能,她张开了口,在意识到之前,便将那一海碗的麻沸散给喝了下去。

  那碗麻沸散喝下,疼痛被压下,黎王氏在一片恐惧之中,因为药性睡了过去。

  一觉又睡到了次日上午。

  黎王氏醒来的时候,黎文景终于是抽了些空来看黎王氏,可黎王氏只是眼睛模糊的看到了黎文景的脸,却一点都听不见黎文景的声音了。

  黎王氏大骇。

  可她再恐惧再害怕,也只不过是身体肌肉不由自主的痉挛,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也听不到声音,连视力都开始越来越模糊。

  而黎文景在看到她身体不停的颤抖,却一丝声音都没有,便也发觉到不对,忙让婆子去喊人。

  喊黎老太爷,喊李氏,喊宁大夫。

  宁大夫赶到的时候,黎家人已经全部聚集在了黎王氏的屋子里,连黎尘都在。

  (黎尘:看这种热闹怎么能少得了本尊!)

  宁大夫对黎璟桦这个状元拱了下手,便赶紧上前,只一眼,便心里暗道了声完了。

  宁大夫叹着气的道:“这,这麻沸散,我不是说了不能多喝嘛?昨日是不是又喝了?”

  黎文景脸色一变,立时瞪向了旁边的婆子。

  那婆子忙道:“昨日,是老夫人,老夫人又发作了,拼命的喊痛,一定要喝药,说不能影响到了前院,所以,所以……”

  这话,黎老太爷黎老夫人和李氏黎露四姐弟是压根不信的,这黎王氏才不会顾忌到前院,顾忌到正是黎家的好日子,她大吵大闹会给黎家带来什么影响,若是她还能出声,一定是吵得天翻地覆。

  也就是说,其实昨天黎王氏醒来的时候只怕就不能说话了,而这个婆子呢,又给她灌了一碗药。

  但是他们是绝对不会去揭穿这个婆子的谎话的。

  毕竟,她这么说,对黎家的脸面来说,是好事。

  黎文景是压根就没有想到黎王氏根本不会这么说,还感动的流下眼泪道:“茹娘,你怎么这么傻,便是痛得叫出来又如何,为夫一定会来陪你的啊。”

  宁大夫也不由很是感慨的叹了口气,带了些敬佩的看着黎王氏。

  这前两日黎家是什么情况他是知道的,他也来送了一点药材作为礼物,外头那么多人,黎璟桦这个状元整天的都在外面家门都没有回,全家人都在外头待客,要是黎王氏真叫起来,那黎家就更加忙乱,肯定是要出岔子的。

  黎王氏这是为了家里而牺牲了自己啊。

  而黎家那么忙,家人没有守在身边,也完全是情有可原的,何况,看看这婆子,这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干干净净的床和被褥,说明黎家是很上心的。

  哎,都是被那王府五夫人害的啊!

  本来多好的一家子啊!

  宁大夫连叹了几口气,道:“老夫人这是兴奋过度,本就引起了血涌入头,再喝多了些……哎,如今已经是脑痹了。”

  “脑痹……”黎文景喃喃的道了一声。

  “大夫,可还有办法治好?”黎璟桦急道。

  宁大夫摇摇头道:“在下无能,在下是没有法子了,只能先开些药,先止住老夫人身体的疼痛,然后慢慢的养。”

  “慢慢的养?”黎璟桦道。

  “是啊,慢慢的养。”宁大夫又叹了口气,然后道:“老夫人现在这种情况,虽然是口不能言,耳力估计也不行了,但是只要好好调养,待得骨头长好,虽然不能起来,不过也不会再这么疼痛,性命是没有问题的。”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会死,但是呢,人瘫痪了,也失声了,还听不见了。

  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只觉得心里一下松了一口气,然后不觉对望了一眼。

  黎老太爷对宁大夫道:“那就麻烦大夫多开些药,不怕贵,只要好,如今人已经这样,还是先尽着让她好受些为好。”

  这意思便是不追究他的医术了,宁大夫也心里一松,点头道:“在下知道。”

