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能让人知道弱点

更新时间:2018-12-21 10:27:2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323

清远殿靠近御湖的书房里,北冰朔背着手正在绕圈子,脸上一片怒色,走几步,便低声怒骂一声混账东西。

  转了也不知道多少圈后,北冰朔停了下来,对坐在软塌上好似在专心看书的北冰魄道:“还是让朱太医去瞅瞅吧,他才是骨科圣手。”

  北冰魄眼皮都不抬的道:“你要真送个骨科圣手过去,大姐姐一准儿会讨厌你。”

  北冰朔的神色一呆,道:“啊?为什么?”

  北冰魄哼了一声道:“你没听陈冬说,那王阁老的五媳妇,是去找那老夫人提亲的,要让大姐姐做她儿子的妾。”

  北冰朔顿时那怒火又冒了起来,手握成拳在桌子上狠狠一砸,道:“那个死女人!老子一定要搞死她!”

  北冰魄听了他那声老子,眉头轻挑了下,淡声道:“哥,现在不是在西北,你这个老子,还是收一收吧。”

  这自从前年跟着云逸飞跑荒地去打了一仗之后,这位就开始跟着那些个云家将军们,时不时的出口就是一个老子。

  还好,那时候去庐山书院,他这习惯还没有完全形成,在黎家还能守住不冲口出来。

  北冰朔连咳了几声,道:“我这不是气的嘛!”

  想了想后,北冰朔道:“为什么不要送朱太医过去?”

  北冰魄放下了书,对外头叫了声清泉。

  门外应了一声,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推门而进。

  “你去趟黎府,去探下,那个五夫人提出要纳黎大姑娘为妾,老夫人是怎么回复的。”北冰魄淡声道。

  清泉应了声,转身出去,身形一纵,便消失在了树后。

  北冰朔看了一眼后,扭头看向了北冰魄,沉声道:“你,你这是怀疑?”

  “不是怀疑,我可以肯定,那位老夫人同意了五夫人的这个提议。”北冰魄淡声道。

  否则,黎家有黎尘在,就算那五夫人再重,也不可能让她把老夫人的骨头都给压碎。

  或者应该反过来说,只怕这老夫人被压成瘫痪,就是黎尘的手笔。

  “老夫人同意……”北冰朔那个意字的音连拖带抖的,余音半晌都没有消失。

  居然同意?同意把自己的亲孙女给人做妾?还是在儿子已经高中状元的时候?同意给那么一个烂货去做妾!

  北冰魄又拿起了书,翻了一页后,慢声道:“在书院的时候,有一次我听到黎昊炙和李欢两人说,说那位老夫人曾经做过一件事,她为了帮她娘家兄弟赚三千贯,同意了她兄弟提的一门亲事,要把大姐姐嫁给杭州府知府的瘫子儿子。”

  说到这里,北冰魄的声音一顿,手也不觉一顿,唇角翘起了一丝笑意。

  原来是因为这个,所以让那贱妇自尝恶果,干脆自己也变成一个瘫子。

  北冰朔呆了一下,猛的一掌又拍在了桌上,怒道:“混账!”

  北冰魄瞅了眼已经凹下去一块的桌子,再又瞅了眼北冰朔的已经发红的手掌,道:“这样一个不把大姐姐当人的人,瘫了是最好,所以,哥哥你送个骨科圣手过去……”

  北冰魄没有说完,声音微挑着的,飘了北冰朔一眼。

  北冰朔愣了下,讪笑了一声道:“那是那是!这种人,就瘫在床上最好。”

  说着,抹了一下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好险,要真送了过去,黎露肯定不会饶他。

  北冰魄笑了一声,道:“再说了,父皇的旨意可还没有下,你是怎么知道黎家的?还知道黎家有人出事了?居然还出面去请朱太医上门医治?”

  呃……

  北冰朔那额头上汗多了两层。

  颓然的在北冰魄对面坐下,北冰朔长叹了一口气。

  北冰魄才多大年纪,他都可以一眼看破的事,自己却……

  “哥你是牵扯上了大姐姐就糊涂了。”北冰魄笑着安慰了北冰朔一声,随后便笑容一敛,沉声道:“你还记得大舅舅跟你说的话嘛?”

  北冰朔神色微沉,沉默了好一会后,慢慢的点点头道:“我记得,不能让人知道弱点,否则,那个弱点就会成为死穴,很容易被人利用,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她。”

  北冰魄看了北冰朔一会,笑道:“不过,父皇的旨意下了之后,哥倒是可以找机会去见见大姐姐,这个,莫名其妙的被订了一门亲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那是人之常情,

  然后呢,哥被大姐姐的美色所迷,居然放弃争取娶个有妻族势力的,就为了个美人迷了心智,这个时候,你为了大姐姐出头,那些人反而会放心了。”

  北冰朔呆了一呆,身子凑近了一些道:“真的?”

  “是啊,那个时候,你就是个为美色所迷的纨绔,纨绔做事自然是没有什么道理的。”北冰魄笑道了一声后,放下了书,手指抵在了下巴上,微敛了神色的道:“前儿陈春来的时候,说的那件事,哥你还记得吗?”

