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此温非彼温

更新时间:2018-12-23 10:48:4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243

黎尘的眉头不觉一挑,道:“温家是温家?”

  温暖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我身上的毒便是温家人下的。”

  声音微顿了下,温暖接道:“那些鹿茸熊掌,便是温太后所赐。”

  黎尘呃了一声,眼珠转到一边去了。

  好吧,这种豪门恩怨,她的确早就猜到了,可是,你也不用特意说出来吧!

  本尊不过就是随口接了一句话而已!

  温暖瞅着她那模样忍不住又噗嗤笑了一声,在黎尘恼怒回头的时候,忙收敛了神色,很是正经的道:“若是以前,我也是不想说这些事,但是,如今你父亲是钦定状元,你姐姐马上就要成为皇子妃,这些事,便不得不说。”

  黎尘哦了一声,伸手又拿了块点心,带了一种很是礼贤下士,呃,应该说是洗耳恭听,或者说是诚恳的姿态,最后一脸正经的道:“你接着说。”

  这话倒是没错,黎家既然进了京,黎露又做了皇子妃,便等于是入了京城这局。

  虽然说她是不会在乎这些权利斗争的,但是知道一些也没有坏处。

  瞅着她那坐姿变化了好几下,脸上的神色也变幻了好几下,温暖那唇角是越翘越高,强制忍着笑,

  等着黎尘一本正经的说完,才声音又柔又轻的道:“温家如今还是温老爷子当家,也就是我祖父,他前后有三个正妻,所以算起来,是有六个嫡子,还有四个庶子,

  不过,庶子都是在十八岁便分家出去,并没有记入温家排列,所以,现在外头说的温家六房,也就是这六个嫡子,我父亲,是温老爷子的发妻所生,我呢,在家谱上是温家的嫡长孙。”

  在家谱上……

  黎尘的眉头不觉挑了一下,然后做了个你继续说的手势。

  温暖笑了笑,道:“我祖母生了我父亲没有多久便去世了,祖父便续娶了祖母的表妹为妻,隔年便生了二叔,

  只可惜,我那祖母的表妹也是个命薄的,生了二叔之后没有多久,便也去世了,随后,祖父便娶了他自己的一个表妹为妻,

  这个倒是个有福气的,连生了四子,如今还有了一品诰命,是温家的老夫人。”

  黎尘的眉头再度挑了挑,同时眼珠也转了一圈,淡声道:“温家成为首富,应该不是很久吧?”

  记得那些书里面,有一本是记录五十年前的京城风物杂记,当时提到的京城几大富豪里面可没有姓温的,说的多的倒是有夏佟两家,比如说两家斗富,以白玉铺地珍珠为帘,又燃万枝牛油蜡烛,烧沉香百斤,夜宴一次便耗费二十万贯之巨。

  温暖轻笑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温家成为京城首富,也不过是二十年前,或者说,是看上去,成为了京城首富。”

  声音顿了下,温暖缓缓接道:“我祖母的祖父姓夏,当年是京城豪富,只可惜,夏家家财无数,人丁却是单薄,到得那一代,便只有我祖母的母亲,和我姨祖母的母亲两个女儿,

  他给了大半的家产给大女儿做嫁妆,将大女儿嫁入佟家,小半的家产则是给了小女儿,招了一个赘婿。”

  黎尘不觉哼了一声。

  听得她那一声,温暖脸上浮起了一种浅然笑意,道:“他当年估计也是没有办法,听说他当年后院一院子的姨娘,总以为会生出来个儿子,结果到他得了急病快死的时候,也就只那两个女儿,

  那两个女儿都被放在深闺娇养着长大,他又不愿意将家产便宜了那些远房旁系,所以,便将大女儿嫁给了当时和一直和他作对,但是也能算是知己的佟家大爷。”

  黎尘的眼角不觉颤抖了一下。

  一直作对?佟家大爷?

  记得那个杂记上就是说,那一次就花了二十万贯的夜宴,就是夏家老爷和佟家大爷斗富,这么说起来……

  温暖轻笑了一声,道:“佟大爷当年已经三十有三,比夏家大小姐要年长十五岁,而且一直没有娶正妻,

  娶了夏大小姐后,倒是真正的宠爱她,还为了她,将后院所有的姨娘歌姬全部遣散,只可惜,两人虽然恩爱,却只生了我祖母一个女儿,

  当年我祖母嫁入温家,是带着她母亲从夏家带过来的所有嫁妆,还有佟大爷自己赚的巨额财富,也是因为我祖母嫁过来,温家那么一个淮州商户,才开始有机会进入京城。”

  黎尘的眼皮子不觉挑了一下,又轻哼了一声。

  温暖笑道:“当年我祖母嫁过来的时候,我那曾外祖父佟大爷和曾外祖母还在世,有佟大爷盯着,我祖父便是有心也动不了我祖母手中的嫁妆产业分毫,只不过是由佟大爷带着,借着佟大爷和夏家的一些人脉,开始将生意做进京城。”

  声音顿了下,温暖才接道:“也大概是这个时候,我祖父和我祖母的表妹见了面,啊,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祖父,当年那是丰神俊朗,是淮州有名的美男子,进京之后,亦是京城有名的俊俏郎君。”

  黎尘挑着眉的将温暖上下瞅了一圈,哼哼两声道:“你祖母怎么死的?”

