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王家还是有明白人

更新时间:2018-12-20 10:35:0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430

黎露陪着李氏到门口迎接王陈氏之时,王陈氏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过听到身边丫头唤了声夫人后,那脸上顿时便堆了真诚的笑意出来。

  那两种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神情,和那神情转变的速度,让黎露心里不觉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提起了一万个小心。

  李氏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对方既然是带了那么真诚的笑脸,她自然也下意识的回以善意,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了那位王六夫人往里面走。

  黎老夫人已经在正堂里的正座坐下,王陈氏一进正堂,便对黎老夫人行了个大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位六夫人这般做派,黎老夫人也无法板脸,便也松了脸色,道了声请坐上茶。

  王陈氏坐在了黎老夫人下首,脸上笑容一收,神色沉敛的道:“老夫人,我也不绕弯子了,我是来道歉的,说实话,我们府上的老爷,也就是王阁老已经病重,家里人都为这事着急,在那边伺候着,所以对府里的管束也就松了一些。”

  “王阁老病重?”黎老夫人惊讶了一声。

  这要是病重,又那有闲工夫去想到黎家?

  看样子,王阁老的确是不知道的。

  “是啊,也不怕跟您说句实话,太医说,日子着实不多了。”王陈氏道:“我们家五房的那位给你们家递帖子,还跑上门来说那些混账话,阁老和夫人都不知道,我们也都不知道。”

  声音顿了下,王陈氏带了些冷意的道:“我若是知道,一定在她出门前就打断她的腿!”

  黎老夫人不觉轻吸了一口气,暗想这位夫人倒是个厉害的,这一点不带拐弯的,直接表示出自己对五房的愤怒。

  这是本性直爽呢,还是看着黎家是寒门,就算说什么,也传不到她们的那个圈子里去?

  王陈氏瞅着黎老夫人,眼角又往黎露那里瞟了一眼,放松了些脸上的神色,道:“不瞒老夫人,我们家那五房就是一家子的混账,成天的就想着一些龌龊事,

  偏生五爷他又是最得阁老宠爱的,阁老还跟咱们家夫人说过,不让夫人管这五房的事,所以呢,夫人也是没有办法,

  以前阁老没病的时候,有阁老压着还好,这阁老一病,那是什么混账事都做出来了,今儿这事,也是她心里怀着龌龊念想,想害了贵府的大姑娘!同时也想害了我们府里其他几房的名声。”

  黎露的眉头和黎老夫人的眉头同时的挑了一挑。

  这,这可真是直接啊。

  王陈氏叹了口气道:“我听说,她到贵府,提了个龌龊主意不说,还伤了贵府老夫人……”

  声音顿了下,王陈氏带了些尴尬的看向了黎老夫人。

  这她前头一直喊着老夫人,可这位老夫人可是坐的好好的,一点都没有瘫痪的样子啊。

  黎老夫人看着她沉声道:“我儿媳妇姓王,黎璟桦是我孙子,贵府那位五夫人,是来见我儿媳妇的,被她压瘫痪的,也是我儿媳妇。”

  “哎呀,这,这真是对不住。”王陈氏忙站了起来,又对着黎老夫人行了个大礼,道:“太夫人说的对,不管咱们府里到底是怎么样,这五房的这位的确是打着咱们府里的旗号来的,这是我们府上管教不周!居然放了这么头……”

  冲口说到这里,王陈氏不觉顿住了一下。

  不过有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接了她的话道:“疯猪!”

  王陈氏下意识的便道:“不错!就是这样,毕竟是咱们府放……”

  话说到一半,王陈氏又觉得不对了,不觉往声音的来处看去。

  那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黎露身边的一个小丫头发出的声音。

  那小丫头年约不过十岁,还梳着对包子头,穿着一身好活动的短裙裤装,也远没有黎露那么明艳照人。

  呃,这么想着,王陈氏下意识的又往黎露看了一眼。

  这姑娘可真是一个美人,而且还不是单单的明艳美丽,身上还带着一种只有长年沉浸在书本和学问之中才有的书香气。

  (她见的这种人太多,一眼就看的出来这是个饱读诗书的)

  而从这迎她进门到现在,那举止是落落大方,礼仪一点都不差。

  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父亲还是新晋状元,那头疯猪居然还想纳了给她那个比王五爷更荒唐的儿子做妾!

  这心中一气,王陈氏便接道:“咱们府放出来的疯猪,所以,咱们府上也是有责任的,我家六爷在衙门里听说这事之后,便赶了回去,

  我一听,那可真是生气,只是,这来得匆忙,备的赔礼可能不大周全,只希望……要不,您看看,贵府老夫人要用什么好药,尽管说,我一定全部找了来!”

  她这一番话说的是又脆又响,说得黎老夫人和李氏完全傻掉了,黎露也不觉呆了一呆。

  黎尘却是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背着手,悠悠然的走了出去。

  看样子,这王家还是有明白人,而且这个六夫人的性子她也喜欢,现在黎王氏已经瘫了,她便不找王家的麻烦好了。

  反正,看这个样子,这位六夫人也是不会放过那个五夫人的。

  听着黎尘那声轻笑,黎露算是反应过来了,忙轻轻的推了一下李氏,再又朝黎老夫人使劲的使眼色。

  使了好几下,黎老夫人才看到,忙咳嗽一声道:“这个,六夫人的意思,是说这五夫人就是个不着调的,她说的那些事,跟贵府无关?那个……”

  “这个,虽然说我们是真不知情,但是人是我们府放出来的,那还是有关的。”王陈氏打断了黎老夫人的话道:“要不,我去找个好大夫过来,老夫人的一应……”

  黎老夫人又打断了她的话道:“这个倒是不用,我们已经请了宁大夫,哎,我那儿媳妇,只怕是以后都起不了身了,这,这一言不合,便直接拿身子压人……”

  直接拿身子压人……

  王陈氏脑中不觉脑补了一下王齐氏那一堆肉压上去的场景,那身子便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脸上满是歉意的道:“这个,真是对不住,那,要不,我去看看老夫人。”

  黎老夫人便让李氏带王陈氏去后院看看黎王氏,左右那黎王氏被压晕之后又因为正骨而痛晕,宁大夫便直接开了个麻沸散给她吃了,现在完全是人事不省。

  借着王陈氏去看黎王氏,黎老夫人赶紧去了书房,将王陈氏说的话对黎老太爷说了。

  黎老太爷那眼珠也是一下瞪圆了,连声道了三声:这这这……

  然后思忖半晌,对黎老夫人说,此人可以结交,便应了她的好,说此事我们不会追究。

  看了黎王氏那般惨状,王陈氏心里是将王齐氏祖宗十八代都给骂完了,心里正在忐忑,这人都成这样了,黎家只怕不会干休。

  可谁知道一出来,那位太夫人居然和颜悦色的说:“这事的确也怪不到贵府头上,我们家不会跟贵府计较,只希望贵府回去后,好好的管教下那位五夫人。”

  这便是不报官的意思了。

  王陈氏大喜,连忙连声道谢,又让人将赔礼送了进来,然后便告辞回府。

  刚进了王阁老府的大门,那里面便有婆子冲了出来,大声道:“六奶奶,老爷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