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温家又是什么想法?

更新时间:2018-12-22 12:00:2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75

等到黎尘走上楼梯,舜对那管事挑下了下巴,那管事便躬身对着黎尘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转身下了楼。

  黎尘不觉又对着舜挑了下眼角。

  舜一脸严肃的神色,转身往前走了几步,自己站在走廊上,伸手推开了一扇房门,然后对着黎尘示意了一下。

  黎尘哼了一声,让离刹也在外面等着,从舜身边走过,进了那门。

  门里面是一间五十余平方的雅室,在中间有可拉开的屏风,将室内隔成了两个区域。

  进门之后的区域放置了几个木头架子,一个上面挂着一匹轻纱,其余几个是空的。

  已经完全拉开的屏风那边,是一边放着一个圆桌和两张凳子,另外一边则是一个中间放着简直可以称为小桌子的小几,不说那长度,连宽度都达到一米半的巨大软塌。

  而那软塌上,靠着软枕歪坐着一个少年。

  月白色的春衣半敞开了一些衣领,清亮的长发随意的束了一个发髻,斜插着一根羊脂白玉的玉笄,眉若黛山,眼若春水,樱桃一般的唇微微挑着,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黎尘那眉角不觉抖了几抖,然后才走到他面前,很是自然的拿起了他的手,手指压在了他的脉门上探了一会。

  收回手指,黎尘那视线便不觉从他身上往软塌旁边放着的一张轮椅看去。

  这看脉象,这家伙的腿血脉已经通了,应该是可以走路了。

  虽然说,这血脉刚通,初初走路会有些疼痛,但是以这家伙的忍耐力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好吧!

  而只要走上那么一段时间,将血脉完全走开了,这疼痛也不会有了。

  “我已经能走了,不过并不想让外人知道。”温暖淡淡的笑着,伸手倒了一杯茶,放置在小几上,然后对着小几那边空着的位置示意了下。

  黎尘对那位置上一坐,身子亦往后面的软靠上一靠,又扭头朝软塌后面看去。

  那软塌背靠着的,看上去是一堵墙,其实,应该是窗。

  温暖笑着,手指在某个地方按了一下,那窗便开了一条缝,外头大街上嘈杂的人声顿时传了进来。

  黎尘顺着那缝隙往外面看了一眼,看着窗户外面架着的一个木框,便明白了,这应该是在那个巨大漂亮的门头后面的位置,从外面,是压根就看不到这个窗户,而从窗户这里看下去,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大街上的情景。

  特别是门口的台阶。

  黎尘眨巴了下眼睛,收回了视线。

  温暖手指再一按,那缝隙关住,外面的人声一下便被隔绝。

  想来这屋子是用了一些特殊材料,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而屋子里说什么外头也听不见。

  黎尘的眼睛又眨巴了下。

  温暖看着她笑道:“这个霓裳楼是我父亲开的,现在交到了我手上,这里,是我对账的地方,也是我有时候可以见一些人的地方。”

  难怪要隔音安静,又隐蔽又能时刻注意到外头的动静。

  黎尘哼了一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点点头道:“这茶不错。”

  “这是今年刚出的新茶,待会带些回去。”温暖笑道。

  黎尘又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眼珠转了两圈后,淡声道:“你对账,在这里对了有几天了?”

  温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缓声道:“对了有几天了,嗯,你父亲考中了贡士,我看到他的名字便想着你们应该会来,所以一直让人在码头候着,你们那天到,我便知道了,

  只是,如今京城里局势并不好,若是被人知道你家跟我有关系,对你父亲并不好,我不好上门,便只有在这里对账,等着你来。”

  黎尘那眉头很是跳动了几下。

  温暖笑道:“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你就一定会来,我本也想着,去梵楼等着,不过昨日我听说皇帝已经拟旨,要赐婚你姐姐嫁给五皇子做皇子妃,便想着,你应该会先找衣楼。”

  “皇帝赐婚?”黎尘眉角动了下,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下北冰朔,这动作,够快的啊!

  温暖看着黎尘那神色,说到赐婚之时眼中泛起的紧张便也放松了开去,轻声道了声是啊。

  黎尘瞅着他,直接道:“你这紧张是怎么回事?”

  温暖呆了一下,又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轻摇了下头,在心里道了一声,她果然还是这般直接。

  笑完之后,温暖咳嗽了一声,道:“嫁给皇子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何况是黎家这样的寒门,我本是想着,若是你不愿意,我便想法子坏了这桩婚事。”

  坏了婚事!

  黎尘立时瞪大了眼道:“你没做什么傻事吧!”

  你要敢坏了黎露心心念念的婚事……

  那我也只能代表月亮,呃,不,是代黎露来惩罚你了!

  温暖笑着摇头道:“没有,我想先问过你。”

  看她这反应,看样子是知道赐婚之事,而且还非常满意。

  也就是说,蹲在黎家小巷口的那个五皇子的手下,果然是被她默许的。

  黎尘吁了一口气,又想起一事,斜着眼睛瞪他道:“你说可以破坏掉?怎么破坏掉?”

  温暖伸手,将小几上放着的几盘点心都往她面前推了下,看着她拿起了一块咬了一口,然后很是满意的再去拿一块,笑道:“宫里的太后,姓温。”

  黎尘那本是欢快的咬着点心的嘴唇顿时一闭,看向了温暖。

  温暖拿过了黎尘的茶杯,给她添了新茶,缓声道:“温太后出身温家旁支,当年是祖父送进宫的,亦是祖父看着她一直生不出孩子,便让她领养一个亲母已经亡故了的皇子,

  也就是当今皇帝,后来新旧交替之时,当时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两个皇子斗的两败俱伤,祖父便说动了几个大臣,再有当时的定国公世子等人相助,最后扶了当今皇帝上位。”

  声音顿了下,温暖唇边掠过了一丝凉凉笑意,道:“说句实话,当今皇上登基也有这么年了,

  可他有什么动作,皇后和陈贵妃她们可能不知道,但是温太后是一定知道的,要是不想让这桩婚事成,只需到温太后耳边透些话过去,即可。”

  黎尘轻啧了一声,淡声问道:“那,现在那位温太后对这桩婚事是什么态度?你们温家又是什么想法?”

  敢坏了黎露的婚事,本尊才不管你什么太后太妈,杀了你看你还能干涉啥!

  黎尘身上那突然掠过的凉意让温暖微微一怔,呆呆的看了黎尘好一会,才笑道:“首先,不是你们温家,温家是温家,我是我,

  第二,不管是温太后还是温家,都不准备去破坏这道旨意,温家三房的嫡长女嫁给了皇三子秦王为侧妃,他们巴不得五皇子娶一个寒门女子,这样,就不可能有妻族势力借力,也就不会形成威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