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居然让女儿去做妾!

更新时间:2018-12-18 09:49:2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183

殿试之后第三日放榜,不过皇帝在大殿上钦定黎璟桦为状元,这事却是当夜便慢慢的传了出去。

  次日一大早的便有人送帖子上门,不过黎家却是依然关着大门,只说要等着正经放榜。

  这话倒是也没有错,皇上是钦定了,但是并没有给黎家下一个圣旨啊,正式的文书还是得等放榜。

  于是那些人便又拿着帖子回去了,至于回去之后,那帖子的主人有什么想法,黎璟桦也不在乎。

  他非常伤脑筋的是,他用意念祈祷了一晚上,祈祷那王府五夫人不过是开玩笑的,还是失败了。

  都将近午时了,他都以为自己祈祷奏效了,那位五夫人居然来了!

  还是坐着标着明晃晃的王阁老府标志的马车来的!

  还好,这宅子虽然不大,那大门却是设计的好,是三扇门板,全部打开,就是一个很有范的高大威严的大门,打开两扇,就如同普通人家的大门,只打开一扇呢,那看着就像是偏门了。

  而走偏门,那就不算是正式客人,也不算和王府有什么关系!

  门头得了黎老太爷的话,见是这位王五夫人来了,便打开了一扇门,还说刚搬过来不久,这门都锈住了,还没修好,见谅啊见谅的,就这么请了那位五夫人下了马车,让五夫人自己走进来。

  然后呢,便是春樱上前,引着那位五夫人直接到了后院,进了黎王氏住着的那套房里的暖阁。

  李氏和黎璟桦坐在一起,从那开了一条缝的窗户缝隙里偷偷的看去,看着那位王五夫人一脸的不满,不觉有些担心的道:“这样,真的行吗?要不,还是我去招呼一下吧。”

  “娘你别去,祖母会嫌弃你碍事的。”黎露正好进来,听得这话便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黎璟桦瞪了黎露一眼,口中斥责着,却是伸手将李氏给拖了回来,道:“你别去,这人既然是说拜见母亲,那便让母亲好好见见就是,

  母亲想得到京城王家的承认已经很多年了,今天就当是满足她的这个愿望,但是,咱们却是没有必要去跟这什么王家交好的。”

  李氏应了一声,坐了回去,想了想,又对黎露道:“要不,露姐儿你去那边照看着,春樱只怕不知道怎么招待这等贵客。”

  黎露抿了下唇角,淡声道:“无事,尘妹妹在那边盯着呢。”

  昨天黎尘就将陈冬说的话转告给她了,这黎尘是不知道陈冬说的那些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却是一听就知道这只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个歌姬的儿子,而且还是个和嫡母势同水火的浪荡子,王阁老又快死了……

  这样一个人,突然来和新晋状元的娘连宗?

  这大穗国姓王的多了去了,这王阁老府是什么人家,黎王氏的那个王家又是个什么人家?若是没有别的意图,这大穗国顶尖的人家会来找那破落户连宗?

  或者说,这其实只是这五夫人的一个手段?甚至,这位五夫人虽然用的是王阁老府里的帖子,其实,她来黎家,那位王阁老压根都不知道。

  只看看今天送进来的那些帖子都是五品官员以下的级别,就知道,就算是钦定的状元,那些高官也并没有将黎璟桦看在眼里。

  就算要拉上关系,那也是黎璟桦上门去拜见他们那些高官。

  王阁老一个快死的阁老,又怎么可能想着要和黎璟桦来拉上关系!

  其实,就像先头黎尘说的,黎老太爷这门关的,并没有多大必要。

  不过,黎老太爷对于王五夫人来的时候这种安排,她还是很满意的,何况,现在黎尘已经去蹲墙角了。

  想来,就算是那位王五夫人有什么想法,也……

  黎露这轻松心情,在一刻钟后,便没有了。

  因为黎尘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对着黎露道:“大姐,那个什么五夫人说,要你嫁给她儿子。”

  说完,又转头对着黎璟桦道:“你娘已经同意了,两人正准备写庚帖呢,说这事就这么定了。”

  黎璟桦正端着茶杯喝茶,一听这话,那茶杯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而李氏则是猛的站了起来,道:“真的!这,这怎么……”

  声音一顿,李氏想起来了,在他们回到上合镇后,有一次黎文景特意的来问了黎璟桦黎露的生辰八字,因为是自己父亲问的,黎璟桦便告诉了他,也就是说,黎王氏手里有黎露的生辰八字。

  而,大穗国的规矩,这祖母写出去的庚帖,可也是有效的。

  一旦黎王氏写的庚帖落在了那位王五夫人手里……

  李氏脸色大变,猛的伸手去推黎璟桦,急道:“黎璟桦!你赶紧去给我把庚帖拿回来!我女儿,不能让她就这么卖了!”