  温暖神色微淡,淡声道:“据说是因为生我父亲的时候难产,身子本就没有养好,又着急操心家里的事,造成了再次血崩。”

  声音微顿了下,温暖接道:“我曾外祖母受不住这打击,没有多久便去世了,佟大爷便以十间京城铺子做代价,从温家将我父亲接了出去,带在了自己身边教养,一直到他去世,我父亲十四岁的时候,才回到了温家。”

  黎尘看着温暖停下声来好似是想什么一般,便一边丢块点心到嘴里,一边很是好心的问道:“那时候,你那姨妈,呃,姨祖母早已经死了吧?”

  这人啊,都有个倾诉欲望,看他这样子,这些事只怕是这么多年,只有人告诉他,他并没有机会完整的向别人倾诉。

  当然,像他这种连脚底都长着心眼的家伙(本尊想什么他居然都知道,这话接的那是一个利索!),也是不会向别人说这些能透露出他的底细之事。

  现在他既然说了,那么看在这好茶好点心的份上,她便做一次知心大姐姐,引导着他说完,也省得郁积在心,年纪轻轻的就得个忧郁症可不好。

  (某上神:你就是吃人家的嘴短!)

  温暖抬眸看了她一眼,轻笑了一下,眼中的那些阴郁之色也似乎淡了许多,道:“是啊,我祖母死后不到半年,我那姨祖母便带着丰厚的嫁妆嫁了进来,

  不过当时那夏家并不只有她一个女儿,她还有一个同妈的嫡亲弟弟,和一个不同妈的同父兄弟,虽然夏家陪嫁的嫁妆高达十万贯,也远比不上我祖母的这份嫁妆。”

  “她有兄弟?”黎尘本着作为倾听者的本分,问道。

  “是啊,有兄弟。”温暖淡声笑道:“只不过,在我父亲回到温家之前,夏家的那位二小姐便病故了,随后,夏家的门庭便改为了那个赘婿的姜姓,

  分家的时候,大半的家产还被那个妾生的儿子分走,而且,那位夏二小姐本来就是个不会做生意的,那个赘婿和两个儿子是连她都不如,

  而在知道我祖母之死多少和那位夏家表妹有关之后,佟大爷也不再帮夏家,夏家的生意是一落千丈,后来变成姜家之后,更是不堪,如今,二叔的那个嫡亲舅舅,还要靠着二叔帮衬才能维持一家子的体面。”

  “不单单是不帮吧。”黎尘哼了一声。

  温暖笑了起来,道:“我那曾外祖父佟大爷……”

  声音顿了下,温暖微微偏了下头想了会才接道:“佟家是大族,当年亦是京城豪族,不过佟大爷这个大爷,却是个庶长子,听说他是十五岁就从佟家被分家出来,

  出来的时候,只分到了两间铺面和百亩田地,佟大爷就以这两间铺面起的家,十五年之后,满京城的人无人不知道佟大爷的名号,

  佟大爷手上的产业越来越多,而佟家却日渐衰落,佟家反而成了佟大爷这家的代名词,后来见佟大爷只有我祖母一个女儿,佟家那些人便开始打龌蹉主意,

  佟大爷一怒之下,便让佟家几单生意连着亏了八十余万贯银钱,彻底的没落了下去,这夏家敢伸手到温家,我祖母的死多少是跟她们有关,佟大爷又如何会放过她们?

  只不过,他当年到底还是看错了一件事,当年,他对付佟家也好,对付夏家也好,最大的受益人,最后,都成了温家,也就是我的祖父。”

  轻嗤了一声,温暖淡淡的道:“温老爷子跟在了佟大爷的后面,悄悄的将两家的店铺低价买了下来,

  再又打着佟大爷的名义,将那些人脉关系,货源买家都给接了下来,让他的实力大增,后来,佟大爷去世,我父亲亲自打理起所有的产业,

  我父亲姓温,那么自然的,他手上的产业在外头人看着,那也都是温家的产业。”

  “温老爷子也是这么认为吧?”黎尘淡淡的道了一声后,拿起了一块点心丢嘴里,道:“你父亲什么时候死的?”

  温暖一怔,脸上那一直是清淡若风的神色便好似被什么砸碎一般,一下裂开。

  他眼中露出了痛苦之色,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好一会后才道:“我六岁半的时候,被人哄着去骑一匹烈马,摔断了腿,父亲出去找人来救我,路上遇刺身亡。”

  瞅着温暖那模样,黎尘看了眼手中半块点心,将点心都给丢进嘴里,然后伸手,握住了他放在小几上的手,道:“好,本尊答应你,一定不会让那什么三房的女儿做后为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