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宠妾的王阁老

更新时间:2018-12-20 10:27:3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4361

王陈氏非常郁闷,是一种愤怒到了极致之后,带了一些疲倦的郁闷。

  陈家是大族,京城本土发展起来的书香名门大族,从大穗朝开国之时的第一任陈状元,两百多年来,陈家出了三个状元,二十多个进士,而其中官至内阁学士的两人,官至尚书的三人。

  而且大穗朝开国之后的几次皇位争夺,陈家虽然每次也都会折损一些人,但总有一支会站对队伍保留下来,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超过了王家和宋家,成为了京城第一大族。

  其门下弟子,姻亲,好友,那真真的是遍布大穗朝各地。

  在陈家出了一个贵妃之后,陈家的地位便更加高了。

  而因为那位陈贵妃是个庶女,却被皇上称为贤良淑德的典范,连带着陈家的庶女比一般人家的嫡女都吃香。

  王陈氏虽然不是出了贵妃的陈家大房,不过她父亲在她出嫁之前便是陈家最出息的一个,如今更是做到了吏部尚书。

  所以,虽然她不过是一个妾生的庶女,当年也是个香馍馍,最后嫁给了王家最出息的儿子为妻。

  而且,过门之后,还得了婆婆的欢喜,在大房二房都外放之后,直接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了她。

  说起来,她活到现在,那真是事事顺心,件件如意。

  只除了一样。

  那便是王家五房。

  这五房真真的是王家的一个异数!

  不说那王五爷,这王家人个个会读书,就他一个,除了一两首狗屁诗,旁的一概不会,连个诗经都背不下来!吃喝嫖赌倒是样样精通。

  就那王五爷的亲娘给他娶的媳妇,那更是让人大掉眼珠子。

  蠢笨如猪,都不足以形容那位五夫人!

  刚嫁进王家的时候,她还认为这种蠢货好对付,的确也是如此,她不过是略施手段,便把五房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把他们拿王阁老私房钱的财路也给断了,还因此,得了嫡母婆婆的喜爱,连管家权都交给了她。

  那个时候她心里是非常轻视五房的。

  可后来,她就知道了自己嫡母说的那句,家里有个蠢货最大的麻烦不是在家里的意思。

  这家里是给镇压下去了,可是,王阁老活着,家里就不可能分家,这五房就是王家五房,说出去,说的都是王家的脸面!

  所以呢,这么个蠢货做下的蠢事,她就得到处给她擦屁股,到处去灭火!

  真真的……是!

  好吧,好不容易快熬到头了,今儿早上,王阁老都让王夫人去喊族老,准备分家事宜了。

  结果吧,那蠢货就惹出了这么一件大事!

  不过呢,这倒也是一个机会。

  想着王六爷一边催着她赶紧的来黎家道歉擦屁股,一边在她耳边低声说的那些话,王陈氏不觉冷冷的轻笑了一声。

  王阁老是状元之身入的翰林院,才名之盛,天下皆知,而且王家一向是清流鼎柱,家风极好,娶的正妻是安国公陆家嫡女,当年亦是京城少年疯狂追求的才女,

  两人成亲之后,那真是夫唱妇随,比案齐眉的一对神仙眷属,陆氏还一连生下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陆氏把自己贴身丫头抬做的姨娘也生了个女儿,真真的家旺人旺什么都旺。

  可那王阁老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跟着人去了一个什么楼夜宴之后,便带回来了一个歌姬,跟王陆氏大吵了一架之后,还是将那歌姬纳入府里,

  从那以后,王阁老大半的时间都宿在了那歌姬屋子里,后来王陆氏没有办法,便又给王阁老纳了一个穷秀才的女儿为良妾,想着那良妾亦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王阁老总能收回些心。

  谁知道,王阁老对那良妾不过是新鲜了一个月,便又去了那歌姬屋子里,因为那歌姬怀孕了!

