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夫人啊,瘫了!

更新时间:2018-12-19 10:17:5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27

黎王氏那声惨叫实在是太过于凄厉,叫得王齐氏那耳朵都嗡嗡作响,而且就算有黎王氏垫在下面,她这么重的身体这么砸下去,也是摔得有些七晕八素。

  只觉得眼前有很多鸟在飞,耳朵里有很多蜜蜂在叫。

  半晌之后,她才听到莺歌着急的叫声。

  而在听到莺歌那句夫人的叫声之时,房门被猛的推开,两个孩子闯了进来,其中那个男孩子还大声叫道:“不好了!祖母被人压死了!”

  王齐氏下意识的一低头,就见她面对面的黎王氏已经翻着白眼好像是晕了过去,那鼻孔里,真的是出气多吸气少了。

  这下王齐氏是一下清醒过来了,忙努力的想先站起来,从黎王氏的身上离开。

  可她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又最是喜欢吃那些名贵的山珍海味和甜点,还喜欢睡懒觉,吃了睡睡了吃的,从嫁进来的那个百斤不到的姑娘长成了现在这体重。

  平常呢,身边丫鬟婆子伺候着,婆婆也免了她的请安,走个路都有人扶,她可从来没有摔倒过。

  自然也就没有以这么重的体重爬起来,特别是从别人身上爬起来的经验。

  她的一只手撑在地上,另外一只撑在不明处(黎王氏的肩头),扭着屁股,用力的一抬身子。

  黎王氏的身体本就是腰部那磕着一个小凳子,再被王齐氏这么用力的一压肩头,那至少有一半重量的屁股还在她肚子上用力的一扭……

  黎王氏那一下,翻白的眼珠一下便瞪圆了,只还没有叫出来,那王齐氏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么用力起身起到一半之时熬的一声,又砸了下来。

  黎王氏那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眼珠彻底翻白的,完全不省人事了。

  王齐氏大惊,忙又再度用力,可这次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刚扭动屁股抬起了上半身,那大腿还没有来得及从黎王氏身上挪开,那腰又是一软,身体猛的再度向黎王氏砸去。

  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由丫鬟和小厮扶着,走进厢房之时,看到的就是王齐氏那再度重重一砸。

  看着她们两人那姿势,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很是愣了一下,然后呢,便看到王齐氏在黎王氏身上扭动着慢慢的坐了起来,然后……

  又重重的砸了下去。

  而下面的黎王氏,已经连反应都没有了。

  黎老太爷心里先是掠过了一声活该,随后便想起一件事,忙对那叫得厉害,但就是不上前的两娃道:“快快,快去把这头猪给挪开,你们祖母要是被她压死了,你们爹就要丁忧了!”

  这一丁忧就是三年,黎璟桦这状元就等于白考了。

  难不成,这是王阁老家的阴谋,干脆直接派头母猪过来彻底堵住黎璟桦的官途?

  黎昊炙一听丁忧,本是看热闹的心顿时一惊,忙拉了黎尘一把,冲到王齐氏的身边,一边用力的去推她,一边恨声道:“好你个狠毒的女人!居然存着这样恶毒的心思!你居然想害死我祖母!”

  黎尘瞅着黎昊炙推得黎王氏的腰又在那小凳子上蹭了几下,她都能听见黎王氏的骨头发出了咯吱咯吱断裂之后的摩擦声。

  估摸着差不多了,黎尘唇角轻翘了一下,上前去,装作和黎昊炙一起用力,将王齐氏的身体猛的一翻,从黎王氏的身上翻了下来。

  顺便呢,在王齐氏腰间的某处轻踢了一脚。

  今儿王齐氏过来黎家,心里还是有些怕被六房知道后会坏了她的好事,所以只带了莺歌一人。

  而莺歌先是被她们这一摔给吓呆了一会,然后便是喊了两声夫人,可想着自己这娇弱的身材,却没有敢伸手去扶,就那么看着王齐氏起来倒下,起来倒下。

  现在王齐氏被掀翻在了一旁,她到底是醒过神来了,忙叫了一声扑了上去,又伸着指头指着黎昊炙叫道:“你们作甚!你们想作甚!”

  “我想作甚!我倒想问问你们想作甚!”黎昊炙插着腰对着莺歌怒吼道:“早就知道你们不怀好心!什么王阁老府,这要是真心的,为什么不给曾祖母递帖子,专门找了我祖母!原来是存了这等害人之心!”

  “行了,别说了,快去外头街上请个大夫来。”黎老夫人故作严肃的厉声道。

  跟在两人身后的黎昊然应了一声,扭身便往外头跑。

  黎家所在的这条巷子,外面便是一条大街,从巷口出去不到一百米,就有一个药铺子,里面有坐堂的大夫。

  黎昊然冲进了药铺子,拖着那大夫便走。

  大夫一边拿药箱子一边道:“啊哟,小公子,别这么急,小心点,这是怎么了?”

  黎昊然帮他拿起了药箱子,拽着他袖子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叫道:“不好了,阁老府的五夫人,也不知道发什么疯,跑到我们家找茬,把我祖母的腰都压断了!”

  这个区域住的都是一些低级官员,大街上来往的都是那些低级官员,或者家眷,或者下人。

  这黎昊然大嗓门的一喊,一众人是听到了三个关键词:阁老府的五夫人,去找茬,压断了祖母的腰。

  那大夫被黎昊然拽回了黎家,黎王氏还昏倒在地,那王齐氏也不知道怎么的,坐在了地上一副起不来的模样。

  大夫先是说了声这样摔的幸好你们没乱动病人,然后小心的指挥几个力气大的婆子,托着黎王氏的腿,腰,还有上半身,一起用力,将黎王氏给抬到了床上。

  在抬人的时候,大夫按照惯例要问这是怎么摔的,那春樱呢,便一五一十的说了。

  还重点说了,那王齐氏故意在黎王氏身上跟个石磨子一般的碾磨着。

  大夫当时看王齐氏的眼神便不对了。

  而这个时候,一直是觉得腰部不得劲的王齐氏一用力,居然直接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王齐氏呆了一下,便用力的推开了身前的黎昊炙,快步往外面冲去。

  她再是蠢,也知道待下去讨不了好。

  黎老夫人唤了一声,又扭头问那大夫,这个王齐氏有事没有?

  大夫瞅着王齐氏那般快速的起身,冲出去,还走得虎虎生风,哼了一声,便进屋子里去给黎王氏诊治了。

  半个时辰后,大夫给黎王氏正好骨,便回到药铺子里抓药,对那些打着看看药的名号,聚集在了药铺子里的各色人等,叹着气的道:“哎,黎家可怜啊,那王阁老府的五夫人啊,那是把人家老夫人往死里整啊!

  瞅着都两百多斤了,就直接砸在人快五十岁的老夫人身上,还在人家身上扭动,硬生生的把老夫人的脊背骨都给压碎了,这老夫人啊,瘫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