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碗水端不平的下场

更新时间:2018-12-21 10:37:3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076

“死了?”北冰朔惊讶道:“不是说,还有几个月可以熬嘛?”

  这王阁老虽然病着,但是并没有呈致仕折子,就是断断续续的请病假,听说三月初的时候,还撑着病体上朝,很是博得了一些赞美。

  他是首辅,除非是皇帝直接下令让他下位,只要他自己不呈折子说乞骸骨,那就没有人能逼他让位。

  就算他活不多久的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他也依然可以占着首辅的这个职位。

  按照吴先生的分析,这是因为朝廷几派有分歧,到底谁接首辅这个位置,互相之间斗的非常厉害,而王阁老自己也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在那些争夺这个位置的人没有达成最终协定之前,或者说,没有给王阁老他想要的承诺之前,王阁老会一直占着这个位置。

  而根据太医院那边的消息,王阁老应该还能拖上几个月,这几个月,也将会是那些人争夺最激烈的时候。

  吴先生分析,胡尚书有一个三年前的会试内定污名在,再说,资历也比不上陈尚书和秦尚书,除非这几个月里有转折,他才有入阁的可能。

  陈尚书的资历倒是够,不过皇后和胡尚书哪里会那么轻易让陈尚书入阁?

  而且,新入阁的,也不可能接任首辅的位置,首辅只能是现在的宋阁老和墨阁老之间产生,但是他们两人都年近七十了,大穗国的规矩,七十岁,不管你身体多好,你都得退休回家,

  所以,两人的首辅都做不了多久,那么,就得考虑这个新入阁的最好是自己人,到时候可以直接接任首辅,就如同王阁老当年一样。

  本来王阁老就是宋墨两人权衡利益之下选定的人选,可这王阁老居然才当了一个月就开始病,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到哪里去找能代表他们两方利益的人选?

  所以呢,这几个月,朝堂上一定是有很多好戏看。

  怎么,现在就死了?

  “是。”陈春沉声道:“先头陈冬出去的时候,让属下去王府盯着,属下刚到,就看到王六爷急匆匆的跑了回去,属下估摸着是有事,便找了个墙角蹲着,

  一刻钟后,王六夫人便带着人装了一车的绸缎药材什么的出门,属下听到她们说是要去给黎家赔罪,

  当时有个婆子问,要不要先去把那个五夫人给绑起来,六夫人说不用,说王六爷已经去禀报王阁老了,说那是阁老最疼爱的儿媳妇,怎么处理也只有王阁老能决定。”

  北冰魄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北冰朔也抖了下眉毛,带了一丝不确定的道:“这个,我记得那王阁老得的毛病叫什么风,太医说是不能受刺激,否则只怕会引发脑卒中。”

  说完之后,北冰朔眨巴了下眼,道:“这位王六爷……”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完,陈春等了一会,估计他是不会再说下去了后,语气跟前头一模一样的道:“王六夫人这么说完之后就走了,

  她走后,那个问话的婆子便和另外一个婆子说,说六夫人是冷了心了,说阁老太过分了,属下听着这话,觉得有点意思,便跟着她,

  后来她在进外院的月门那遇到了一个管事,应该是她家那口子,她跟那管事的说,说先头在上房伺候的时候,听到王阁老对王夫人说,要把私房钱都留给王五爷,大约是二十七万贯。”

  “这……”北冰朔一下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道:“这,王阁老这,这也太过分了吧!”

  这王家的事陈冬是说过,王家几个儿子,基本上是个个有出息,就这位王五爷,那是五毒俱全!

  可就这样的一个儿子,王阁老居然把钱都留给了他?

  好吧,是私房钱。

  可是二十七万贯啊,这要是给到几个当官的儿子,走走门路关系什么的,那官都升得快一些。

  不不,这不是钱的问题。

  以陈冬打听来的消息,这王家几房的收入都是归到自己房中,公中的钱其实就是留下来的祖业和王阁老自己购买的一些产业产出的利息,而家里所有人的花销,都是由公中出钱养着,就连那外放的两房,也会折算成钱送过去。