  不多久,那良妾也查出来怀孕,时间和那歌姬不过是差了一个多月而已。

  两人的生产期本来应该是差一个多月的,可是,那歌姬的孩子却一直不出来,晚产了大半月,而那良妾,却因为歌姬的丫鬟,引发了早产。

  两人同时发动,良妾是早产,因为那丫鬟推的那一跤引起了下体不断流血,再加上她身子娇小年纪也不大,成了难产。

  那王阁老却是一心只扑在了歌姬身上,连王陆氏给良妾喊的太医,都被他中途截走,喊去看那个歌姬。

  连着三个太医都被截走,眼看着良妾就要不行了,王陆氏气急之下,喊了自己娘家哥哥压了一个外头的名医进来,

  王陆氏的哥哥那时候虽然还是安国公世子,却是京城有名的脾气暴躁,可不是善撮,王阁老不敢去截他的道,这才让那名医到了里面,总算是把王六爷给救了下来。

  但是那良妾,却香消玉碎。

  为此,王陆氏一直是对王六爷心怀愧疚,有一次还偷偷的跟她说过,她很后悔,后悔当年为了对付那歌姬,纳了那良妾,结果害了她的性命。

  不过,王陈氏却很是感激王陆氏当年那举动,否则,她哪里去找比王六爷更帅更有出息还痛媳妇,最重要是洁身自好的丈夫,整个六房连一个姨娘都没有!

  而且,因为良妾的死,当时的安国公世子,现在的安国公是冲去了歌姬那里,将王阁老给拎出来揍了一顿,还警告了王阁老,如果他再宠妾灭妻,那么他的前途也可以不要了。

  那之后,王阁老倒是有大半的时间回到了正房歇息,但是对那歌姬和歌姬生的孩子,却还是非常宠爱,甚至,都不让王陆氏插手王五爷的教养。

  那时候,王阁老正好是上升期,王六爷出生一年后,王阁老由安国公出面周旋,被外派做了地方官员,王阁老便带了那歌姬和歌姬的儿子去上任,留了王陆氏带着其他孩子在京城。

  王陆氏是巴不得不管那孩子,只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几个孩子,还有那养在自己屋子里视同亲子的王六爷读书,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和规矩。

  地方上事务繁忙,王阁老还是个真正的称职又务实的官员,隔三差五的便下农间去巡视,压根没有时间管内宅和孩子的教养。

  等十二年后,王阁老调任回京,那孩子已经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而那歌姬更是养成了一副趾高气昂的做派,对着王陆氏居然要求平起平坐,甚至,还想着要压王陆氏一头。

  那时候,安国公已经是安国公了,还是皇帝最宠信的重臣,听说那歌姬居然欺负到王陆氏头上,还将王陆氏的嫁妆家具搬到了自己屋子里,二话不说,带了人便冲进了王家,当着王阁老的面,将那歌姬给一板子一板子,慢慢的打了两百大板,活活的打死。

  当时王阁老看着那歌姬被打死,脸色阴沉,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王六爷有一次喝醉了,跟她说过,当年那歌姬被打死的时候,王陆氏紧紧的抱着他,将他的眼睛挡住,可是他还是看到了,看到了王阁老当时那样子,那种,明明深恨着安国公,却因为安国公的位高权重,因为要借着安国公的势高升,所以,一声不吭的样子。

  王六爷说,那个时候,他替王陆氏心痛,也对那个他本是压根没有什么印象的父亲产生了真正的痛恨之心。

  王六爷说,几个哥哥只怕心情跟他是一样,所以,那之后他们都拼命的读书,而且,王陆氏也再没有管过那个王五爷,任由王五爷从王阁老前面的账房拿钱出去花天酒地。

  王六爷说:母亲心善,并不会去恶意的捧杀庶子,但是那个人是自己要找死,那也没有去阻挡的道理。

  王五爷十五岁的时候,在梵楼和人抢一个当红歌姬,被人打破了头,对方是京城里面除了陆家之外另外一个绝对惹不得的人家,定国公袁家的公子。

  最重要的是,王五爷还是完全没有道理的那一个,那真真的是,被打得只剩下半口气,还是白打。

  王阁老这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居然是这种货色,然后他便马上做了一个决定!

  他给王五爷娶了妻子,娶的是那个歌姬在世的时候订下的那个,那个本是商户,用大把的银钱捐了官,当时也算是混到了一个从六品官当的齐家已经挂在嫡母名下的嫡次女。

  这个事,她真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王阁老一向是出了名的精明,又那么疼爱幼子,怎么会给自己儿子娶了这么个媳妇?

  她这么问的时候,王六爷神色很冷很淡的说,定亲的时候,那家人家还没有出事,外头人都以为他们家和温家的关系好,而且家底丰厚,看看当时嫁去黎家的那位姑娘,那嫁妆都有上百台,粗粗一看都合到上万贯了!

