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五夫人的妄想

更新时间:2018-12-17 09:43:1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418

王阁老府的五夫人王齐氏难得的,在辰时末便起了床,问了一声老爷在哪个姨娘屋子里睡的后,又问了声七少爷在哪?

  丫头回说昨儿晚上七少爷没有回来,王齐氏那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让人去喊了七少爷的通房丫头莺歌过来。

  莺歌一进屋子便跪倒在地,带了怯意的道:“夫人,昨儿少爷说,认识了几个贡士,昨日殿试,那几个人就应该是进士了,所以他和他们一起喝酒庆祝……”

  “我知道。”王齐氏打断了莺歌的话,冷声问道:“他从你那拿了多少钱?”

  这个话,昨日自己儿子就已经跟她说了,还说,那几个新进进士说,皇帝当庭钦点了状元,那状元姓黎,叫黎璟桦。

  就因为儿子说了这个消息,又是说陪那些进士去应酬,所以她才同意了他出去,还让他去莺歌那里支取二十贯做开销。

  可这一夜不回……二十贯哪里够!

  莺歌抬头看了王齐氏一眼,低声道:“少爷说,是夫人您许了的,让奴婢支钱给他,奴婢刚开了钱箱子,他便将箱子里的钱都拿了去,一共是一百三十贯。”

  一百三十贯!

  王齐氏不觉猛吸了一口气,这可是她这两个月好不容易藏起来的钱,原本以为放在莺歌那里会安全一些,自己那混不吝的夫君王五爷再怎样,也不会想到去搜儿子通房丫头的房子。

  没想到,这老子防住了,儿子没有防住!

  莺歌又抬头看了王齐氏一眼,低声道:“少爷说,那几个新进进士都是外地的,在京城没有背景,听说他是阁老府的公子,如今都愿意与他结交,

  少爷说,正好趁此机会和这些人交好,如今咱们房被其他房看不起,他也不是读书的料,不如趁着老太爷还在,给他弄个荫补七品官,到时候有这些人交好,升官也就快些。”

  王齐氏大喜,身体都不觉前倾了一些的道:“他真这么说的?”

  莺歌用力的点了下头,道:“真的,少爷真这么说的,奴婢也是听他这么说,所以,所以才……”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莺歌满脸的忐忑,看着王齐氏闭住了嘴。

  “嗯,所以你才没有抢回去那些钱,你是个聪明的,你在他身边,我放心。”王齐氏笑了一声,道:“难得我那儿子,这次居然开窍了,知道想事了,这次,倒是的确做的不错,行了,你起来,去换套衣服,待会跟我一起去黎府。”

  “黎府?是姨太太府里?”莺歌一边站起来一边问道。

  那个府里,老太爷可是特意的把王齐氏叫去吩咐,这段时间万不可跟那府里走动。

  王齐氏摇摇头,带了些冷意的道:“不是那位翰林侍读的黎府,是这次的新科状元黎璟桦的黎府。”

  她的亲姐姐嫁给了那位翰林侍读黎大人的三儿子,也是个庶子,只不过那个庶子是打小养在老太君膝下,和老太君以及其他兄弟的关系不错,

  她的亲妹子又是个活络会说话的,讨好得老太君当她亲儿媳一般的疼,在黎府还有着半个当家媳妇的权利。

  不像她,嫁进来的时候看着风光,虽然夫君是庶子,却最得王大人宠爱,王夫人又个是软柿子,为了脸面不敢做一点苛刻庶子的事,

  他们五房,甚至是想用钱就直接去前头账房拿,走王大人自己的私账,她嫁进来那头几年,日子过得那是一个顺畅,一个月的开销有时候都可以有几千贯。

  虽然说那些钱大多是被五爷拿去花天酒地了,可她到底是能从中抠下一些,自己存上一些私房。

  可那六房夫人一进门,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明明不过是陈家的一个庶女,却是那般嚣张!偏生,不光是王夫人宠着她,连本应该是大房的管家权都交给了她,连王大人都听她的,

  在她跟王大人说了一番话后,王大人便指示前面的账房,不能再给他们五房支取一文钱,五房所有的开支都跟其他房一样,按月从公中支取月钱,支取费用。

  虽然说这公中依然是将五房所有的日常开销给包了,但是那点子月钱哪里够五爷出去喝酒逛院的!

  而五爷从王大人那里拿不到钱,便想法子从她这里偷,抢,这么些年,别说当初她抠下来的那些私房,便是她那点子可怜嫁妆都被抢了个干净!

  她没有办法,也只能靠着克扣着五爷的那些姨娘庶子庶女们的月钱和用度来弄点私房钱。

  可就算这样的日子,只怕也过不了多久。

  王阁老的身体日渐不好,前些日子她偷听到大夫说,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王阁老一死,这王府是肯定要分家的。

  这王阁老府在京城是赫赫有名,不光是因为王阁老是内阁大学士,还因为王家的儿子们那是真的争气,一门五进士,在京城那可是头一份的荣耀!

