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黎家要报官!

更新时间:2018-12-19 10:22:3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99

京城实行吃三餐,而且衙门里面中午会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所以这六部的低级官员只要没有要紧事一般都是回家吃中饭,有些本是住在一条街上的,便会约着一起回家。

  那时候在那药铺里面听那大夫说话的,便有两个回家吃饭的户部低级官员。

  有一个,还正好就在王六爷手下。

  这听到那大夫那般说,便留了个心眼,瞅着那大夫又给黎家去送药,便缀在大夫后面跟着到了黎家,等在了黎家门外。

  等了好一会,听得里面好似有些动静,那低级官员便靠近了门口,听到那里面一个婆子正和门头在说话。

  那门头问那婆子,那头猪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来跟老夫人叙旧的嘛?怎么就把老夫人给压成那样?

  那婆子道:“哎呀,我跟你说啊,那个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阁老府的,听大姐儿说,说不定是冒牌的,你知道她找咱们老夫人干嘛?

  她说,要让咱们家大姐儿去给王阁老的孙子做妾!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嘛!这不是故意来埋汰人的嘛!咱们府上虽然是比不得阁老府,可是大姐儿可是正经的嫡女!

  咱们老爷也是皇上钦点的状元!老夫人生气了,让她滚,她就直接压咱们老夫人身上了,听大夫说,差一点,差一点就给压死了!

  我听太老爷说,这要是老夫人死了,咱们家老爷就得那啥?那啥来着?就是咱们老爷考了状元也得回去种田的那啥?”

  那低级官员听得她那啥了好几次,差点就忍不住说出丁忧二字。

  好在他涵养不错,声音都快出来了又给憋了回去。

  那两人又愤慨了几句这人怎么这么恶毒什么的,便停了声音,过了不多久,那大夫出来了。

  低级官员忙上前打了招呼,又低声问,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家里的老夫人情况怎样?

  大夫摇着头,叹气道:“瘫了,后面的骨头都碎了,还好,碎骨没有刺进内脏,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不过以后只能躺床上了,别说走路,便是连起身都做不到,可怜啊,这儿子刚高中,这眼看着就有好日子过了……哎……”

  “那,那个人,真是王阁老府的?”低级官员忍不住问道。

  大夫瞪了他一眼道:“自然是,我还能说瞎话不成?早些年我也去过王阁老府,还给那位五夫人看过病,虽然这些年她又胖了许多,但是人我是不会认错的!”

  低级官员讪笑了一下,道:“那个,宁大夫,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这,阁老府的……”

  不等他说完,宁大夫冷哼了一声道:“怎么着,还不能让我说了?我告诉你,现在那黎家人正在商量要不要去报官呢,我听到他们说,他们手上可是有王阁老府的拜帖的,而且,先头,那阁老府的车子过来,这街坊邻居可都看到了。”

  说完,宁大夫重重的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

  那低级官员呆了一下,扭头便往户部跑。

  这宁大夫父亲曾经是太医,他虽然没有进太医院,一直在那药铺里坐堂,但是医术可是满京城都知道的好,不光这周围一片街区的人都是请他看病,便是一些高门大户,也会请他进府去看病。

  他认识那位王五夫人,那是再正常不错。

  而且,这位宁大夫之所有没有进太医院继承他父亲的衣钵,就是因为他那个直爽性子,那直言不讳的性子,真真的是和他的医术一般有名,以至于除非是真正为难一般大夫治不了的病,那些大户高门,都不敢请他进府。

  所以,他这么说,那就一定是这么回事。

  刚刚忙完春耕,就要准备汛期款项,别的部门还能稍微轻松点,王六爷这里却是正忙的时候,中午都没有回去吃饭,而是由家中小厮送饭过来。

  王六爷问了王阁老的病,听那小厮说是早上又发作了一次,请了太医看了,现在吃了药在睡觉,王六爷这心里才稍微放松一下。

  王阁老这病是好不了,但是却不能现在死,要死,也最好拖到七月。

  那个时候正是各地水汛频繁的时候,也是工部和他这个户部水务给事中最忙的时候。

  那个时候王阁老去世,都不用他自己递,吏部陈尚书就会替他递申请夺情的折子。

  这样,他就不用丁忧三年,不用错失在这三年里很有可能遇到的某个重大机会。

  一旦这个机会抓住,他后面的路便好走多了。

  最重要的是,他可不愿意为了王阁老去丁忧三年!

  正想得开心的时候,那个低级官员冲了进来,顶着王六爷那不悦的脸色,将先头发生的事说了。

  这位姓丁的七品官是以举人从九品典史做起,旁的不说,那叙事能力是一流的。

  简单明了,顺序一点不错的,将事情给说了。

  说得王六爷一愣一愣的,等他说完后,才道:“你是说,我王府里的五夫人跑去那个新晋黎状元的家里,想让黎状元的嫡女做她儿子的妾,那黎家不同意,她便将人家府上的老夫人给压断了腰?”

  丁大人一个劲的点头道:“对,这事出了后,是请的万福药铺里的宁大夫上的门,宁大夫进去的时候,贵府的五夫人还坐在旁边,宁大夫认得五夫人,说肯定是她没错,他还说,黎家准备报官了。”

  “报官!”王六爷嗖的一下坐直了身子。

  丁大人道:“是啊,那五夫人去的时候,是坐着贵府标志的马车,街坊邻居都看到了,又有拜帖,而且,那黎家老夫人已经瘫了,骨头都被压碎了,黎家的人说,这是冲着要让黎状元丁忧去的。”

  王六爷这下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丁大人抱拳道了声谢谢后,问了黎家的具体地址,嘱咐了声这事一定不能外传之后,便又拜托他帮忙请个假,就说王阁老不好了,他要回去看看。

  然后便直接往家里冲。

  一边冲,一边在心里怒骂五房一群的蠢货!

  和另外两个都做了十几年的阁老不一样,王阁老才入阁不到三年,本是最年轻的阁老,另外那宋阁老和墨阁老都已经年近七十,眼瞅着就要回家养老,所以在原来的首辅退下之后,去年便推了王阁老做首辅,谁知道,这首辅才做了不到一个月,王阁老便病了!

  而且是病来如山倒,到如今就是熬日子了。

  这他们家虽然进士多,但是现在官职都不高,王阁老入阁不久建立的势力也不稳,他一死,王阁老府的势力便要大打折扣。

  但是,就这打了折扣的势力,也是某些人眼中的眼中钉。

  他们可是时时刻刻的盯着王府,就等着王府出错!

  这要是被人知道,他们家的五夫人把新晋状元的娘给弄瘫痪了……

  不说旁的,只要黎家报官,他这个夺情就夺不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