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凄厉的惨叫

更新时间:2018-12-18 09:56:1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39

王齐氏在来的路上便思虑了很多,心里也转过很多念头。

  可那百种念头里,都没有想到,这黎家,说什么大门没有修好只能开个偏门,马车都不让进去,让她自己下车走进偏门不说,居然还只让个丫鬟前来迎她进去!

  连一个正经的主子都没有,只有一个丫鬟!

  她便是在娘家的时候,去人家家里做客都没有遭受过这种待遇!

  更别说,她现在可是王阁老的儿媳妇!

  当看到那个丫鬟做出一个很是粗鲁的请的手势之时,她甚至都下意识的转身,准备直接出门回去。

  只不过在转身的时候,她还是硬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她想起了来的目的,还有,出门的时候见到一直给王阁老看病的吴太医急匆匆的跟着管事跑进去……

  那吴太医给王家看了十几年病,一直是个慢悠悠的性子,再说着着急,也是三步一摇晃的走进去,可今天,却是小跑着跟着那管事跑进去。

  只怕,王阁老的病又不好了。

  想想一旦王阁老死了,自己和儿女的下场,王齐氏强行转回身,跟着那丫鬟往后面走。

  只不过那心里,怒火是蹭蹭的冒,脸色也是一片沉黑。

  一路走进去,看着黎家这宅子,王齐氏那心里是怒火之中又夹了浓浓的鄙视。

  果然是寒门,这么小的宅子,下人也没几个,处处都透着股寒酸气。

  只不过这宅子的确太小,王齐氏没有鄙视多久,就被引进了第三进的院子。

  然后呢,那个丫鬟居然带着她走到厢房门口!

  厢房!

  王齐氏觉得,便是王阁老现在便死了,她也无法忍受这种轻视和怠慢,这简直是侮辱人了!

  只在她刚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就听得一声很是激动甚至是带了颤抖的声音:“是王夫人到了嘛?快请快请!”

  王齐氏一愣,那丫鬟在旁边道:“这是我家老夫人,老夫人身体不好,不便行走。”

  王齐氏再又一愣,那厢房门被推开,一个年近五十的妇人颤巍巍的扶着门口对着她笑道:“王夫人,快请进,请进!”

  看到那妇人的样子的确是腿脚不方便,再又看着那妇人满脸的欢喜,甚至可以说是讨好,王齐氏心里又转悠了几圈,然后带了些淡笑的走了进去。

  虽然是厢房,不过里面布置倒是不错,那暖阁的布置也算是干净整洁。

  而且,那妇人一派殷勤,明明年纪比她大,辈分也应该比她高,却是弯着腰,一连声的请她上座,那脸上的讨好都好似是实质一般。

  王齐氏那心里的怒火便转而变了一种味道。

  而心里的念头,也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变化。

  这样不懂礼,又穷又寒酸的人家,还有这一看就是想巴上王家的哈巴狗模样。

  这样人家的女儿,也就只配给她儿子做个妾。

  只不过心里是这么定了,王齐氏到底还是有些忐忑。

  王阁老是状元,下面六个儿子四个进士一个举人,那可是真真的书香门第。

  这读书人的脾气和规矩,她可是见识了二十年。

  黎家再穷,这黎璟桦也是新晋状元,怎么都没有把嫡女送去给人做妾的理。

  可没有想到,那位妇人的反应……

  在简单的和那位妇人,啊,就是黎璟桦的亲娘黎王氏唠了几句家常,比如说,江南的王家是哪个支系啊,和王阁老是什么关系啊。

  当然,其实到底有没有关系,王齐氏是压根就不知道的。

  这大穗国姓王的可实在是太多了,就这京城,都不知道多少王大人。

  所以聊了差不多半刻钟,王齐氏那话锋就一转,以很是惋惜和为黎家好的口气,说起了黎家的现状,黎家的穷,黎家的无势,就算黎璟桦中了状元,只怕以后也很是艰难。

  瞅着黎王氏那神色一下变得紧张,便又说起了阁老府的辉煌,不说王阁老是内阁大学士,便是下面的儿子也一个个的都是要紧部位的官,要是黎璟桦能搭上阁老府这条关系,那以后才会官运亨通。

  说到这里,王齐氏瞅了下黎王氏的脸色,提出来,她看在大家都是同宗的份上,便做一个好,让她儿子纳了黎家大姑娘为良妾,这样,两家的关系便连上了。

  黎王氏完全没有一丝犹豫,便很是惊喜的叫道:那自然是好!

  那种神色,那种回答速度,让王齐氏都愣了一下,还下意识的回问了一句:真的?

  黎王氏连声说着这样自然是最好的,然后便让春樱去拿字笔过来,说要马上和王齐氏交换庚帖。

  这种进度,便是王齐氏都有些惊愕,当时忍不住的心想,别是这黎大姑娘有什么问题吧?

  要不,能这么像是没人要一般,便是做妾也赶紧的定下来再说?

  不过这念头也不过是一转而已。

  便是有问题也没有关系,左右不过是一个妾,只要进了她家门,想怎么折腾就可以怎么折腾!

  新晋状元的嫡女给她儿子做妾,这本身就是能把黎璟桦给压制住的一个污点,有这个关系,去跟王阁老说,王阁老应该会同意给她儿子荫官,直接把可能准备给王五爷的官,给她儿子荫了!

  想通之后,王齐氏也是一脸喜色的,等着春樱拿过来纸笔后,还表示了一下姿态,先拿起了笔,在那盛了满满墨汁的砚台里沾了一下,先写自己儿子的庚帖。

  写好后,她吹了下庚帖,将庚帖递给黎王氏。

  黎王氏也一脸笑容的来接。

  两人的手刚碰到,就只听嗖的一声,一块石头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正正的砸在了那砚台的边缘上。

  那砚台很大,本是放在桌边一角,被那石头砸得直接翻倒了下去,飞溅起来的墨汁,溅了王齐氏一身。

  王齐氏吓得直接从软塌上跳了起来,同时下意识的挥手去拍打肩头上溅到的墨汁。

  而这个时候,黎王氏也叫了一声,然后朝窗户外面骂了一声,便赶紧的扶着桌边从软塌上站起身来,一边喊着春樱快去拿湿毛巾,一边想去扶王齐氏。

  这个时候,王齐氏的手正挥起,也不知道怎么的,那身子突然的就往前面一倾。

  于是呢,她的手先是抽上了黎王氏的脸,随后身体将黎王氏猛的一撞,带着黎王氏一起往地上摔去。

  而为了让黎王氏起坐容易一点,春樱在软塌旁边放置了一个六角檀木做的非常坚硬的小凳子,黎王氏摔下去的时候,那个小凳子就恰恰的抵在她的腰部。

  黎王氏的腰重重的砸在了那小凳子上面,再又被王齐氏那身子一砸……

  啊,忘记说了,王齐氏是个体重两百斤的大胖子。

  于是,黎王氏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凄厉的,惨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