  王府现在有六房,六爷是一甲进士出身,现如今已经是户部五品给事中,四爷是二甲进士出身,如今是吏部从五品的员外郎,大爷二爷虽然是三甲同进士,那也是正经的进士出身,

  如今外放在外面做着一府知府,三爷没有考上进士,以举人身份从八品小官做起,如今也是从六品的署正。

  就只有他们五房的五爷,考了这么久,也就一个秀才功名,就那秀才,她都怀疑是当时的考官看在王大人的面子上勉强给过的。

  没有官职,就没有俸禄和一些额外收入。

  那几房,就不说四房六房那可都是要紧部门,一年到头的有人送礼,年底之时来送薪碳费的人,比给王阁老送的人都少不了多少,那大房二房为一洲知府,那手里的钱都不知道多少,就三房在光禄寺那种清水衙门,一年也有个几千贯的收入。

  所以,这虽然明面上是公中大家都是一样的月钱,一样的下人,一样的衣服首饰吃用,但是人家自己有钱的自然是可以自己添加用度,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这里,便是连公中发下来的,都只能节约。

  而王阁老活着,他们家好歹还能在阁老府里住着,吃穿用度都由公中管着,但是王阁老一死,按照大穗国的惯例,这庶子可是分不到什么家产的,最多千亩田地一个宅子就把他们打发了出去。

  到时候,这五爷八个姨娘一堆的庶子庶女,可都要自己养了!

  她这真是愁得头发都快白了,然后呢,昨日就听自己那唯一的亲生儿子说,皇上钦点了黎璟桦做状元!

  而黎璟桦这个名字,她还就在不久前听说过。

  眼看着王阁老是越来越不好,自家五爷却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她也不想着考虑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总要找条退路,想来想去,也就是赶紧的,趁着王阁老还活着,他们还是阁老府的人,儿子也是阁老府的公子,给儿子找一门好亲事。

  只她看中的人家,却没有一家看得上她家。

  她递了几家的话过去,都如同石入泥潭,一点信都没有。

  没有法子,她便去了黎府,找自己的亲姐姐,想着讨一个主意,或者是,黎府那么多姑娘,嫁一个过来也可以。

  这黎府老太爷虽然是被贬了官职,下头的几房也就大房是举人出身,跟王家三房一样以举人入仕途,如今做着个七品官,但是好歹,黎家的家底厚实。

  这黎家世代为官,前头还出过一个尚书,再加上本来就是世家,家里的钱可不少,听亲姐姐说,这黎府的规矩,府里姑娘出嫁,公中就给备两千贯的嫁妆并且还有五百亩良田。

  再加上各房夫人自己的补贴,嫁妆可够丰厚,至少,可以保证儿子的生活无忧。

  可她这话还没提呢,自己亲姐倒是先给她讲起了笑话。

  这笑话,便是说的那不知好歹的黎家。

  当时亲姐手指翘着兰花指,一脸鄙视和不屑的说,那黎家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家里都穷成那样了,还想着在黎府姑娘面前摆长辈的谱,要不是家里老太爷想着到底都是姓黎的,又考上了贡生,多少还是提点一下好,谁会理他们家的人啊!

  没成想,那家人家真心是上不得台面,这大伙都知道你穷,你就做个穷亲戚的样子好了,黎府几房夫人也都准备了十贯二十贯的打发她们,

  谁知道呢,这黎家人好笑哦,也不知道从哪借的马车和衣服,头上还带着凤钗,那凤钗,虽然看着像真的一样,但肯定是里面是铜的外面鎏了一点金的假货啊!

  当她们是好糊弄的啊?那她自然也不会给好脸色给那些蠢货了。

  巴拉巴拉的,顺带着又提点着她,说她那五房现在名声都在外面臭掉了,她儿子又不是个有出息的,这她想着要找一门出身高贵还有丰厚嫁妆的亲事,那是做梦,不如放低点要求,比如说,找个商户,或者找个家穷但是有前途的。

  王齐氏那心是听得拔凉拔凉的。

  讪讪的回到府后又被王阁老喊去教训了一顿,还说让她以后不要去黎府了,她愁得那头发便又白了几根。

  可,这个被亲姐百般不屑轻蔑的黎璟桦,他居然中了状元!

  状元啊!

  大穗国的官途向来是以科举为主,虽然说举人也可以当官,当地推荐的孝廉也可以当官,还有一些小吏师爷什么的逢着机缘也能当官,但是正经的高官,都是进士出身,而状元,更是阁老们的候选。

  比如王阁老就是状元,当年阁老有空缺之时,就因为这个状元资历,王阁老硬是压过了其他人入了阁。

  黎璟桦虽然现在家穷,但是状元的前途无量!

  而且,现在黎家家穷势弱,王阁老家的公子身份就非常尊贵了!

  幸好她当时问过亲姐一些黎家的事,亲姐说了,那黎璟桦的母亲姓王。

  姓王,管她是哪个王,便接着这个借口去他家看看,若是那姑娘真真的像亲姐说的漂亮却地位低贱,那么娶回家便好拿捏,而以后,当黎璟桦升官了,自然为了女儿也是要提拔女婿的!

  王齐氏将所有的思路再又想了一遍,越发的觉得自己聪明,便让丫头赶紧梳妆,她要赶去黎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