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不应该这么直接

更新时间:2018-12-23 10:58:5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89

温暖的身体猛的一颤,头亦猛的一扭,带了惊讶和愣怔还有一些别的复杂情绪看着黎尘。

  黎尘眨巴了下眼,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嘛?你已经知道你祖母和你父亲的死是怎么回事,知道温家并没有当你是血脉亲人,他们想的不过是你的钱而已,所以,你今儿就是来跟本尊确认,本尊这里是否同意大姐姐做五皇子妃。”

  温暖说,佟大爷到底还是看错了一件事,这个看错只怕说的并不单单是温老太爷的趁火打劫,而是真正害他女儿的,其实就是温老太爷。

  按照温暖所说,佟大爷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不给自己独生女儿配上厉害的随从和婆子?那些能让佟小姐气到血崩的话,如果不是温老太爷同意,或者是帮忙,又怎么可能传入佟小姐耳中?甚至,这些话也许本就是温老太爷自己泄露的。

  而这些事,只怕是在几年后,也就是温老太爷娶了自己的表妹,而那个表妹又连生了几个儿子之后,佟大爷才明白过来。

  只可惜,那时候佟大爷已经年老,而温老太爷又已经羽翼丰满,再加上毕竟温暖的父亲是温家血脉,所以才没有和温家彻底撕破脸。

  只是留下了人,留下了,在温暖父亲死后,便将这事告诉了温暖的人。

  知道了这笔钱的来龙去脉,知道了温家真正的发家史,自然也就会明白,其实温家外表的繁荣是假的,真正的财产是掌握在温暖父亲手中,呃,好吧,应该说至少是大半。

  至少大半并不是在温老太爷,和他表妹所生的那些个孩子手中!

  想想温老太爷都能送人进宫,又参与皇权替换的争夺,那肯定是个心狠手辣的。

  温暖父亲是谁所害便一目了然了。

  而有那位齐叔在,温暖父亲都能被人刺杀,也就可以想象得出温老太爷的势力是如何强大。

  而这次,温家三房的女儿嫁给了三皇子秦王,也就是说温老太爷和温太后选择了秦王。

  一旦让他们成功,那么温暖别说报仇,甚至是想活命都会艰难。

  皇权争夺,可是需要很多很多钱的。

  嗯,她既然出手救了他……

  不不,应该是,这位温老太爷为了钱,连妻儿都能下手,那么也就不是一个大度到会放过北冰朔和北冰朔老婆的人。

  只不过是现在,比起北冰朔,那个大皇子更加碍他的眼而已。

  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既然他都这么坦诚的跟她说了,那么她也应该大方的给与回应。

  温暖很是有些呆的看着黎尘,看了好一会后,才长吁了一口气道:“你不应该这么直接。”

  黎尘有些惊讶的眨巴了下眼。

  看着她那模样,那明明是十岁女娃,还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娃,那眨眼睛的模样带着十足的稚气和可爱,

  温暖忍不住的噗嗤笑了一声,又觉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东西沉了下去,哑声道:“这种事,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并没有听明白,

  是后来,我听一个从宫里出来的老嬷嬷说了很多很多宫廷和后宅的阴损之事后,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和道理。”

  “你是想说,本尊这么一个小女娃居然一听就懂,实在太怪异?”黎尘哼了一声道:“行了,你就承认吧,这世上就是有比你更厉害的天才!本尊不过是话本子看得多了些而已!”

  绝对不会承认,本尊都到人界转悠几圈了,什么事没有见过!

  (某上神:你就直说,这些坑你都跳过就得了!)

  黎尘说那些话的时候,头往上,鼻孔也往上,完全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得意模样,却又透着一种很是可爱的娇俏。

  温暖很是看呆了一会。

  被黎尘拿眼角带了奇怪的瞟过来,才连咳嗽了几声,想了会,道:“你说的对,都是因为那笔巨大的财富,我父亲是佟大爷亲自带大的,

  而且佟大爷在看透温老太爷之后,便开始防范他,所以,很多生意和铺子都形成了一套封闭的体系,外面人看得到,却插不进手,便是温老太爷都不可以,

  那个全国都有的如意客栈,京城里南城的梵楼,北城的文居,江南的织坊和绸缎铺子,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店铺,虽然外头看着也是姓温的,但是温老太爷却是连一文钱的红利都拿不到,

  更别说那些并没有挂温家旗号的良田和桑林茶山,北方的牧场和盐池,还有像这个霓裳楼和东城的玲珑阁这种,是由我父亲亲自开起来,便是连温老爷子都不知道背后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谁的铺子,这些产业,温老爷子连风都摸不到。”

  带了冷意的轻笑了一声,温暖接道:“佟大爷留了人给我父亲,但我父亲是个宽厚之人,想着到底是自己的亲父,所以,虽然是所有产业都控制在自己手上,也不会给温老太爷看帐,

  但是每年都会给一大笔钱给温老太爷,甚至在温老太爷参与进争夺皇位的时候,直接给了两百五十万贯现钱给温老太爷。”

  深吸了一口气,温暖缓缓接道:“父亲曾经说过,当今的皇帝比起其他几个皇子来说,性子忠厚,虽然才能欠佳,但是比起别人却是矮子里面拔尖的那个,

  所以,他那笔钱是真心实意的给的,只是没有想到,温老太爷和温太后,却是将那笔钱的一大半用在了别处,差点让当今皇上被人害了,

  再加上那时候我父亲认识了我母亲,温老太爷却要逼着他去娶墨家之女,父亲便不再给温家那么多钱,只每年象征性的给个一万贯而已,这,便让温老太爷动了杀机。”

  温暖的声音停住,头又扭向了一边,看着那白墙好一会,才缓缓接道:“父亲那次遇刺,身边的人也死了好些,齐叔带着舜他们几个护着我,才从别院冲了出来,

  不过,我还是被人趁机下毒,那段时间,我只能示弱,放了一些生意给温家,让他们经营和收取红利,待得我缓过气来,才又重新将那些生意收回来。”

  黎尘的眉头一挑,想起那一次他说的,说那些织坊他刚接手不久,那,应该不是接手不久,而是刚拿回来不久。

  也是因为他出手拿回来了那些生意,所以才会有临安那一出。

  只不过,若是温老太爷知道自己好不容易买通的那些内奸不光没有杀了温暖,反而被温暖借机拔了个干净,是个什么想法?

  这个家伙,才这么大一点年纪,就有如此的心机谋算……

  没有听到黎尘的动静,温暖回头,看着黎尘那神色,浅浅的笑了起来,道:“我并不想再参与什么皇位之争,也不需要五皇子给我什么助力,只要再给我几年时间,我自己就可以让温老太爷和他的温家彻底完蛋,我今儿这么跟你说,只是因为……”

  声音微顿,温暖声音很低很低的道:“我只是看到你,听你那么说,便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黎尘猛的抽了一口气,在心里道了一声***。

  你这么坦诚,本尊要是不接受了你的这番好意,特么的也是会有因果天谴的好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