  这平素李氏一直是温柔有礼的,现在都直接蹦出黎璟桦的名字了,黎露只觉得那心里啊,暖得跟外头的阳光一样。

  然后眼珠一转,看着黎尘道:“尘妹妹让她们写成了吗?”

  说的可是准备去写……

  黎尘背着手看着黎璟桦,淡声道:“那要看爹的意思。”

  “什么我的意思!当然不行!”黎璟桦站起了身,便欲往外头走,叫道:“那王府五夫人初次相见便提这种事,肯定不安好心!再说,我都不知道她儿子是什么人,怎么能写庚帖!母亲真是糊涂!”

  “只是糊涂?”黎尘轻笑了一声,道:“上次没有卖成,今日卖,今日没有卖成,自然还会有下次。”

  黎璟桦那脚步顿时一顿,有心想说句你不能这么说你祖母,可话到嘴边却是无法发出来。

  因为,黎尘说的是实话。

  黎王氏,已经不能用糊涂来形容了。

  她就像黎老太爷说的,已经慢慢的成为了黎家的灾星。

  可……

  黎尘瞅着黎璟桦那模样,淡声道:“爹要是想通了,那便在这里坐着,不管后面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过去。”

  黎璟桦一愣,随后道:“你,先去告诉了你曾祖父?”

  黎尘哼了一声道:“本尊才没有那空呢,是曾祖父一早就叮嘱了哥哥和昊炙,让他们在窗户下听着,他们一听那姓王的说什么,

  你们黎家又穷又没有背景,就算是中了状元,这朝中也要有人扶持才行,而她家儿子呢,是王阁老的孙子,年方十六,乃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她呢,看着大家都姓王的份上,便帮黎家一把,可以让儿子娶黎家的大姑娘做良妾……”

  “什么!良妾!”黎尘还没有说完,李氏便大叫一声,抬手就往黎璟桦身上打去,道:“黎璟桦!你居然让你女儿去做妾!和离!我要跟你和离!

  露姐儿和尘姐儿我都带走!你们家不疼她们!她们可是我的心肝肉!走!我们这就去找老太爷!走!我这就带着两个闺女走!”

  黎璟桦听得黎尘那话是完全呆愣住了。

  什么?良妾!

  妾!

  再被李氏这么一揍,那心里真是……

  他一把抱住了李氏,连声道:“丹娘,你说什么呢!露姐儿尘姐儿那也是我的心肝肉啊!”

  说着,又扭头对黎尘道:“快,去把大门关上,抢都要把那庚帖抢回来,那什么五夫人打出去!对外就说,你祖母疯魔了!说的话都算不得数!”

  黎露瞅着李氏和黎璟桦那模样,轻咳了一声,对黎尘道:“你还没说完呢,然后呢?”

  这王五夫人居然是让她做妾,而黎王氏居然还答应了!

  这她是真的气得肝都疼。

  不过,太过于气愤,她反而冷静下来,再一瞅黎尘那盯着李氏打黎璟桦看热闹的模样,那心吧,也不知怎的,就是一松。

  好吧,她再回头看李氏已经将黎璟桦头巾都给扯掉了,还在黎璟桦脸上挠了一道印子出来……

  她可真是好不容易才憋住笑。

  赶紧让黎尘把话说完才好。

  要不,李氏那一向的温柔贤良淑德的形象,就彻底崩塌了。

  黎尘笑道:“哥哥一听到这话,就去找曾祖父告状了,昊炙呢,手里捡了一块石头,估计现在就等着那两人拿出笔墨,嗯,好吧,本尊现在过去,这种事,就不要让曾祖母动气了。”

  说完,转身便走,只一瞬,便不见了身影。

  李氏和黎璟桦僵了一下,齐齐的转头看向了黎露。

  黎尘这话的意思是,黎昊炙已经准备捣乱,搅和了那什么写庚帖?

  然后黎尘这话是……

  黎露笑了下,拉着李氏坐下,轻拂着李氏的后背道:“娘,您放心,这事成不了,别说爹不同意,就曾祖父也不会让这事成啊。”

  黎璟桦愣了一下,心道闺女,你这话说反了吧,应该是你爹怎么都不可能同意的吧……

  好吧,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黎璟桦坐到了李氏的身边,揽过了李氏的肩膀,低声道:“丹娘,我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事,咱们的闺女,那可是心肝肉啊,别说做妾,便是女婿以后娶妾,那为夫都是不同意的!”

  李氏哼了一声,道:“你可记住你今儿的话,总之,旁的,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吃苦受累,我不在乎,只我两个闺女,绝对不能为了你的什么前程……我要她们幸福,我只祈愿她们幸福!”

  黎璟桦柔声道:“为夫何尝不是如此?为夫努力考试,也是想博个出身,不让闺女们受苦吃亏。”

  黎露看着他们两人一边说一边腻到一起去了,便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黎露往后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得后院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