  “哪件?陈春说了好些事……”北冰朔声音一顿,扬着眉头道:“是那件梵楼打架的事?”

  北冰魄笑了下,没有接话。

  北冰朔自己接着道:“那个京城有名的纨绔定国公的儿子,和林子豪的儿子,带了两个也是武将家里的子弟,和皇后的侄子,那个胡尚书的孙子带着的一帮纨绔子弟,在梵楼,先是因为一个赌局,后来又因为一个歌姬双方大打出手,还砸烂了梵楼的一个楼堂。”

  “应该说,是袁兴河和林瑜真带着贺家的那两半大小子,将那个胡阳带着的一群人给揍得满地找牙。”北冰魄笑着补充道,声音顿了顿,接道:“陈春还说,那袁兴河的爹定国公在十多年前也是京城有名的纨绔,还差点把那位王阁老的爱子给打死。”

  北冰朔的眉角顿时一挑,沉思了半晌之后道:“不错,我听说过,当年定国公有好几个儿子,这位虽然是嫡长子,但是五岁的时候,亲娘就死了,继母又生了也是嫡子的弟弟,

  他从小就是一个纨绔,仗着定国公府的势力无法无天,当时,很多人都以为那爵位会落到嫡幼子头上,可是,最后还是他继承了定国公的爵位,如今更是统领了京畿十二营里面的四营。”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沉声道:“袁兴河是定国公的嫡二子,陈春说,是最近这几年才传出来纨绔之名,难道说?”

  “他那是妄想。”北冰魄轻哼了一声道:“定国公当年的确是韬光养晦,借着纨绔之名让继母轻视自己,可如今袁兴河的亲妈活得好好的,大哥也是非常能干,他韬光没有必要,养晦更没有必要,他的才能压根就比不上他大哥定国公世子,只怕这个里面另有原因。”

  北冰朔拍了下大腿道:“是啊,吴先生也是这么说的。”

  “是我听到吴先生这么跟你说的!”北冰魄斜了他一眼。

  北冰朔呵呵了一声,想了下道:“我知道,你和吴先生都是让我向定国公学习,那,我不是装傻子装习惯了嘛。”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收敛了神色,沉声道:“其实,这件事,我在意的是林瑜真还有贺家的那两小子,如今林子豪已经是禁卫军统领,贺二牛则是接任了禁卫军左营统领,

  林子豪掌握了禁卫军,贺二牛则是掌管着,不,不对,应该说,是用四年时间,训练出了禁卫军里最精锐的队伍,

  对于大皇子和三皇子秦王来说,可是很有拉拢意义的对象,所以,那场架,胡家的人都被打成那样,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不是因为定国公的面子,而是他们两人的面子,问题是,林子豪和贺二牛怎么可能教出那种纨绔子弟?”

  北冰魄微笑着端起了桌上的茶碗抿了一口,等着北冰朔自己想。

  那一年从江南回来,一路上他们就见识过了贺二牛的精明能干,到了京城,是林子豪教他们怎么应对皇后贵妃和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派了他的心腹前去通知定西侯让定西侯进京,又教他们怎么做来配合定西侯,最终让定西侯能带着他们两人离开,那些人还认为是他们自己占了上风。

  那缜密的分析和精确的判断,便是他都暗自点头。

  这样的人,而且还是心有绝对要达到的目的之人,会让自己儿子成为纨绔?

  北冰朔微蹙起了眉头,又细想了一番后道:“如果说,林瑜真并不是真正要当纨绔,那么,那场架就等于是场烟雾,只不过,他放这场烟雾作甚?他是独子,贺家那两小子大的才十三,小的好像十二都没到吧?这么小的纨绔能做什么?”

  北冰魄笑了笑,悠悠然的道:“哥,你说,要是飞哥到了京城,他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当然是去梵楼吃饭喝酒了,他自己说的,到京城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见识见识梵楼的繁华。”

  北冰朔声音突然一顿,盯着外面看了一会后,缓缓的道:“陈春说,这京城对定西侯府的概念就是粗鲁,野蛮,无礼……”

  声音再度一顿,北冰朔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接道:“还有就是有钱!所以,这是林子豪给我递的一个梯子,我这个从西北回来的,傻了几年的家伙,去梵楼吃饭遇到纨绔闹事,跟着一起闹腾闹腾,然后就这样认识了,很正常嘛。”

  “哥你只要不牵涉上大姐姐,脑袋还是好使的。”北冰魄哼哼两声道。

  当年回京,林子豪重病,连门都不能出,而贺二牛因为护卫不利被皇帝下令打了五十军棍,定西侯回京之后,又冲上了贺府将贺二牛揍了一顿。

  在外面人看来,他们两人肯定是怨恨着北冰朔的。

  嗯,要说装傻,那个林子豪绝对不会比定国公差……

  北冰朔呵呵两声,正想说话,就听得外头有人唤了声殿下。

  听得是陈春的声音,北冰朔道了声进来。

  陈春进来后,先施一礼,才沉声道:“王阁老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