  王阁老这是冲着人家的钱去的,想着媳妇有丰厚的嫁妆,自己再帮衬一些,这个儿子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

  谁知道,亲订好,前头三礼走完了,那家人家却出了事,散尽了家产才算是保住了一家大小的命,至于这女儿的嫁妆,那就是浮云了,

  但是婚事已经订下,王阁老若是悔婚,那名声可就不好了,那个时候他正想着吏部左侍郎的位置,哪里敢留下这等名声,也只好咬着牙的,将那只有八抬嫁妆的媳妇娶进门。

  那个王齐氏是个比王五爷更蠢更无礼无知的妇人。

  王陆氏也懒得理她,请安都免了她的,任由他们两人去折腾王阁老的私房钱,只要不让她看到就行。

  可婆婆大度不管,她却是忍不住的,而且,成亲的第二天,王六爷便给她说了家里的情况,也说了,王陆氏对他来说,是比亲娘更重要的存在,如果她惹王陆氏不高兴了,那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会原谅她。

  她自然是不会惹王陆氏不高兴的,她很喜欢这个高贵典雅又知书达理,最重要是宽和大度把她当亲女儿一般看的婆婆。

  所以,王陆氏只要眼不见为净,她不行!

  她容忍不了那两蠢货居然敢踩着王陆氏和其他几房拉屎!

  她让父亲出面先委婉的劝了下王阁老,再直接找了王阁老算账,将王五爷这些年用掉的钱算给了王阁老,那可是一大笔钱,而且还都是王阁老自己的私房钱!

  那笔钱要是不被挥霍掉,对王阁老的仕途可是助力不小。

  王阁老沉默了一刻钟后,便下令外面账房,不准再让王五爷提款。

  她本以为,那个时候王阁老想通了。

  因为从那以后,王阁老的确没有再管过王五爷,也没有私下给过王五爷钱,而是开始对其他几个儿子上心,开始关心他们的仕途,安排他们的官职。

  似乎,王阁老总算是放弃了那个浪荡子,转而真正的疼爱起其他的儿女。

  这么多年,她都以为王阁老应该是完全对五房死心……

  可是,今天上午,被大夫救醒之后,王阁老便让人去喊族老来,然后,唤了王陆氏到身边,对王陆氏说,王五爷也是他的儿子,身上流着是他的血,你是嫡母,又一向贤良,想来是不会为难一个庶子,不过,为了表示他的公平,他还是趁着活着的时候把事情交代一下。

  王阁老的交代是,这王府公中的钱,都按照大穗国的规矩来,也就是庶子只拿千亩田地一个宅子两个铺子,其余的都是由几个嫡子平分,而他王阁老的私房钱,则是三万贯由几个嫡子和王六爷平分,其余的都给王五爷。

  王阁老说,其他的儿子都成器,他也都安排到了好的位子,这以后的收入只会比他留下的多,再加上王陆氏的嫁妆丰厚,算起来比公中的钱都多,这几个儿子生活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王五爷不同,王五爷不成器,如果不留些钱给他,那么他以后只怕会落到个讨饭的地步。

  王家公中,除掉必须是给嫡系长房留下的大宅祭田和祖业,其余能分的资产加在一起是十九万贯,而王阁老的私房,是三十万贯。

  这可真是……

  便是王陆氏那般豁达之人,当时也不由冷笑出声。

  而她更是气得肝疼,连中饭都没有吃,这个时候,王六爷跑了回来,找到她说了王齐氏干的好事。

  她一听,就知道王齐氏打的主意,这是想借着王阁老的势去逼着那新晋黎状元把嫡女给她儿子做妾,再以这种关系到王阁老这里邀功,好多得些财产。

  真是自己蠢还想拖着别人一起死!

  而她连这种事都做出来了,说明已经是狗急跳墙了,这家再不分,说不定真会被拖累死。

  所以呢,她非常赞同王六爷说的,她这里来给黎家诚心道歉,最好还能拉上一点子关系。

  而王六爷则是去跟王阁老直接汇报,还会说黎家已经报官,如今满京城的人都在议论王阁老晚节不保!

  就王阁老那面子大过天的性格……

  呵呵,这族老没有来人就死了,那么王阁老说的那些话也就都成了废话,什么公中私产,都得按照规矩来!

  至于他们六房,还真不把那点子钱看在眼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