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光瘫了,还傻了!

更新时间:2018-12-27 10:34:2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60

大穗国是有状元游街之说,不过,上一届的科举出了黎文枞那个屁事,上上一届西北有战事,再上上一届是东海海啸之后,皇帝的心情都非常不好,提都不提状元游街。

  京城等于是有十二年没有看到过状元游街了。

  何况这次的状元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依然风姿俊秀,那榜眼和探花也有点颜值。

  所以呢,消息传开,那京城里能去看的人都跑去御道旁边看去了。

  旗鼓开路,前有禁卫军引路,后有禁卫军压队,黎璟桦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宫里给换的红色锦袍,手捧着钦点皇帝圣诏,从午门正门出来之时,外头的御道两边已经是人群涌涌,欢声雷动。

  黎璟桦一眼看过去,那是一片红色欢悦海洋一般,心头的喜悦便也一直高涨,那是真真的意气风发。

  一场游街走了一个多时辰,黎璟桦一直保持着这种高涨的情绪,以至于游完之后,被那些人欢送回到黎家,那脚还有些飘。

  虽然是出了黎王氏那事,但是今日黎家两个大喜事,门是没有法子关着的,何况看到黎王氏自己喝下那一大碗麻沸散,还有黎尘那般欢快的神色后,黎老太爷的心情也一下转好,便让黎老夫人和黎露陪着李氏在后面,自己带着黎昊然和黎昊炙两人在前头迎客。

  后来等黎王氏那边收拾干净后,黎文景便也赶到前院,和黎老太爷一起招呼起客人。

  这皇榜出来,状元都去游街了,就肯定不再是小道消息,首先便是巷子里的邻居们前来贺喜,跟着就是外头大街上的邻居们。

  黎家旁边的张家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当家的张老爷带着夫人儿子过来贺喜的时候,正巧余公公那队人马过来,当时他留了个心眼,虽然没有跟进黎家,却在黎家大门口那往里面瞅。

  这黎家的宅子只那么大,正堂到大门之间的距离十米都不到,余公公宣旨的声音又高昂,让他是听得个一清二楚。

  听清楚后,转头便先带着人回家,将贺礼再备厚两倍。

  开玩笑,这不光是中了状元,女儿都成了准皇子妃,那肯定得重礼啊!

  而黎家正好因为黎王氏的事关了那么一会门,等张老爷再赶过去的时候,依然是第一个贺喜的。

  张老爷送了礼后也不走,打着邻居的旗号,还帮忙黎老太爷待客起来。

  他是有功名的商户,在这里又住了二十多年,周围的人都熟悉,来了人,就给黎老太爷介绍,这是谁谁谁,那是谁谁谁。

  瞅着有关系好的进了门,便赶紧的先迎上去悄悄的说,这家可不是单中了状元,刚才还来了圣旨,封了这家大姑娘做五皇子妃,那相熟的立刻便掉头,回去重新备礼去了。

  当然,那些人出去之后,便立时又给自己相熟的人说了,这一传二,二传三的……

  黎家大门都快被挤破了。

  后头李氏也顾不得伤心了,吩咐人关闭了通往后院的门,便打起了精神带着黎露开始招待客人。

  黎老太爷这边是幸好有张老爷帮忙,而且他虽然是年老记性不好,但是旁边跟着个过目不忘的黎昊然和一个鬼精灵的黎昊炙,有他们两个在旁边提点,碰到那些重新回头来送礼的,倒是也不会叫错。

  黎文景那边没有人帮忙,便干脆采取微笑抱拳请的三连贯动作,不管是谁,都是你好,抱拳,请,到后来,干脆去到临时喊出来帮忙的离刹旁边,跟着一起接礼物,记礼单。

  黎璟桦回来的时候,正是黎家最热闹的时候,再加上这敲锣打鼓的送了黎璟桦回来的队伍,那整条巷子似乎都沸腾起来了。

  黎璟桦那是一进门,就被各种恭喜声环绕,头立时就晕了。

  好在黎老太爷及时派了黎昊然过来,才算没有乱场。

  这一番热闹一直闹腾到了下午,还是几家邻居看着黎璟桦那脚都飘了起来,想想按照规矩,今儿黎璟桦应该是天不亮就去了宫门外候着,这再闹腾下去,只怕状元公明儿就起不来了。

  这晚上还有谢师宴,明儿还得去参拜神位,去大司成,去孔庙,再然后还有琼林宴……

  张老爷带头,旁边宋大人也跟着帮忙,将后续的那些道喜的给挡了出去,人流这才慢慢少了下来。

  黎老太爷便让黎文景带着黎昊然和黎昊炙在前头招呼,当然,主要是先负责将送礼的人名字和礼单记下。

  这金榜题名,人家送礼是个吉利事,不收反而是不礼貌会被人质垢,至于如果有送的特别重的,等以后再想法子处理就是。

  何况,今儿来的还都是这附近的人多,也没有说谁送上特别厚重的礼(家境在这里呢)。

  黎老太爷带着黎璟桦回到了后面,后面的女眷倒是没有前头的多,而且本是都不熟,所以也没有久留的,前头的人少了,后面便也清净了。

  李氏让人关了前院过来的月门,赶紧的招呼了黎璟桦躺下休息。

  又去打了热水,端了一碗肉粥过来,伺候着黎璟桦洗脸喝粥,再又打了热水进来,伺候着他脱掉外衣,将身子擦干净。

  李氏还在擦的时候,黎璟桦便直接呼呼的睡了过去。

  李氏看着他那样子,那是又好笑又心痛,心里头那因为黎王氏而起的最后一点委屈也是散了去。

  有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那般明理开朗的长辈,有四个那般聪明活波的孩子,夫君又是真心的对自己好。

  再说,那黎王氏已经是瘫了,就算是口出秽语,就算黎文景这个公公糊涂。

  她也是能忍下去的。

  黎璟桦这一觉并没有睡多久,因为晚上还有谢师宴,所以到了酉时,黎老太爷便喊了他起来。

  不过睡了这一个时辰,黎璟桦精神也是恢复了许多,洗漱一番,再换了衣服后,便精神抖擞的出门。

  在出门的时候,黎老太爷才来得及告诉他,皇帝已经下旨了,赐婚黎露给北冰朔做五皇子妃。

  黎璟桦那心是抖了几抖,然后便先放在一边了。

  谢师宴上,不光是这次的主考官会出席,还有宋阁老以及一些吏部官员也会出息,皇帝都会露下脸,而且这个和琼林宴那种带歌舞带女眷完全是庆祝热闹的宴会不同,这个可是非常正式的宴会,一个错神都不行。

  这一场宴会提着一万个小心的下来,深夜回到家后,黎璟桦又是倒头就睡。

  跟着第二日是天未亮就起来,作为状元,要带着一众新晋进士拜神拜孔庙。

  而黎家又迎来了第二波恭喜送礼之人,一家人忙的那是脚不沾地。

  如是忙了两天,在第三天的时候,黎璟桦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黎王氏不光瘫了,还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