  也就是说,明面上,这么多年,这一大家子都是由王家的祖业和王阁老一人的收入养着。

  但是,据陈冬了解到的,这说是说大伙都一样,每房的主子都是一样的月钱和衣裳用度,比如说,嫡子嫡女是一个月五贯钱的月钱,一年四季每季四套衣服两套头面,

  庶子庶女和姨娘都是一个月三贯钱的月钱,一年四季每季两套衣服两件首饰,下人按照等级,亦是一样的月钱和衣服用度。

  但是,五房的人口却比其他房多了几倍,就拿姨娘来说,六房是一个没有,其余几房最多是三房也就三个,五房却是八个,还不包括开了脸的通房丫头,庶子庶女更是一堆,

  而因为姨娘和庶子庶女多,下人自然也要配得多,就这个,每个月的费用便是其他几房的几倍了,

  而在六夫人进门前,五房每个月还要从前院王阁老的私人账房里提取几千贯,也许,这就是让王阁老做一辈子官,甚至都官至首辅,最后也不过留下这几十万贯家产的原因。

  当然,如今除了王五爷之外,王阁老其余几个儿子都做着官,领着差事,就比如王六爷那位置,俸禄加上那些额外收入后,钱可不少。

  所以,那几房都不会在意这分下来也不过几万贯的钱。

  他们在意的,是王阁老这样做太显得偏心,对为了王家全心全意操劳了一辈子的王夫人来说,简直就像是用刀子直接捅入心脏。

  一个歌姬生的儿子,一个烂到底的渣渣,一个王家名字上的污泥,护了一辈子不说,王阁老居然到了临死,还要把自己的私房都留给他!

  情何以堪!

  这王阁老官声不错,可是这事的确是做的太过分!

  这样的人品私德,要是他,就绝对不会重用。

  陈春瞅了北冰朔一眼,又低垂了眼帘接着道:“属下不方便跟到内院,便又回去了那墙角蹲着,大约半个时辰后,里面便有人叫了起来,说王阁老死了,属下出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催促着一个老者快点走,他当时说的是,族老,阁老就等着您去主持呢,您得快点。”

  “也就是说,在族老到之前,王阁老就死了。”北冰魄淡声道。

  陈春点点头道:“是的,属下估计,王阁老的那些打算,也就是王夫人和王六夫人还有一些近身下人知道,这些话,只要不是直接对族老说的,按照大穗国的律法,那都是无效的,

  王家的分家,只能按照规矩来,也就是,不管王阁老的私房有多少,王五爷最多也就分到一千亩地和一处宅子。”

  “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北冰朔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多注意点,看看他们家最后的分家结果,到时候,找个机会,给他们些颜色看看!”

  陈春应了一声。

  北冰朔想了下,又道:“你出去,把这些事都跟吴先生说说,听听看他有什么意见。”

  这王阁老突然就这么死了,对于那些现在还在各种争抢准备的人来说,无疑是当头一击。

  这场混乱……

  不不,这场混乱再乱也跟自己没关系。

  还是在混乱没有波及开来之前,先把赐婚这事给板上钉钉再说!

  北冰朔嗖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我去内宫逛逛去。”

  偶遇余公公去!

  “这个时候去?”北冰魄往窗户外头飘了一眼,道:“这个时候,余公公都是贴身跟着父皇的吧?你确定父皇问你娶黎家的女儿你愿意不愿意,你能忍住不笑出来?”

  昨儿皇帝就派余公公来问话了,当然,余公公肯定是照着说好的,说五皇子一切听从皇帝安排这样去回复。

  不过,余公公也说了,皇帝是有心喊了北冰朔去问问他的想法,是他给挡住了。

  这位,只要牵扯上黎露,人就有些蠢,到时候去了皇帝面前,一下忍不住露出欢喜的神色……

  北冰朔呆了一下,叹了口气,又坐了回去。

  他肯定忍不住,肯定会在父皇问的时候,一脸欢喜的点头,可这样,就会暴露他早就认识黎露……

  北冰魄看着他笑了一下,又扭头对陈春道:“你回去王府看看,看那边的口风收紧没有?”

  陈春看了下北冰魄,沉声道:“是要看,王府可有漏出来王阁老是为什么死的风声。”

  用的是肯定句。

  北冰朔只微怔了一下,便替北冰魄道:“不错,王阁老突然死了,必然会有些人着急,他们会拼命的去探问王阁老的死因,若是知道是被王六爷说的话气死的,王六爷的名声便会受到影响,不,应该是,若是知道,这死因里面还牵扯到黎家,必然会有人迁怒。”

  陈春应了一声,见两人不再有吩咐了,一抱拳,闪身走了。

  陈春走后没有多久,清泉便回来了,对北冰魄道:“陈冬说,黎二姑娘说了,那个臭老太婆都要跟那个五夫人换庚帖了,所以让殿下不要多管闲事。”

  北冰朔又低声骂了那臭老太婆两刻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