  黎老太爷便让黎文景在屋子里看着宁大夫开药,说这屋子里人多也对病人不好,让黎老夫人带着李氏和孩子们出去,然后对黎璟桦使了个眼色。

  黎璟桦愣了一下,看了看黎王氏后,跟着黎老太爷走了出去,一直走进了黎老太爷的书房。

  让黎璟桦坐下之后,黎老太爷将前日发生的事告诉了黎璟桦,将黎王氏喊的那些话,一个字不漏的说了。

  然后淡声道:“璟桦,那大夫说你母亲如今这般模样起源于太过于兴奋,她是兴奋,只不过,这兴奋并不是为你,为黎家,为露姐儿兴奋,她是为她自己,

  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如今她这样子,我反而放心了,否则,她真是会做出把你媳妇赶出去,然后找人另外给你娶一个高门贵女之事。”

  黎璟桦在听到黎老太爷先头那话之时脸就白了,再听黎老太爷后面这句,一时之间,那心情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黎老太爷看到黎璟桦没有马上回话,脸色微沉的道:“莫不是,你也有这个意思?你如今高中状元,女儿又被赐婚给皇子,便也觉得自己媳妇是个商户丢了你的脸!?”

  黎璟桦愣了一下,立时便叫道:“不不!孙子绝没有这意思!孙子这辈子,就只有丹娘这个媳妇,孙子也只要丹娘这个媳妇!”

  说到后面两句,黎璟桦的声音拔高了一些,带了发誓一般的语气。

  黎老太爷那脸色便放松了下来,道:“你明白就好,俗话说,娶妻娶贤,媳妇娶错了,一毁毁三代!

  说实话,若不是因为有你和露姐儿他们四个,我是真心后悔当年一时心软,答应了你父亲让他娶你的母亲,

  这两年来,我跟你祖母最担心的,就是我们两年纪都这么大了,要是万一我们出了什么事,你父亲是个糊涂的,你呢,哎,要是我们不在了,谁能压得住你母亲那个混账东西?!你这个媳妇好啊!

  是真的好啊!就不说那四个孩子,那是一个比一个的聪明,咱也不说李家对咱们家的帮助,就说对你,那真是掏心窝子的好,璟桦啊,你可记住,夫妻夫妻,不光要能共苦,更要能同甘。”

  黎璟桦眼眶微红,点头道:“孙子明白。”

  这话说完,黎璟桦的脊背突的一凉,他突然一下理解了黎老太爷先头说的那句放心。

  他不过是考上了贡生,黎王氏在大门口就能喊着要休李氏,现在他是正经的状元了,女儿又是准皇子妃,黎王氏只会更加膨胀,

  而她虽然瘫痪了,但是她还能叫,而且黎文景糊涂,他又碍着一个儿子的身份,一旦黎老太爷去书院,这家里但凡有所疏忽,黎王氏就会如同对那王家五夫人一般,来个先斩后奏。

  比如说,找个人去衙门里告状,说李氏不孝,她作为婆婆要休了李氏。

  先不说这休不休得成,但是只要这事一出,外头人怎么笑话他不说,但是李氏却是肯定寒了心,而四个孩子……

  想想先头在屋子里,黎露和三个小的脸上那种神色,那种在宁大夫看过来便装悲戚,一旦宁大夫转头,便是对着他,也是露出了讥讽看好戏的神色……

  到时候,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但是……

  好吧,只要想想先头李氏听到黎王氏那般骂之时的心情,还有这两天李氏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只那么细心的伺候他。

  黎璟桦便眼眶发红,心头酸痛难忍。

  “你明白就好。”黎老太爷拍了下黎璟桦的肩头,道:“你母亲这里就这样吧,你媳妇是个好的,她一定会让她好吃好住的不会亏待她,

  再说还有你父亲看着,你不用担心,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都过了两日,咱们家露姐儿被赐婚给五皇子之事应该已经传开了,你明日还要参加琼林宴,要自己小心些,千万别落了别人圈套。”

  黎老太爷没有估计错,这一日,皇帝赐婚,将新晋状元的嫡长女赐婚给五皇子的事,已经传遍了全京城。

  同时,也传到了黎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